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系我們:通過郵件
歡迎光臨 祝您閱讀愉快!
當前位置:黑巖閣 > 都市小說 > 甜蜜的冤家 >

第671章運籌帷幄

    當他說完這句話的時候,其實我已經在一種迷迷糊糊的狀態,馬上要睡著了,因為這個事情我確實也不想跟他討論太多,他確實太累了,如果我知道我再討論下去話,他會一直跟我討論下去說個不停,那么對于這個假設什么所謂的清清格格這樣的一種假設,我覺得沒有必要再去談論。

    確實也夠累的,夠嗆,經過這一天的一些內容,完完全全的有太多太多事情,我叫太多太多事情要去問他,但是現在所有的問題當一次堆積在今天來的時候,很多東西你不可能只是問的這么明白,有些東西你知道就好了,因為有些東西你根本就沒有必要去說了這么多。

    我抱著那錦堂。

    “嗯,好的好的,我是格格,如果我是前清格格的話,那么我就會有很多的錢,那我有很多的錢,那我全部會投資到工廠里面去,無怨無悔……”

    我在男人是一邊慢慢的睡著了,因為這個男人在我旁邊,我永遠感到一種非常年輕非常自然的感覺,因為他在我旁邊,我總感覺到一種踏實的感覺。

    他輕輕的抱著我,很側身抱著我,我覺得是我最好的舒服的姿勢,因為我可以聞到非常好的一個味道,這樣我感覺到有寧靜。

    就是那種歲月靜好的感覺。

    迷迷糊糊之中,我似乎很聽到他在旁邊在我耳朵喃喃自語。

    “貓貓有一天,你發現自己也許真的就是他們所說的一個哥哥的時候,你到時候一定不要怨恨我,一定不要責怪我,我知道這些事情,都發生很多年很多年的事情,但是相信,如果真的有那么一天……”

    沒等他說完,我真的已經特別疲倦了,因為這些假設真的是非常搞笑,非常的一種自我的一種幻想,或許工廠實在是太缺錢了,缺錢的都把自己幻想的一個癥狀和理由都設想出來,想想這個真的是讓人覺得一種很奇怪的事情。

    一夜無夢了無痕。

    好舒服的一個晚上啊,只有他在我旁邊睡的時候,我才感覺自己如此的安心,如此的寧靜,如此的那種平靜的感覺,正是如此,我才會覺得自己真可能睡眠特別好。

    是那個長長的懶腰,轉身一看,如果不出意外的話,他肯定早就起來了,按照正常的時候他應該肯定就在吃飯那里等待我了。

    一翻身我看到他還在沉睡著,看來昨天晚上,或者說這幾天的一個行程把他搞得真的很疲憊。

    我沒有去影響他。

    只是躡手躡腳的起床,我準備看他昨天你穿的一身的臟衣服,我準備拿到下面去給他們拿去洗。

    拿著他的衣服的時候真的是好臟啊,全是泥土,特別那個腳好多的泥土,看來他這段時間應該是去了某個地方或者說跟這山上有關系。

    有些迷惑,他怎么會去山上呢?他不是一直在去跑訂單嗎?去跑這方面事情嗎?而且怎么會到山上去,難道他有什么事情要去做的嗎?而且你看他現在完全很疲倦,完全疲倦的,根本就不像平常那種狀態,整個人完全是沉睡下去,很可能或者說我在猜想他至少可能有兩天兩夜沒有睡著了吧,只有兩天兩夜沒睡覺的人才會讓自己完全是無拘無束的,全部癱瘓似的睡著下去。

    看那均勻的打著鼾。

    他的黑眼圈很重,他的皺眉根本就沒有完全放松下來,就算睡覺好像他還在想那些心情,真的真的難為他了,就算是暫時休息,也讓他無法全身心放松下來。

    把衣服抱到樓下去。

    從他的衣服里面滾出了一個東西,一枚好像是一個類似戒指一樣的東西。

    滾到我的腳邊,我舉起來一看。

    因為戒指好像是很多年前的,已經有些發黃,已經有些生銹,好像已經有些暗光,但是沒有辦法,看得出他的一個年月日看得出來,他這個時間應該算是蠻久的了。

    我突然看了一下他這樣的一個情況,他怎么會有這樣的人這么戒指,而且這個戒指上還站著一些土泥。

    很困惑,難道這個事情這枚戒指跟他這幾天發生有什么關系嗎?

    我在迷惑之中,我突然轉過身過來,我突然意識到他是不是會到山上去挖寶!

    那怎么可能會有戒指泥土,還有疲憊的身影,還有剛才昨天晚上的一些不鳴則已的一些話語……

    把這些事情全部串成一團的話,好像有一個非常模糊的故事,漸漸的浮出水面來。

    難道他是因為這個事情去挖寶以后籌備資金,不會吧?難道他想那些盜墓,這怎么可能你會窮活到這種情況麻著盜墓可是犯法的,這個那可是要不得的事情,那可是傷天害理的事情,想必他不可能去做這種無聊的事情吧!

    但是有誰能告訴我有誰能說這一枚戒指跟他身上沒涂,包括這久遠的這種舊時光的感覺,有沒有任何一個聯系?

    似乎總感覺到這種事情不用聯系的,或者這種聯系實在是肯定會存在的,怎么可能會發生這種事情,天哪天哪,這個事情真的很奇怪耶。

    但是我克制內心的緊張,我現在不能有任何想法,也許他為了公司,為了自己的工廠,能全力以赴的堅持下去,他就是可能去上山盜寶盜墓,完了完了這事情暫時不能讓他知道,如果他知道自己知道的答案的話,那他會多么尷尬呀。

    我當時想到這里的時候,我覺得這些東西他沒有去跟我談,那么一定有他自己的理由,或者他也覺得很尷尬,或者覺得這些做這種事情很丟人,所以話他沒跟我去說這種東西。

    我現在輕手輕巧的把這些東西云歸本本的放到那里去,好像沒有動過一樣。

    我不管他這種東西,如果真的是這樣的話,到時再說,因為這個事情我相信他有他這個理由,有他的方法,也許不是這么無聊的事情呢。

    我躡手躡腳的往回走。

    身上的衣服給他披了一下,他動了一下,依然翻了一個身,依然就沉睡了的狀態,看樣子真的是把他搞得特別的疲倦。

    以后我都下來樓來,因為我知道這個時候睡不著了,我去吃個早餐,不要打攪他,讓他好好的睡一覺。

    等我下樓來的時候,老爺子已經在樓下等待著我們,好像他似乎也有很多話要跟我說,好像看的樣子也不是特別的精神,難道他也遇事或者感覺到有某種危機存在嗎?

    老爺子他在江湖行走這么多年,按理說他對這個風險的意識或者對風險這樣到來的這種可能性,應該有非常敏銳的觸感。

    “嗨,老爺子怎么這么早,今天吃早餐了嗎?”

    我開心老爺子道招呼我,希望老爺子不要再問我很多事情。

    “今天你準備怎么安排?難道還到工廠那邊去嗎?錦兒是不是晚上回來了?現在還在睡嗎?”

    “是,老爺子,他昨天晚上回來了,回來比較晚學畫,可能這段時間的狀態可能會影響到他的一個睡眠,所以他現在還在處于睡眠狀態,我沒有打攪他,等會兒我自己到公司去就行了,我要看樣子在讓他好好的放松一天吧,明天都要進剪彩了,而且這些東西我就完全準備好了,也沒有什么特別要準備的,我是到工廠看看有哪些東西要補充的,今天也算是個比較簡單的事情,以后明天我們這邊的所有事情都基本安排完了,就按照這個流程走下去就行了。”

    我恭恭敬敬的回答到,用這種非常官方的語言去回答他,因為我真的不想再討論,昨天那種事情如果討論的話。

    而且我今天跟那只狼這邊也討論不出任何一個結果來。

    有時候我看到老爺子這個衰老的樣子,我很擔心到了整個最后的結果,要把他送到國外去,那個時候他會怎么想?

    他要落葉歸根嘛,他會去嗎?我想他不會去吧。

    我知道老爺子是一定不會去的,這里是他的故鄉,這里是他的家,哪怕他就在這里死去,他也要站著死,絕對不可能在國外去茍延殘喘,哪怕這個事情已經發生到不可避免的這種情況。

    始終堅信老爺子他有個勇敢的心,他有一定有一顆非常堅韌不拔的內心,所以話就算這個事情已經發生到已經不可避免的那種情況,但是我確定他一定會堅持下去的。

    但是我很擔心老爺子會走這方面難過。

    我現在住著自己內心的悲傷我知道是這個事情一定不能跟老爺子這是對老爺子就是一個非常重大的一個秘密。

    通常已經達成了一種某種默契,一定不會跟老爺子去說這種實話,不會讓老爺子這么擔心,這些事情全部由我們承擔,如果我們真的承擔不住的話,那么我們就按照原來的計劃堅持下去。

    我一邊吃著面包,一邊看老爺子。

    “你今天精神狀態很不錯哦,你的西服很快就可以送過來了,明天我們剪彩的時候你就穿著新的西服去吧,到時候你要給我們自己還要說一句話,你到時候得別忘了給我們準備一下,大概您支持時間,我們預計大概有20分鐘時間,您看這個時間可以嗎?”

    我用別的話題去岔開,因為我確實真的不想討論這個話題,對于這個話題而言,我覺得壓力還是蠻大的。

    我這邊點頭,他在觀察我的表情,或者說他想通過我的表情,我們觀察出意思,昨天晚上我跟那錦堂討論的一些蛛絲馬跡。

    就在這個時候我們在吃飯的時候,那錦堂下來了。

    他換了一雙黑色的西裝,看起整個人非常精神,怎么樣子經過一個晚上的調整,又恢復到那種王者氣派。

    這個樣子看起來真的讓女人怎么可能不為他而癡迷呢?

    這才是風流倜儻,玩世不恭,卓越才華的小老大呀!

    “父親,你起的好早,這幾天沒見到您,這段時間還好嗎?”

    他用一種非常風流倜儻的樣子去闡述著,他整個狀態真的看不出來,他昨天所說的那種沮喪的話,經過一天的晚上的變化又恢復到那種勃勃生機的感覺,好像工廠那些危機真的是不足一提,好像在他手里都能馬上扭轉乾坤,這些所有一切在眼里根本就是不堪一擊而已。

    有些有些錯覺,他一定會把所有的這一切都完全的搞定。

    老爺子看到自己的孩子過來了,那當然是開心的不得了了呀,而且他心心念念的個樣子的,所以話他完全是一種非常開心的樣子,完全像是個老頑童樂呵呵的。

    “好好,段時間忙這么多,千萬要注意保重身體,明天我們就是工廠的一個剪彩儀式了,任何事情一定要注重自己的一個最重要的事情,這段時間在忙些什么,這幾天都沒見到你?”

    我正在很緊張看著那錦堂。

    “沒有,父親,這段時間我在外省那邊跟他們簽訂一些外商合作的訂單,因為你知道我們這個工廠已經馬上就要動工了,那么我們的銷售訂單不能單單只限于這個里,我們還要推廣更多地方,而且**那邊已經談好了,像我們這邊的個產品成品上來,他那邊就會成批量采購,所以話我們現在要做的一個訂單的那樣的一個規劃,基本上整個渠道已經完全打通。”

    老爺子完全是很開心的樣子,對這樣的答復或對這樣的事情,他還是滿意的點點頭。

    “我們一定要支持我們自己的民族產業,我們民族產業所做出的產品不會比別人差太多,而且我們自己能做到的東西,一定按照自己的規模去做出來,相信甲也是我們這樣的產品,如果能大規模的推廣到市場上面去,推廣到歐洲市場,會推廣到更多的海外市場,那么我們這樣的產品一定有有信服力才行,也就說我們的產品一定從風格上質量上能得到一個非常頂尖的保證。”

    老爺子一副躊躇滿志的樣子,扭轉乾坤,運籌帷幄決勝千里的樣子。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福彩七乐下期号码预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