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系我們:通過郵件
歡迎光臨 祝您閱讀愉快!
當前位置:黑巖閣 > 穿越小說 > 興漢使命 >

第131章 張舉造反

    左豐在得知,興漢侯府的,動作之后,連夜來找劉正。

    劉正笑著說:“左侍郎,快過年了,你也到了,該死的時候了!

    左豐嚇跪了,痛哭流涕的說:“侯爺,不帶這么,過河拆橋的吧?”

    劉正示意左豐,稍安勿躁。

    然后才解釋說,中官惡名,天下盡知,若不假死,如何離開洛陽城呢?

    除非左豐,不愿意離開,想要同十常侍,一起為漢帝殉葬。

    左豐聽了之后,這才破涕為笑。

    在春節來臨之際,黃門侍郎左豐,突染惡疾,不治身亡。

    張讓親自勘驗,無誤之后,一副麻席,卷起尸身,命人拉出皇宮,丟亂葬崗。

    陳到從皇宮門口,一直尾隨跟蹤。

    到了亂葬崗之后,命劍兵團戰士,拿出早就準備好的尸體,換下左豐之后,悄悄的回到了,興漢侯府。

    左豐醒來之后,改名換姓。

    劉正賜名:劉左,作為興漢侯府的管家。

    死過一次的人,居然什么都,想通透了。

    孤家寡人一個,貪財又有什么用呢?

    再說劉左有股份,分紅也是不少的,侯府還管吃管住。

    每天來回忙碌,也沒有時間,數錢數到,手抽筋呀!

    有了錢的劉左,就想起了劉正的話,把錢拿出來,到處架橋鋪路。

    馬鈞還以為,是興漢侯府的,一大善政。

    于是就請示劉正,給新橋命名。

    劉正大筆一揮——左豐橋。

    新生的劉左,感恩戴德,從此歸心。

    中平五年,終于在冷冷清清中,來到了人間。

    這一年,興漢侯府,多了一位管家——劉左。

    與此同時,漢帝少了一位,摟錢的黃門侍郎——左豐。

    劉左的存在,興漢侯府上下,都是一個禁忌。

    除了郭嘉和陳到,也就是劉正,才知道他的真實身份。

    后來在梅園劉府,盧植與左豐照面。

    氣得盧植,差點兒將劉正,逐出師門。

    劉正聆聽完,盧植的教訓之后,并沒有爭辯,而是帶著盧植,出了梅園。

    站在左豐橋上,緩緩的背起了,蔡府古卷上的一篇文章。

    其原文如下:

    晏子使楚。

    楚人以晏子短,楚人為小門于大門之側而延晏子。

    晏子不入,曰:“使狗國者從狗門入,今臣使楚,不當從此門入!

    儐者更道,從大門入。

    見楚王。王曰:“齊無人耶?”

    晏子對曰:“齊之臨淄三百閭,張袂成陰,揮汗成雨,比肩繼踵而在,何為無人?”

    王曰:“然則何為使予?”

    晏子對曰:“齊命使,各有所主:其賢者使使賢主,不肖者使使不肖主。嬰最不肖,故宜使楚矣!”

    二

    晏子將使楚。

    楚王聞之,謂左右曰:“晏嬰,齊之習辭者也。今方來,吾欲辱之,何以也?”

    左右對曰:“為其來也,臣請縛一人,過王而行,王曰:‘何為者也?’對曰:‘齊人也!踉唬骸巫?’曰:‘坐盜!

    三

    晏子至,楚王賜晏子酒,酒酣,吏二縛一人詣王。

    王曰:“縛者曷為者也?”

    對曰:“齊人也,坐盜!

    王視晏子曰:“齊人固善盜乎?”

    晏子避席對曰:“嬰聞之,橘生淮南則為橘,生于淮北則為枳,葉徒相似,其實味不同。所以然者何?水土異也。今民生長于齊不盜,入楚則盜,得無楚之水土使民善盜耶?”

    王笑曰:“圣人非所與熙也,寡人反取病焉!

    背完之后,劉正問盧植:“盧師可知,弟子背這篇文章的,用意何在呀?”

    盧植說:“七郎敏銳,難道是——橘生淮南則為橘,生于淮北則為枳,葉徒相似,其實味不同!

    劉正點了點頭,又指著橋身上的,“左豐橋”三個字。

    想那左豐,侍奉漢帝,多有出使,勒索官民。

    如今劉左,供職幽州。修橋補路,樂此不疲。

    更是深得橘枳之味,也讓后人三思哪?

    盧植聽了之后,終于明白了,劉正的用意,也說了一句:“浪子回頭金不換!”

    劉正見盧植,暫時的,放過了劉左,也就不再多說什么了。

    關于左豐和劉左的爭議,至此結束。

    據說晚年的左豐,常與盧植一起,在梅園的假山上,曬曬太陽,回憶曾經的往事。

    當年的路,實在是,太艱難了。

    ……

    中平五年。

    新年大朝會,幽州牧劉虞表奏:

    原泰山郡太守張舉,上表請封巨高侯,被太尉張溫,拒絕之后。因此心生不滿,棄職回鄉。

    于雍奴老家,聚眾生亂,自號雍奴大帝。

    又有張純等為爪牙,西掠上谷郡,東占右北平;北踞長城,南侵幽州治所——廣陽郡薊城。

    漁陽郡太守李膺,領郡兵討逆,被叛將張純斬殺,全郡上下,皆為賊土。

    校尉孟益,受命討賊,三戰不勝,退回薊城。

    偽帝張舉,圍城甚急。

    恕臣無能,急盼救援。

    若是遷延時日,恐幽州淪陷之后,不復漢土稱謂。

    臣幽州牧劉虞,泣表!

    漢帝命張讓,當眾宣讀劉虞的表奏。

    隨后又讓朝臣,商議對策。

    劉正下朝之后,郭嘉和陳到,一起前來拜見。

    關于張舉zào fǎn的細節,幽州送來了詳細的情報。

    原來張舉辭官之后,蝸居雍奴老家。

    中平四年,九月十六日,明月高懸。

    張舉感慨,其志不張,于園中飲酒。

    月華灑庭,籠罩家鄉。

    亭西井畔,綻放金光。

    張舉命人,沿光暈處開挖。

    深入九尺五寸,得金虎石匣。

    打開匣子一看,只見里面,傳國玉璽一枚。

    通體金黃色澤,九龍拱首。

    正面八個鳥篆體字:“受命于天,既壽永昌!

    這就是九副璽之一的,五行金璽。

    張舉得璽,左右驚慌失措。

    更是三跪九叩,三呼“天子”。

    張舉自認為,得了天命。

    于是就召集家兵門人,取雍奴作為據點,立旗聚兵,自稱雍奴大帝。

    同鄉張純,引眾前來相投。

    張舉大喜,任命張純為雍奴大將軍,進攻郡治漁陽縣。

    漁陽太守李膺,大意輕敵。

    以三千郡兵,不思守城疲敵,反而強行邀戰。

    李膺以為,張純自號,雍奴大將軍。

    其實不過,是無名之輩,定可一鼓而破。

    于是他,不顧左右的勸說,引兵八百,搦戰張純。

    張純本是雍奴力士,以勇力聞名于,鄉野之間。

    見李膺以太守之尊,竟然學人斗將。

    大喜之余,慨然應戰!

    張純善使蛇矛,李太守手持,三尺長劍。

    互道名姓,又對罵一番之后,斗在了一起。

    一合方過,李太守右臂受傷。

    再一回合,李太守身首異處。

    漁陽郡兵大懼,不敢潰散。

    張純耀武揚威,巡視三軍之后,又對漁陽郡兵們喊話:

    今漢帝無道,閹宦弄權,正人失位,奸佞盈朝。

    百姓困苦,道義難張。

    亦有劉正,固步自疆;專愛范陽,不濟四方。

    漁陽久苦,不得天恩。

    天子張舉,中庭得璽。

    順天應命,應德定制于雍奴縣城。

    同是漁陽人,該當圖自強。

    拿起手中劍,一起走四方。

    眾人與我,一路向東,先破鄒丹,再滅公孫瓚。

    漁陽郡兵,群龍無首,又被張純一番挑撥,愿意助紂為虐者,十之八九。

    張純漁陽整軍,東進右北平,兩敗鄒丹,聲勢浩大。

    張舉御駕親征,三戰定代郡。

    三月之后,合兵雍奴縣城,南下薊城,打算定鼎幽州。

    幽州牧劉虞,親督糧草,命令校尉孟益,于薊城之北,盤山關口結寨。

    張舉命張純出戰,雍奴大軍,攜戰勝之威,力壓漢軍。

    張純勇武,刺傷孟益。

    漢軍抵擋不住,紛紛后撤。

    盤山失陷,薊城北門大開。

    劉虞驚慌失措,困守孤城。

    好在南有范陽郡,西有上谷郡,都是興漢軍的地盤,倒也沒有后顧之憂。

    然而請興漢軍增援,只怕是,請神容易,送神難。

    劉虞只好,表奏漢帝。

    郭嘉看著劉正,問道:“侯爺,難道這就是,興漢侯府,回歸幽州的契機嗎?”

    劉正說:“是不是契機,不是我們說了算的。得大將軍府的那位,點了頭才成呢?”

    劉正看著,張舉zào fǎn的始末,心中在想,九大副璽,終于有三璽現世了。

    如今漢室兩璽,暫且讓漢帝拿著。

    本來劉正打算,讓刺出動,盜取傳國玉璽。

    又害怕會打草驚蛇,畢竟十常侍,雖然貪婪,但是他們不傻,知道傳國玉璽的存在,其實是他們的護身符,肯定是不會,掉以輕心的。

    劉正和郭嘉,打算靜觀其變,靜候佳音。

    讓大將軍府,替興漢侯府,謀取回幽州的,方便之門。

    大將軍府中,何進召陳群商議。

    何進問:“長文,興漢侯府,就是雞肋一塊,食之無味,棄之可惜。留著吧,又如梗在喉。具體應該怎么處置,你拿個主意吧!”

    陳群說:“如今已經到了,關鍵時刻。平賊校尉部,反而成了,最大的變數,是時候,搬開這塊石頭了!

    隨著蹇碩,討伐楊奉,先敗而后勝。

    上軍校尉部,原來的八千雄兵,只剩下千余,殘兵敗將。

    蹇碩雖忠,奈何人少。

    兵強馬壯的,平賊校尉部,反而成了,皇太子能否,順利的承繼大統,唯一的決定性力量。

    漢帝雖然精力不濟,但是斗了多年。

    一旦強命劉正,輔佐皇次子劉協,只怕大將軍府的,所有謀劃,都會竹籃打水一場空。

    何進不敢賭——漢帝是不是,會顧全大局。

    為了茍延殘喘,讓大將軍府,放手施為。

    何進說:“武力對抗,只怕是不行。還是請興漢侯府,遠離中樞。只要劉正,不出來攪局,壞咱們的好事。適當的善意,還是可以,表達一下的!

    何進給陳群的謀劃,定下了一個基調——與興漢侯府,為善!

    在井水不犯河水的,基礎上之上,盡可能的,表示出,大將軍府的善意。

    如今的劉正,已經成了,漢帝手中,唯一可以,借助的一張牌。

    大將軍府要做的,就是逼迫漢帝,做出決策——是要江山社稷,還是要斗氣到底。

    漢帝若是,抓住劉正不放,那就是要,魚死網破。

    若是放走劉正,就意味著,漢帝,向天下豪強世家,徹徹底底的妥協了。

    如此一來,反而可以,更好的,確定漢帝的態度。

    畢竟大將軍府的,奮斗目標,是皇太子,繼承漢帝大統,繼續替,天下的豪強世家,頂雷。

    漢帝是聰明人,斗了這么些年,也應該明白,妥協才是——續命良方。

    自東漢光武大帝以來,妥協已經成了,漢帝更替的主旋律。

    不妥協,就是中官當道。

    妥協,就是外戚專權。

    漢室天下的話語權,已經落入了,天下豪強世家的,代理人的手中了。

    何進是天下豪強世家,擺在明面上的代理人。

    張讓等十常侍,則是漢帝,垂死掙扎的倚仗。

    現在看來,是何進贏了。

    不知道漢帝,會不會,徹徹底底的,拱手認輸呢?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福彩七乐下期号码预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