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系我們:通過郵件
歡迎光臨 祝您閱讀愉快!
當前位置:黑巖閣 > 穿越小說 > 花嬌 >

第二百一十五章 突至

    陳氏仔細想想,還真是郁棠說的這理兒。等她第二天見到楊三太太的時候,就比平時還熱情幾分,笑著問楊三太太:“昨天睡得好嗎?我聽閨女說徐小姐有些認床,好些了沒有?”

    從楊三太太臉上看不出和平時有什么兩樣,她的笑容依舊溫和有禮,聲音依舊輕柔悅耳:“還好你們家閨女給了我們半瓶香露,不然還真是有點難受。”

    兩個人就說起香露來。

    一時間倒也其樂融融的。

    郁棠松了口氣。

    她覺得母親好不容易交了個朋友,希望母親能在昭明寺期間高高興興的。

    徐小姐就在后面沖著她直笑,而且在去給裴老安人請安的路上悄聲對她道:“現在不是說話的時候,等會兒我們再說。”

    看來昨天她們走后有事發生啊!

    郁棠心里蠢蠢欲動,隨著裴老安人等人去大殿的時候還一直在想這件事。直到在大殿中站定,知客和尚端了托盤來收寫著生辰八字的匣子,郁棠這才集中精神,不敢再胡思亂想,和徐小姐幾個一起在大殿西邊跪好,聽大和尚做法事。

    一個上午就這樣過去了。

    法事完后,就郁棠這樣的都是被丫鬟扶起來的,更不要說裴老安人等人了。

    無能親自陪著裴老安人去了后面的禪房。

    徐小姐趁機和郁棠走到了一起,悄聲道:“怎么沒看見其他的人?”

    參加今天法事的只有昨天坐在花廳的裴家女眷和陳氏母女、徐小姐、楊三太太。

    郁棠點頭,莫名覺得突然和裴家更親近了,好像自己也成了裴家的親朋好友似的。

    徐小姐就跟她道:“你下午到我那里去玩,正好去挑幾瓶香露。”

    禮尚往來。

    郁棠朝她笑了笑。

    兩人不再說話,在禪房用了午膳,陪著長輩和無能師傅坐了一會兒,大家就各自回房歇晌了。

    剛才在大殿郁棠不好說什么,回到廂房她就蹲下來幫母親看膝蓋。

    還好之前在膝蓋上綁了棉墊,因而只是腿有點僵,沒有其他的什么事。

    陳氏笑道:“我原還以為自己能行呢!沒想到已經老胳膊老腿了,不認輸都不行了。也不知道裴老安人是怎么挺過來的?我要是到了她老人家這個年紀還有這個身體就好了。”

    陳婆子在箱籠里拿給陳氏換洗的衣飾,聞言笑道:“說不定老安人回去了也和您一樣,急著在按摩腿呢!”

    郁棠和陳氏都笑了起來。

    陳氏就讓郁棠挽了褲管給她看。

    郁棠因為自身的遭遇,特別地虔誠,跪得膝蓋一片紅。

    陳氏心痛得不得了,忙讓陳婆子帶她去西間的住處擦藥,還道:“晚上就在你那邊用晚膳,你好好在床上歇歇,下午哪里都別去了。”

    郁棠想去赴徐小姐的約,她搖著母親的胳膊:“我去那里坐坐就回來。”

    陳氏想了想,讓陳婆子給她準備了一份上門做客用的點心,叮囑她:“不要到處亂跑,睡了午覺再去,明天還有講經會呢!”

    郁棠笑盈盈地答應了,回去睡了午覺,起來更衣梳洗,讓雙桃拿了點心,去了徐小姐那里。

    誰知道她剛剛踏進徐小姐住的院子,就看見徐小姐帶著阿福匆匆走了出來。

    郁棠還以為徐小姐是聽到了動靜來迎她。

    徐小姐見她卻是一愣,郁棠知道自己來得不巧,徐小姐可能有事要出去,就看見徐小姐不好意思地嘿嘿笑了兩聲,然后眼睛轉了轉,一把將她拽到了門外筆直的銀杏樹下,低聲對她道:““你知不知道周子衿?就是那個中了狀元,擅長畫美人圖的周子衿!”

    郁棠當然記得他。

    他之前在臨安城住了段時間,整天和裴宴形影不離的,她在杭州城拉肚子的時候,周子衿還派人去探望了她的。

    她不解地道:“你問他做什么?”

    徐小姐眉飛色舞地道:““他也來了昭明寺。我得去看看他長得什么樣子?”

    “這樣不好吧!”郁棠遲疑道。

    徐小姐不以為意,道:“我聽人說,他比裴遐光更風流倜儻!你陪我一起去看看唄!”

    郁棠皺眉。

    在她心里,裴宴待人雖然冷淡,行事卻極有章法,不像周子衿,言行舉止間總帶著幾分輕挑,她不是很喜歡。

    “周子衿怎比得上裴家三老爺!”郁棠想也沒想,脫口而出。

    “你居然見過周子衿!”徐小姐驚訝地道,上上下下地打量著她,“我就說你怎么不好奇呢?愿意你不僅見過裴遐光,還見過周子衿!”

    郁棠莫名的心中一慌,道:“我是江南人,見到他們的機會原本就比你多。何況周子衿從前曾經到過臨安,這臨安城里也不止我一個人見過他們兩人,這有什么好說的。”

    徐小姐直跳腳:“當朝有名的士子,我只有裴遐光和周子衿沒有見過了。裴遐光已經致仕了,我這次要是見不著,恐怕以后就再也見不著了。周子衿就更不好見了,他不僅致仕,還行蹤不定,我這次也是運氣好碰著了,怎么也要去見上一見!”

    郁棠不理解這樣的執著。

    徐小姐委屈地道:“我和殷明遠在編一本進士錄,想把這幾屆的前十甲的文卷都收集起來,寫出進士譜,畫出進士像。現在就缺周子衿了。”

    郁棠愕然,隨后汗顏。

    她以為徐小姐是因為無聊鬧著玩的。

    “那我陪你去吧!”因為昭明寺講經會臨近,裴家怕出事,派了護衛把昭明寺給圍住了,在郁棠的心里,昭明寺就和裴家后院一樣地安全,她立馬答應了。

    徐小姐高興極了,一面拉著她往外跑,一面道:“你到時候要指給我看。”

    郁棠跌跌撞撞地被她拽著,好半天才跟上了她的步伐。

    “周子衿在哪里?”她喘著氣問徐小姐,“我們怎么去見他?他是來參加昭明寺的講經會的嗎?”

    一連幾問,問得徐小姐都不知道答什么好,只說:“你跟我走就是了。”

    兩人一路小跑,在一個小樹林里站定。

    徐小姐道:“我們在這里等著就好了。這是從裴遐光那里出來的必經之路,周子衿來了昭明寺,肯定會來拜訪裴遐光的……”

    她的話還沒有說完,郁棠卻看見身穿寶藍凈面杭綢直裰,皮膚白皙,氣質文雅的顧昶,在四五個隨從的簇擁從甬道那邊走了過來。

    “顧朝陽怎么會在這里?”郁棠愕然,“他不是應該在京城嗎?”

    徐小姐也嚇了一跳的樣子,但她很快就平靜下來,沉思了片刻,喃喃地道:“難道新派到江南道的御史是顧朝陽?”

    “什么意思?”郁棠追問。

    徐小姐深深地吸了一口氣,道:“我出京之前,大家都在傳高郵的河道出了問題,圣上讓都察院派御史去高郵察看,看樣子,這個御史就是顧朝陽了!”

    郁棠道:“那他也應該在高郵啊?怎么會在這時里?”

    “他是走得有點遠。”徐小姐道,神色有些凝重。

    郁棠道:“江南道的御史可以隨意走動嗎?”

    “他們要查案子,當然可以隨意走動。”徐小姐的眼睛盯著甬道,沉默了一會,低聲道,“只是不知道這件事與兩位皇子有沒有什么關系?”

    怎么還和皇家的事扯上了關系呢?

    郁棠倒吸一口涼氣。

    徐小姐忙打著哈哈,尷尬地道:“我這不過是隨意猜一猜——大家都說工部當時撥到高郵修河道的銀子都給人貪墨了,我才這么一說的。到底是不是,得查過才知道啊!”

    她越解釋郁棠心里越不安。

    “這與裴家又有什么關系呢?”她不安地問。

    徐小姐沉思了半晌才低聲道:“你們江南的這些世家別看內訌得厲害,可關鍵時候卻也團結得很,誰也說不準他們什么時候就反目成仇了,什么時候又把手言歡了。周子衿出現在這里,說不定都與這件事有關!”

    郁棠不想把事情往壞處想,沉吟道:“說不定人家是為了顧小姐和裴家大少爺的婚事來的呢!”

    “但愿如此!”徐小姐摸著下巴,像男孩子的舉動,道,“顧、裴兩家結親原本就很突然,肯定還有些條件沒有談攏,他親自過來一趟也有可能。一來是把兩家聯姻的事確定下來,二來也可以給他妹子撐撐腰。顧家二房,太不夠看了。”說完,她問郁棠:“怎么這幾天都沒有看見裴大太太,她應該也跟著大家一道來寺里了吧?”

    “不知道。”郁棠道,“我沒有注意。”

    她是真沒有注意。

    徐小姐“哦”了一聲,還想說什么,郁棠眼看著周子衿離她們越來越近,忙道:“我們要不要躲到大樹后面去?我們這樣站在這里,很容易被顧朝陽發現的。”

    徐小姐聽了沉思了片刻,拉著郁棠的手就要走出去:“我們應該主動出擊,而不是站在這里被人懷疑。我們迎上前去,若是他攔著我們問,我們就說是去求見裴遐光的。要是他給我們讓路,我們就當沒有看見他,你覺得如何?”

    郁棠向來膽小謹慎,若是平時,她可能會覺得這樣不好,可現在,對顧昶視而不見,直面顧昶的目光,和顧昶正面交鋒,讓她想就覺得激動。

    她決定聽徐小姐的。7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福彩七乐下期号码预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