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系我們:通過郵件
歡迎光臨 祝您閱讀愉快!
當前位置:黑巖閣 > 科幻小說 > 電影世界大拯救 >

第00325章 不冤啊(求訂閱)

    張信并沒有受傷,他只是因為突如其來的汽車被撞飛一時有些腦震蕩,然后就被人給砸暈了。

    等他再醒來的時候發現自己被綁在一個陌生的地方.

    “這是哪里?”

    冷靜過來的張信喃喃自語道。

    張信并不是一個莽夫,他把事情簡單的縷了一遍然后明白了過來,其實對方一開始就給他下了一個套,結果張信還傻乎乎的直接鉆了進來。

    他媽的。

    不過能夠見到幕后的人也值了。

    想到這里,張信想要看看能不能夠掙脫這捆綁,結果讓他意外的是他越掙扎竟然越緊。

    “別掙扎了,這個捆綁是你教我的,越掙扎只會越讓你身陷其中。”

    推門而進的柳瑩望著張信神情平淡的說道:“難道你不覺得這個捆綁很熟悉嗎?”

    “柳瑩!!!”

    張信望著進來的柳瑩不可置信的說道:“怎么是你??”

    “怎么不會是我???”

    柳瑩望著張信神情平淡的說道:“張信,這20年你見我的時候就未曾有一絲愧疚嗎?”

    一句話讓張信臉色大變,同時苦澀的說道:“明白了,我一切都明白了,陶杰的被抓原來不是因為其它的事情,原來是你,呵呵,難怪陶杰死前遭受到了nuè dài,現在看來陶杰應該把所有的事情都說了吧。”

    “沒錯,都說了。”

    柳瑩輕輕點頭說道:“所以你還有什么要說的嗎?”

    “呵呵,既然陶杰說了那么我沒有什么可說的了,我是閆先生的保鏢,他讓我做什么我只能做什么。”

    張信呵呵笑了起來:“你父親確實是個了不起的人,我非常的佩服他,哪怕我是在背后偷襲的他但是我依舊不是他的對手,而且最后他并沒有對我下死手,所以你問我面對著你愧疚嗎?我想說,我有愧疚,對不起。”

    當年柳云龍是怎么死的?

    這個問題陶杰在臨死的時候說了一翻,如今張信的話更是確認了真相,閆先生吩咐了張信偷襲了柳云龍,然后陶杰在一旁進行輔助這才把柳云龍給殺害了。

    陶杰暫且不說,柳瑩跟陶杰打的交道并不多,不過她跟張信可是認識很久了,甚至柳瑩跟著張信學了一些身手。

    結果怎么也沒有想到自己跟著學習的竟然是自己的殺父仇人。

    “柳瑩,我不奢求你的原諒,我是一個罪人,這么多年,我殺了這么多人,我已經夠本了,你愿意報仇那么就來吧,我只有一個請求。”

    張信抬頭望著柳瑩懇請道:“我的老婆和女兒是無辜的,當年雖然我殺了你父親,可是我從來沒有想過傷害你,畢竟禍不及家人,我希望……”

    “你放心,我會依次好好對待嬸嬸的,小花我會親自培養她的,等她長大后如果她想報仇盡可來找我。”

    柳瑩望著張信說道:“天道輪回,這個我懂。”

    “行,既然這樣我沒有什么可說的了,來吧,動手吧。”

    張信閉上了眼睛略顯愧疚的說道:“20年了,我一直都是睡不好覺,現在我也可以解脫了,動手吧。”

    望著張信這個樣子柳瑩臉上閃過一絲不忍。

    她想起了張信悉心教導自己。

    她想起了自己每次去張信的家里張信老婆各種給自己做好吃的。

    她想起了張信的女兒小花幾乎把自己當親姐姐一般。

    她想起了很多。

    和殺陶杰不同,殺張信柳瑩真的是有點下不了手。

    可是殺父之仇,不共戴天。

    想到這里柳瑩的眼里閃過一道堅定之色,她正準備動的時候整個人直接被撞飛了。

    噗!

    因為本來傷勢就沒有好的柳瑩這一撞之下導致身上的傷勢又加重了,只看得張信不知道何時已經掙脫了捆綁,他快速的來到了柳瑩的身邊并且將柳瑩給制服了。

    “既然是我教你的捆綁,你以為我就掙脫不出來嗎?”

    張信語氣略帶陰冷的說道:“閆先生養了你20年,可是萬萬沒有想到你竟然是一個白眼狼,當初就不應該聽馬言的意見,就應該把你殺了,如果當初讓我解決掉你們姐弟兩個哪里會有現在的情況?”

    “張信,你……”

    柳瑩被張信掐住了脖子呼吸不得,她語氣憤怒的說道。

    “我怎么了?呵呵,愧疚?我只恨殺你父親晚了一步,否則他根本不可能對我造成重傷,可是不得不說你和你父親一樣都是心軟,哈哈,如果當初你父親心硬一些,他怎么可能會死?”

    張信低聲說道:“在唐人街,心不狠是活不下去的。”

    說完張信押著柳瑩走出了屋子,因為他并不知道現在是一個什么情況,否則他剛剛就把柳瑩殺死了。

    “我真的是小看你了,我沒有想到你竟然不聲不響有這么大的勢力。”

    張信一邊押著柳瑩一邊說道:“不過到此為上了,柳瑩,到了下邊和你父親團聚后一定要好好聊一下,下輩子可千萬別這么心軟了。”

    外邊,林振東、方新武正在聊著天。

    這一次的行動林振東依舊邀請了方新武幫忙,畢竟其它人要么身手不行,要么就是擔心會被告密,所以林振東只能讓方新武來幫忙了。

    好在動作非常的快,所以一切還是相當順利的。

    “我現在相信你能干掉閆先生了,這當你的對手太可怕了。”

    方新武想著今天干凈利落的把這張信bǎng jià的情況有些佩服的說道:“那么,你接下來準備怎么做?”

    “鷹眼這個組織已經調查的差不多了,目前閆先生被雇傭兵保護著我們不可能下手的,所以先把他這個情報組織給干掉吧。”

    林振東笑道:“本來想著今天就讓你著手解決鷹眼的事情的,可是為了抓張信只能延遲一天了。”

    “好,沒問題。”

    方新武輕笑著說道:“反正我來之前就說了,在這里一切都隨你,而且我手下倒并沒有什么意見,他們玩的同樣挺爽的。”

    林振東笑了笑并沒有說什么,這或許就是臥底的無奈,有的時候雖然不能做違法的事情,但卻不得不做一些違反道德的事情。

    但沒辦法。

    想一下,方新武帶著自己的小弟一起出來執行任務,可如果即不讓小弟去瀟灑一下,也不讓小弟玩樂,那么你覺得像話嗎?

    所以一開始方新武才說了這個事情。

    對此林振東并沒有什么意見。

    既然想讓馬兒跑,那么肯定要讓馬兒喂飽的。

    “恩??”

    林振東剛想說什么的時候一轉頭突然愣住了,不止他愣住了,方新武同樣愣住了,因為從屋里走出來的并不是柳瑩一個人,還有張信。

    “郭林!!!”

    張信看著林振dōng tū然驚呼了起來。

    “張信,我是沒有想到我們竟然以這么一種方式見面了,本來我以為我們見不了面了。”

    林振東一攤手說道:“我還以為柳瑩會直接殺掉你的,可現在看來她是低估了你了啊。”

    “呵呵,剛剛我還想柳瑩太厲害了,竟然不聲不響的養了一批人,而且還如此的有謀略。”

    張信呵呵冷笑了起來:“原來我還是想錯了,這一切都是你在背后謀劃的,這就一切都對上了,你們上次一起去金三角捉拿雌雄雙俠的時候恐怕就已經關系加深了吧,對了,旁邊這個就是金三角過來的人吧,難怪閆先生一直查不出來啊,誰能想到會是你們??”

    “不錯,分析的挺對,確實是這么一回事。”

    林振東輕輕一拍手說道:“那么現在你想干什么??”

    “我想干什么?”

    張信說道:“你說我想干什么?給我準備一輛車,把我放走,否則我就捏斷柳瑩的脖子。”

    說著張信還使勁捏了下柳瑩的脖子,同時他非常聰明的讓柳瑩擋住了自己,這是為了避免自己被打中。

    “郭林,不用管我,把張信給干掉,一定不能讓他離開。”

    被掐住脖子的柳瑩大聲說道。

    “你給我閉嘴。”

    張信猛得一用力使得柳瑩發不出聲音來了。

    方新武這個時候低聲說道:“怎么辦?”

    “先不急。”

    林振東微微搖頭,他望向了張信笑呵呵的說道:“張信,你畢竟也算一號人物,你應該知道我不可能放你走,別的不說,如果把你放走了,你覺得閆先生會放過我嗎?”

    “你也知道??”

    張信語氣憤怒的說道:“郭林,你這么跟閆先生作對我告訴你,你不得好死。”

    “我說張信你的智商怎么越活越回去了呢?我既然想跟閆先生作對,那么我就沒有打算能夠和平解決。”

    林振東有些無語的說道:“我給你10秒的時間考慮,如果不放了柳瑩,你后果自負。”

    “呵呵,我給你5秒的時間,如果你不給我安排車,那么大不了我跟柳瑩一起死。”

    張信呵呵冷笑道:“臨死前拉一個墊背的,我覺得我賺了。”

    砰!

    結果張信的話音一落,他甚至沒有看清林振東怎么到自己面前的,然后他就被一拳給打倒在了地上。

    “好好說話你不聽,非逼著我動手。”

    林振東來到張信的面前又狠狠的踢了一腳:“這一腳是踢柳瑩踢你的,其實柳瑩想過放你一條命,因為她認為一切都是閆先生吩咐的,他不想殺你,可是現在我覺得柳瑩明白了唐人街地下生存的人沒有一個是冤的。”

    說到這里林振東倒是想起一個笑話,說把唐人街地下生存的這些人全都拉出來,如果全qiāng斃肯定有冤枉的,可挨一個qiāng斃一個估計還有漏網之魚。

    一開始林振東就告訴柳瑩千萬不要有婦人之仁,要知道不管是張信還是閆先生這些幾乎都是從尸山尸海中走出來的,他們哪可能有什么愧疚之類的?

    咔嚓!

    林振東把張信的兩條腿給踢斷了,然后這才扶住了一旁的柳瑩:“柳瑩姐,沒事吧。”

    “沒事,大林,謝謝你。”

    柳瑩微微搖頭說道:“是我大意了,呵呵,我突然想起來我父親當初恐怕同樣如此吧,他到死都可能想不到自己的結拜兄弟要殺他,你放心,這樣的錯誤我絕對不會再犯了。”

    說著柳瑩來到了張信的面前:“你的家人我不會再管,他們能不能過好我也不會再關心了,我給過你機會,是你自己放棄的。”

    “不要,不要。”

    張信強忍著疼痛說道:“柳瑩,我錯了,我這次真的錯了,你幫幫小花和小花媽媽好不好?算我求你了,我……”

    噗!

    張信話還沒有說完,柳瑩拿起bǐ shǒu直接把他割喉了,他一句話都說不出來了。

    此時的張信眼睛的求生yù wàng逐漸的消散,他捂著自己的脖子想要說什么,可惜最終什么也說不出來。

    在意識消失的那一刻,張信想到了很多,他想到了自己可愛的女兒,自己溫柔的老婆。

    仿佛張信看見老婆和女兒在向自己招手。

    張信臉上掛著笑容伸出了手,然后啪嗒一聲,手掉了下來,張信閉上了眼睛。

    柳瑩并沒有多少開心,甚至并沒有多少大仇得報的喜悅之情。

    “收拾一下。”

    林振東卻并沒有那么多雜七雜八的想法。

    當初你殺別人,現在別人殺你,這天經地義。

    目前張信已經死了,林振東拿起提前準備好的麻袋就把張信往里邊裝,畢竟一會這個尸體還是要送給閆先生呢。

    就在這個時候,林振東卻是接到了馬言的電話。

    “馬叔,怎么了?”

    林振東皺眉道:“難道是有什么線索嗎?”

    “沒有,我是想問你張信被抓你知道嗎?”

    馬言開口問道。

    “誰?張信?他怎么了??”

    林振東詫異的問道。

    馬言開口解釋道:“情況是這樣的……”

    “哦,我只是聽說黃蘭登執行任務了,但是他并沒有向我匯報這個情況,行,我知道了,我讓局里的警力都抓緊一下。”

    林振東裝著生氣的說道:“這幫人簡直太大膽了,這真的是在挑釁我們警局的威嚴了。”

    “是這樣的,郭林,還有一件事。”

    馬言斟酌了一下語言說道:“閆先生知道了這件事很生氣,而且……”

    ……

    ……8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福彩七乐下期号码预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