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系我們:通過郵件
歡迎光臨 祝您閱讀愉快!
當前位置:黑巖閣 > 修真小說 > 仙宮 >

第五百五十七章 天門之路

    “天門?”

    無日宗宗主怎么會認不出頭頂那扇陰陽交織的光門,發行之時就驚呼出聲。

    與此同時,他也猜出,葉天的打算是什么!

    他竟然是要強開天門,拉自己進入同歸于盡?

    天門是什么樣的存在?

    第二重天的修士三緘其口,不知者眾多,但凡知道的,就絕不會來。原因很簡單,傳聞中天門等同修士天劫,過天門如過龍門,過去還好,可謂一步登天有諸多好處,具體是什么第二重天修士還無從知曉,但若過不去,道損神消,從此灰飛煙滅連一絲魂魄都留不下來。

    這個葉天,為了活命,竟然如此喪心病狂!自己一個元嬰中期的修士,想都沒想過要過天門,他葉天區區一個結丹期修士,竟然敢開天門!

    只是這時再想撤離天門范圍,已經為時晚矣。半空那道天門,在心魔喊聲落地后,剎那生如烈日陽光般奪目刺眼的強光,與此同時,還有一縷清風吹過,卷過包括葉天在內的所有人,直接吸入天門。

    只是一眨眼的功夫,光門消失,與此同時,消失的還有葉天、心魔以及無日宗宗主三人。

    葉天瞪大眼睛,想要看清周圍,可周圍白茫茫的一片,到處都是煙霧繚繞,心魔不在身邊,無日宗宗主也不在身邊,唯一能看清的,只有腳下一條筆直蜿蜒向上、直通云霄的大理石小路。

    第二重天的天門,和葉天沖破第一重天踏破虛空截然不同。

    葉天緊緊抿這嘴,心中暗自警惕道,時刻提醒自己這里一切皆是虛幻,切不可誤信當真。

    沿著腳下石路像盡頭望,葉天隱約看到云霄深處,似乎有一扇破舊虛掩的大門,若隱若現。

    莫非這就是天門?

    葉天的目光再度回到眼前這條唯一可見的大理石小路,仔仔細細的打量起來。就算直通云霄,以葉天的腳力,目測達到那扇大門不過幾個呼吸就可以走完,這過天門,有這么簡單?

    可腳下這條路,實在太過平常,葉天看不出什么玄機,他抬起頭,重新瞇眼望向那扇藏在云霄中的大門,企圖發現點什么,只可惜那大門雖然虛掩,但若隱若現本就難以察覺,更別說看清門后是什么了。

    謹慎小心些沒什么不好,葉天再三思量,確定周圍沒什么危險后,才邁出第一步。

    但才一抬腳,葉天終于發現不對!

    那條試圖抬起的腿此時仿佛有千斤之重,任憑葉天怎么用勁兒,但就是無法抬起腳尖。

    葉天的額頭上不自覺的開始凝出一滴米粒般大小的汗珠,并且順著臉頰緩緩下落,他自己卻渾然不覺。

    他的頭頂,漸漸凝聚起層層烏云,湛藍色電弧,穿梭于云層之間,似乎隨時都可能落下。

    葉天猛地打了個激靈,直到這時,他才意識到這天門內的玄機,恐怕就在這頭頂烏云之中!

    要在烏云中雷劫降臨之前,走過這條蜿蜒的通天石路,才算過的天門,應該是如此了!

    只是明白了,葉天也沒有什么更好的辦法,畢竟他現在舉步維艱。

    這路不是走的。

    葉天腦中,閃過一抹靈光,他似乎抓住了某個至關重點的地方,但一揚手,卻又任由這點從他手心溜走,那種感覺,讓他異常難受。

    頭頂烏云中,電光越聚越多,來回穿梭的湛藍色電弧也由一開始的細線般粗細變成了手臂般粗細,看似隨時要落,可葉天還站在原地,一步未動。

    苦惱,煩悶,暴躁不安……無數的負面情緒一瞬間蜂擁而至,徐安想要大聲嘶吼一聲,可偏偏嘴巴像是失靈了一般,張大了嘴巴,那聲音卻憋在了喉嚨間,就是無法發泄出來。

    漸漸的,葉天臉上出現一股猙獰之色,那些無法發泄的負面情緒,此時終究是已經無法讓人承受,既然無法嘶吼發泄,就只能換一種發泄的方式。

    比如,殺戮。

    這種感覺,和之前葉天屠盡南宮時間時,幾乎一模一樣!

    是心魔再度影響到了自己?

    剎那間,葉天神智清明。

    天地間,仿佛有一道聲音再問他:若重來一次,那些人,你殺還是不殺?

    才恢復的神智,瞬間被戾氣淹沒。葉天不再看天,他的雙目赤紅,隨機漸漸轉黑,只不過幾個眨眼功夫,雙瞳就已經完全漆黑,變得和心魔一樣一樣!

    殺,殺,殺!不管重來多少次,我葉天的選擇,都還是一樣,不變!

    葉天的意識,似乎完全被這股子殺戮之心填充,喪失理智!他突然蹲下身子,朝著腳下大理石就是蠻橫至極的一拳,旋即仰天長嘯!

    那些種種令人不適的負面情緒,似乎也找到了一個宣泄口,如洪水般洶涌外溢!

    原本一步都走不動的大理石小路,自葉天剛那一拳后,就如同蜘蛛網般,碎裂出道道縫隙,自此,葉天雙腳,再無任何束縛力!

    之后,每走一步,就是一拳捶裂腳下石路!

    可惜葉天沒有發現的是,凡他走過的大理石小路,碎裂痕跡之下,并非黃土淤泥,竟然是一片虛無的黑暗,一道道白霧,正從他的后背溢出,被細如那縫隙的黑暗里。

    一劍東來!

    頭頂烏云里的雷電還未降落,不知是誰,駕馭著一柄飛劍,就要來斬殺葉天!

    那來人好像是南宮世家的家主南宮敬!

    “葉天,你屠我滿門,今日就是血債血償之日!”他大吼著,飛劍直指葉天命門!

    葉天冷哼了一聲,只是一個側身就躲開了這一劍,他不曾動用任何神通術法,只是翻手一伸,就以雷霆之勢掐住了御劍飛行的南宮敬脖子,將其直接拽下飛劍!

    就聽咔的一聲!

    單憑肉身力道,葉天竟然扭斷了南宮敬的手腕!

    “我能殺你一次,就能殺你兩次,三次乃至十次!你屠滅葉家,我所行之事,只不過是血債血償!”葉天漆黑雙瞳中,閃過道道精光,格外熾熱。

    扭斷南宮敬手腕,葉天另一只手只是一點,那柄南宮敬駕馭的飛劍就轉向反砍,攔腰斬向南宮敬本人!

    噗嗤!

    劍光劃過,南宮敬腰身分離,無數鮮血噴涌而出,濺了葉天滿臉!

    那濃郁的血腥味,讓葉天越發的血液膨脹起來!

    殺人如此酣暢,怪不得南宮世家當初要tú shā葉瞳一家!

    殺,殺,殺!

    殺光所有!

    葉天往前再走一步,前面出現無數人影,有曾經葉天的敵人,但也有葉天的之交好友,人數太多,葉天自己都認不清楚了!

    不管是敵人還是朋友,又有什么關系,統統殺光就對了!

    葉天駕馭者從南宮敬手中奪來的那柄飛劍,步步上向。任何擋在他面前的人,迎接的,都將是一劍斃命!

    可就在這時候,葉天忽得一僵,手中飛劍頓住。

    滿腦海的殺意戾氣下,忽然生出一個不和諧的聲音,你為什么要殺光所有人呢?

    是啊。

    為什么?

    葉天漆黑的眼瞳,忽然泛起紅光,他又重新立再原地,不再前行。

    “你本意充斥著殺念,為什么停手?”

    不知是誰的聲音,傳進葉天的耳中。

    “充斥殺念,就非要殺嗎?”葉天神志不再,完全以本能回答。

    “那讓你放開殺,你又為何猶豫?”那個聲音再次響起。

    “我為什么非要殺?”葉天重復喃道。

    “唉,你在自己心性上,都做如此束縛,能痛快的料嗎?”那聲音變得悠然,似乎不再想和葉天繼續說下去。

    “痛快,并非是在心性上作束縛!”葉天忽的一顫,似乎明悟了什么,補充道:“真正的痛快,是我明白自己該做什么不該做什么,想不做什么就可以不做什么!”

    話音漸落,葉天眼中的紅光漸散,漆黑的瞳,也開始恢復正常。

    所有一切,煙消云散!大理石小路還是那條大理石小路,四周白霧還是那些白霧,頭頂烏云中的電光雷弧還是在不斷增多增粗,只是沒了所有聲音以及所有幻象,葉天依舊站在自己最初出現的那個位置,沒有前進一步。

    葉天深吸了一口氣,臉上已經露出輕松的表情。

    這天門,原來是條問心路。

    問心,我無愧矣!

    葉天昂首挺胸,以心神出竅,朝著這條大理石小路,一路直上,走到那扇虛掩的破舊大門前,不做任何停留,大步邁入!

    剎那間,葉天重回天門外!

    頭頂的光門還在散發著耀眼光門,光門下,除了自己還有神志以外,心魔面露猙獰,嘴唇蠕動,不知在吶喊什么。旁邊的無日宗宗主,卻是露出一副極盡得意之色,不知遭遇了什么,正無比開懷。

    毫無疑問,心魔和無日宗宗主都沒有破開天門的問心路,再沒有比這更好的機會了。

    葉天動用僅存的一點靈力,驅使出撼靈神木。

    “青決沖云劍!”

    由撼靈神木組成的沖云劍陣,閃電般劃過心魔胸膛,續而貫穿而過無日宗宗主丹田氣穴!

    先斬心魔,再殺無日宗宗主!

    兩大死敵一招斃命,心魔消散,靈力重歸葉天體內。至于無日宗宗主,到死還是那副極樂模樣。

    看著無日宗宗主的尸首,葉天搖了搖頭。

    天門之難,怪不得讓第二重天的修士談虎色變。也幸虧他有過踏碎虛空從第一重天到第二重天的經歷,否則的話,在這天門問心路中,自己未必能及時恢復本心。

    至于心魔,沒什么可惜的,到底只是葉瞳的心魔,也有可能只是一個心魔而已,利用了記憶中葉瞳的怨念形成。對他而言,不過是修行路上的一點小小羈絆,不值一提。

    喘了口氣,葉天收回撼靈神木。現在所有敵人都已經全部解決,第二重天再無他留戀之處,是時候過天門前往第三重天了。

    他仰起頭,輕輕一踏,就再次飛入那光門內!一切宛如一場輪回一般。5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福彩七乐下期号码预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