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系我們:通過郵件
歡迎光臨 祝您閱讀愉快!
當前位置:黑巖閣 > 穿越小說 > 大宋奸臣 >

第一百零六章 打狗也要看主人吶!

    十月份對于宋人來說,也算是個比較重要的月份,因為十月十五就是下元節。

    但即便沒到十月份的時候,東京城里面也處處張燈結彩,充滿了節日的氣氛。要問為什么?因為變了天了。

    新皇登基,除了一開始的幾天要全城戴孝為死去的皇帝哀悼之外,在這之后的半個月里,幾乎全城上下都在慶祝新皇帝的上臺。

    放在過去,這種事是不可能發生的。之所以會發生這種事,完全就是趙佶在報復自己的哥哥對他的打壓。

    天知道他在趙煦還活著的時候被壓迫的多么慘烈,自從在那次爭斗之中落敗讓他顏面盡失后,他就處處受制于人。

    xīn dǎng對支持他的大臣們極盡所能的排擠,他的黨羽日漸凋零。

    幸好還有蔡京這等中流砥柱,一直堅韌不拔的挺立在朝堂之上。又有眾多支持他的官員,散盡家財為其疏通打點。

    他自己也在蔡京的建議下,堅持不懈的去討好向太后。

    如此的結果便是在儲君之爭中,趙佶得到了向太后的支持而登基為新帝。

    這個人在一開始或許還想著能做一位圣主明君,但一周之后,他的本性就暴露無遺。

    他先是罷黜章惇,因為他每次見到章惇,就能想到章惇當初說的那句‘端王輕佻,不可君天下’。

    然而自己現在成為了新的皇帝,狠狠的打了他的臉,但他還是一副瞧不起自己的樣子。

    趙煦胸懷大度,或許會選擇感化,但趙佶可不能忍。

    像他這樣的文藝青年向來感性,想一出是一出。于是在某一天他忍無可忍之后,他告訴自己無須再忍。

    便在朝堂之上,大手一揮,罷黜章惇。

    作為xīn dǎng的領袖級人物,章惇的失勢就代表著xīn dǎng的失勢。

    不過這也是沒辦法的事情,有扶龍之功的是舊黨而不是xīn dǎng。趙佶繼位的時候,就有很多人做好覺悟了。

    罷黜章惇就好像是一個信號,緊接著一大批的xīn dǎng官員或被罷免,或被貶到遠方。

    曾布倒是沒像章惇一樣直截了當的提出反對,但這也成全了他。趙佶需要一個經驗豐富的老臣來主持大局,曾布自然就是最好的人選。

    所以趙佶拜其為右相,然而沒過幾天,他就跟左相韓忠彥起了矛盾。并且不知道從哪弄來韓忠彥的丑聞,硬是把韓忠彥排擠掉了。

    根據后來的情況來看,韓忠彥的丑聞極有可能是蔡京提供的。因為這老家伙代替韓忠彥,出任左相。

    不過又沒過幾天,曾布又跟蔡京起了矛盾。

    在蔡京和曾布之間做出選擇,那趙佶一定會選擇蔡京。畢竟蔡京當初堅定不移的支持自己,曾布頂多算是個半路出

    家的和尚,陪自己禿頭的時長遠不及蔡京。

    也就是在這個時候,鎮**回到了東京城。

    鎮**在宋人眼中是個什么形象,那就是百戰百勝的無敵之師。從鎮**出征以來,基本上就沒聽到關于他們的壞消息。

    所以東京城的百姓們非常歡迎鎮**,甚至聽說了這個消息后,自發的到城門附近迎接。

    然而他們不知道的是,鎮**根本不會進入東京城。

    在城外三十里的地方,一支由樞密院派出來的官員宣讀了樞密院最新的旨意,暫時將唐寧的職務罷免,移交刑部看管,同時由趙佖接任唐寧的職務,代替唐寧統籌鎮**。

    消息傳到鎮**將士的耳朵里,皆是一片嘩然。當然,有一部分人認為這是預料之中的事情。畢竟大帥當時公然違抗圣命,氣得那太監連zào fǎn這兩個字都說出來了。

    但是大帥親自帶著鎮**回到了開封府,也說明他沒有不臣之心。這應該只是走個流程而已,應當不會有其他問題。

    但另一部分人認為唐寧才是鎮**的核心人物,這些人,人數不多,但里面多數都是跟唐寧一起從蕭關之戰走過來的鎮**老兵,在鎮**都校、將校之中的占比非常高。

    他們覺得唐寧要是被去了職,那鎮**就不再是鎮**了。

    不過他們暫且也沒有提出異議,畢竟樞密院的人說的是暫時免職。還是先觀察一陣,如果出了問題,再另做打算。

    來東京城外三十里迎接的不僅僅是樞密院的人,同時還有刑部的人。

    為首一人,唐寧還算熟悉。當初在刑部受刑的時候,唐寧就見過他。

    “丹陽侯。”那人上前朝唐寧拱了拱手,抿著嘴說道:“雖然不愿意這樣做,但您也知道的。

    違抗圣命,毆打天使按照大宋律法來說是重罪。我們刑部也是奉典辦事,如有得罪之處,丹陽侯請不要見怪。”

    唐寧沒說別的,只是點了點頭。

    那人見唐寧配合,也就沒多說什么。制止了身旁人想要上前拷住唐寧的行為,撥轉馬頭道:“那就請丹陽侯隨我們走吧!”

    說罷,便呼哈一聲,一馬當先。

    唐寧也一抖韁繩,追了過去。林威、齊復緊隨其后,方臘見狀,急的大喊一聲:“家主!”

    隨后便要追過去,卻被小石頭一把攔下。

    “你干什么!”方臘瞪著小石頭,咬牙切齒的道:“你知道家主走這一趟必定兇險異常,你為何要阻攔我!”

    “從長計議。”小石頭這個時候倒是出奇的冷靜,他似乎代替了方臘的位置:“我知道你的心情,我跟你的感受也是一樣的。

    但是沖動并不能解除家主現在的

    危機,咱們還是得商量出一個合適的辦法來。”

    “……”方臘深深的看了眼唐寧離去的方向,又扭過頭看了眼小石頭,最終只是不情不愿的點點頭。

    隨后一把推開小石頭道:“抱了半天了,怪惡心的。”

    “……”

    刑部的人押著唐寧直接從另一邊進入東京城,他們也要考慮影響。

    再怎么說唐寧也是鎮**的主帥,是先帝十分重用的大將。如今先帝尸骨未寒,他們就迫不及待的把鎮**從前線調回來,已經讓一部分的百姓竊竊私語。

    而現在,他們又要把唐寧捉入大牢,這讓那些本身就頗有微詞的百姓作何感想?就算是個傻子,也能猜到這里面定然是有貓膩的。

    所以刑部也不敢押著唐寧招搖過市,不讓鎮**進城就已經很過分了,再把唐寧當著眾多百姓的面押進城里,這官府還要不要風評了?

    于是在這種情況下,唐寧悄無聲息的被帶到了刑部。

    嚴尚書還未退休,看到唐寧之后,先是搖搖頭嘆了口氣,然后就對唐寧說道:“你呀,你糊涂啊。就算你不想繼續干下去,也不能這樣做啊。”

    說罷,走到唐寧耳邊低聲道:“你這不是給官家潑冷水嘛!”

    唐寧不對嚴尚書的話做任何答復,只是抿著嘴說道:“唐某知罪,還請嚴尚書處置。”

    嚴尚書一愣,隨即長嘆一聲,吩咐手下把唐寧押入大牢候審。

    而此時在皇宮中,趙佶正在擴建完畢后的延福宮與嬪妃作畫玩樂。

    這座在他之前占地面積不算大的宮苑一開始就是作為帝后享樂場所建成的,但是趙煦從來都沒來過這里。大部分的北宋皇帝忙于政務,都沒有時間到這個地方。

    平時除了負責清掃宮苑的宮人之外,基本上沒人會來。

    但趙佶對這個地方情有獨鐘,他繼位之后發現此處狹小,心有不滿。于是便大手一揮,大肆擴建。

    雖然目前尚未擴建完畢,但趙佶常去的地方,卻煥然一新。寬敞又舒適,是趙佶很喜歡的風格。

    “官家,丹陽侯已經被拿入刑部大牢了。”童貫畢恭畢敬的站在趙佶身邊,低聲道。

    趙佶扭頭看了他一眼道:“聽說那姓唐的下令,讓人把你打了一頓,可有此事?”

    童貫急忙搖頭道:“丹陽侯要打奴婢,那也是奴婢做錯在先。丹陽侯深明大義,總不會無緣無故對奴婢出手的……”

    趙佶感慨的道:“好啊!你明明被那姓唐的打了一頓還幫著他說話,童貫,朕果然沒有看錯你!

    哼!這姓唐的,是不是太不把朕放眼里了?打狗也要看主人吶!”

    “……”13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福彩七乐下期号码预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