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系我們:通過郵件
歡迎光臨 祝您閱讀愉快!
當前位置:黑巖閣 > 修真小說 > 靈臺仙緣 >

第262章 打

    蘊神丹。

    楊晨有著靈臺方寸山,所以他對上古的一些傳承有著一些了解,推測這個蘊神丹應該是提升精神力的。所以,立刻盤膝坐下,將蘊神丹服下。

    宗門和隱世家族中也有著這方面的記載,所以都紛紛服下。梁嘉怡和云月也將蘊神丹服下。

    楊晨一服下丹藥,就立刻感覺到一股莫名的能量沖進了腦海中,他內視腦海,便發現一絲絲霧氣開始迅速地誕生。感覺到自己的精神越來越旺盛。

    大約兩個多小時的時間,最后一絲藥效消失,楊晨感知了一下自己的精神力,從未有過的強大,內視腦海,發現腦海中的霧氣已經變得八成濃郁了,再有兩成,就會濃郁到極點。楊晨記得在滬大的圖書館看到過,當腦海中的霧氣濃郁到極點,就可以修煉中品精神力修煉功法了。

    “等回去,就把中品精神力修煉功法購買下來。”

    楊晨睜開了眼睛,冷鋒目光閃亮。低聲道:“我感覺我的精神力變得強大了,現在施展環境,威力一定會翻倍。”

    楊晨聞聽也十分高興:“如此我們闖關就更有把握了。”

    “晨晨,我似乎也有精神力了。”梁嘉怡小聲道。

    楊晨神色一愣,看來這個蘊神丹不僅有提升精神力的效果,還有開辟腦海,誕生精神力的功效。不由將目光望向了云月,云月輕輕點頭。楊晨大喜。

    如此,云月和梁嘉怡未來的路就寬廣了許多。

    “走吧!”

    楊晨站了起來,冷鋒等人也站了起來,眾人向著第五層爬去。很快,二百五十個就站在了第五層。每個人神色都十分凝重。因為大家都知道,這一層要淘汰一百五十個人,只能夠留下一百個人。

    此時,二百五十個隱隱地形成了三個陣營,一方是宗門,一方是隱世家族,一方是屬于國家的武者。

    楊晨的目光落在了一個青年的身上,那個青年站在那里,就如同一柄出鞘的劍,鋒銳逼人。他的身旁跟著兩個人。一旁的云月壓低了聲音道:

    “青城,王楚。”

    楊晨目光微縮,在靈氣復蘇之后,若說那個宗門最風光,無疑就是青城。因為在華夏所有的宗門中,青城的傳承是保護的最完整的。

    據說,當初華夏有著一段破四舊。將一切道觀廟宇都給砸了,很多古籍都給焚燒了。但是青城卻想出了一個辦法,他們將所有的古籍都貼上了領袖章,讓當時的小將們不敢焚燒。又提出和小將們比試背紅寶書。結果青城這些老道們,背得比小將們還要熟練,最終保住了青城的傳承。

    但是,當靈氣復蘇之后,青城卻因為保住了傳承,換發了青春,很快就迎來了鼎盛。如今在各個宗門中,毫無疑問是屬于頂尖的宗門,實力十分強悍,為眾宗門之首。雖然也有宗門不服,但是卻也只能夠放在心里。

    見到楊晨的目光望過來,王楚向著楊晨微微一笑,只是那笑容中帶著一絲天然的驕傲,一絲俯視。

    楊晨也點點頭,然后將目光移動,不由自主地落在了一個青年和尚的身上。身旁傳來云月的低聲:

    “少林,玄寶。”

    楊晨微微點頭,若是說青城的道門中的翹楚,這少林就是佛門中的翹楚。

    實際上,少林寺在歷史上也被燒了幾次,傳承斷了數回,但是都被頑強的少林寺給拾遺補缺回來。便是破四舊的時候,遭受了很大的損失。但是在后來的改開年代,別的佛門還在敝掃自珍,少林卻已經大開山門。而且對于武道的傳承尤為重視,數十年不斷地拾遺補缺,早就在武道方面走在了其它佛門的前面。等到靈氣復蘇,自然大放異彩。

    第五層其它宗門此時留下的弟子都也很強,但是這兩個人卻尤為突出,不僅是吸引了楊晨的關注,也吸引了所有人的關注。楊晨又將目光掃向了隱世家族那一邊,一個穿著白色練功服的青年吸引了他的目光。

    “向家,向東流,據說傳承來自墨家。”云月的聲音再次響起來。

    楊晨心臟劇烈一跳,歷史上有一種傳說,墨家是科學家和黑澀會的鼻祖。當年墨家就出殺手,刺殺了無數顯貴。

    楊晨的目光再移,落在了一個青年女子身上,云月的聲音再次響起:

    “鄒家,鄒紫云,據說傳承來自陰陽家。”

    “都是傳承源遠流長啊!”

    楊晨不僅感嘆,陰陽家鼻祖鄒衍,據說就是上古一大能,而陰陽家在上古就是一個明教大派。曾經和道門相爭,斥責道門剽竊了陰陽家的太極陰陽理論,可見陰陽家的底蘊。

    楊晨的目光移開,目光落在了國家這邊的武者。國家這邊,也就是宗門和隱世家族口中的世俗力量,卻是很雜。楊晨看到了頂尖院校的武者,很多人都是熟面孔。這些人不用關注,他的目光落在了一個武者的身上,那個青年給人一種剛毅彪悍的感覺。而且這個人他認識,曾經在青龍軍營見到過,他知道青龍軍有著一支特殊的隊伍,叫作青龍特別行動隊。能夠加入到這個隊伍中的人,都是資質天賦和實力強大的武者。

    這個人叫作黃勇,是青龍特別行動隊的一個入伍不久的人,父親曾經在楊晨面前提過這個人,說這個人,是最有希望,在未來成為青龍特別行動隊隊長的人。便是青龍軍大都督王平大宗師都親自指點過他。可見青龍軍對黃勇的重視和期待。

    他的目光又落在了另一個一身軍旅氣息的青年身上,這個人他不認識,云月的聲音也沒有再響起。她對宗門和隱世家族有一定的了解,但是對世俗界了解的就少了。

    楊晨的心突然一動,這個人不會是玄武軍的特別行動隊里面的武者吧?能夠有實力留在這里,恐怕也是入伍不久,但是天賦資質和實力強大的人。估計也會被玄武軍大都督梁顯重視的主兒。

    楊晨的目光移開,又落在了一個青年的身上。如果說黃勇和那個疑似玄武特別行動隊的人,和王楚,玄寶,向東流,鄒紫云似乎還差了一點兒,這個青年的氣勢卻絲毫不比王楚四個人落下分毫。

    “這個人是誰?”

    而就在這個時候,京大的隊伍向著楊晨這邊靠攏了過來。此時京大的隊伍還有六個人。為首的是羅漢蘇麟。

    “楊晨!”當蘇麟靠攏過來后,向著楊晨開口道:“楊光交給你了。接下來,我們自顧不暇,沒有精力照顧楊光了。”

    “好!”

    楊晨沒有提兩支隊伍合并的事情,京大有京大的驕傲。果然,當楊光走到楊晨的身邊,京大又離開了楊晨的隊伍。

    “小光,你站在冷鋒的身旁。保護冷鋒,作為他最后一道屏障。”

    “好!”楊光握著長劍,站在了冷鋒的身旁。

    楊晨的目光繼續向著不同地隊伍掃去,他的目光又落在了一個青年的身上。這次是一旁的楊光低聲道:

    “大哥,那個人是黃山的徐踏云,大宗師徐涇的孫子。還有那個!”

    楊晨順著楊光的目光望去,看到了一個青年女子。

    “她是雁蕩山,大宗師程闊的孫女,程穎。”

    “都來了啊!”楊晨心中暗道,估計其余大宗師的孫子輩都已經是武士了,所以此時沒有站在這里。

    王楚,玄寶,向東流,鄒紫云,黃勇,徐踏云,程穎,還有那兩個身上散發著軍旅氣息的人,這九個人令楊晨心中忌憚,便是楊晨,此時也不愿意去碰這九個人的隊伍。至于其他的宗門,隱世家族,還有軍中人物,各大院校,楊晨倒是不太在乎。

    此時,楊晨在打量別人,別人也在打量。都在心中確定自己忌憚的人,不愿意碰的隊伍。空氣變得滯重,如水一般從四面八方涌來,壓迫的人呼吸都變得不夠流暢。

    “不能再等了!”楊晨眉毛一挑:“自己找對手,總比被對手挑要強。”

    除了那九個隊伍,楊晨并不懼任何隊伍。他當然也不會去尋找世俗界的隊伍,要戰也去戰宗門,或者隱世家族的隊伍。但是,他剛想移動腳步,卻見到一個七人的隊伍動了。那七人隊伍一動,便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楊晨心中一凜,他發現那七個人行走的方向是自己的隊伍,而且那七個人毫不掩飾自己的目光,遠遠地就鎖定著楊晨他們。

    楊晨不由氣樂了,覺得自己是軟柿子?

    “他們是我堂兄!”云月的聲音突然響了起來,語氣極為冰寒。

    楊晨心中一動,低聲道:“你想怎么應對?”

    “我……不知道。”

    “那就看看吧!”

    楊晨總得給云月的面子,而且他實在是不想參與到云家的事情當中。但是,如果這些人敢阻攔自己機緣之路,楊晨絕對不會客氣。

    “踏踏踏……”

    七個人來到了楊晨隊伍前,完全沒有把楊晨放在眼里。實際上,那些宗門和隱世家族的武者,雖然高看楊晨一眼,卻也沒有把楊晨放在心里。在他們心中,世俗界又會出什么高手?

    所以,一個云家武者,直接繞過了楊晨,伸出一只手抓向了云月,口中喝道:

    “你把家族害慘了,還有臉……”

    “砰!”

    楊晨一拳轟向了那個云家武者的太陽穴,當著自己的面,招呼都不打一下,就直接對自己的隊員出手,如果楊晨還能夠忍下來,以后也就不會有什么出息了。所以,他果斷出手,而且一出手就十分凌厲。那個云家武者根本就沒有想到楊晨敢出手,所以根本就沒有反應過來。

    “嗡……”

    一道光幕籠罩了云家武者,被傳送了出去。剩下的六個武者神色一呆,繼而暴怒。

    “楊晨你敢?”

    楊晨神色冷然:“有話說話,別動手動腳,如今云月是我的隊員,如果再敢動手,我便視為在向我們小隊挑戰。”

    “楊晨,你不要多管閑事!”對面的云家武者對楊晨有了一絲忌憚:“云月,你知道你把家族害成什么樣了嗎?給你個機會,立刻離開踏上,老老實實地嫁到陰家,否則爺爺會把你綁到陰家。”

    楊晨微微歪了歪頭:“云月,你怎么說?”

    “打!”

    “冷鋒!”

    云月一個“打”字出口,楊晨立刻喊出了冷鋒兩個字,冷鋒立刻釋放出幻境。對面的六個云家武者神色不由一呆,便有三個人從幻境中掙脫了出來。但是卻已經遲了。這一瞬間的呆滯便已經注定了他們的命運,楊晨一刀劈走了一個云家武者,剩下的五個云家武者,被云月九根冰錐和梁嘉怡九顆火球給送走了。

    周圍觀看的武者神色都是一呆,沒有想到云家會這么干脆地被干掉。

    云滄海看著自己家族的弟子被傳送了出來,一張臉氣得通紅。

    “反了,真是反了!”

    塔山之上。

    楊晨開始向著對面一個五個人的宗門小隊走了過去,一邊走,一邊說道:

    “各位,我要干掉對面的小隊,干掉了這個小隊,我們小隊就干掉了十二個人,算是完成了任務。之后我們小隊不會再主動出手。但是如果有人向我們出手,我們也不在乎。”

    一個個小隊都反應了過來,迅速地向著自己認定的小隊逼近。正如楊晨想象的那樣,王楚,玄寶,向東流,鄒紫云等九個楊晨忌憚的小隊,也都沒有挑選彼此,而是向其它小隊沖了過去。

    “楊晨,你別囂張……”對面的宗門小隊氣急敗壞。

    “冷鋒!”

    楊晨喝道,一式霸道縱闔已經劈了出去,冷鋒釋放幻境,梁嘉怡和云月釋放火球和冰錐。楊光緊握著長劍,守在冷鋒的身旁。只是不到兩分鐘,楊晨小隊就干掉了對方五個人,然后退到了巖壁前,警惕地戒備著。

    沒有人來招惹楊晨他們,有弱的干嘛找強的?

    一支支隊伍被淘汰了,京大沒有被淘汰,卻也只剩下了兩個人,如果楊光還留在那里,必定被淘汰。清大也剩下了兩個人。但是楊晨關注的那九支隊伍,卻沒有一個人被淘汰。

    2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福彩七乐下期号码预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