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系我們:通過郵件
歡迎光臨 祝您閱讀愉快!
當前位置:黑巖閣 > 都市小說 > 錦若安年 >

543 叛軍

    “小公子如今就住在鳳藻宮中,由皇后娘娘親自看護,安全得很,夫人不必擔心。方才事態所至,屬下竟是忘了先與夫人言明,如今,也并非帶著夫人回府,而是先帶著夫人到安全之處,眼下要進宮怕也是不易,咱們先且等上些許時候”

    “我現在便要進宮。”裴錦箬卻是沉聲打斷了他。

    大河一愕,有些為難道,“夫人,眼下叛軍正在攻城,各大宮門定然都是緊閉,且戒備森嚴,莫說這一路上會不會碰到叛軍,就算我們安全到了宮門口,怕是也進不去,說不得,還會被當成叛軍射殺。”

    大河之前與這位世子夫人接觸不多,但隱約也聽說是個明理之人,想著將道理擺在明面兒上,讓她明白這般兇險,她總不至于還要為難人了。

    卻沒有想到裴錦箬這次卻是一意孤行。

    “我自然知道如今是不能隨意進宮,不過,我還是得去。我知道一條秘密的暗道,可以繞開宮門,當然,那里很是荒僻,幸運的話,也完全不會碰上叛軍。晟哥兒在宮里,我是無論如何也要去的,至于你們,若是愿意,便與我同行,若是實在不愿,我也不會勉強。來日,侯爺那里,我定會為你們開脫。”

    大河的眉心都緊皺了起來,“世子夫人可是怕侯爺守不住宮門?”

    “我自然知道侯爺征戰半生,勇武非凡,若非如此,也不會以這般懸殊的兵力將叛軍阻于城外一月有余。可是如今,已然退守皇城,叛軍的數量又是遠勝于侯爺,最后能不能守住,還真不好說。我不是長他人志氣,滅自己的威風,只是,我的孩子還陷在皇城里,哪怕只是萬一,我也得想法子守在他身邊。”

    裴錦箬說這番話時,神色和緩卻堅定,語氣亦然。

    大河望著她,目光微乎其微地變了。

    只是,卻半晌沒有應聲。至于余下那些人,自然都是為他馬首是瞻。

    裴錦箬卻已是等不下去了,于是笑著對洛霖和綠枝道,“我們走吧!”

    沒有問他們愿或不愿,一路走來,經歷了那么多,很多事,已經不需要去問,便已明了在心中了。

    主仆三人無聲旋過了腳跟,那大河神色掙扎片刻,終究是開口道,“夫人,且慢。”

    裴錦箬轉頭望向他時,他神色卻已慢慢堅定了下來,“吾等奉侯爺之命,保護夫人。就算不是去皇城,也會是去別的地方,如今的鳳京城,也不敢說哪里就真的安全。既是如此,不管風里也好,火里也罷,我們都隨著夫人走上一趟便是。”

    裴錦箬聽罷,笑了,朝著眾人斂衽蹲身,竟是鄭重地一拜,“如此,我先謝過諸位了。”

    大河領頭的眾護衛連忙側身避讓。

    大河打掃了一下喉嚨,上前道,“夫人,事不宜遲,這便走吧!”

    裴錦箬點了點頭,“隨我這邊來。”

    看來,那張暗道布局圖,燕崇雖然告知了靖安侯,靖安侯卻并未往外透露,至少,這些護衛是半點兒不知的。

    一路往那暗道走的時候,裴錦箬確認了這一點。

    不管怎么說,這個發現,讓她心頭松快了兩分。

    見大河肅著一張臉,倒是直追洛霖那八風不動的冰塊兒臉去了,偏生,卻還是個年紀輕輕的少年郎。

    裴錦箬嘆息了一聲,便是試著與他搭話道,“想必,你們在那暗道出口守了好些時日了吧?”

    “屬下是半個月前從侯爺那兒得到命令的。”大河答道,卻是中規中矩,多一個字都沒有。

    裴錦箬聽得心口一跳,也就是說,半個多月前,燕崇定是與靖安侯有過通信的,只怕關于一些事情,甚至是已然攤了牌。

    但不管怎么說,如今,靖安侯還會管她的死活,就這一點,便足以讓她大大松上一口氣,對事態樂觀許多。

    “那你可知,最近侯爺是否有得到世子爺或者說是西北戰局的消息?”這么長時間了,她又常常噩夢,心里對燕崇,真的太過掛念了,明知不太可能得到想要的答案,卻還是忍不住問了。

    果不其然,大河輕瞥了她一眼之后,便是搖了搖頭,“近來,鳳京城與外通訊的通道已盡數截斷。消息送不出去,同樣,也進不來。”

    意料之中的事兒,但裴錦箬還是忍不住有些黯然。

    正在這時,大河和洛霖都是同時警覺地一側身,帶著一眾人避讓到了一個拐角處。

    前方不遠,便是裴錦箬知道的那條暗道的入口了。

    奈何,他們的運氣不太好,前方,恰恰遭遇了小股兵力。

    看他們的打扮,與京衛有些不同,然后一開口,便知道,糟了,是遼東的兵。換言之,果真是叛軍。

    裴錦箬不由懊惱,怎么運氣就這般不好?

    大河無聲望了她一眼,帶著些無聲的詢問。

    她咬著唇,輕輕搖了搖頭。繞不開。

    大河皺了皺眉,與洛霖對望了一眼。

    目下,他們有兩個選擇。

    一是等,等到這股兵力離開,轉戰它處,還要足夠幸運,不被他們察覺。

    二,便是殺。還要將他們盡數斬殺,不能引來大的動靜,將附近的其他叛軍也招至此處。

    大河和洛霖一時間都沉斂了眸色,顯然,都在思慮,也在猶豫。

    只是,轉眼,他們便再無猶豫的機會了。

    因為那些人,竟好似在找什么東西。

    裴錦箬神色一緊,若是她記得不錯,那入口處就在不遠。

    他們在找什么?難不成,他們也知道了暗道的消息,所以,才找那暗道入口嗎?

    不行,決不能被他們找到。

    裴錦箬很快有了決定,也顧不得什么規矩了,拉了近旁大河的手,便是在他手心迅速寫道,“不能讓他們繼續找了。”

    女子柔軟的指腹從掌心劃過,加之裴錦箬就挨在身旁,淡淡的馨香縈繞鼻端,大河不由得,便是紅了臉。

    裴錦箬半點兒沒有察覺不對,洛霖卻是瞄見了,當下便是一蹙眉,目光如銳箭一般射了過去。雖然礙于情勢,沒有半分言語,可那目光,卻如芒刺在背一般,大河這樣的習武之人,哪里有察覺不到的。

    當下,便是一個激靈,驀地醒過神來,一張臉,更是血紅,惹得裴錦箬都有些奇怪地看了他一眼。

    洛霖則很快蹲下身來,隨地撿了一根樹枝,在地上寫畫起來。

    2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福彩七乐下期号码预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