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系我們:通過郵件
歡迎光臨 祝您閱讀愉快!
當前位置:黑巖閣 > 都市小說 > 市井之徒 >

第0647章 完美結束

    尚…尚揚!”

    地上的白山剛剛清醒,原本有氣無力,神志恍惚,可看到尚揚的一刻,登時變得登時清醒,他是氣的,憤怒的,雙眼中綻放出的怒火,是丁點不摻有雜質的怒火,即使已經這樣,還掙扎著要起來,要把尚揚大卸八塊。

    昨天他怕死。

    可一晚上時間,覺得尚揚就是要弄死自己。

    那么就沒什么好怕的了!

    “嘭”

    見他要起來,尚揚瞬間出腳,毫不留情的踹在白山胸膛上,重新給他踩到地上。

    “小兔崽子,你別讓我活,如果我…”

    白山說著說著,突然停住,他剛剛被憤怒蒙蔽雙眼,現在才開始想這里是哪?熟悉的擺設、熟悉的裝修、熟悉的氣息…這里是大哥的家?

    他還沒等多想。

    尚揚居高臨下的低頭道:“白叔,我這個人怕死,因為怕死,所以得先把要弄死我的人都給弄死,白大伯心地善良,他看我把你背回來,看到有認錯的態度,所以讓我安全離開,但是我不相信你,如果走后還沒走出哈市,你就醒過來,在白大伯耳邊說必須要弄死我,那我不是虧了?”

    “所以也得聽你親口說,讓我走!”

    “唰…”

    尚揚的一番話說完,陰風四起,本是下午的天,卻有無邊的烏云滾滾而來,遮天蔽日,讓這個客廳黑暗無比,也讓所有人通體冰冷。

    尚揚不再說話。

    丁小年抬手抓住李龍肩膀。

    李龍眉頭緊皺,死死的盯著前方的三人。

    白山看尚揚的眼神也變得越來越深邃,越來越怪異、甚至是越來越復雜。

    白塔沒有看尚揚,沒有看任何一人,但瞳孔像是深淵,深不見底…

    “我不讓你走!”

    這時,白山突然開口,抬起手推了下尚揚踩在胸口的腿,竟然給推開,隨后一手支撐著地面,緩緩坐起來,看到沙發上的白塔,沒有絲毫意外,他也坐起來,坐到沙發上,緩緩問道:“大哥,咱們白家自古以來就是有仇報仇,有恩報恩,我被他打成這樣,嘴巴直到現在都說不清楚話,你怎么能放他離開?”

    白塔的眼球落到他身上,隨后又看了眼尚揚。

    不過在尚揚身上停留的時間,明顯是過于長了,足足十幾秒。

    這才開口:“那你想怎么般?”

    “我需要思考…!”白塔也看了看尚揚,眼神變得越來越復雜,看向別墅外,這里寂靜的可怕,嚇人,這一瞬間,他心中涌現出千言萬語想說,但又不知道怎么說,不可能開口。

    別人不知道他與白塔的矛盾,自己非常清楚。

    這世界上哪有那么多親如一家的兄弟?

    所謂無情最是帝王家…

    手足相殘已經成為最基本操作!

    他可以斷定,如果剛才尚揚離開,自己會立刻被送到醫院,經過搶救治療之后,會死在醫院,那樣即使尚揚回到省會永城,也會成為弄死自己的兇手…無論如何,對于白塔來說,沒有自己就是賺的…

    自己應該恨尚揚、應該憤怒、更應該要把他大卸八塊!

    可在最關鍵的時間點,他又救了自己一命…

    “你想怎么考慮,很難么?”白塔收起陰冷的架勢,又變成一副笑模樣:“無外乎兩種選擇,第一,

    讓他們走,第二,殺了他們…”

    白塔看似面色如常,但剛才的一切微表情已經暴露。

    他也不確定尚揚是真傻還是假傻,如果說擔心白山醒來憤怒,提前給他澆醒倒有可能,但總覺得這個小家伙,應該是看出了什么,故意在裝傻。

    “我需要考慮…”

    白山嘴里緩緩說著,看起來一副很認真思考的模樣。

    而還站在茶幾旁邊的尚揚,全身已經濕透,汗如雨下,也不知道是不是昨天太冷了,竟然還有些想撒尿的沖動!

    他也虛,也害怕了!

    剛才的動作不是空穴來風,其實他心里早就有一種感覺,就是白家兄弟的和諧都是表面上的,最簡單的說,自己和尚天,在自己明確放棄財產之后尚天還要打自己兩巴掌,更別提其他情況了。

    白山當初讓向飛和孫二在惠東,還要把馮玄因先給白云天…什么意思?

    還有白山一點面子不給自己、不給趙素仙,是不是太托大了?

    即使錘子能打彎釘子,釘子也有扎腳的時候…

    他就是擔心自己走后,發生看不見的情況,到最后死的不明不白,而現在看來,是賭對了…

    “白叔,歉我倒過了,禮也賠了,而且剛才白大伯也同意讓我們平安無事的回到永城,答應這件事就這么算了,如果你再逼我們,也別怪我們不客氣!”

    尚揚咬著嘴唇,一副很嚴肅的樣子,一半真一半假。

    首先是提醒白山自己能走。

    其次是提醒白山,剛才白塔真的讓我們走了!

    “呵呵,小/逼崽子,已經在這里,你還敢如此,我真佩服你的魯莽!”白山死死的盯著他。

    突然間有些懵逼,竟然不知道自己該憤怒,還是該好笑了。

    在這個荒涼的別墅里,眼前的仇人竟然成了自己的護身符,自己必須得指望他才能保全自己…多諷刺?

    “你決定吧!”

    白塔突然開口。

    他覺得尚揚不是傻子,可能是看出什么,心里變得洶涌澎湃,如果剛才尚揚走了,一切問題都會變得簡單,除掉了弟弟,有人背鍋,并且還有了冠冕堂皇的理由,對永城方面開戰,是占據人心的開戰…

    “我放你離開是基于白山活著的前提,他死了,你還不讓我討yào shuō fǎ?”

    可現在尚揚不走,還給白山叫醒了,還成功的勾起白山對自己的進一步懷疑,簡直是…日了狗!

    “白叔,咱們之間并沒有本質矛盾!”

    尚揚嚴肅開口,他越來越慌,要是這個白山真的要弄死自己,那么還是無路可逃,白塔一定恨不得把自己五馬分尸,他要真的加上一筆,就是千刀萬剮,還不如直接離去不管他死活,然后背黑鍋…

    又道:“我已經和蔣家父子商量好了,我也給他們認錯,他們也接受,而且你受傷了,我們也都受傷了,都說三個臭皮匠能頂一個諸葛亮,那么我們三個人算你一個人,也不是很吃虧!”

    不是妙語連珠,但至少是強詞奪理!

    白山怔怔的看了半天,也在猶豫。

    正在這時。

    “咯吱…”

    一輛車停在院里。

    車門被推開,白云天迅速跳下車,他必須親眼看到一切,打開門,當看到門口的丁小年和李龍,又看到站

    在前方的尚揚,最后看到沙發上的父親和二叔…終于能確認,尚揚這個畜生,真的走到自己家,一瘸一拐的走到自己家!

    “爸…二叔!”

    他咬牙切齒的打了聲招呼,隨后緩緩上前。

    還沒等走到近身。

    “咯吱…咯吱…咯吱…”

    外面的剎車聲一聲接著一聲,隨后就看轎車一輛接著一輛停下,不只是在村子里回來的那些人,還有在城市里的人,眨眼之間,白家的門前,院子里,密密麻麻停著不下幾十輛車。

    人群像是螞蟻一般圍在別墅周圍。

    “呵呵…”

    白塔苦澀一笑,知道沒有動手機會了。

    “哈哈…”

    白山會心一笑,知道自己安全了。

    “草草草!”

    尚揚在心里暗罵,我他媽危險了。

    他看了看旁邊陰沉的白云天,又看到窗外近乎遮天蔽日的人群,這次他們要不放了自己,每人一口唾沫都能游泳了。

    想了想,硬著頭皮道:“白大伯,這個白家你是家主,剛才你說不計前嫌,讓我重新回到永城對吧!”

    白云天皺了皺眉,父親怎么會說這種話?

    “當然…”白塔坦蕩承認。

    可心里在暗罵,如果知道你會回來,讓你回個屁永城,直接就會弄死:“不過,是你說不相信我,要聽我弟弟親口承認的,所以我尊重你們的意見…”

    把矛盾甩給白山。

    尚揚又看向白山,他現在也確定白山不會有事了,但不確定自己會不會有事…有些忐忑的觀望著…這個牲口萬一不領情,惦記之前的事情,要弄死自己呢?

    “唰…”

    白山突然站起來,眼睛死死的盯著尚揚,一瘸一拐的走到尚揚身邊,猛然抬手,露出尚揚的肩膀,幾乎是把身上的力壓上一半,轉過身,像門外走去。

    尚揚被他帶著向門外走,越走越心慌,這他媽是什么意思?要是弄自己,可沒有回旋余地!

    想了想,摟住白山的腰,確保他說什么,自己第一時間能放倒他,被狗咬了一口,自己不介意學一次狗,把他大動脈咬斷,也算不虧…

    白塔看著兩人一點點向外的背影,呼吸變得急促了…

    白云天看著兩人向外的背影,越來越莫名其妙。

    “咯吱…”

    走到門口,推開門。

    這一瞬間,寒風迎面而來。

    同樣,幾十上百雙的目光也迎面而來。

    全都落在這兩人身上…

    都很怪異。

    尚揚在心虛著。

    白山卻深吸一口氣,望著下面的所有人,聲若驚雷的吼道:“從今以后,尚揚就是我親侄子,我們是不打不相識…這次,我要親自松開回永城!”

    “嘩啦啦”

    下面集體懵逼,全部石化,兵馬俑一樣。

    尚揚也全身一緊,要出來的尿,緩緩憋回去…什么情況?

    “呼…”

    而房間里白塔卻長出一口氣,隨后堅定道:“云天,這個尚揚,在你不能一次性滅掉他的時候,千萬要作為朋友來處…千萬!”

    “啊???”

    白云天完全凌亂。

    我是誰?我在哪?我要干什么?8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福彩七乐下期号码预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