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系我們:通過郵件
歡迎光臨 祝您閱讀愉快!
當前位置:黑巖閣 > 玄幻小說 > 真武神路 >

第四百二十六章 翻越萬丈山嶺

    百里左右的距離,從干燥的沙漠氣候到空氣不斷變得似乎有些濕潤,天空中的云朵似乎也比以前多了一些。張凡的身形也從如同鬼魅一般的黑影變得顯現出了正常狀態。隨后地勢似乎開始在前進中降低,落差足有上千米,眼前的山脈似乎也距離并不算太過遙遠了。只不過這時候氣候乃至給人感覺也似乎是走入了西南荒蠻森林一般。只不過這里詭異的“熱帶森林”樹木似乎更為高大,而且毒蟲毒蛇也比較少一些,更為“干凈”罷了。很快張凡就在這似乎縱深并不算大的茂密森林里通過打獵補充了一些給養。這一帶似乎如同熱帶一般的茂密原始森林看起來的樣子很大,可是縱深不過幾十里左右的樣子。僅僅不過三四十里的穿行之后,森林與樹木的樣子開始逐漸發生變化,隨著上坡不過二十里左右就開始變成了如同夏季涼爽的高原草原一般的模樣。在這最適合休整的地方張凡僅僅做了片刻的停留之后,就開始了向上攀登的準備。

    并不缺乏智慧的張凡之前在心中也做了大致的估算和計算,因此向上攀登的時候并沒有一開始就拼勁最大速度向上前進,但是也沒有緩慢的如同龜速一般,只是用一個介于頂尖普通人職業登山者和三流武人高手之間的某種速度向上前行。比起張凡當年行走于江湖所見到的很多并不致命的尋常險峻山峰懸崖峭壁,這萬丈雪嶺并不算如何陡峭,甚至可以說十分緩和。感知之中前進的距離和高度往往是差不多的,因此張凡的速度也保持在快步健走一般的速度。只不過這樣速度的攀登之下大概只有半個時辰左右的時間時候就很不一樣了,行進到千丈相對山嶺下草原高度的張凡開始進入籠罩在山間的厚厚云層。如果不是如今張凡超乎尋常的精神力感知能力,在進入這完全無法視物的地方之后很顯然會遇到不少的障礙。張凡在云霧中前進的時候以獨特的方法感知和眺望遠方,能夠看清整個山嶺模樣的同時似乎也看到了深淺不一的淡淡紅色似乎如同血霧一樣籠罩在整個山嶺上。有的地方淡而有的地方濃,還有的地方不淡不濃。只不過張凡聽說過這特殊雪山的一些特性,因此也沒有出手試探的打算,而是盡可能選擇比較淡紅色和安全一些的路以并不快的速度前進,大概在前行了幾百丈之后終于穿過了云霧風區。

    據說這云霧風區對于尋常普通人乃至一些三流高手來說是天塹一般的絕地,對于二流層次的高手也是十分艱難的地方,只有少數有智慧有工具也有運氣的人才有可能通過。原因在于這里雖然沒有厚厚的積雪,可是風雨在特定的溫度下會在山坡的表面形成光滑的薄冰,讓前進變得異常困難。只有內力控制能力如同鬼魅一般的一流乃至超一流武功高手才有可能視這種困難如無誤,當然,這樣的前行多少也要消耗張凡一些體內的能量。

    隨著高度的不斷增加,前進中的張凡也開始在感知大到前路的一些曲折和面貌之后加快速度。要在功率輸出乃至持久力方面選一個平衡點很顯然才最有利于自己以后可能的應變能力。就這樣,稍稍展現出一些功力的張凡并不感覺如同之前那樣寒冷了,只是稍稍有些涼爽的感覺,而快步也變成了某種程度的飛進前行,半柱香的時間之內就闖入了厚厚積雪區域一些看起來顏色比較淺的地方。

    張凡因為多少覺得有些好奇,因此在前行了一陣距離之后還是忍不住向下側方已經略過去的三里外一處精神力感知中顏色比較深的區域上展開了法術試探,猛烈的雷光帶來的熱量如同bào zhà一般在積雪中炸開了丈吧左右的雪花。隨后張凡很快發現,自己身后不少地方的積雪都開始向上坍塌過來,這讓張凡不由的再很短時間內加快速度向上攀登,才最終躲過一場發生于自己身后的雪崩。

    同現代人不同,張凡以前并沒有見過雪崩,而且底牌也同普通人完全不一樣,因此并沒有感覺到如何緊張。甚至在這個時候還多少產生了一些想法要是自己直面那雪崩,以自己如今入化境級別功法的身體,就一定會遇到危險嗎?那可不一定……只不過為了以防萬一,張凡還是收起了自己的童心,并沒有去冒險,而是開始進一步加快速度向上攀登。在判斷之下為了節約一些距離因此也不懼穿越一些顏色看起來雖然不深但是也不淡的地方。

    當張凡踏上一處可疑區域的時候,陡然間整個身形下陷,陷入了某些十分松垮的冰雪構成的陷阱區。按照張凡以前的認知,這是對于職業的登山者來說最為常見的一種危險,只不過對于此時的張凡來說這似乎并沒有大的危險。步入化境之后,內力輕功已經在一定程度上可以短時間內克服重力向上憑空前行擺脫困境。就這樣,在經歷了幾次看起來算不上麻煩的風險之后,張凡漸漸的接近到了相對山嶺下草地高度三千丈有余左右的位置上。在這個位置上一些特有的現象開始出現,首先是積雪開始漸漸變得不那樣厚了。冰雪覆蓋的陷阱似乎也并不是很多了,很多地方重新露出了對于一般人而言似乎是很困難的薄冰區域,只是這些麻煩對于張凡來說卻算不上什么難題。至于原因,對于智慧不俗的張凡來說也算不上什么稀奇,無非是在經過兩千丈高度左右的前行之后,云霧與降水的核心區域在漸漸遠去了。萬丈雪嶺其實并非大部分地方都是積雪,積雪只存在于特定位置區域的一個部分。當然瀕臨超過三千丈以上的高度的時候,張凡也開始能夠感覺到一些特有的感覺,比如自己的身體似乎有所不適,似乎長久以來壓制在自己身上的某些束縛開始變得越來越小了。而且,這個區域似乎是個很微妙的區域,一方面自己身為超一流的高手感覺到一些變化。另一方面空氣中能夠讓自己擁有常態感覺的氣體似乎也沒有稀薄到對于此時的自己無用的地步。張凡突然意識到這是不是一個非常有利于自己修煉內力的地方?

    當然,這樣的想法也只是短暫一瞬而已,對于此時的自己來說毫無疑問的首要任務是先翻越過山嶺在說。等到下坡的時候又何嘗找不到類似的地方呢?而且以后若要修行也有的是機會?

    正當張凡打算重新起身的時候,心中潛意識里卻感覺到了一種常人難以察覺到的不妥。以如今張凡此時的精神力感知也險些忽視過去,那是一種獨特而微弱的緊張與憂慮之感。

    敏銳的張凡沒有忽視心中這個小小的變化,因此也在此時開始反思起來自己在面對一些事情的時候,看起來總是從最精明最有利的角度考慮而不愿意去冒任何看起來可以去冒,沒有重大危險感知的風險,這會不會反而并不是很好?沒有太過明確的理由,張凡最終還是做出了在這一區域上修行一陣再說的打算。

    就這樣,在相對自己在荒漠與山嶺下草原原始位置大概三千七百丈左右的荒原高度,張凡尋找了一個范圍不過幾尺但是相對平坦而光滑的石頭上坐了下來,以獨特的功法融化了所接觸位置的薄冰開始在這樣獨特的環境下展開了修煉。

    應該說正如張凡自己所預期的那樣,在這個獨特位置上展開內功修煉確實有事半功倍的效果。甚至某種程度上可以說在這個位置上修煉一個時辰的時間或許能夠抵的上正常情況下修煉十個時辰。但到了張凡這個層次上,武功精進已經沒有捷徑可走,就算如此,自己沒有在這個位置上持續一年左右的修行似乎都不可能真正提高一個層次,而要達到某種理想的層次上,最好是有條件足夠往返的情況下在這里修煉三年甚至五年左右的時間。一開始的時候,張凡有些放心不下從大陸到東原九州內的一些人或事情,只不過很快張凡就有所釋然了就算三年的時間,或者相對于某些人來說再過去五年時間又如何?反而,經過這樣一段時間的自然演化,更容易考驗誰是真心,誰是對自己的假意……

    然而也就在半個時辰之后,張凡修行一陣時間以冥想反思彌補的時候卻突然發現,如果這樣做似乎是在違反自己的某些本心行事。不僅如此,自己為了眼前可以暫時放下的好處而讓其他的很多人憂慮,很顯然是一種并不道德的做法。想到這里的時候,張凡開始重新釋然起來,并繼續向上攀登。

    此時的張凡所并不知道的是,自己的這種選擇也終究讓自己在冥冥之中避免了被徹底拋棄的某些厄運,贏得了或許渺茫的一線機會,并不是完全沒有成為主境層次的機會了。

    不知怎的,當張凡想通了這一切的時候,向上攀登的時候雖然需要越來越多的內力來控制自己的身體,可是一切卻都變得十分順暢起來。天空中的顏色漸漸從深藍色變成了黑色,那藍色漸漸的被自己甩在身后。星空開始變得越來越清晰起來,當張凡攀登到了七千丈左右相對高度的時候再回望的時候,甚至能夠看到了以前似乎難以看到的一些景象。包括那身后漫漫的黃沙,還有山嶺下的一抹綠色。為了看到更遠地方的一些東西,張凡繼續前行并不斷向上攀登。自己身外需要控制住外溢能量的功力輸出變得越來越大,而且能夠呼吸和憑借的東西越來越少,只不過對于張凡來說似乎并沒有感覺到前行變得困難而是變得輕松起來。畢竟對于張凡這個境界的層次的高手來說,能量的來源已經同尋常高手開始有了很大不同了。同自己之前越高處越會遇到巨大困難的想象不同,到達一定位置之上的時候前行反而變得越來越容易起來。

    當然,張凡也能夠意識到這種所謂的輕松或許僅僅是對自己來說的,若是尋常普通人來說,這里或許已經如同絕地一般了。對于二三流層次的高手或許這種地方也不是輕易可以逾越的,也難怪東原九州的歷史上關于那一面的消息算不上很多。

    并沒有太多時間,張凡就登上了高度達到一萬一千丈左右的山嶺處較高的地方,此時的張凡感覺自己似乎能夠看到幾百里外一些景象。很顯然在空氣稀薄的情況下視野似乎也變得同之前完全不同了。在山嶺的頂端不僅能夠看到自己來之前的路,對于另一面的路也能看清很多地方和位置乃至方向了,這對于自己之后或許也會減少不少彎路。

    此時的張凡仰望前所未有清晰的星空也似乎多少有些感嘆于人本身的渺小,哪怕是自己這樣擁有獨特能力的高手也一樣。因為此時的張凡已經在這個位置上看出了整個大地的一點兒弧度,或許自己所在的天地也僅僅是這星空之中普通的一個點而已。那星空的浩瀚也不言自明了。

    張凡沒有錯過機會,嘗試著在這萬丈山嶺的頂端進行大概持續了五六個時辰的修行和冥想之后開始向下行去。擁有不俗智慧的張凡在之前想到了借助陽光之外還可以借助勢能補充自身能量的辦法。而且對于此時的自己來說,常人所言的“上山容易下山難”的規律已經并不適用了。不斷向前飛奔的張凡用了不過一刻鐘左右的時間就如同飛行一般降低到了三千丈左右瀕臨雪線頂端的高度。隨后張凡更通明了一些,在自己前進的路上不少顏色比較深的地方開始以法術攻擊主動制造大規模的雪崩以掃清前路上的障礙……6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福彩七乐下期号码预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