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系我們:通過郵件
歡迎光臨 祝您閱讀愉快!
當前位置:黑巖閣 > 穿越小說 > 我在大唐當秀男 >

第五百〇二章 兇徒是女子?

    “這說明殺人兇手的武功更加高絕。”張麟繼續有條不紊地分析道,“甚至于他所使用的劍都極其名貴,在刺死武大將軍之后,不舍得將之棄而不顧,便將自己的劍拔了出去,用武將軍自己的劍插在傷洞之中,或者說,用他自己的劍,又補了一下,才致使他斃命身亡。”

    張麟的推斷,讓夜玉感到不寒而栗,但是除此之外,真的沒有更符合真相的解釋。

    張麟繼續觀察,又奇怪地發現,武攸緒的右手手心緊緊地攥著什么東西。

    他扳開了武攸緒的手指,從里面露出一塊布片,這是黛藍色的錦緞,很有可能是死者臨死之前從殺人兇手的衣服上扯下的一角。

    從這布料的質地、顏色和花型判斷,這應該是女人的裙襦的襟角。

    這是武攸緒臨死前竭力想給查案者留下的證據,雖然很少,但是仍然具有不弱的指向。

    從這碎布片,張麟推測,殺害武攸緒的兇徒是一個女子!由于武攸緒是千牛衛的大將軍,對應的,殺他的人應該也是兇徒的頭目。

    由此可以推斷出,蒙面兇徒是由一個武功高強的女子率領的,人數眾多,在此地提前設伏,全殲了三百千牛衛,并劫走了重要犯人呂仙風。

    心情沉重的狄光遠從不遠處走到夜玉身后,也看到這塊碎布片,依據這塊布料的顏"setu"樣,他心里產生了與張麟類似的推斷,當即以嘲諷埋怨的口氣對張麟說道“順國公,看到這種慘景,面對這么多死者,你心里是什么想法,有沒有一些愧疚?”

    “愧疚?”張麟有些愕然,扭頭用不解的眼神看向狄光遠。

    狄光遠揮舞著手臂,語氣激憤地說道

    “很明顯,殺害武大將軍的兇徒就是你曾經信賴的宮女小梅,不是她,誰還有這樣厲害的手段?追想起來,要不是你當初好心放了她,怎么會發生今天這樣的慘案?”

    聽了狄光遠的責備和誣陷的話語,張麟聳聳肩,沒有出言反駁,雖然他心里覺得前者的話太過武斷和輕率,但是,在一大堆亡者面前,在這種被悲傷所籠罩的氛圍下,作為整個行動的總負責人,如果一點指責都不能忍受,那就有失風度了。經過一些心路歷程的變化之后,張麟不會輕易表現自己的情緒,也不會輕易地懟人。

    見自己的愛郎無端受到指責,夜玉不高興了,當即用慍怒的目光向狄光遠瞪了一眼,不假辭色道“你這種判斷一點根據都沒有,小梅縱然武功高強,但是也沒有徒手殲滅三百千牛衛的實力。她要是有這種實力,上午為什么不劫法場救她的情郎飛天彪呢?況且,這件慘案發生的時間差不多就在午時前后,那時小梅正出現在法場上,她難道具有分身術不成?!”

    狄光遠抬手撓頭,嘴里嘿嘿,實際上,他只是心里對張麟不爽,找個理由懟他一下而已,至于案情的始末,他倒沒有經過深思熟慮。

    夜玉抬手撩了一下被淚水粘在臉上的幾根發絲,眼睛望著峽谷口聳立的巨大巖石,若有所思道“我倒認為此案是蛇靈的肖清芳所為。她曾經多次陪皇上去金光寺,對于此地的地形極其熟悉。她又是蛇靈的總蛇首,有這樣的實力,完全可以組織這種大規模的伏擊。”

    “從目前的情況看來,具有作案實力的女匪盜,除了小梅就是肖清芳。”張麟說,他之所以把顯然不存在作案時間的小梅與肖清芳相提并論,這也算是對狄光遠情緒的一種照顧和安撫。

    張麟的大度表現,讓狄光遠感到有些慚愧,不過他什么都沒有表示,轉身看向另外一側……

    人們正忙著搬運死者的遺體,裝在幾輛提前帶來的馬車上,這些犧牲的死者都是自己的勇士,需要帶回去妥善安葬,不能讓他們死后被餓狼和老鷹撕裂,成為殘魂裂鬼。

    “吳裁!”張麟突然想起什么,向那名回宮報信和帶路的千牛衛喊道。

    “小的在。”吳裁正在一堆裝遺體的車子旁邊閑逛,聽了張麟的叫喚,連忙大聲回答,并且臉上帶著嬉笑的神情跑了過來。

    在人人肅然,個個默哀的氣氛下,這小子臉上居然帶著嬉笑,顯得極不協和,這讓夜玉心里很不舒服,她當即抽出一根馬鞭,向他甩了過去,嘴里厲聲申斥“在你們大將軍的尸骨前面,你竟敢如此不莊敬!”

    吳裁身體往后一仰,恰當好處地躲過了馬鞭的攻擊,嘴里連聲賠罪“小的該死!”

    夜玉眼中閃過一抹詫異的光芒,一名普通的千牛衛,竟然能夠躲過她的攻擊,可見他具有極其敏捷的身法。

    張麟也發現了,暗中點了點頭,不過他臉上一點聲色都沒有表現出來,和顏悅色問道

    “吳裁,你告訴本公,你是從哪處墜崖的,又是從哪處爬上來的?”

    吳裁抬頭向懸崖邊掃了一圈,然后指著一處畢竟險要的位置,說道“我是從這里墜落下去的。”又將手劃了一個半圓,“我從下面繞了一大圈,最后回到路上,從那邊過來的。”

    “來人,將此人拿下!”張麟當即喝令道。盧駿異和另外幾名侍衛,時刻不離他左右,聽了他的吩咐,當即向吳裁同時出手。

    吳裁聽了,急忙閃身倒退,然而,他的身法就算再敏捷,也無法從盧駿異等幾大超級高手的手里逃脫,很快就被擒了。

    “國公爺,你怎么無緣無故要抓小的?”他大聲叫嚷,表情夸張,表現出一種受到嚴重侮辱的不滿神情。

    張麟無端抓捕千牛衛的幸存者吳裁,讓現場許多人都很吃驚,都用惑然不解的眼光看著他。

    狄光遠也用指責的眼光看著張麟,要是他不能說出個子丑寅卯,他一定不會放過他。

    夜玉也有些納悶,雖然吳裁的態度顯得有些不恭敬,訓斥幾句就夠了,不至于當眾抓捕起來。

    張麟不慌不忙,走到吳裁面前,正色厲辭說道

    “你說你是從懸崖上墜落下去的,可是,本公剛才檢查過懸崖邊,并沒有哪一處發生墜過崖的痕跡。很顯然,你在說謊。”

    “國公爺,我是被人家踢飛掉下去的,自然沒有在懸崖邊留下痕跡。難道我在被踢下去頻臨死亡之際,還要做好備你查驗的準備,在那里留下紀念嗎?”

    吳裁強詞奪理地狡辨道。

    他的話引起了一些人的哄笑,卻也博得了一些人的認同。

    張麟抬步走向懸崖邊,盧駿異等人推搡著吳裁跟了過去,他抬手一指懸崖下方,向吳裁冷冷一笑“你所指的位置,下方是萬丈深淵,你要是被人踢飛下去的,你早就粉身碎骨了!哪能活蹦亂跳地出現在這里。”

    吳裁下巴一抬,嘿嘿一笑,振振有詞道“那是小的命大!”

    張麟嘴角浮現一抹冷酷之色“既然你的命大,要不我們把你再扔下去試試?”

    聽了這話,吳裁不做聲了,他知道眼前這個順國公是什么都做的出來的。他如果再嘴硬,真的被扔下去了,那就完蛋了。

    旁邊圍觀的禁衛心里覺得張麟的說法很好笑,命大意味著運氣好,而運氣是概率事件,誰能保證次次都不出事?

    狄光遠實在看不過去,皺著眉頭,黑著臉,毫不掩飾地嘲諷道“順國公,你查不出案誰也不會怪你,但是請你不要拿無辜的人出氣,好不好?”

    張麟不明白這個狄光遠怎么老是與自己作對,他壓制著內心的不快,向狄光遠擺擺手,用溫和的口氣說道“光遠,你不要急,我這就是在查案。”。

    2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福彩七乐下期号码预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