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系我們:通過郵件
歡迎光臨 祝您閱讀愉快!
當前位置:黑巖閣 > 修真小說 > 劍頌 >

第二百七十一章 夢 · 南禺山山神

    “對不對?當然對。”

    程知遠把身前的案牘放下,邊上密密麻麻堆了一大堆的“草稿”,而顏如玉坐在程知遠對面,此時得到了前者的確切答復,這才心滿意足的笑了起來。

    “連山啊真是有趣的緊,話說你那道題目,出的到底是什么?”

    程知遠看到顏如玉那種癡迷的樣子,不知道該說些什么,該說書本靈怪果然對于這種復雜玄奧的知識有獨特的瘋狂,不過連山的奧秘確實是高大,程知遠在其中看到了后世紛繁的數字結構,在那個信息化的時代,其實人們使用的工具與程序,都是一和無組成的。

    數字是天地間最原初的密碼,它們蘊含著宇宙中最根源的玄秘。

    程知遠道“不是什么高深的題目暫時還不告訴你”

    “好了,這段時間推衍連山過分,倒是一直沒有再重新溫習那卷《四始頌劍》,今日不想繼續推衍,累的很,我要出去走走。”

    程知遠站了起來,顏如玉則是一下回神,并且十分詫異“你要出去?”

    “是啊,怎么了?”

    程知遠看了她一下,顏如玉則是奇道“從我們到達太學,足足兩月有余,這段時間,你成天癡迷于卷宗書海,出去的時間寥寥可數,即使出去,也是帶有試劍的目的性,可今日,你居然說要出去走走?”

    顏如玉就像是逮到了什么新聞,而程知遠則是道“耗損心力,如果過甚,那就會和你的傳說一樣了,我還年輕,英年早逝這個詞應該離我遠一點。”

    他說完就出去了,而顏如玉撇了撇嘴,說道“書中自有千鐘粟!”

    遠處傳來程知遠的聲音“對啊,不僅有吃的,還有美人。”

    “然后美人就吃胖了。”

    頭也不回的出了藏書殿,也不管顏如玉的反應是什么,總而言之,程知遠是一路直奔向太學西頭的桑麻田去了。

    到了目的地,頓時一種丘陵曠野獨有的清新撲面而來雖然有點冷。

    程知遠找了塊地方坐了下去,就這樣看著遠方的空曠發起呆來。

    有時候放空心靈是緩解壓力的一種好辦法,程知遠不知道自己所做出的那道題目能不能被人解出來,也不知道那道題目對于天下人來說,是不是有些過于簡單了?

    應該是簡單了點吧?

    程知遠暗自計較著。

    可惜,時間不允許自己再推衍更多,而到現在,《連山》的奧妙,程知遠認為自己才了解了不到百分之十,并且越向后面自然越難,這也是數字變化的正常推進,就好像初中的數學課只需要讓你解三角函數,高中是二次方程一元二次方程,到了大學就是微積分不定積分如果前面都學不透徹,到后面會越來越難,直至聽天書一樣。

    學習經文,劍道理念也是一樣的,如果連基礎都不牢固,后面的是無法推進的,所以荀操曾經對祭酒大人說過,得周易皮毛者有很多,但是精通者,達到九成以上的,百萬士子寒門是一個也沒有。

    就像諾貝爾數學獎也不是隨便一個小學生就能拿到的,哪怕這個小學生補了再多的奧賽班,最后面對“拉格朗日中值定理”“多元函數”什么的還是一頭霧水。

    反正程知遠是不相信有這么牛批的小學生的。

    “阿妍今日不在。”

    程知遠沒看到采桑女,這倒是有些奇怪,而且到了這里許久時間,程知遠也發現了這里的神異,太學西頭的這片桑麻田似乎根本不受隆冬氣息的影響,依舊是郁郁蒼蒼。

    “世有八谷,為百谷之長,萬民食百谷以飽腹,奉八谷為神明,我如今見過兩個,一個是玉山禾,一個是青丘稷。”

    “這里的麻似乎也有神異,這種耐寒的性子,似乎根本不受到四時運轉的影響,苧麻是溫帶植物,溫度低于六度就會受到寒害,但是這里的苧麻根本不怕”

    程知遠雖然知道這個世界并不能按照過去歷史來看待,但每每見到這種逆天的手段時,還是會感到一陣陣的驚訝,同時帶有不住的贊嘆。

    農業為萬民立身之本,若吃不飽穿不暖,世人又怎么可能再去追求思想和變革?

    像是孟子,他平生最大的愿望就是讓天下人都吃飽穿暖,閑暇時能演奏一二樂曲,這就是他夢想中的樂土了。

    程知遠坐在田埂上,手掌摸著那粗大的麻葉,這玩意被程知遠點的輕輕搖晃,四周的寒風吹起,卻不能對它們造成半點傷害。

    隆冬時至。

    他躺了下去,久違的看著天空,漸漸入眠。

    轟隆!

    突然愕然,澄澈的天空遠方,傳來了一道綿長的雷音。

    但世人卻毫無知覺,程知遠聽得模模糊糊,但也不甚清醒,故而就沒有在意。

    于是夢中。

    程知遠夢到自己回到了一片荒蕪的地方。

    他轉過頭,邊上有一個水潭。

    那雙眼睛瞪著,不明所以。

    夢中的夢幻,人是可以說話的嗎,是的,但那些是心聲,而不是真正的天籟與人音。

    此時的程知遠,長出了一對龍角。

    黑發也變得蒼白,眉眼上描起丹朱,這樣看起來讓他怪不好意思的,只是再看看自己的手臂,血肉骨骼依舊是人形,然而五指卻顯得尖銳,顯然內在早已化為龍爪。

    程知遠眨了眨眼睛,有些迷茫的看著四周。

    水潭邊上長著一根麻,孤零零的,上面散發著淡淡的龍氣。

    程知遠感覺屁股上有什么東西,他轉過身,隨后看到的就是一條干練的龍尾。

    一晃一晃!

    “叮鈴鈴”

    程知遠聽到了清脆的鈴鐺聲,并且很多,但有一種規律,很好聽,帶著韻味。他發現自己所在的地方是一座山丘,山丘有些荒蕪,沒有幾棵樹,而程知遠狐疑的從山丘上探出頭去。

    一個少女神色慘白,她被十個同樣愁眉苦臉的漢子帶著,身上穿著苧麻編制的衣服,但是模樣相比其他人來說,已經十分華貴。

    白色的狗被牽著,還有人扛著白花花的稻米,兩大車被運向這座山上,少女的手上和腳上都帶著銅鐐銬,而當程知遠從山頂探出頭,看了一會的時候,山下的這幫人同時也看到了他。

    沉默的對視,隨之而來的則是震駭與茫然。

    震駭的是這些人,他們紛紛跪下。

    茫然的則是程知遠,他聽到他們在高呼什么。

    好像是在呼喊南禺山之神?。

    2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福彩七乐下期号码预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