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系我們:通過郵件
歡迎光臨 祝您閱讀愉快!
當前位置:黑巖閣 > 網游小說 > 我的海克斯心臟 >

第四百一十九章 忌日驚變

    你住口,不許還嘴。說你幾句怎么了,給我憋著。”聽了杰諾的調侃,奧莉安娜不由得好笑的白了其一眼,關系再好也不能讓你這么調侃自己辛辛苦苦當爹又當媽的父親啊。

    “等等,這還有一些我的衣服,可以讓魔靈更換,她這樣特別不裹得嚴實一點在比爾吉沃特會顯得很奇怪的吧。里面還有一小袋備用零件,這個交給她,她自己就能自行替換。”奧莉安娜提醒道,將一包衣服塞進了杰諾懷里。

    然后杰諾便抱著魔靈登船了,好家伙,這可比奧莉安娜沉了一倍不止……

    “需要我開啟力場給你減輕負擔嗎?”魔靈問道。

    “不用了,男人不能說不行,即使是面對一個如此硬核的妹子。”杰諾搖搖頭,釋放了一絲能量進入肌體,一鼓作氣將魔靈抱上了船。

    以魔靈的構造來說,海克斯驅動的機體應該是不怕進水的,但除了能源裝置以外的內部結構可能會因此生銹,所以能避免還是盡量避免好了。

    “謝謝,我先進去躲雪了,奧莉安娜好像還有話對你說。”魔靈沒有絲毫覺得尷尬,先行進入船屋之中,畢竟雪化了了就是水嘛,結果還是會淋濕的。

    “是嗎?”杰諾回頭一看,奧莉安娜仍在翹首以盼,于是又跳下沙灘。

    “有空多去莊園看看妮蔻,這孩子天氣一冷天天睡大覺……船就要發動了,還有什么話要說嗎?”

    “想說的太多了,但我知道拖下去不太安全,所以把該說的都說完了,只能祝你一路順風了。”

    奧莉安娜搖了搖頭,雙手縮在胸前,剛做出后退離開的動作,卻又立刻張開雙臂擁抱親吻杰諾的額頭。

    “好羨慕啊……”伊澤瑞爾從船屋內探出頭,無比向往的喃喃著,這家伙也處于青春的萌動期。

    “羨慕什么?親吻這個行為模式還是精神寄托?”魔靈問。

    “聽說女孩子的嘴唇會帶來非常美妙的觸感……”伊澤瑞爾挑了挑眉毛,看著眼前這個要與他同行的鐵娘子,這和奧莉安娜不是長得一模一樣嗎?

    有了奧莉安娜還贈送你杰諾同款機械女仆,無奈他只能感嘆有錢人真會玩。

    “你這么知道的,你做過一樣的事情嘛?”魔靈想起奧莉安娜之前每天都會用親吻的方式給她鞏固記憶,所以習慣性的問道,并無其他惡意。

    但在伊澤瑞爾這里就聽出了其他的意思。

    哇!老鐵,扎心了!他欲哭無淚的回答:“因為沒有做過,所以才羨慕啊!”

    鏡頭轉回杰諾這邊,伊澤瑞爾與魔靈聊了兩句的時間,他們兩個也彼此分開了。

    他以為奧莉安娜要給自己傳輸什么重要的記憶,因為她之前說她想說的話實在太多了。

    但是什么也沒有,這只是一個很平常的吻別。

    “真的要走了。”杰諾說。

    “玩得開心,魔靈的問題會很多,她對人的情感很感興趣。”

    杰諾依依不舍的回到船上,發動引擎之后又來到了甲板上,他看見奧莉安娜仍在沙灘上目送著他們遠離,直到船消失在數公里外的地平線,他家鄉的人管這條線叫天涯。

    ……

    又是一個寒冷的夜,莎拉回到了熟悉的小島,這個承載了她為數不多快樂童年回憶的小島。

    而也是在十多年前的同一天,一群海盜來到了這個離群索居的小島上,毀滅了她僅有的快樂。

    “母親,父親,我來看你們了。”莎拉跪在墓碑前的泥土中,將精致又大得略顯夸張的雙qiāng放在身旁,又從大副手中接過一束白色花圈,放在墓碑之前。

    今天是莎拉父母的忌日,每年的這個時候,她都會放下手頭上的所有懸賞令,來到這個被燒焦的,殘破卻打滿補丁的小工坊外,祭奠亡母亡父。

    工坊里那些制造qiāng械的器具仍能使用,也是因為莎拉每年都會過來修繕工坊,保養工具。有時候她也會心血來潮,掄起錘子,在鐵氈上給自己敲出一個鋒利的bǐ shǒu,將染血的懸賞令釘在賞金榜上。

    比爾吉沃特只記得火紅長發的賞金女郎,卻不記得雙親被害的小女孩。如果不是她命大,她的時間可能也停在了那個殺人夜。

    但這一次和往常有些不一樣,莎拉總算帶回了一個不一樣的,令人欣慰的消息。

    她將船長三角帽脫下,將額頭靠在冰冷的石碑上,輕聲呢喃。

    “父親母親,我要告訴你們的是,你們的小莎拉把普朗克的勢力都摧毀了……”她哽咽著:“我在震耳欲聾的炮火聲中,親眼見證了殺害樂你們的兇手同他的船都轟進了海里,太棒了!你們等這一天等得太久了……”

    說到這兒,莎拉的眼神突然變得狠厲起來,怒火就像一旁的爐火般燒了起來。

    “不過,我和他的帳還沒完。他失去了一切,只留下半條命,卻被那群神棍救走了。但我知道他絕不會甘心養老,普朗克遲早會卷土重來,而我一定不會向他那樣松懈,一點兒機會都不會給他留下!沒了俄洛伊他狗屁都不是!”

    但這時,她們下船的海岸上傳來了sāo luàn的聲音。

    “雷文,去看看怎么了。”

    “是!船長!”莎拉快速拾起雙qiāng,給了大副一個眼神,雷文立即會意,跑向海岸查看情況。

    不一會兒,雷文神色慌張的跑回來了,相貌平平的臉上終于有了不平常的表情。

    “不好了,說法者帶奧考那幫人把我們的船給占據了!還分出了一幫手下找了過來,他們是沖著你來的!”

    “這些人都只聽俄洛伊的話,俄洛伊怎么會出海?就為了抓我還是那所謂的運動?”莎拉有些不解,她知道俄洛伊不會殺人,但不明白俄洛伊要自己干什么。

    不過來了這么多人,肯定不是是什么好事。

    “我懷疑我們被跟蹤了!”雷文說道。

    “不可能。我每次來這里都做得很隱秘,連塞壬號都沒有開過來,怎么可能會被跟蹤。這個島人跡罕至,已經算是荒島一個了,俄洛伊又怎么知道我會在今天來到這里?除非有人告訴她……”

    莎拉的眼睛驀然大睜,她的身份在經歷了那次海戰之后已經人盡皆知了,而那個男人只要記憶力深刻一些,就會想起十多年前他以為已經殺死的小女孩已經變成了今天的厄運小姐。

    而雷文搶在她之前喊出了那個人的名字。

    “普朗克!”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13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福彩七乐下期号码预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