聯系我們:通過郵件
歡迎光臨 祝您閱讀愉快!
當前位置:黑巖閣 > 玄幻小說 > 從大佬到武林盟主 >

第378章 鳴金之聲

    張楚將驚云交換到右手,左手探出,一掌拍在一顆水缸大小的滾石上。

    “啪。”

    聲音響亮、清脆,像是耳光。

    滾石倒飛而回。

    張楚輕輕的一點云梯,身形像一只蜻蜓般輕靈的躍起,跟在滾石之后躍上墻頭。

    “轟隆。“

    滾石落進城頭的過道里,砸翻了一片北蠻人。

    張楚落在了滾石之上,驚云出鞘。

    烈焰的般的火紅光芒,在剎那間照亮了無數張驚恐的黝黑面龐……轉瞬即逝。”嘭。“

    “嘭。”

    “嘭。“

    一個個強壯的北蠻人原地bào zhà,在狹窄的過道之中掀起殘酷的血雨。

    血雨落下。

    滾石之上早已沒了張楚的人影。

    火光快成一條線。

    由西向南掠去。

    所過之處……

    血雨飄搖!

    火光劃過黑暗的世界,落入張楚的清冷的眸子中,蕩漾不起絲毫的漣漪。

    驚云刀一如既往的可靠。

    他幾乎感應不到刀鋒劃過血肉之軀時的生澀感。

    一步數殺。

    百十步已過。

    人頭竄動的城頭,愣是被他一人一刀殺出了一截空蕩蕩的城墻,潮水般的前軍將士,順著他殺出來的這一截空檔,跳入過道中。

    殺人這件小事。

    他早已習為為常。

    他再也不會發出“身如浮萍、命如草芥”這種感嘆了。

    但此時此刻,他正在做的,明明是他想了很久的事。

    但他的心中,竟沒有半分復仇的快意!

    既不激動。

    也不覺得暢快。

    “是因為殺的都是些雜魚嗎?”

    他這樣問自己。

    “鐺!”

    一聲敲鑼般的響亮金鐵交擊聲,打斷了張楚的沉思。

    他一凝神。

    就見一個面盆般長柄八角銅錘,穩穩當當的架住了驚云,強烈的烈焰氣勁,好似被踢飛的篝火一般,在兩柄兵器周圍狂亂飛舞。

    他不由的笑了,心道了一句:還真是巧了!

    他雖然沒有用盡全力,但能穩穩當當架住驚云的,至少也是個六品。

    錘子這種兵刃,在下三品或許還有一定市場。

    武道修行到了中三品,追求的已是“摘花飛葉皆可傷人”,是以鮮少還有六品大豪,再使用“錘”這種沙場兵刃。

    也正因為這樣,還在用這種兵刃的六品,不是絕對的廢材,就是絕對的高手!

    恰好,張楚知道一個使錘的六品好手。

    二十合就車翻了姬拔那個北蠻六品。

    據姬拔說,那個使錘的高手,修的也是火行真氣……

    他先前還道,戰場這么大,雙方中三品的高手如此多,能直面這個使錘的北蠻六品的幾率不大。

    萬萬沒想到啊,他代替姬拔任前軍主將的第一戰,就碰到了這家伙。

    果真是……緣,妙不可言啊!

    張楚縱身,雙手依然抓著驚云刀架住八角銅錘,腳下一招“魁星踢斗”,踹向這名北蠻六品的胸膛。

    電光火石之間,這名北蠻六品的左臂壓下,截住張楚的右腿,手中八角銅錘猛地一掀。

    二人倒退,烈焰般的氣勁頃刻間便消散一空。

    直到這時,張楚才大致看清了這名北蠻六品的容貌。

    他微微有些詫異的抬了抬眉。

    這名北蠻六品……竟是個女人!

    隱藏雖然在黑甲下的身量,頗有幾分“雙兔傍地走,安能辨我是雄雌”之意,但通過柔和的面部線條和發達的胸肌,還是能一眼辨認出她的性別來。

    這是張楚第一次見著北蠻女人。

    但他也只是微微抬了抬眉角后,目光就落在了她手里的那把長柄八角銅錘上,心道要是把這玩意兒弄回去,石頭肯定會愛不釋手。

    “大離人,你很強!”

    這個女性北蠻六品的聲音,和大離女人柔情似水、聲若黃鸝的聲線截然不同,低沉而粗狂,頗有幾分煙嗓的味道。

    聽到這個聲音,不知道怎么的,張楚心頭突然就涌起一個荒唐的念頭。

    姬拔那廝……不會放水翻的車吧?

    不是沒可能啊!

    他仔細回憶先前和姬拔見面時,聊起他是怎么傷的,那廝的話語之中,的確沒什么不甘和憤恨的意思。

    他當時沒表示要替他報仇,那家伙也沒表示什么異議。

    還有那家伙,好歹也是沙場老將!

    打得過有打得過的打法。

    打不過有打不過的打法。

    除非有更高層級的氣海大豪插手,不然了不起敗退,那可能輕易受重創……

    就這個女北蠻六品方才那一錘展示出來的實力,的確不弱,但距離溫儉讓那個層次,還有一段不小的距離。

    不像是能二十合車翻姬拔的樣子……

    “有貓膩兒啊!”

    張楚嘀咕了一句,心下琢磨著,是下死手一刀手宰了,還是留給姬拔自己來收拾,或者抓回去當禮物送姬拔也成。

    “你看不起女人?”

    對面的女北蠻六品見張楚不答話,只是不斷上上下下的打量自己,登時就怒了。

    張楚笑了笑,向她筆畫:”你認不認得一個這么高、使一桿方天畫戟,頭頂上還插羽毛的大塊頭?“

    “你認得那家伙?”

    女北蠻六品能怒了,八角銅錘幾乎要忍不住的朝張楚砸過來。

    “喲,還真有故事啊!”

    張楚樂了。

    他不太在意眼前這個女人北蠻人的身份。

    姬拔是男的。

    他要能駕馭這些女北蠻人,那也是另一種報仇血恨!

    “對啊,出發前,他還叮囑我,讓我在戰場上遇見你,不要跟你動手,等他傷好了,再來教訓你呢!”

    他惡意滿滿的胡編亂造道。

    只要這名女北蠻六品不企圖越過他,去屠戮剛剛躍上城頭的前軍將士,他就不急著動手。

    他作為前軍主將。

    他的職責就是阻擋或者擊殺西城門上的北蠻六品氣海。

    他完成了他的職責。

    “該死的,吃我一錘!”

    女北蠻六品聞言怒不可遏,掄起面盆大的八角銅錘就一錘砸向張楚。

    火紅的真氣包裹著八角銅錘,威勢驚人!

    張楚有心瞧瞧這個女北蠻六品的實力,就輕輕的一墊腳,往后退了幾步。

    “鐺!”

    八角銅錘狠狠砸在了箭垛上。

    五六尺后的箭垛,竟然當場四分五裂!

    張楚看了一眼,心中有數了。

    他提刀上前,就要出招,忽然聽聞城墻下傳來“鐺鐺鐺”的鳴金之聲。8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福彩七乐下期号码预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