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系我們:通過郵件
歡迎光臨 祝您閱讀愉快!
當前位置:黑巖閣 > 玄幻小說 > 行走的神明 >

第四百六十六章 亂世將現,同仇敵愾

    遁世的秘族們,紛紛出離自己賴以安居的秘境,前往人類世界各處吞納波動的能量。

    數量之多超出了謁靈者嵐隱所說的十一秘族,原來遠古二十四秘族一直有遺者存世,只不過類似于妖族這樣零落的小種族人丁單薄日漸衰弱到了將近滅亡的程度。

    所以,也難怪阿妖一心想要融合斗轉陣復興妖族。

    其心可諒,只不過因為一己之愿出賣潤廬眾人之后,阿妖卻如何也逃不開內心審判的牢籠。

    五月的尾巴,氣溫時而高漲時而驟降。連人類世界都感覺到了這異于往常的氣候變化。

    喜馬拉雅山脈底下環繞著盛放的花草,消融的冰雪透著刺骨的涼意在山間、石縫中穿流而過。

    一只羚羊低頭在溪澗飲水,湍湍流水聲遮去了細微的聲響。

    它毫無知覺,吐著粉色的小舌頭,被沁涼的雪水激得打了個冷戰。

    一只隱身于不遠處雪地里的豹子蓄勢待發,眼底閃著對獵物的渴望,晶亮的瞳孔微微瞇起。

    羚羊似乎感覺到了什么,機敏地扭著脖子四處張望,就在此時,豹子躬身如一道箭矢向它射去…

    咕咚!生死關頭,羚羊沒命地跑,慌不擇路。

    結果,一頭扎進了一個氣泡里。

    一雙羊眼茫然地睜著,整個身體緩緩飄起,懸浮在雪地半空中。

    而身后的雪豹,則在另一個氣泡里保持著騰躍奔跑的狀態,但不管它如何發力卻始終沖不破這奇怪的空間。

    最終,雪豹不甘心地緊緊盯著眼前的羚羊,眼中透著絕望的意味。

    啊!一步之遙。想獵只小羊為何這么難?!!

    “哈哈…少主人還是這樣頑皮啊…”一個聲音響起,若洪鐘般響亮卻不深沉。

    隨之,雪地上現出一個身影。一襲青色古風衣衫外披著灰白色綴有黑色斑紋的獸皮披風。

    來人一現身,氣泡里的雪豹煞時就沒了脾氣。也不撲騰了,嘴里發出一聲低嗚,轉頭就想跑。然而是徒勞。

    葉謫仙現身,同時梅若雨與另一名狐族信使也從結界中走出。信使尊敬地跪倒在地,一言不發。

    來人走到三人面前,右手伸手輕輕招了招,信使起身沉默地退到一邊。

    “少主人!五百多年不見,仍是如此俊朗美姿。真是讓沐火羨慕啊!”

    來人三十出頭模樣,古銅色的面容閃著無比精神的姿彩。

    只一眼,梅若雨便能感受到對方周身旺盛充沛的靈力。當來人的目光停留在自己身上時,梅若雨笑吟吟地微微曲身示了個意。

    “沐火叔!”葉謫仙難得地收起一副玩世不恭的神態,極尊重地朝來人點了點頭。

    “走吧,老祖宗等著呢!”

    狐族長老沐火,正是奉了族長之命,前來迎接被罰去遠地的少主人葉謫仙,結果就看到他剛一回到山腳下就玩心不發。

    其實,沐火并不能理解那個梗在葉謫仙心頭五百余年的結。

    當年他一時貪玩害死了小羚靈,如今見有雪豹伏擊一只小羚羊下意識地就忍不住出手救下了。

    一行四人,帶著一只雪豹一只羚羊,回到狐族秘境——北暝雪國。

    秘境就在著名的世界最高峰——珠穆郎瑪峰的北側。

    山下正在入夏,四處生機盎然、綠蔭可見。

    峰頂則終年積雪,風過之處茫白紛飛,揮揮灑灑有種不可捉摸的蒼然壯大之美。

    北暝雪國,名為雪國,故名思議便就是因為這經久不褪積蓄萬年的雪山而來。

    但事實上,秘境之內卻是另一個世界。一個鳥語花香,遍布著各種世間難尋奇花異草的原始世界。

    這一點與幻靈人的飛羽洛溪極為相似,只不過北暝雪國的氣勢更宏大。

    除了那些茂密的原始森林之外,更有幅員遼闊的草原陸地,甚至還有一眼望不到邊的江河湖海,儼然是個堪與人類世界媲美的獨立世界。

    狐族不愧是存世秘族中最強大的存在!

    極有秩序的城池,一座一座林立于秘境各處。繁華的集市、川流不息的人群,以及建筑道路皆井井有條,舉目望去竟有一個誤入盛唐的錯覺感。

    且生活于此的狐族人都還保留著唐宋時期的衣著打扮,古意盎然、美輪美奐。

    狐族至高無上quán bǐng所在——阿然宮,一座并不十分華麗卻極有韻味的偌大宮城。

    里外里看去不亞于紫禁城大小,只不過沒有那么金碧輝煌,清一色的水墨之色,雅致得有點兒仙風道骨的神姿。

    阿然宮主殿內,狐族老祖宗葉孤仙一身白衣飄飄,花白的頭發用一只木?束起一半,余下披于肩頭。面容紅潤精神矍爍,并沒有太多的溝壑褶皺,只看雙眼便能發現這位老者確已年邁。

    按人類的劃分來說,差不多便是年近古稀七十有余的模樣。

    而事實上,誰都記不清老祖宗如今到底活了多少個年頭。連葉孤仙自己差不多都忘了,誰還能活得過他?

    對于活著這件事,葉孤仙應該是世間最有發言權的了。當然除卻嵐隱和歸吾這兩個另類。

    而此時,這兩個另類就站在殿內,身邊赫然還有一個年輕女子,便是賀蘭。

    此次來到北暝雪國,是玨翎與元慎授意她為幻靈族使者,所說一切都代表飛羽洛溪每一個人。

    所以,到目前為止,賀蘭一直謹言慎行,生怕自己一不小心說錯話就誤了大事。不時地拿眼看向歸吾,習慣性地依賴自己的亞父。

    除幻靈族人之外,小狐貍葉謫仙還看到了無數陌生的面孔,膚色各異,全都一臉嚴肅冷峻到極點的凝重。

    “小仙,來。”立于殿前正中的老祖宗葉孤葉沖這唯一的曾曾曾…曾孫招了招手。

    葉謫仙拍了拍梅若雨的手背,定下心神急步向老人走去。

    主殿很大,至高的穹頂上是透時可見外間的構造。殿中兩邊各站立無數或熟悉或陌生的人群,正中間空著一條寬可共行三人的步道。

    近到老人身邊時,葉謫仙跪在階下,眼中突然淚光充盈,聲音有些顫抖地輕喚一聲,“老祖宗!”

    五百多年沒見了,沒人知道他有多么想念這位老人。

    被發配的這些年里,父親和母親曾偷偷來看過他兩次,結果一回秘境就被老祖宗給罵了個狗血淋頭。再之后就不敢私下妄為了。

    剛開始他還恨過老祖宗,心里怨念千千萬。

    但是隨著時間推移,他越來越安靜,那顆無比躁動的心也竟然無比沉穩下來。

    他反思、懊悔,身為靈力者,且還是狐族唯一王位繼承人怎能那樣肆意縱使自己和隨從濫殺無辜?!

    是他錯了。慢慢地,他從悔恨中出離,似乎體會到了自己生來的使命到底是什么!

    而此時,他萬萬沒想到的是,使命竟以這樣的形式降臨到自己頭上。

    千言萬語一句話,“小仙啊,回來就好!”

    老祖宗定定地看著他,目光中竟然閃過一絲悲涼與絕決之意。

    葉謫仙皺了皺眉,老祖宗何曾有過這樣的神情?

    “都到齊了,議事吧!”老者一句話,殿中其余秘族使者便心有明悟。

    原來,對方等的竟然是這個少年。怪不得來到雪國都足足三天了,也不見召集只好吃好喝地招待著,一眾使者也是一頭霧水。

    早在半年之前,狐族令使自雪國出發去往各方尋找遁世秘族。

    老祖宗葉孤仙顯然知道的隱秘比任何人都多,也是因為這一點,各秘族才同意遣使同往商議。

    果然不出對方所言,半年之后,可怕的能量波動便自不知名處憑空乍現。不少秘族初聞消息皆認為是危言聳聽,而如今已經沒人再質疑老者的預言了!

    “亂世,終究還是來了!”葉孤仙從高高的階上走下。

    小狐貍葉謫仙立馬上前小意攙扶于側,他明顯感覺到老祖宗的精氣神只發于外在,而內里似是已虛委了不少。這個發現令他眼皮子直跳,心底有一種極不好的感覺油然而生。

    在場,除了那此膚色各異的遁世秘族之外,還有幾個身姿矮小長得怪模怪樣的家伙。

    原來,狐族令使在尋找遁世秘族之前,就先找來了這些名為多舌烏的弱小靈力者。

    別看他們平時沒什么用處,在此時,卻是起到了極為重要的作用。沒有他們,怕是互相之間也無法交流。

    在老祖宗葉孤仙不疾不徐的述說中,在場所有人對這個世界有了更深的了解,也對自身的存在有了進一步的認知。

    遠古以前,在還沒有地球這個名稱之前,這個世界被叫做‘蒼藍八方’。

    整個世界被劃分為八大版塊,由二十四秘族鎮守于各方。每個區域平均三個秘族執守,各族之間也是互通有無。每百年便有來自天空之城的天族使者視察游巡。

    天族并不在二十四秘族范疇之內,是凌駕于所有秘族并統管一切靈力擁有者的存在。而如今,天族已于七千年前的大浩劫中覆滅,殘存的血脈也不再是當初那樣醇凈。

    說到這里,葉孤仙蒼老的眼從賀蘭身上掃過。歸吾微微一皺眉,心想這可是秘辛老家伙是哪兒得知的?然而也沒作他想,繼續傾聽。

    當年的浩劫之后,世界各地又再頻發災禍。

    關于這一點,歸吾與嵐隱便是再清楚不過了。雙方對視一眼,了然于心地點點頭。看來這狐族的實力確實非同一般,竟然連遠古前的事情都門清得如數家珍。厲害!

    連番的災劫之后,如今存世的顯赫秘族加上遁世秘族中還有一戰之力者均在此處了。除了鮫族守在海底一線派不出人手來之外,竟然連盲角人都被無孔不入的狐族令使給找出來了!

    這才是最令歸吾心驚的,原來自己被恩主轉靈之后離開地心,自己的族人并沒有死光!

    他很欣喜同時亦憂心忡忡。可憐的吾族同胞,總是守在最炙熱最難以生存的核絕熔漿之地。

    如今又要再次面臨血戰!想到此時,歸吾的面上難掩地透出悲愴之意。賀蘭在一旁輕輕拍了拍亞父的手,似能感同身受眼底泛起淚光。

    “我等十七秘族,當以天下先,萬不可袖手旁觀。人類世界岌岌可危,如今僅是能量傾泄尚可控之。

    但不出半年,亂象必現!各位貴使,老朽有意愿代行當年天族之責,可惜我狐族非天族,沒有那樣的雷霆天威,便是傾我一族之力亦不足以為擋。

    不知各位可愿同仇敵愾,力挽浩劫救蒼生萬靈于巨災?!”

    老祖宗葉孤仙蒼然威嚴的氣勢展露無余!便是這種舍我其誰的胸襟,令歸吾等能聽懂的少數幾人不禁發自心底地敬佩起這位老人來。

    一時之間,場內矮小的多舌烏們用各種語言傳達狐族長者的說話內容。

    登時,殿內響起了小聲的討論。各族遣來的使者均不下三人,最多的一族竟然來了十余人。

    討論聲漸盛,七嘴八舌說什么的都有,不過幾乎沒人能全都聽懂。除了多舌烏,站在人群里抬頭看著這些傳說中的秘族中人,心底也自豪感頓生。

    有生之年,能為這個世界貢獻自己僅有的能力,難道不也是一種光榮么!

    熱烈的議論聲中,有一個高大的漢子站了出來,走到中間的步道中。

    操著一口濃重口音的漢語,啞沉的嗓音響亮地說“日暮族,飲馬,愿意跟隨長者的腳步,追隨天族那偉大的光輝。長生天會保佑我們的!”

    其余聽不懂的秘族中人眨著迷茫的眼看向比自己矮了不少的多舌烏,又是一陣七嘴八舌的翻譯,便有人也站到步道中哇啦哇啦說了一通。

    負責這一秘族的多舌烏翻譯道“蘭若族,艾黎,響應您的提議!”

    接著不斷有人站出,多舌烏及時翻譯。

    “巨鯨族愿隨…”

    “巴瑞人不怕死…”

    “萬面佛會在冥冥中幫助我們的,首領阿吉達聽從安排…”

    “昔塔人能力微弱,但也不是孬種…”

    “光明之子與光明同行,蘇巴里奇愿帶領族人盡一份力…”

    “吉特人誓言守護澳洲,不拖大家后腿…”

    還有更多名字晦澀到連嵐隱都沒聽說過的,喬爾吉亞人、布瑪克族、塔爾沽人、聽風族、流沙族,紛紛站到了走道當中。

    隨著多舌烏不停的翻譯,彼此互相都了解到了各族的心意。

    場面登時沸騰起來,所有人也不管對方聽懂聽不懂,面色凝重兼自豪地交談著。

    此時,北極的熊人族突然狂放地現出巨大的熊形真身,咆哮著拍了拍胸脯以證自己擁有無上的戰力,野蠻粗暴卻又憨態十足的樣子令眾人不禁笑出了聲…。6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福彩七乐下期号码预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