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系我們:通過郵件
歡迎光臨 祝您閱讀愉快!
當前位置:黑巖閣 > 科幻小說 > 暗月紀元 >

第四百八十六章 我要見他

    黑暗之港,甲板區,古道樓。+∧八+∧八+∧讀+∧書,.※.→o

    洛辛坐在三樓的陽臺,看著遠處的夕陽,整個人看起來有些消沉呆滯。

    她還逃不脫唐凌生死擂臺時的那一場回憶

    唐凌被唐龍打在胸口,然后倒下的那一瞬!就算如今想起來也會心悸,難受的幾乎沒有辦法呼吸。

    ‘呼’,洛辛深深的吐了一口氣,閉上了眼睛,在心中反復的告訴自己,一切都是可以控制的,人如果連自我的情緒都不能管理,那絕對是失敗的。

    可還是有些難過啊,洛辛將頭埋在了雙膝之中。

    她知道唐凌醒了,洛離那個家伙也已經興沖沖的過去了。可是,她借口說這邊還有一本藥典沒有記完,說改日再去

    其實,她很想去的啊。

    她也一直掛心著唐凌,有些感情和心事在經歷了重大的刺激后,才知道有多深重。

    所以,洛辛不想看,不想聽,不想想逃避,總是可以的吧?

    這并不是懦弱,而是洛辛自問就算喜歡唐凌,也遠遠比不過彼岸對唐凌的心吧。

    彼岸看唐凌的目光,那閃爍的光芒,只要見到一次就讓人難以忘記。

    那種全世界我什么都不在乎,也什么都不在我心上,我的全世界只是你的目光

    “真是煩死了。”洛辛抬起頭,晃了晃。然后,她就看見了樓下一個穿著白色帽兜的人,真抬頭看著她。

    因為是抬頭,所以洛辛第一時間就看見了他的模樣——唐龍!

    唐龍怎么會出現在這里?!

    **

    “所以,你是想要我幫你,把唐凌叫出來?”洛辛看著唐龍,覺得像是在說一件天方夜譚一般的事情。

    她甚至不明白為什么,師父會同意讓唐龍這個家伙進來!

    這種人,就連自己親弟弟都可以毫不猶豫的下手!這種人洛辛有些氣憤,不過除了唐龍對唐凌的冷漠無情以外,她也想不出還有什么別的值得她一提的事情了。

    可就是這一點,難道不夠嗎?他如今還有臉說懇請自己給唐凌帶話?

    “是的。”唐龍看著人群川流不息的街道,也不知道在想一些什么?

    “真是好笑。你堂堂龍少怕什么?有什么話想要對唐凌說,就自己去啊,為什么要我帶話?我有什么義務為你帶話?”洛辛直接拒絕了。∷八∷八∷讀∷書,.2∞3.o≠

    唐龍似乎有些難過,微微低下了頭,他微微握緊了拳頭,又松開。

    在沉默了許久了以后,他才說道:“我,想要和唐凌見一面。可我,我不能見彼岸。”

    “你為什么不能見彼”洛辛原本開口想要諷刺,可話說到一半,她卻沉默了。

    全天下都知道唐龍對彼岸的一往情深,也全天下現在都知道彼岸的眼中只有唐凌。

    也許很多成年的人看來,這是年少的懵懂,可越是如此,卻越多人覺得這樣年少的感情難得這件事情,已經成了城內的談資。

    可也僅僅只是談資,但為什么自己卻忽然有些能夠理解唐龍的心痛?

    “你要放棄彼岸?”洛辛只是好奇的問了一句。

    “她是自由的,我放不放棄和她有什么關系呢?”唐龍說的很簡單。

    “說人話。”洛辛拍了一下桌子,她不太能夠理解唐龍這句話。

    “人話嗎?”唐龍抬頭看著洛辛,微微一笑,笑容有些落寞:“我喜歡她這件事情,從來就和她沒有關系。”

    洛辛忽然滿心的酸澀。

    “那你不恨唐凌?”洛辛的語氣柔和了一些。

    “我之前一直恨啊,可他已經還了。而關于彼岸,我對他只有妒忌,沒有恨。”唐龍很坦誠。

    “為什么你要和我說這些?”洛辛忽然覺得,她和唐龍是不是聊得太深了?他們什么時候有這樣的交情了?

    唐龍則說道:“我不認識你,而你是唯一和我有一點小交集且能夠聯系唐凌的人。你問,我就真心答你,也許能打動你。”

    洛辛看著唐龍,一時間心情有些莫名的復雜。

    或許,唐凌也是想見唐龍一面的?想到這里,洛辛說道:“話,我可以給你帶到,但唐凌他愿不愿意出來,是他自己的事情了。”

    “好。謝謝你。”唐龍望著洛辛真誠的一笑。

    畢竟,還是唐凌的哥哥啊這個時候才發現,他們的笑容竟然也是有幾分相似的。

    **

    唐凌醒了。

    可他的耳邊卻一直沒有清凈過,韓星,不知道從哪里找來這里的胖子,倆湯圓兒,黃老板,洛離哪個是省油的燈?

    昏迷的這幾天,就像睡了一場無夢的覺,除了感覺每隔一段時間就要被喂‘豬食’一樣難吃的東西,唐凌其實沒有什么記憶,他覺得休息的很好。

    在一一打發了之后,房間之中只剩下他和彼岸了。

    唐凌莫名的覺得有些臉紅,有些害羞。

    從他醒來到現在,彼岸就一直緊緊握著他的手,無論他在做什么?彼岸的嘴角都帶著笑意,目光一直追隨著他。

    在沉默中,唐凌的手心微微有些汗意,他略微有些不知所措的抓了抓頭發,然后看著彼岸:“你看什么啊?”

    “看你啊。”彼岸依舊笑著,半坐在唐凌的床邊,歪著頭,將臉枕在唐凌和她相握的手上。

    “我有什么好看的?”唐凌不敢看彼岸了,他覺得他簡直應付不來這樣的場面。

    “唔,好看的啊。”彼岸懶洋洋的,在唐凌身邊就是莫名的安心,為什么要害羞呢?彼岸不在乎旁人的目光,也就無所謂害羞和隱藏,她的心情就算全世界知道也無所謂。

    “從前,也不見得你這樣看。”唐凌一把躺在了床上,翹起了二郎腿,嘴角不自覺的也帶起了笑意。

    醒來后,唐凌感覺全身都彌漫在一股溫暖的,放松的幸福之中。

    他殺了龍十二,報了仇。

    彼岸在此時握著他的手

    在他身邊還有真心的朋友,他學到了本事

    “從前,嗯,從前是不能的。”彼岸靠著唐凌的手,輕聲的說道:“我一直都想著,如果有一天要站在你的身邊,總是要你沒有負擔的。”

    “就像不用負擔我是星辰議會的人,不用負擔我和唐龍之間的關系。那樣的我,你才能輕松的面對吧。”

    彼岸說得云淡風輕,唐凌的心中卻有些疼痛,更多的是感動。

    他轉身趴在床上,望著彼岸,眼神清澈而溫和:“你,那個時候是那樣想的?”

    “嗯。”彼岸也看著唐凌。

    “所以,你不理我。是因為你想要還清了所有,然后”唐凌的目光落在了彼岸的肩膀上。

    有些松散的裙子,露出了一小截肩膀,在上面還有木之刑罰留下的傷口。

    唐凌的手指輕輕的觸碰了一下彼岸的傷口,眉頭皺起:“這是不是代價?”

    “其實一切都好了啊。”彼岸稍微拉扯了一下衣服,她實在不愿意唐凌看見留下的傷口,一切的確都已經過去了,不管是木之刑罰,還是千山萬水只要能換來如今能夠相守的這一刻,都很值得,亦不用再提。

    唐凌心中卻一下子升騰起了憤怒的火焰,猛地就從床上站了起來,跳到彼岸身旁坐下:“他們怎么你了?怎么對你了?唐龍,也有參與?”

    “不,唐龍沒有。”彼岸握著唐凌的手,看著唐凌:“你不要為這件事情生氣了。我來黑暗之港的路上,聽見過一個老婆婆說過這樣一句話。”

    “她說,人要惜福。越是在困苦的環境中得到的幸福,越是要珍惜。而珍惜的辦法就是要讓幸福得到安穩。”

    “唐凌,我其實什么都不懂,我小時候”

    彼岸看著唐凌,內心充滿了訴說的yù wàng,說起來她和唐凌之間都沒有過能夠好好談話的時間呢。

    不過,在這個時候黃老板很賤的直接就推開了房門,還沒有走進來,他就直接捂住了眼睛:“哎呀,我什么都沒有看見?哎呀,我敲門了,你們好像都沒有聽見。”

    賤人!看著黃老板,唐凌心中只有這樣一個詞語!

    不是賤人是什么?他和彼岸又沒有做什么?而且,他敲門了嗎?敲了嗎?

    “有事說事兒。”唐凌才沒有心情應付黃老板,他還在心疼彼岸遭遇了什么,還想聽彼岸說說自己小時候,對了,他還要盤點一下自己的財產

    這生死擂臺太狠了,他的能量都被抽干凈了。

    “好吧,洛辛在大廳等著你呢。說是有重要的消息要帶給你。”黃老板一般不在唐凌面前犯賤,因為唐凌更賤。

    “洛辛?為什么不進來?”唐凌抓抓頭,拉著彼岸走了出去。

    **

    “唐龍在哪里?”大廳中,唐凌坐著,直接問了洛辛一句。

    顯然,洛辛已經盡責將話帶給了唐凌。

    唐凌幾乎沒有猶豫,他從來也沒有怕過唐龍,要見那就見唄只是,唐凌也說不上來自己是什么心情?一想起‘哥哥’兩個字,心里就忍不住的復雜。

    “黑崖灘,他說在那里等你到12點。”洛辛也直接說了。

    “妹妹,你怎么能”洛離站了起來,韓星也搖頭,小胖子眨巴著眼睛,他還不太能搞懂這些恩怨。

    “隨唐凌自己決定吧。”黃老板看著一眾少年。

    而唐凌則看著彼岸:“你要見唐龍?有什么話對唐龍說嗎?”

    “沒有呢,等你回來。”彼岸趴在桌子上,從開始都現在,唐凌要做什么,彼岸都一直支持。

    因為在彼岸的心中,唐凌都是對的,唐凌不會錯。11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福彩七乐下期号码预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