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系我們:通過郵件
歡迎光臨 祝您閱讀愉快!
當前位置:黑巖閣 > 玄幻小說 > 御仙龍帝 >

第600章 暗黑荒地煉金術師

    “這家伙是真他媽的囂張啊。”

    “何止是囂張,簡直就是狂妄至極。”

    “初生牛犢不怕虎,他根本不知道今天對于他而言,其實是一個死局。”

    “是的,畢竟即便他僥幸打敗了東荒圣皇,煉金術師也不是他所能對抗的存在,即便沈龍處于巔峰狀態,都不可功能是煉金術師的對手,更不用說現在東荒圣皇已經足以將沈龍的所有氣勁消耗殆盡了。”

    眾人皆是唏噓不已的看著沈龍。

    “哈哈哈哈,我再一次嗅到了當年十方世界當中的那一股血腥的味道,以我之名,劍嘯當空。”

    沈龍的話說完之后,只見身體之上,一道銀色的光芒,緩緩的浮現而出。

    那銀色的氣息,仿佛霧氣一般的縈繞在沈龍的身體周圍。

    而當那銀色的霧氣匯聚到一起的時候,眾人才是在空氣當中,嗅到了一股血腥的味道。

    “這是什么東西?”

    “這怎么可能?”

    “那是他的血。”

    眾人無比驚訝的看著上空的沈龍,震驚的說道。

    “他的血是銀色的,這怎么可能?”

    “臥槽,我這是第一次見到銀色血液的家伙,怪不得這家伙如此逆天的強大,就跟正常人根本不一樣。”

    眾人再次感嘆道。

    而這個時候,荒圣看著天空之上的沈龍,也是眉頭微皺。

    “傳聞天降曠世大能,就會有銀血金骨之威,難道他是轉世大能?”

    藍依無比詫異的看著天空之上的沈龍,雖然之前她就見到過沈龍嘴角的血跡是銀色的,但是今天,那一股血腥的味道,讓她更加的確定,沈龍的身體的確跟常人不一樣。

    只見一道銀色的光芒,再次咣當一聲,從那劍葫當中猛的沖出,帶起一道銀色的血霧,只見那一股銀色的血滴,直接沒入了真元神劍當中。

    此時的真元神劍,仿佛通靈了一般,倒懸于天穹之下,懸垂在沈龍的頭頂之上。

    沈龍用強大的神念力量,開始溝通天地之間的造化,祭煉真元神劍。

    修羅十字刃在那一瞬間,已經來到了沈龍的身前。

    只見沈龍的雙眼猛然睜開,兩個眼珠子更是化作猶如兩顆燒紅的明珠一般,兩道璀璨的光芒,從眼眶當中射出。

    “凝。”

    沈龍爆喝一聲,只見那旋轉的真元神劍突然停止了轉動。

    砰的一聲。

    真元神劍穿透空氣,勢如破竹,朝著那修羅十字刃猛的沖擊而去。

    那一瞬間,真元神劍,仿佛天穹之上的一道流光一般。

    速度之快,無可匹敵,劍鋒所指,所向披靡。

    劍氣縱橫三萬里,一劍揮開天地間。

    那熔煉了天地造化,龍魂真元之氣的神劍,直接洞穿了修羅十字刃。

    那修羅十字刃在真元神劍的面前,猶如一張薄紙,形同虛無。

    真元神劍拉著轟鳴之音,擊穿了修羅十字刃之后,徑直的朝著東荒圣皇沖擊而去。

    眾人還沒有反應過來的時候,真元神劍已經來到了東荒圣皇的跟前。

    只見東荒圣皇直接將仙王印搬了過來,橫擋在了身前。

    因為真元神劍當中那一股透裂虛空的威能,已經不是他東荒圣皇可以阻擋的存在了。

    東荒圣皇根本無法想象,沈龍的實力,竟然強大到了如此的境地。

    若是以這樣的實力來看的話,沈龍甚至有可堪一戰暗黑荒地煉金術師的實力,讓東荒圣皇怎能不驚,怎能不懼。

    眼下他已經沒有了任何可以防御沈龍攻勢的法寶,只有那仙王印了。

    所以他沒有辦法,直接將仙王印搬了過來。

    在那一瞬間。

    真元神劍劍尖直接點在了仙王印之上。

    只見那翠綠色的碧玉在那一瞬間,以真元神劍劍尖的一點為中心,蜘蛛網狀的密布紋路瞬間布滿了整個仙王印之上。

    真元神劍沖擊到仙王印之上,那一股強大的沖擊氣勁,直接透過了仙王印,沖擊到了東荒圣皇的身體之上。

    巨大的能量氣息,瞬間便是將東荒圣皇的身體表面絞碎開來。

    轟的一聲巨響,東荒圣皇直接被沖向了天際,重重的摔在了遠處的一座山頭之上。

    山體崩塌,塵霧漫天。

    東荒圣族的眾人看到這一幕之后,幾個強者直接朝著東荒圣皇沖了上去。

    而這個時候,沈龍的目光緩緩的看向了天際之上,那密布的烏云之下。

    “仙王印那是怎么了?”

    “仙王印竟然裂了,臥槽。”

    “這家伙究竟是什么人,他不過只是神體境的武者而已,怎么可能有如此強大的實力,一擊之力,竟然讓仙王印裂成了這般。”

    所有人皆是看著那仙王印,他們能夠能夠清楚地知道,仙王印究竟承受了多么巨大的沖擊力,才會導致變成了現在這樣。

    那可是六大荒蕪神印之一,竟然被沈龍一劍擊碎。

    此時,仙王印之上,那裂痕當中,緩緩的涌現出翠綠色的光芒。

    但是仙王印并沒有解體,而是浮立在空氣當中。

    真元神劍當即便是沖天而去,隱匿在了云霄之上。

    沈龍看著那一團烏云,笑著說道:“你打算什么時候出手?”

    “你將四顆混元珠交給我,這件事情我們扯平了,我打算去找另外三顆混元珠,讓紫皇印浮世。”

    暗黑的烏云當中,滄桑的聲音傳了下來。

    眾人聽到那聲音之后,皆是渾身一顫。

    那聲音當中,仿佛有魔力一般,讓的眾人在那一瞬間,身體好像失去了控制一般。

    漸漸地,那烏云豁開了一道口子,陽光從那一道口子當中穿了過來。

    在那光幕當中,隱隱的有著一道身影,矗立在云巔之上。

    “煉金術師,真的是煉金術師。”

    “我的天,這下真的有好戲看了,那可是暗黑荒地的強者。”

    “沈龍完了,可惜了他這么好的天分潛力了。”

    眾人皆是看著天際之上,那一道身影感嘆道。

    只見那一道人影的身上有著金光閃耀,仿佛是從天上走下來的神明一般,橫壓眾生,睥睨天下。

    就連沈龍站在他的面前,都是那般的渺小。

    “太強大了,這氣場太強大了,單單只是那一抹氣,根本不是沈龍可以比擬的存在。”

    “這一次東海和東荒兩個強大的氏族算是廢掉了,就是不知道今天過后,這東荒將會崛起哪一個勢力。”

    “我看魔狼那邊已經虎視眈眈了。”

    “冥皇一族也不差。”

    眾人又是開始激烈了討論起了今日過后,誰將主宰東荒的事情上。

    而那天際之上,烏云漸漸地收斂到了那一道金光人影的身體之上。

    待到那一團烏云全部都進入了對方的身體之后,其身上的金色光芒也漸漸地斂息了下去。

    沈龍可以清晰的看到,浮立在天空之上,在他面前不遠之處的是一個留著八字胡的中年男子。

    但是沈龍知道,這個老家伙還不知道活了多少的歲月了呢。

    “你的潛力,我很欣賞,如果你可以將混元珠交出來,我可以收你為麾下弟子,賜你神魂契約,助你再次提升實力。”

    煉金術師看著沈龍緩緩的說道。

    眾人聽到煉金術師的話之后,皆是無比驚訝的看向了天際之上。

    “什么,他竟然要收下沈龍,這可是天大的好機會啊。”

    “煉金術師大人,請收下我吧。”

    “收下我吧,我愿意為您當牛做馬。”

    眾人皆是朝著煉金術師喊道。

    然而那天際之上的中年男子連看都沒有看地面之上眾人一眼。

    畢竟在他眼中,這些人根本不入法眼,更無法給他提供任何的幫助,但是沈龍不一樣,若是沈龍跟著他之后,必然會成為他的左膀右臂。

    面對如此優越的條件,沈龍沒有任何的理由拒絕。

    而這個時候,東荒圣皇也在眾人的攙扶之下,緩緩的行了過來。

    可是讓東荒圣皇沒有想到的是,他將煉金術師請來,為的就是打敗東海精靈神族,并且承諾將東海精靈神族的兩顆混元珠獻給煉金術師,所以煉金術師才從暗黑荒地趕了過來,幫助東荒圣族打敗東海精靈神族。

    可是讓東荒圣皇沒有想到的是,煉金術師竟然要收沈龍為弟子,而且還賜予他神魂契約,助他再次提升實力。

    聽到這些話,東荒圣皇面如死灰。

    他想要打敗東海精靈神族的計劃,這一次又要泡湯了。

    且不說無法打敗精靈神族,若是沈龍真的同意煉金術師的話,成為了煉金術師麾下的弟子,若是沈龍反咬他東荒圣皇一口,只怕今天就是他東荒圣皇在這個世上的最后一天了。

    想到這里,東荒圣皇冷汗直冒。

    再加上他剛剛已經被沈龍重創了,沈龍那一劍之威,到現在東荒圣皇還沒有緩過勁來。

    如果煉金術師再對東荒圣皇動手的話,那他必死無疑。

    這個時候,東荒圣皇緊緊地盯著沈龍,想要看沈龍究竟是何態度。

    只見沈龍不屑的一笑,看著煉金術師說道:“你一個半真境的垃圾,也敢說收我沈龍為弟子,你連給我沈龍提鞋都不配,你哪來的勇氣,要收我為弟子,大言不慚。”

    眾人聽到沈龍的話之后,也是一愣。

    “臥槽,這么大好的機會,這個傻叉竟然直接拒絕了?”

    “不光拒絕了,他剛剛說煉金術師是垃圾。”

    “臥槽,這一次真是作大死啊,本來是平步青云之路,現在活生生的讓這個傻叉給變成了一條死路,我從來沒有見過如此的傻叉,真的傻到極點了。”

    “媽的,這么好的機會不要給我啊,這個家伙真的不知道天高地厚啊。”

    眾人皆是憤憤不平的罵著沈龍說道。

    只見煉金術師的臉色一沉,當即便是一指點向了沈龍。

    而那煉金術師指尖一點金光浮現而出,砰的一聲,一道金色的光芒,劃破天際,直沖沈龍而去。

    那一道金光,橫亙天日,冠絕寰宇。

    “這特么……”

    荒圣看著眼前這一幕,他深知,煉金術師的實力,極有可能已經超越了仙體之境,踏上了所謂的真境,也就是反虛真境。

    “煉金術師已經到了返虛真境的實力了。”

    荒圣身體出顫抖著說道。

    聽著荒圣的話,藍依的神色也是沉了下來。

    因為藍依知道,這究竟意味著什么,意味著整個東荒乃至整個混元秘境,都沒有人是煉金術師的對手。

    而沈龍的實力,僅僅只是一個神體境圓滿之境的武者,對比起煉金術師來說,那幾乎可以用仙凡之別來形容了。

    神體境,根本沒有可能打敗返虛真境的強者,因為那根本不是一個量級的存在,從古至今,都不可能,即便在屢屢創造奇跡的沈龍身上,也是不可能的事情,除非沈龍的實力,可以再次精進。

    感受到那一抹恢弘之力之后,所有人皆是緊張的看向了沈龍。

    只見沈龍的臉色一沉,目光一凝,當即爆喝一聲:“裂變陰陽,無相自生。”

    一刀劃分陰陽。

    只見一股龐大的刀芒,直接從沈龍的手中憑空劈砍而出,青色的刀芒氣息,瞬間在空氣當中匯聚而起,仿佛演化成為了一柄巨大的狂刀一般,朝著那一道金色的光芒直沖而去。

    鐺。

    音波震蕩,震耳欲聾。

    刀芒碎裂,天地動蕩。

    那一道金光,徑直的穿透了沈龍這一擊裂變陰陽刀之后,直接朝著沈龍沖擊而去。

    砰的一聲巨響,那一指金芒,直接將沈龍沖擊了出去。

    只見沈龍的身體在空中急速的轉了幾圈之后,便是停了下來。

    “真元神劍。”

    沈龍爆喝一聲,那一道銀色的光芒,從天空之上,云霄當中,俯沖而來,朝著煉金術師直奔而去。

    只見煉金術師手指之上,再次聚集成起一點金芒。

    “大煉金術。”

    煉金術師爆喝一聲,又是一指金芒從指尖綻放而出,化作一道金色的虹光,朝著真元神劍飛奔而去。

    兩道光芒,一金一銀,在那天際之上撞擊了開來。

    只見真元神劍仿佛一道銀針一般,直接沖進了那一道金色的氣芒當中,將那一道金色的氣芒,直接撕裂開來,朝著煉金術師沖擊而去。

    只見煉金術師手指之上的金色光芒猛然一收,整個金光收進了手中。

    這個是,煉金術師整個手掌變成了金色的,仿佛是一道金掌一般。

    煉金術師空掌在空氣當中連震三掌。

    每一掌擊出,都會有一道掌紋留在空氣當中。

    三層掌紋疊加之后,儼然猶如一道小的屏障一般,豎立在煉金術師的面前。

    真元神劍猛然一擊,便是沖擊在那三道掌紋疊加而起的屏障之上。

    “金掌封印之力。”

    只見那一道金掌的掌紋之印,開始將真元神劍包裹了起來。

    真元神劍在其中高速的轉動著,不斷的將那掌紋絞碎開來,試圖想要從其中逃離出來。

    可是那金掌封印之力,無比的強大,真元神劍竟然無法掙脫其束縛。

    “大衍無相神來之掌。”

    沈龍再次爆喝一聲,當即一掌朝著煉金術師猛拍而去。

    但是這一次,沈龍這一擊大衍無相神來之掌并沒有用盡全力出,荒圣完全可以察覺到,沈龍在集聚氣息。

    果然,那一掌還未到達煉金術師的面前,便是被煉金術師手掌猛然一揮,直接擊碎開來。

    放眼整個東荒,根本沒有幾個人可以接的下沈龍這一擊大衍無相神來之掌。

    而對于煉金術師來說,竟然揮掌可滅,足以看的出來,煉金術師的實力,究竟強大到了何種的程度。

    當真元神劍的轉動速度越來越慢的時候,沈龍可以清晰的感知到,現在的真元神劍,竟然快要被這家伙煉化掉了。

    那煉金術果然名不虛傳,幾乎可以煉化萬物,也難怪煉金術師的實力可以提升的如此之快,想必他沒少干一些殺人越貨的勾當。

    不然的話,以煉金術師的身體,根本不可能自己修煉到半真境的實力。

    也就是說,現在的煉金術師,距離真正的返虛真境,還差半步之遙。

    沈龍知道,若是讓其沖破了這半步之遙,那現在的沈龍,對煉金術師是一點辦法都沒有了。

    所以說,沈龍決計不能讓他在這關鍵的時刻,沖破那半步之遙,一定要阻攔他。

    整個時候,沈龍再一次凝聚起了全身的氣勁,身上的銀血涌動,氣勁沸騰。

    “天帝混沌體,歲月神刀祭起。”

    沈龍的話說完,只見其雙手握虛空,腳下踏真雷,宛如真神降世。

    一刀劈砍而出。

    那匯聚了無盡歲月威能的一刀,直接朝著煉金術師沖擊而去。

    在煉金術師集中精力煉化真元神劍的時候,卻是猛然一驚。

    “歲月的力量?這怎么可能?”

    煉金術師無比震驚的看著沈龍的方向上說道。

    可是那歲月的刀芒,已經朝著他沖擊而來。

    現在的煉金術師已經無暇估計煉化那真元神劍了,畢竟比起煉化這一柄帶有沈龍真元之氣的神劍,比不上他的命重要。

    可是歲月的力量何其強大,以他現在的實力,根本無法躲避,只能硬抗。

    只見煉金術師開始不斷的從他的乾坤儲物袋當中抓出一把的符箓,銘紋,朝著那以及歲月神刀扔去。

    可是那些符箓銘紋在觸碰到歲月神刀的時候,頃刻之間便是化為了灰燼,緩緩的消失在了天際之上。

    煉金術師又是從乾坤儲物袋當中,一件一件的法寶神器往外掏出來,不斷的朝著沈龍的方向上扔去。

    然而歲月神刀根本無視這些法寶神器,有些法寶神器,在觸碰到歲月之力的時候,便是猶如脫力了一般,直接從半空當中掉落了下去。

    眾人看到這一幕之后,簡直欣喜的要昏死過去了。

    那煉金術師扔法寶神器猶如扔垃圾一般,那些掉落的法寶神器,被眾人撿到的話,絕對會再一次掀起一場腥風血雨。

    可是他們已經管不了那么多了,畢竟只要能夠撿到一兩件法寶神器,對于他們的宗族勢力來說,那簡直就是逆天改命的好機會,換了誰,誰又可以忍住如此的誘惑呢,根本沒有人可以忍住,至少現場的這些人是無法抵抗這樣的誘惑的。

    但是現在,根本沒有人敢上前,因為兩人正在酣戰。

    如此強大的對抗能量之下,若是有人敢上前的話,必然會被碾壓成齏粉。

    只見那摧枯拉朽的歲月神刀,瞬間便是來到了煉金術師的面前。

    “這不可能,這不可能。”

    煉金術師大聲的吼叫著,體內的真元之氣開始燃燒了起來。

    嗡。

    一聲巨響,那歲月神刀的氣息,從煉金術師的身上劃過之后,便是消失的無影無蹤了。

    甚至都沒有造成任何破壞,仿佛沒有發生任何的事情。

    “臥槽,這特么什么情況?”

    “剛剛究竟怎么回事?”

    “能量突然消失了,不可能啊。”

    眾人皆是疑惑的議論了起來。

    而這個時候,煉金術師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蒼老了下去,而沈龍也漸漸地衰老了下去。

    龍魂燃燒的氣勁,在這一刻,幾乎被沈龍消耗一空。

    沈龍的生命在流逝,他完全可以感知到,若不是有天帝混沌體支撐著,只怕現在沈龍早已經倒下了。

    而那煉金術師也沒有好到哪里去,瞬間蒼老的感覺,讓煉金術師都沒有反應過來。

    他想再次匯聚起大煉金術,可惜已經是有心無力了。

    因為那氣息已經不足以讓他再次使用大煉金術了。

    “這……這不可能,不可能,你怎么可能動用歲月的力量,你……”

    而當煉金術師抬頭看向沈龍的時候,發現沈龍也沒有比他好到哪里去,整個人也是老態龍鐘的樣子。

    “哈哈哈哈,原來你這是要跟我同歸于盡啊,可惜可惜,你失算了,我并沒有死,現在我的體內還有真元之氣,今天就是你的死期了。”

    說完,煉金術師再次朝著沈龍沖了上去,只不過他的速度明顯慢了下來。

    可是即便是煉金術師現在的狀態,都不是下面的眾人可以比擬的存在。

    煉金術師的實力,也就掉落到了荒圣這樣的實力上下了,并沒有完全消退。

    但是對于煉金術師來說,這已經算是廢掉了,不過在這之前,煉金術師要先殺了沈龍。8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福彩七乐下期号码预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