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系我們:通過郵件
歡迎光臨 祝您閱讀愉快!
當前位置:黑巖閣 > 科幻小說 > 特種歲月 >

第645章 三營長的戰書

    “第四個項目。扛100斤圓木,奔襲一公里,時間五分三十秒為優秀,六分鐘良好,六分半鐘為及格。超過這三個時間,直接淘汰,因為連及格都達不到,對不起,你就沒有資格去總部參加預備隊的集訓。”

    “第五個項目。一次200米特種障礙,但不允許失手,只要失手,立刻淘汰。”

    “第六個項目。這個比較輕松……”張輝抬起頭,笑瞇瞇看著所有人。

    張輝一笑,大家都覺得尬。

    這種時候,大隊長說“比較輕松”就像韓閻王問你“累不累”一個樣,別信!

    十成信一層都要你命!

    果然,大隊長張輝沒讓所有人失望。

    “第六項是遠距離狙擊,其實也真的不難。單人推勇士車100米,然后進入射擊場,在400米距離上jū jí qiāng射擊頭靶射擊三次,三發彈,只計算上靶數,低于兩發上靶的,淘汰!”

    張輝的話,的確令之前還有些飄飄然覺得沒啥大不了的特種大隊少壯軍官和老兵油子還有像莊嚴這種不老也不嫩的兵再也不敢露出哪怕一絲的笑容。

    這些項目平時練過嗎?

    當然練過!

    可是沒有這么一起連帶著、毫不停歇地組合在一起訓練和考核。

    頂多就是其中一兩個項目會連貫。

    例如讓你去推勇士車,然后去射擊。

    又或者跑個障礙,再來扛圓木,扛了圓木再進行突入房屋進行室nèi shè擊。

    像張會這樣把所有要命的項目都串在一起,跟串羊肉串一樣搞個大雜燴,一鍋燉。

    莊嚴是真沒試過。

    至少沒試過在這么極端殘酷的項目之后再次進行射擊。

    要知道,平日里進行的運動后狀態下立即進入狙擊狀態一般都是跑個五公里什么的,或者沖一次山頭,又或者折返跑之類,而這次的狙擊項目放在整個考核鏈條最后,也就是說,當你跑過了十公里長距離越野,搞了個200米綜合搜索射擊,再來一次催命的1000米特種綜合障礙,之后繼續扛圓木進行一公里的奔襲……

    這還不算完。

    奔襲完來一個200米特種障礙,雖然短,但是里面的每一個小障礙都存在很大的難度,失手就要淘汰,心理壓力可想而知。

    最后還要讓你推勇士車,推100米放在平日里倒也沒啥,可是經過了之前的這么瘋狂的一系列項目折磨之后,人能站穩不倒地已經是英雄了。

    這時候讓你去端著qiāng400米外狙擊頭靶?

    莊嚴還真有那么一股子沖動,說大隊長,要不您老給咱先示范示范?

    hoho!

    太歡樂了!

    都說人苦逼到了極致很容易會笑。

    因為你都慘到無以加復的地步,倒霉到世所罕見的地步,也是值得一笑的吧?

    莊嚴現在想笑。

    gǒu rì de這種考核強度,自己行嗎?

    他心里沒底。

    當兵快三年,經過的各種考核比武也不算少,在“獵人”分隊里更是經過了匪夷所思級別的恐怖訓練。

    如果說隨便這六個項目抽一個出來,莊嚴是笑嘻嘻地上場應戰。

    六個串在一起……

    莊嚴心中的草泥馬神獸又開始集合了,它們吹著口哨,吐著口水,排著方陣,瘋狂奔過莊嚴心中的大草原,留下一片稀巴爛的狼藉。

    張輝宣布了所有的項目,集中了各營營長和獵人分隊的分隊長韓自詡,走到了一旁圍成一圈,詢問一下這些隊長、營長對于這次考核的細則有什么意見。

    鐘敬德是老資格的營長,這回他的三營派出了精英中的精英。

    除了老兵之外,三營的排長級別青年軍官全到!副連職務的中尉有四個報名參加。

    這可謂是三營的豪華陣容。

    雖然對于張輝宣布的這種“串燒式”考核內容也頗為驚訝,但是鐘敬德還是牛氣哄哄地向張輝提了一個很有意義的問題:“大隊長,我在想,萬一有不少兵通過了,成績又差不多,超過了我們20個預備隊指標數額,怎么挑選?”

    一營長張喜祥說:“能熬下來的人,都是精英了。要不,可以參考以往的訓練成績,例如傘降之類,開會綜合考慮,擇優選取?”

    鐘敬德說:“一營長,歷史成績那是過去,不能躺在功勞簿上等著天上掉餡餅。你這么說,這次不用選拔了,直接套用以前的歷史成績得了。”

    張喜祥道:“嘿,老鐘,我是那意思嗎?我說只是這次如果超過20人能完成整個考核程序,如果成績非常接近,我覺得還是要考慮下歷史成績。”

    大隊長張輝一直沒吭聲。

    韓自詡也沒吭聲。

    幾個營長笑嘻嘻地你一言我一語說了一會兒,張輝忽然開口打斷了整個談話。

    “這樣吧,咱們可以來個更直接更直觀的。”

    他看了看所有人。

    “其實之前早有這種考慮,所以我覺得,最直接的是,超過20人達標,那么可以自愿繼續重復來一次,直至淘汰到20人,或者有人退出為止。”

    幾個營長都愣了。

    韓自詡朝訓練場邊揚了揚下巴,說:“我贊成,反正是自愿性質,必須要和參加選拔的人說清楚,撐不下去就退出,沒必要逞強,而且你們看看那邊。”

    大家順著韓自詡的目光望去。

    衛生隊的車和人都在場邊,后勤的人員早已經到位,一切嚴陣以待。

    鐘敬德看看一營長,再看看二營長,最后看看大隊長。

    “那么,就這么定了?咱們開始吧?”

    張喜祥嘿嘿地笑了笑,說:“行,水英雄誰好漢,訓練場上比比看!今天誰贏了,往后誰的部隊就是大隊里最牛的,沒異議了吧?”

    “老張,別以為你們一營帶個一字就真是第一了吧?咱們三營絕對不比你們差。”

    說罷,看了看韓自詡。

    又道:“只是我們這邊參賽的軍官多,士官也多,好像有點欺負我們韓隊長了。”

    韓自詡明白鐘敬德一直都在盯著“獵人”分隊,這可是為自己的訓練方式正名的時候了。

    要說距離自己的目標當然還沒達到,但是這一年來,“獵人”分隊的訓練上,韓自詡是下了極大的功夫,他相信自己手下那二十個上等兵,能和這些老兵們一戰!

    “三營長,咱們賽場見!”

    戰書,接下了。

    三更寶地完成,金身沒破!

    各位,月票有的就賞點哈。

    我一直很努力,努力寫好,寫干貨,讓大家滿意。

    1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福彩七乐下期号码预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