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系我們:通過郵件
歡迎光臨 祝您閱讀愉快!
當前位置:黑巖閣 > 修真小說 > 我在江湖興風作浪 >

第五百一十五章 送功

    卓沐風看了好半天,又用手摸索許久,猛然驚覺,玉缺的色澤和質感,分明與當初他在莫曠城外,從巫媛媛脖子上取下的玉佩一模一樣。

    對了,這枚玉缺的缺口形狀,豈不正好就契合巫媛媛的那枚玉佩?

    此前因為好奇,他也曾詢問過那塊玉佩的來歷,得到的答案令他好半天不能平靜。巫媛媛告訴他,玉佩是來自于圣地勢力,中州寶緣寺的上任主持!

    當年的巫媛媛尚在襁褓之中,巫冠廷夫婦恰好路過中州,便攜她去參加寶緣寺十年一度的無遮大會。

    就是在那場大會上,早已卸任的上任主持,將這枚玉佩親手掛在了巫媛媛的脖子上,只不過此事十分隱秘,以至于知情者只有寥寥幾人。

    從巫媛媛當時說話的語氣中,卓沐風大致斷定,無論是她還是巫冠廷夫婦,應該都把玉佩當做了尋常之物,只因贈送者不凡,所以才有了特殊意義。

    但是如今看來,能被萬化魔人所收藏,并放置于龍門之內,玉缺和玉佩只怕絕非是凡物。

    “等出去后,可以驗證一下。”

    卓沐風將玉缺收好,又記住了三門五星武學的內容,故技重施,將它們焚毀。由于陣法破壞嚴重,沒辦法掩蓋龍門,卓沐風只好任其如此,趁著夜色迅速飛掠而去。

    “大哥,你搞什么鬼,小解也要那么久?”等他回到休息之地,一旁的吳茵茵立刻小聲嘀咕起來。

    卓沐風為免她多問,斜她一眼:“男人的私密事你也要管,有空管我,還不如多管管二弟吧!”

    這句話一出口,饒是吳茵茵再怎么大膽潑辣,也被羞得滿臉通紅,面如火燒,尤其見不遠處的魏琛看了過來,更是想一頭鉆到地縫里去。

    魏琛不怕死地問道:“四妹,你是不是身體不舒服?”他剛才聽見什么多管管二弟之類的,心中有點好奇,不知道二人在聊什么。

    “要你多事,練你的武去!”吳茵茵斥道。

    魏琛自討了個沒趣,又見吳茵茵不像有事的樣子,低聲說了句莫名其妙,然后閉上眼睛繼續修煉。

    吳茵茵氣炸了,忍不住惡狠狠地瞪向卓沐風,可還不等發作,卓沐風便站了起來,語氣嚴肅道:“跟我過來。”當先朝外走去。

    吳茵茵本來賭氣不想理他,可又生怕卓沐風真的有事相商,咬了咬牙,只好忍著郁悶跟過去,心中發誓,要是石小草敢唬他,定要教他好看。

    二人來到一處僻靜的樹下,卓沐風還煞有介事地左右看了看,見到沒人才轉過身來。

    吳茵茵瞅著他小心翼翼的樣子,不承認被勾起了好奇心,雙手抱胸,哼道:“找我什么事?”

    卓沐風:“四妹,我有一個問題想問你,你要是信任我,那便告訴我。你和二弟,三弟修煉的是什么內功和招法,達到了什么品級,又有什么特點?”

    探聽武者的武功秘密,一向是江湖大忌,前兩個還好說,透露也就透露了,但最后一個問題太關鍵了。武功的特點有時候就是弱點,即便是結拜兄弟,這種問題也很容易引起誤會。

    所以吳茵茵的第一反應就是皺眉,在她眼里,石小草一向是個很有分寸的人,今夜怎么會如此唐突?

    沉默了片刻,吳茵茵始終都沒有說話,卓沐風便笑道:“罷了,四妹不說就不說……”

    話還沒說完,吳茵茵氣道:“你自己問出這樣的問題,還弄得我不信任你似的,說就說……”

    換做平時,吳茵茵可沒那么傻。但是一來石小草是結拜大哥,二來對方雖然面容丑陋,身上卻有一種奇特的氣質,讓人莫名信賴。

    憑著直覺,吳茵茵總覺得石小草絕非無的放矢,其后必有深因。

    她很快將自己,魏琛和林白三人所修的武功情況說了一遍,等于把自身最大的底細都和盤托出,隨后瞪著卓沐風,大有看你想怎么樣的意思。

    卓沐風沒理她,表情像是在沉思,過了許久說道:“四品內功,最多保證你們成為超一流高手,況且你們的內功偏于寒性,不利于將來,從今天起,就不要再修煉了。”

    等了這么久,沒想到就等到這么一個笑話,吳茵茵氣得嬌軀發顫:“石小草,你說得簡單!對于我們這些江湖人來說,四星內功已經是頂尖級別,能得到這么一門,還是我和二哥三哥拿命拼來的,你說不練就不練,難不成你還能搞到五星武功不成?”

    說出這話,吳茵茵完全是憑著一腔被戲耍的怒意,她也壓根不認為石小草能得到五星武功。

    卓沐風笑笑,沒有辯解,邁步就走。這等漠視的態度,真正惹怒了吳茵茵,令她的俏臉接連數變。

    她想當然懷疑,石小草是故意騙出了她和魏琛,林白三人的弱點,而后可以當成一個把柄,以便控制他們,也防止他們背叛。

    吳茵茵的芳心狠狠揪了一下,一種被欺騙的憤怒,乃至于出賣了魏琛和林白的自責,令她死死咬住了嘴唇。

    等到二人返回休息地時,眾人便看見臉色平靜的門主石小草走在前面,身后是一臉怒容,表情難看的吳茵茵,且還瞪著門主的后背。

    魏琛和林白對視一眼,俱感到有些不妙,忍不住猜測,莫非是剛才的談話,導致二人發生了矛盾?

    魏琛對林白點點頭,后者走了上去,低聲問道:“四妹,發生什么事了?”

    吳茵茵冷笑一聲:“沒什么大事,我就是高興,以后我們兄妹四人終于可以合作無間,再也不存在懷疑了!”

    這話怎么聽怎么別扭,而且吳茵茵臉上的表情可絲毫沒有高興的意思,這下連魏琛也湊了過來,詢問具體原因。

    吳茵茵朝卓沐風看了一眼,咬牙拖著魏琛和林白去了遠處。

    得知發生的事后,魏琛立刻道:“大哥也是為了我們好,四妹不要往心里去。”

    吳茵茵氣樂了:“魏琛,是不是他無論說什么,做什么永遠是對的,我看你已經中了石小草的毒,而且無藥可救!”

    林白沉默半晌,也在一旁道:“我覺得大哥不是會戲耍我們的人。”

    吳茵茵不想搭理二人,轉頭就走。其實又何止是魏琛和林白,吳茵茵內心也不相信,所以事情發生時,她才會顯得如此憤怒,失去了往日的冷靜。

    隨后幾天里,眾人發現平常最喜歡與門主說話的吳茵茵,貌似一直冷著臉,沒有再和門主多說半個字。

    面對這種情況,魏琛和林白也是無能為力。

    尤其是魏琛,十分不愿意四人因為此事而影響感情,但有些事他又不方便向卓沐風開口,以至于關系僵在了那里,頗感沮喪。

    直到第三天。

    卓沐風又叫了吳茵茵,自己則率先往無人處走去。

    眾人齊刷刷看去,就見這位女堂主冰著一張臉,一副生人勿進的樣子,要多嚇人有多嚇人,全都聰明地沒有說話,只是暗暗關注著事態的發展。

    魏琛催促了好幾次,吳茵茵就是不動身,只能暗自空焦急。

    這種情況下,連范曉天都勸道:“吳堂主,有了誤會,把事情說開就好了,又何必如此呢?”

    之前卓沐風單獨把吳茵茵叫去,其實范曉天是有想法的,畢竟人家的結拜關系擺在那里,搞不好是背著他密議什么事。

    不過近日來雙方的僵化,讓范曉天知道,那晚石小草肯定沒說好事,反倒讓他有種松口氣的感覺,疑慮盡去。

    在周圍幾人不住的勸說下,加上吳茵茵也想聽聽卓沐風到底又想說什么,考慮了良久后,這才不情不愿地起身,慢悠悠朝外走去。

    不多時,她來到卓沐風三步遠處站定,就這么冷冷地瞅著他:“門主,有什么事要吩咐屬下去辦嗎?”

    卓沐風手一甩,足足十幾塊長形竹片射向吳茵茵,后者大驚,下意識后退幾步,伸手接住,立馬怒道:“你干什么?”

    卓沐風:“竹片上,刻著三門武功,一門是長生訣,一門是天刀九式,最后一門是覆雨劍法,你等會兒偷偷交給二弟和三弟,今后好好修煉。”

    “什么長生訣,天刀九式的,你以為拿幾門聽起來唬人的武功糊弄我,就想揭過之前的事嗎?”

    吳茵茵怒氣不減,但好奇之下,還是忍不住看向竹片上的內容,從刻痕上看,很明顯是新刻上去的,想到卓沐風這幾日偶爾會偷偷遠離眾人,吳茵茵總算知道他在干什么了。

    她起初只是隨意掃幾眼,結果這一看不得了,長生訣描述的種種玄奧境界,以及對應的圖案和運功法門,一下子深深震撼了吳茵茵。

    尤其最后結尾處形容,一旦修煉有成,則容顏永駐,長壽如龜。這等道門奇功,哪怕是傻子都能看出遠超四星武學的范疇,難道是……

    吳茵茵愕然抬頭,嘴巴張成圈形,癡癡傻傻地看著卓沐風,好半天才發出聲音:“大,大哥,這……”

    “好好練吧,別讓我失望。”卓沐風拍拍她的肩膀,大步離去。

    吳茵茵卻羞慚地想要找根繩子吊死。

    明白了,她什么都明白了。那夜大哥詢問他們的武功,不是為了抓他們的把柄,而是想要更了解他們,如此才不至于送錯武功。

    可她卻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甚至還讓外人看了笑話。這一刻,吳茵茵當真是無地自容,神情瞬息萬變,一張美艷的俏臉紅如晚霞。

    :。:24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福彩七乐下期号码预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