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系我們:通過郵件
歡迎光臨 祝您閱讀愉快!
當前位置:黑巖閣 > 修真小說 > 斷琴長歌 >

第五百二十二章 心魔險惡(下)

    竹詞之前是見過這些場景的,而且如今的她如果是處于意識清晰的狀態下,不會想不到之前胤湮曾是與自己說過,她夢中的那一處斷崖,應該就是魔界的一處無名崖,而那處無名崖正好就是當初胤玄隕落的地方。

    但是當初胤玄隕落這件事情,誰也不知道,誰也沒有親眼見到過,即便是胤湮當初也是剛剛擁有意識,并且還并未完全蘇醒,待得他清醒過來,循著胤玄的氣息而去的時候,卻并未找到任何有關胤玄的蹤跡。

    后來竹詞也曾是跟胤湮提起過當年自己在地心世界的時候,曾是做過那個與胤玄,滅雪,還有軒轅禍三個人有關的夢境,還有后來自己心中莫名出現的那個幻象,就是滅雪跟軒轅禍的幻象,她總覺得這些全都是真的,所以后來在真正肯定自己與胤湮的關系之后,她就是將這些全部都告訴了胤湮。

    不過胤湮當年對于這些事情,并未給竹詞一個明確的回復,只是讓竹詞不要想得太多,先做好眼前事就好了。

    其實當初胤湮會這么說,應該也是相信竹詞所見到的這些幻象全部都是真的,但是他也擔心竹詞跟軒轅禍兩人懸殊太大,對上之后吃虧的反倒是竹詞。

    竹詞也曉得如此,只是有些事情她必須去做,胤湮也曉得,她也曉得,所以兩人都并未再繼續對這件事情多說什么了,而現在的竹詞,似乎在被這股奇怪的力量拉進這道漆黑旋渦之后,就什么都不太清楚,甚至于整個人都是處于一種極為奇怪的狀態。

    如果真的要確切一點說的話,她好像是在害怕

    “阿雪”

    竹詞眼前的景物驀然間不再漆黑,是開始逐漸變得清晰,果真是如之前所見到的那般是一處斷崖,大雪紛飛,但現在的竹詞只覺得熟悉,卻怎么也想不起來自己是在哪里見過這樣的情景,她甚至于此時此刻連自己是誰都不知道。

    這斷崖邊似乎并不只是坐著一個人,因為除了那個坐著的人,還有兩個站著的人,瞧著身形,大概是一男一女。

    竹詞朝前走了幾步,想要看清楚些,耳邊卻又是傳來一道女子聲音,顯然是在強忍著什么。

    “你帶我來這里,是想讓我看什么?”

    站在那坐在斷崖邊的男子身后的女子,驀然間開口,卻是抬頭朝著站在自己身旁的男子所說,而她身旁站著的那個男子,身形未動,就連腦袋都沒有轉一下,似乎只是低頭瞧著那個男子。

    他輕聲笑了笑:“小雪不是說在你這一生里,除非他死,不然你絕不會另嫁他人?如今不僅我與他之間的賭他輸了,你也得嫁給我,如今帶你來此地,只是想讓小雪想起當年你站在我面前,跟我說的那句話罷了。”

    看來之前那男子口中的“阿雪”還有這個男子口中的“小雪”便都是一個人了,而且基本就是這在場三人之中唯一的女子。

    只是竹詞心中疑惑的卻是為何這兩人站在那男子身后,他卻是什么都沒有感覺到,似乎是這天地間只有他一個人一般,而竹詞在心中如此想著的時候,已然走到那三人近處,但不管再怎么想要往前走,已經再無法前進一分了。

    “你”

    不等那女子說完,男子便是開口打斷她:“現在我心情很好,因為這個人敗在我手里,而且我很快就可以成為你的夫君,讓全五界的人都知道你滅雪是我的妻子。而不是他,小雪最好不要在我心情很好的時候,說出任何會讓我不開心的話。”

    他似乎是笑了一聲:“畢竟他現在重傷,精元消耗殆盡,不過是彌留之際,我能夠不出手,令得他自己逐漸消散毫無痛苦得死去,已然是看在你自己的面子上罷了。”

    “所以你帶我來看他如此模樣,你不怕我隨他一起去?你明明知道我心中如何所想,你明明知道我對你的情感究竟是如何,你還”

    那男子終于是有了動作,他抬手捂住那女子的嘴,側臉看向她,另外一只手豎了根指頭在唇邊,悄聲道:“這么多年,小雪早就該知道我對你情誼如何,這是我自己爭取來的機會,我絕對不會放棄”

    竹詞抬眼想要看清楚那個男子的臉,卻驚奇發現不管是那個女子還是男子,在面部基本都是一團模糊,她無法瞧清楚他們的面容,卻能清清楚楚看到這三個人的后背。

    而在聽到那男子的聲音和笑聲之時,不知道為何竹詞心中竟是莫名出現一股濃濃怒氣,只是她此時內心也是一片迷茫,根本不曉得自己在看些什么,也不知道自己該想些什么。

    與此同時,那坐在崖邊的男子猛然間重重咳了幾聲,他身旁的積雪上濺上了幾點血跡,想來是他傷勢加劇,開始嘔血,如此竹詞在瞧清楚,那男子的背影極為佝僂顯得像是個年歲極大的人,但是從他的聲音瞧來卻仍舊年輕。

    能夠如此,除了重傷彌留,基本不會再有其他的可能。

    見到這男子如此,那女子身形猛然一顫,似乎就是要朝前走幾步去抱著那男子,卻被她身旁站著的男子一把抓住手腕,生生將她定在原地,即便她跟那坐在崖邊的男子之間僅隔了幾步的距離,卻像是無法逾越的鴻溝一般,勝過攔著牛郎織女的銀河。

    而阻止她的那股力量,就來自他身旁的那個男子。

    此時那坐在崖邊得男子身形已然開始逐漸變得喜歡,他身周開始泛起淡淡的淺紅色光點,那些光點圍繞著男子的身軀飄動片刻,就是開始飄向遠處,似乎它們的離去,也帶走了那男子的生命,他的氣息越來越微弱,身形也是越來越虛渺。

    那女子驀地哭喊一聲:“不要!”

    就是強行掙脫了身旁男子的手。

    “小雪!”

    竹詞聽得出那男子聲音之中所帶著的濃濃驚詫和憤怒,他再次伸出手,直接抓住那女子的后頸,女子還未來得及走出幾步,已然是再次被那男子拽回懷中,與此同時那男子朝著崖邊的位置抬起手,而手掌處驀然爆發極強烈的白光。

    那白光猛然間包裹住了整個斷崖,同時響起那女子驚慌的叫聲,竹詞心中狠狠顫了一下,之前因為乍起強光,她抬手遮住眼睛,后而再次看過去時,白光已然是散去,而此時那崖邊,已然是只剩下兩個人。

    他殺了他

    “小雪,我說了不要讓我不開心。”

    “你不聽話。”

    “你你殺了他”

    霎時間竹詞有些迷茫,不曉得自己此時到底是該做些什么,心中既有憤怒,也有悲痛,甚至于還有些許不舍,但是她不曉得自己此時此刻心中這些情感,究竟是對誰而言,而她自己又是誰,為何會出現在這里,又會看到這些東西?

    恍惚之間,她聽到兩個人的聲音,一男一女,都在低聲喃喃。

    女聲說:“我會讓你后悔。”

    而男聲卻在說:“你總會知道這場賭局,究竟誰才是贏家”

    眼前的景物突然就黯淡下來,竹詞的意識稍微清晰了一些,似乎是不去看那些幻象的時候,她本屬于自己的神智就會回來一些,但是顯然這股奇怪的力量并沒有給竹詞足夠的時間去靜下心來思索。

    之前她沉淪在年幼之時的昆侖山,既開心又難過,后來突然之間就是又看到胤玄的死亡,現在突然歸于寂靜,竹詞自己本身的意識在快要平靜下來的時候,耳邊又是響起微弱的聲音

    “小雪,我說了不要讓我不開心。”

    “你不聽話啊”

    “阿雪,對不起,如果你可以相信我”

    “我為什么要相信你?”

    “我”

    “我將你當做大哥看待,自始至終都一直尊敬你,盡我所能來幫助你,多少年來,你所需要的,我都竭盡全力去幫你得到,卻從未要求你給過我什么。”

    “軒轅大哥,自魔界再相見,我便對你只有一個請求,那就是不要因為我的事情,而傷及無辜,更不要去傷害阿玄。”

    “情愛本無罪,且情愛不分先來后到,只有對與錯,我一直覺得大哥是個很明事理的人,所以一直對大哥很放心,而且阿玄也曾說過,他與你乃是過命的交情,他信得過你。”

    “阿雪我”

    “你去哪了?”

    “我不想告訴你。”

    “阿雪,我不想為難你,也不想傷害你,我知道你心里有我,所以才會為我剩下湛兒,可是你以為你住在這個地方,我會不知道你在接受我之前的那段時間里,早已然是身懷有孕?”

    “所以呢?”

    “那是胤玄的孩子,你卻從未讓我見過那孩子。”

    “我為什么要讓你見到她,難道讓你再一次從我身邊奪走一個我的摯愛之人?”

    “你為什么會這樣想我”

    “因為我對你的信任,早就被消磨殆盡了。”

    “那為何最后會接納我,替我生下湛兒?”

    “為勢所迫,不得已而為之。”

    “你就這么恨我?”

    “我不恨你。”

    “你就這么恨我?!!!”

    “軒轅大哥!”

    “你為什么會這么恨我?我哪里對你不好了嗎?!我到底哪里不如胤玄?你這樣恨我?!”

    “你你清醒一點”

    “阿雪阿雪”

    “額”

    這些聲音她好像以前都在哪里聽到過,不過對于此時此刻心緒紊亂的竹詞來講,根本想不太起來,只是這些聲音在漸漸消失之后,竹詞的心竟也是隨著那個女子的呼吸聲變得漸漸艱難而虛弱的同時漸漸開始急促跳動。

    但與此同時竹詞眼前卻是突然出現了景象,一開始是模糊,后來越來越清楚。

    隨著眼前的場景愈來愈清晰,竹詞就像是真的身臨其境一般,她看到在一片純白色的華貴宮殿之前,站著兩個人,一男一女,他們站在一片池水邊,那池水清澈,眼見著是很淺很淺的,畢竟是在家中修筑的水池。

    可那兩人越說越激動,似乎是吵了起來,而竹詞不知為何,對于這些聲音,這些話,聽得是越來越清晰,直到那男子發狂,掐住了那女子的脖頸,轉身就是按著她一起倒入池水之中。

    也在此時,蘇璃的意識也是隨著那兩人一同進入了水池

    “或許在你聽到這些話的時候,娘應該已經不在這個世間了,但是詞兒,你要知道這世上曾經有兩個人將會很愛很愛你,并且在很早得時候就開始學習該如何對待小孩子,在你沒有出生的時候,我們已經做過無數次的練習跟學習了。”

    “我幾乎可以想見在以后我們所不在的時候,你所會遭遇得那些不公平得事情甚至于是譏諷和嘲笑,當年的我生來無父無母,他們或許是嫌我身上魔印不詳,所以將我拋棄,也或許是實在無奈,但是我并未因此而過得很難過。”

    “相反啊,我有著一個特別特別愛我的哥哥,只是那個時候他還小,所以也無法阻止我被人擄到魔界中去,本以為去了魔界之后,我會過得生不如死,至少在仙界的時候,他們都跟我說,魔界中的人,全都是殺人不眨眼的大惡魔。”

    “但是他是不一樣的,除了他之外,也還有很多很可愛的人,魔界之人其實并不完全如仙界之人所說的那樣,全部都是大奸大惡之輩,也同樣的,在魔界人的眼中,仙界人也都是道貌岸然,都是偽君子。”

    “因為他們所能見到的兩界中人,大多數都是他們所以為的那般,而且加之祖祖輩輩傳承下來的固有見解,也就是全部成了那種定論,魔界中的確有許多冷酷無情,無辜殺戮之人,而且占據大多數,卻大多數也都是無奈之舉。”

    “至于仙界,仙界也沒有那么不好,那邊的rén dà多數都還是很好的人,即便是如魔界人所說,仙界之人多偽君子,但是卻也并不在多數,而且那些人,本身或是有著自己的苦衷,或者本身就是不那么適合仙界的環境。”

    “我跟你說這么多,只是為了在日后你必須要做出一個抉擇的時候,可以追隨自己的額本心,娘不希望詞兒日后會于兩界之間糾結,所以詞兒可以自己選擇留在仙界,或者是選擇回到魔界去。”

    “雖然母親跟父親沒有辦法在你出生的時候,就像其他的父母那樣無微不至的照顧你,讓你像其他剛剛出生的小孩子一樣,甚至于我們都無法再見你一眼,可是我們很愛你,詞兒,我不知道我們在死后還各自有沒有魂魄存在,如若是有,我會找到你的父親,我們會想辦法再次見到你。”

    “詞兒詞兒娘好像看看你日后長大,會是如何模樣,究竟是像我,還是像他”

    “阿雪阿雪你怎么不說話了呀你回答我啊”

    “”

    蒼和試了很久,都沒有感受到屬于竹詞的意識和氣息有所波動,但是剛剛一下子不知道為何,竹詞身上的氣息突然之間高漲許多,他此時雖然并未釋放出靈體,但是隨著玄碧琴靈力包裹竹詞全身,他也可以看到竹詞如今的模樣。

    此時竹詞雙眼瞪得很大,雙瞳呈血紅之色,但眼中卻是黯淡無神,顯然并未恢復神智。21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福彩七乐下期号码预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