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系我們:通過郵件
歡迎光臨 祝您閱讀愉快!
當前位置:黑巖閣 > 修真小說 > 風行錄之風將起 >

第六百二十六章 桃園遇大戰

    竹筏很快靠了岸。

    正巧是一片桃花林。

    葉凡將少年安置在一棵開得最艷的桃樹下,遞一包糕點過去。

    蕭風溫順接過。

    是現在桃花做的鮮花餅,帶著淡淡的苦澀,卻也不失香甜,味道尚佳。

    葉凡看著少年吃,微笑,“他們都回去,你的飄緲樓還是以前的飄緲樓,可要回去看看?”

    蕭風吃著餅不說話,似乎一點不在意。

    “天機閣猜出了些東西,所以他們只是象征性出了些人,對江湖那些老人都很客氣。”葉凡又說。

    蕭風喝了口水,繼續吃餅。

    “你不想聽,我便不說,”葉凡有些無奈摸摸少年腦袋,“只是,如今的江湖很亂。”

    話音剛落,桃林中突兀一襲狂風吹過。

    幾道身影踩著桃枝掠身而來。

    蕭風轉頭看去,勾了勾嘴角,“的確很亂。”

    此時,幾道人影已對峙而立,皆腳踩桃枝,身形恣意風流。

    “我想你們要些面子,卻不想是如此吃相難看之人,委實讓人失望。”白衣綸巾的青年人手中折扇輕搖,嗤笑道。

    “程余,你既入了江湖,難不成還打算與我等講理?”一白衣云紋的青年大笑道。

    “說什么廢話,逃了這般久,可是逃不動了?先吃我一刀再說。”另一同樣云紋白衣的青年朗聲一喝,一道刀光直劈而去。

    “當我沒脾氣不成?”程余身形一踏,折扇脫手略去。

    瞬間,桃園中千般風塵,滿園的桃枝搖搖晃晃,桃瓣飄灑。

    “當我不存在嗎?”又一個欺身而上,手中長劍裹挾著桃花香一劍刺去。

    折扇一個飛旋收回,程余手腕一轉,瞬間將襲來長劍卸去力道。

    同時,左手一翻,腰間長劍出鞘,正巧一抹流光與刀者對抗。

    劍者再施威勢,劍如靈蛇,裹挾著氣機襲殺而去。

    程余一心二用,左手劍舞游蛇,與刀硬抗,右手折扇如臂使指,次次卸去長劍鋒芒,竟是未落半分頹勢。

    粉瓣如雨,隨著罡風攪散,有些飄去了桃樹下靜看的二人那邊。

    “可想幫忙?”葉凡溫和問。

    蕭風握住一片桃花瓣,淡淡反問,“與我何干?”

    “還有人。”葉凡提醒。

    話音落,一道黑影破開層層罡風而至,一棍當頭打下。

    程余臉色微變,折扇一展,擋住鋒芒。

    然后,他身形驟然下墜,扎根桃林。

    桃林泥土本就不結實,一劍之下,程余雙腳立時下陷足足一尺。

    偷襲之人身體在空中一旋,鐵棍與折扇擦出一陣電光石火,便將趁這機會,將程余死死纏住。

    剩余二人刀劍瞬間而至,在青年身前背后劃出長長血痕。

    這時,程余折扇一翻,不知多少暗芒激射而出。

    三人瞬間爆退。

    程余趁勢腳下泥土翻滾四濺,雙腳拔出地面,騰空黏粘在一棵大樹上。

    雖是敗退,卻怡然不懼。

    “以多勝少還暗里偷襲,好難看的吃相,我都不想跟你們打。”程余譏笑。

    “看你還有多少手段。”偷襲之人冷哼一聲,身形再次而至。

    程余同樣冷哼一聲,毫不畏懼,抖腕一劍,劍氣如狂風怒濤,瞬間裹挾著風沙走石而起。

    那人卻是硬抗劍氣,無視劍尖指向心口,仍是一撞而來。

    令人詫異的是,那人心口抵住劍尖,不但沒有刺破肌膚通透心臟,反而將用真氣硬撐的軟劍壓出一個如同魚背的弧度。

    程余見勢不妙,雙指一彈劍身。

    那人胸口一悶,一棍掄去。

    程余瞬間斂回劍勢,整個人往后倒滑去而去。

    長棍堪堪擦身而過,打在一棵桃樹上,瞬間將桃樹打折,激起枯葉橫飛。

    而沒有人意識到,那棵樹倒下的地方,有兩道身影快速躲去了另一邊。

    劍者刀者齊動,迅猛前沖,要抓住這個難得機會。

    正在這時,程余身子猛地頓住,腳下踩出兩個土坑,竟是不管襲身一劍,朝那刀者一劍橫掃。

    劍上裹挾萬千意氣,一往無前,快得令人咋舌,誓要功成而回。

    刀者面色大變,驟然爆退。

    劍鋒距離那人脖子一寸處劃過,凌厲劍氣卻先發而至,在他脖頸劃出一條血槽。

    于此同時,一劍劈下。

    程余悶哼一聲,折扇中再次射出一陣暗芒。

    他借勢脫出戰團,胸前再多一傷口,鮮血淋漓。

    “果然不好對付。”刀者脖頸上的血汩汩而流,他卻只是隨便抹了抹,呸了聲,“這次看你怎么逃。”

    程余吐出口血,神色依舊鎮定,“小爺就沒想著逃,就想找個山清水秀的地方,殺一個夠本,殺兩個賺了,不就是三只狗嘛,別屁話,痛快點。”

    “那就看你能吃住我幾棍。”棍者上前,冷笑。

    “那就先拿你開刀。”程余扯了扯嘴角,猛撲而上,氣勢攝人的把幾人都嚇了一跳。

    這時,所有的人依舊沒有注意到桃林里的兩人一狗。

    葉凡給少年將頭上的枯葉拿下來,看著少年的略顯狼狽,問,“真的不需要我幫他嗎,他可能會死。”

    蕭風微微闔上眸子,答非所問,“我好累。”

    “那你睡吧。”葉凡不再勉強,捏了捏少年的臉,看向戰局。

    蕭風將腦袋埋在讀書人肩膀上,閉上眸子,真的一點不打算理會。

    氣勢再大也只是氣勢,到底只能唬人。

    很快三人包圍而上。

    被威脅了的棍者象征性掄了幾棍子,便不再急于追擊,駐足原地,看準時間時不時偷襲,似乎是存了戲弄的意思。

    既然你想殺我,我便偏不讓你殺,還存心要貓抓耗子,你奈我何?

    程余無論劍法還是防御都算得上底蘊深厚,雖受傷,守勢仍滴水不漏。

    四人誰也沒有自作聰明地主動賣出破綻,畢竟各自的斤兩都很清楚,只看誰先撐不住。

    只是如今情形,明顯程余落了下風。

    戰局僵持了許久,終于,程余也意識到了這點,皺了皺眉頭,劍法終于由簡入繁。

    繁雜,自然眼花繚亂,自然也有些不算破綻的破綻,

    這算是場豪賭。

    拿自己的命去賭的豪賭。

    只是這次,程余賭輸了。

    他一劍掃過一刀一劍,順勢砍向刀者脖頸,卻被棍者抓了先機,踏出一步,左臂探出,一棍打在程余額頭。

    程余身體斷線風箏倒飛出去,但仍是一腳趁勢踩在了棍者胸口。

    這似乎是垂死掙扎。

    棍者后退幾步,覺得胸口有些麻,冷哼道,“這次,看來你一人都殺不了了。”

    程余落地后屈膝倒滑,撞在一棵桃樹上折了無數桃枝才止住,站起身后,眼中卻有幾分不掩飾的譏諷。

    刀者劍者也聚集而至,看著程余,嘴角微微勾起。

    劍者提劍緩行,“我許諾你要是能夠離開桃林,我便放你一條生路。”

    兩人皺了皺眉,卻沒說什么。

    程余吐出一口濁氣,嗤笑,“你覺得我像傻子嗎?”

    劍者搖了搖頭,“你知道,近幾年,你們太難逮,如今好不容易逮著你這么條入網之魚,實在是不太舍得殺快了……”

    “那便再打打。”程余咳了聲,站直身子。

    “真是頑固。”棍者上前一步,陰惻惻勾起嘴角,“我便試試。”

    “你?”程余瞥了他一眼,“你已經是個死人了,試什么試?”

    氣氛微微一滯。

    刀者劍者都看了眼棍者。

    臉色紅潤,毫無異常。

    他們皺了皺眉頭。

    這時,劍者眸子一瞇。

    他看到了棍者白衣上的一個紅點,似乎一顆紅豆。

    然后,棍者忽然咳嗽了聲。21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福彩七乐下期号码预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