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系我們:通過郵件
歡迎光臨 祝您閱讀愉快!
當前位置:黑巖閣 > 女生頻道 > 路邊撿到一只貓 >

第一千三百五十九章 永不分離

    秦思思和夜幽舉頭看向四周,只見周圍綠草如茵,高大的樹木,茂密的枝葉,其間還有五顏六色的花朵點綴其中,環境清幽,空氣清新,令人心曠神怡。

    現在,這里不再是死亡之林了,而是一片生機勃勃、欣欣向榮的生命之林。

    秦思思想起了什么,連忙帶著夜幽來到了梓榆散去靈力的地方。

    在梓榆方才所在的地方,已經沒有了他的身影,他一身的天地精華和植物靈力都已散盡,梓榆這個人,已經在世界上消失了。

    不過在他躺著的那塊土地上,遺留著一片閃爍著光芒的樹葉,葉片翠綠微黃,安靜地躺在一片碧綠柔軟的草地上。

    “梓榆?”秦思思嘗試著喚了一聲。

    那片葉子動了動,慢悠悠地飛了起來,圍著秦思思和夜幽轉了兩圈,然后朝一個方向飄遠了。

    秦思思和夜幽疑惑地對視了一眼,忽然都心念一動,想到了那片葉子要去的地方。

    “他是不是要回去以前的黑暗森林?”秦思思問道。

    “走,我們跟著他。”夜幽一邊說著,一邊把秦思思放在肩頭,凝聚出魔法翅膀追了上去。

    葉子飛得不算太快,也不算慢,夜幽正好可以跟得上。

    他么連續跟隨了幾天幾夜,終于回到了以前的黑暗森林,而那片葉子并未停下,繼續向前飛著。

    “你覺得他現在會去哪?”夜幽問道。

    秦思思輕聲回道:“我覺得他應該是去找靈梧,我不信你猜不到。”

    夜幽微微勾了勾唇角,沒有說話,只繼續緊緊跟在那片葉子后面。

    接下來的路上,秦思思不時地遇見精靈族的人。

    死亡之林被恢復原貌的動靜太大了,即使是廣闊的黑暗森林,也感覺到了來自西方的靈力波動,所有人都很驚異,于是都跑出來看看到底發生了什么大事情。

    正如秦思思猜測的那樣,那片葉子飛到了靈梧所化的那棵梧桐樹的旁邊,只是,那棵梧桐樹的枝丫上現在已經生出的綠色的葉片,而花朵都已經凋謝了,一朵也看不到了。

    閃爍著光芒的葉片圍繞著梧桐樹轉了幾圈,最后落盡了附近的土壤之中,沒過多久,土壤中就探出了一棵嫩綠的小苗,兩片嬌嫩的葉片勇敢地從泥土中頂出來。

    然后,小苗以肉眼可見的速度開始生長,變得越來越高大,越來越粗壯,舒展開了眾多的枝丫,生長出了無數片綠葉。

    一直生長到與梧桐樹差不多高度的時候才停下來,仿佛在與梧桐樹并肩而站。

    一棵榆樹,一棵梧桐樹,他們肩并肩地站在那里,只看樹干,似乎并未有交集。

    但是,他們茂密的樹枝互相縱橫交錯,兩種樹葉緊密地擁抱在一起,有風吹過,每一片樹葉都在輕輕搖晃,就好像他們彼此在點頭致意,在像以前一樣互訴衷腸。

    在土地下面,深深的土壤里,即使看不到也能想到,他們的根系也一定緊緊糾纏在一起,不分你我。

    他們是人類的時候,因為種種原因沒能在一起,現在,他們變成了兩棵樹,相依相偎,緊密擁抱,彼此糾纏,再也沒有什么能夠把他們分開。

    秦思思望著那兩顆并排站立的大樹,眼圈不由得紅了起來,晶瑩剔透的淚珠緩緩滑落。

    夜幽也沉默下來,眼神幽深地望著那糾纏在一起的枝葉。

    長胡子精靈王也來了,他當然知道發生了什么事,看著恢復了生機與美麗的圣王之路,看著為此散去一身靈力、獻出生命的梓榆,他微微閉上眼睛,發出一聲長長的嘆息。

    金柏也來了,他朝著那棵高大的榆樹,深深地鞠了個躬,他曾經因為黑暗女巫的行為而對梓榆不敬,而梓榆的所作所為讓他意識到了自己的狹隘和膚淺。

    凌松、俊楓、玉楠也來了,他們望著相依相偎的榆樹和梧桐樹,都傷心地流下了眼淚。

    精靈族所有的族人都匯集了過來,他們都是綠色的皮膚、綠色的頭發,除了精靈王用胡子當衣服之外,其他人都穿著樹葉做成的衣服。

    他們都趴在大樹的樹枝上,有的離得很近,有的離得很遠,但是他們的眼神都是誠摯的、感激的、溫柔的,他們都靜靜地望著梓榆化身的榆樹。

    他們知道是誰拯救了黑暗森林,拯救了他們的未來,他們發自內心地感謝他。

    這時,人群中響起了竊竊私語的聲音,秦思思扭頭看去,發現是黑暗女巫來了。

    她的容顏顯得更蒼老了,身形也更佝僂了,眼神呆滯,失魂落魄,好像一顆經歷了無數風霜刀劍的黑棗,在歲月的流逝中只剩下了一個干枯冷硬的軀殼。

    “發生什么事了?梓榆呢?我的孩子呢?”她一邊靠近一邊聲音嘶啞地詢問著,但是沒有人回答她。

    精靈族的人都懼怕她,討厭她,很多人都不明白,自私殘忍的黑暗女巫,怎么會有那么一個善良無私的好孩子?

    不過沒人說話對她來說也不要緊,她是活了上萬年的天神,又在黑暗森林中生活了很多很多年,死亡之林的變遷她不可能感覺不到。

    甚至,她可能已經猜到了這一切都是自己兒子的犧牲換來的,只是她不愿意相信,內心還抱著一絲希望。

    她顫顫巍巍地走到了梓榆所化的大榆樹下,呆愣了半晌,然后緩緩抬起干瘦枯黃的手掌,覆在了榆樹的樹干上。

    梓榆是她唯一的親人,是她在這個世界上最愛的人,不管他變成什么樣,她都認識。

    “我的兒子,我的好兒子……”黑暗女巫抱住了榆樹,把蒼老的臉貼在了上面,嗚嗚的哭了起來,哭聲低啞絕望,讓秦思思想起了曾經的死亡之林里那些焦黑的樹木。

    黑暗女巫慢慢地癱倒在地上,但是兩條手臂仍然緊緊抱著榆樹不肯放,似乎是想要把余下的生命時光都留在這里,直到變成一塊石頭。

    秦思思看了她一會兒,慢慢地走上前去,輕聲說道:“你知道嗎?像梓榆那樣的人,就算他有了深愛的妻子,他也仍然會愛你和尊敬你,你是他的母親,你給予了他生命,而且,以后他有了自己的孩子,那不也是你生命的延續嗎?”7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福彩七乐下期号码预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