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系我們:通過郵件
歡迎光臨 祝您閱讀愉快!
當前位置:黑巖閣 > 都市小說 > 我是勤行第一人 >

331 百味生

    “三兒,這種景象可有多少年沒有見過了?”

    站住隊伍后面的一個中年人望著這些用來排隊的‘破爛兒’和忽然間不知從哪里涌出來的一票大爺大媽,輕輕笑了下,他的眉眼比普通人都要大了許多,這一笑是說不出的詭異,看著還挺瘆人的。

    他身旁站著兩個人,一個是瘦削如猴,腮無四兩肉,一個男生女相,不笑也有兩個深深的酒窩,兩只眼睛黑白分明,看人的時候都仿佛是在放光。

    這個酒窩深深的人是個五十歲上下的男子,一身隨性打扮,運動服配大頭黑皮鞋,怎么看就怎么別扭,瘦猴兒每次瞧他都忍不住皺眉,可也不敢太過表露,似乎這是個他也惹不起的角色。

    “總裁哥,其實這也沒什么,就咱們范家的大廚,隨便找位出來也能有同樣的手藝,也能讓人為了排隊爭吵,

    不過是咱們現在的產業都是上了檔次的酒店,自然就沒有這么多的大爺大媽來消費了,

    說到底,還不是因為這里便宜麼?也未必就能說明這小子有多厲害!”

    瘦猴接過服務員分發的號牌,發現是13號,雖說有座兒,可能不能吃到今天的彩蛋地鍋雞那還得兩說著,

    剛才那牌子上可寫了,因為食材所限,今天只供應份地鍋雞,頓時心中就有些不滿,區區一個大酒缸而已,居然也搞什么限購?

    “只是因為便宜麼?天下便宜的館子多了,為何就不見別處有這樣的人氣?

    而且排隊的人多并不可怕,可怕的是不分老中青年,都因為這位周主廚的手藝而來。

    不愧是蔡重九那個老頭子賜名的‘震天鍋’,看來果然不簡單啊?”

    周棟自從在華夏勤行成名,稱他周面王的有之,稱他周酒神的有之,早點部的老客則會親熱的叫他小周師傅,雖然在香江國際美食大會上得了個‘震天鍋’的綽號,卻很少有人這么叫他。

    可這名酒窩中年男子,卻偏偏稱他為‘震天鍋’,這要再近一步多半就成周鍋王了,按郭老師的話說,這么叫人得有多大的仇啊?

    眉眼皆大的那位正是范家的當代家主范明仁,聞言笑著看了眼酒窩男道:“哦,百先生原來如此看重他的麼?”

    “呵呵,看重倒是也說不上,

    蔡老頭兒雖然眼力有限,說到品評廚師手藝,自然及不上我百家秘傳,可他畢竟也是古勤行出身、當年國菜之爭中的風云人物,如果不是后來敗給一名神廚級的勤行高手,現在恐怕也是華夏勤行泰山北斗一樣的人物了。

    他既然如此看重這位周主廚,還搶了我百家的‘生意’送了周棟一個雅號,我自然也不會太過輕視的。”

    范明仁笑道:“不錯,昔有您的先祖‘百舌生’,今有您‘百味生’在,什么時候輪到別的人亂排勤行兵器譜了?

    這位蔡老先生雖說沒給排名,卻偏偏起了個讓勤行中人一聽就會想起勤行兵器譜的綽號給周棟,這可不就是搶了您家的生意麼?”

    百味生聞言微笑:“范總說得沒錯,我百家久不在勤行,這些年倒是被人遺忘了。

    今天倒是要嘗嘗這大酒缸里的酒和菜,如果他名不副實,我百家自然是要說幾句話的。

    呵呵,大酒缸的品流雖然不高,卻占了一個‘酒’字,這就和普通的飯店不同,菜和酒有一樣不對,他這位國際金獎的獲得者可都要顏面大失!”

    范明仁笑著看了看百味生,點頭道:“百先生說得是,正該如此才對嘛。”

    三人說話間,大酒缸的服務員已經引領著客人分別就坐,剛好是吳蓉蓉來到他們面前,

    好奇地看了看這三個怪人,感覺就沒有一個是正常人的樣子,吳蓉蓉拼命忍住,用一種非常詭異的微笑面對三人道:“三位先生是一起的吧,請入內就坐。”

    將三人安頓在一個還算好的位置,吳蓉蓉帶著迷之微笑道:“我們這里有名為三碗不過岡的黃酒,每人限量兩角,還有各種下酒小菜,請問三位需要些什么?”

    “三碗不過岡?黃酒,還限量?倒是有趣”

    范明仁看了眼吳蓉蓉:“就先每人來上兩角酒吧,各種小菜也都來一份,還有,今天的彩蛋是周主廚的‘地鍋雞’?

    早就聽說楚都的羊肉和地鍋都是極有名的,地鍋中又以地鍋雞為代表,倒是不可不嘗的。”

    “這恐怕要抱歉了,因為周主廚的精力和食材所限,今天的彩蛋地鍋雞只供應份,

    您三位卻是排在13號,而且來的客人基本都會點這道菜,所以今天三位先生恐怕是吃不到這地鍋雞了”

    范明仁淡淡一笑:“這個好辦,三兒,解決下。”

    瘦猴兒微微一笑,站起身道:“各位楚都的好朋友,我們三個是遠道慕名而來的客人,就想嘗嘗咱周主廚的地鍋雞來著,可惜來晚了些,沒排上。

    我想著各位都是當地人,近水樓臺先得月,今天吃不到日后也能補回來,我們可不一樣啊,千里迢迢的。

    就想著哪位能行個方便?把這彩蛋的名額讓給我們這些遠方的客人,咱們作為感謝,會奉上元的謝儀,這可不是拿錢說話,就是個心意,也討個吉利。

    各位?”

    范明仁聽的微微點頭,三兒不錯,這些年總算是沒有白歷練。

    早就聽說楚都人性情豪爽,卻極重面子,要是一上來就拿錢砸人誰會鳥你?可話被這么一說,就是留足了面子,這事兒也就成了一半。

    果然,有人笑道:“這位先生既然是遠客,那這個方便咱們得給啊?

    不怕各位笑話,兄弟我最近手頭還真有點緊

    這樣吧,我們的彩蛋名額就給這位先生了。”

    又對同桌的幾人道:“抱歉啊各位,最近這不是換季了嗎,你嫂子指著滿柜的衣服硬說沒得穿,要買新的,哥們兒我難啊”

    幾人一聽連連點頭,理解理解,我們也難

    瘦猴范三兒哈哈大笑:“兄弟敞亮,來咱們掃個碼。”

    范明仁笑道:“姑娘,這回行了吧?”

    吳蓉蓉點點頭:“地鍋雞需要點時間,三位先生先喝著,吃點小菜。”不多時,將六角酒和幾樣小菜送到了范明仁三人面前。

    范明仁笑道:“百先生,您先請。”

    百味生掃了眼桌上的小菜,淡淡一笑:“菜色還行,可是不用吃就知道,瑕疵可不少,

    如果這就是周棟的水準,那就太讓我失望了。”6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福彩七乐下期号码预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