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系我們:通過郵件
歡迎光臨 祝您閱讀愉快!
當前位置:黑巖閣 > 網游小說 > 我的海克斯心臟 >

第六百八十二章 幫誰?

    酒過三巡,卡西奧佩婭滿意的看著空掉的酒瓶,還有雙眼迷醉的卡特琳娜,攙起她的肩膀將她扶回房間。

    “這酒怎么腥甜腥甜的啊?有一股淡淡的血腥味。”卡特琳娜腳步虛浮,說話間噴出一股淡淡的酒氣。

    “有血腥味就對了,這是當下年輕人們都愛喝的一種混合酒,是從弗拉基米爾男爵那里傳出來的,加入了他的家族精心選擇栽培了數百年的血莓。要知道,弗拉基米爾男爵一直都是上流社會的潮流先驅。”

    杰諾熟練的把鍋甩到了還未打過照面的弗拉基米爾身上,看著平時冷酷殘忍的冷血刺客在酒精的作用,變得傻fufu的巨大反差,心中充斥著莫大的成就感。

    “弗拉基米爾?你可別跟他那群人走的太近,斯維因統領好像并不喜歡他們,他們正在結成第二個黑色玫瑰。”

    卡特琳娜已經說得很明顯了,以弗拉基米爾為首的猩紅秘社正在逐步向黑色玫瑰靠攏,而弗拉基米爾就是從黑色玫瑰中脫離出來單干的一位大佬,單論實力與樂芙蘭旗鼓相當。

    “我知道,那都是以前的事情了。”卡西奧佩婭順從的回答著,將卡特琳娜放回床上拉上被子,然后自己滑到地下室中。

    她鎖上房門,連姐姐都進不來,一個人在黑暗中自言自語。

    “我要走了,但是我隨時都可能再來,該怎么做我已經告訴你了,好自為之吧。”

    說完這句話后,她的身體瞬間軟了下去。悲傷終于沖破無情的枷鎖,但是她已經流不出眼淚了,就讓日子這樣看似平靜的過下去吧。

    ……

    在意識回到旅館房間之后,杰諾眨眨眼看了一圈,看見銳雯冷得直發抖,便下床跟她交換守夜。

    “今晚不會有刺客找上我們,你好好休息吧,別著涼了。”

    杰諾對著昏昏欲睡的銳雯說了兩句,后者看見被捂得火熱的大床,沒多想就鉆了進去。而杰諾則是點起了煤油燈,一臉嚴肅的坐在桌子邊,盯著火光沉思到天明。

    其實除了軍官派和黑色玫瑰以外,不朽堡壘中還有一個千年的邪惡存在帶領的勢力盤踞著。

    它就是弗拉基米爾手下的猩紅秘社,他們為老派貴族發聲,但無論實力和規模或是歷史都比黑色玫瑰差遠了。但它和黑色玫瑰并非敵人,而是盟友,目的都是為了推翻斯維因的軍功派。

    只不過樂芙蘭站在暗處,而弗拉基米爾主動站到了明處,公開反對斯維因,絕對是政界中跳得最歡的那個人。

    這樣的攪局者,杰諾覺得有必要去拜訪一下。

    接下來的幾天里,杰諾通過卡特琳娜的視界得知了崔法利軍團正在秘密的搜捕他們,于是他們接連換了幾家旅館,提前躲避搜捕,最后不得已躲進了不朽堡壘的地下街道,與無家可歸的流浪漢與神秘兮兮的黑袍人為伍。

    期間他也想過去拜訪弗拉基米爾,但是他住在狼靈殿附近,而那里因為被搜擦出了脈沖zhà dàn的緣故,守衛兵力也是最多,所以他把拜訪的計劃延后了。

    其實他可以輕松的解決掉那些想要圍堵他的崔法利士兵,但是那樣只會把秘密搜捕變為了公開搜捕,到時候大街上全部貼滿關于杰諾和銳雯的通緝令,所有偶然碰面的路人都可能成為檢舉人,那樣只會兩人在不朽堡壘舉步維艱。

    當事情發展到那個地步,杰諾走到哪血就會流到哪,向著屠城的方向演變。

    還好他惹不起,還是躲得起的。

    至今還沒有崔法利士兵見到杰諾的真容,只能找到吃剩的罐頭,永遠慢人一步跟在后頭吃灰。

    而斯維因遇到刺殺已經是家常便飯的事情了,小到士兵,大到將軍,黑色玫瑰腐化了無數他身邊的人,但他只要動用惡魔之力就能隨手化解。

    但是這一次的刺殺者很不一般,在皮爾特沃夫擊敗了遠古巫靈、又在艾歐尼亞主導了昂揚之戰的人,可比以前那些阿貓阿狗強太多了。

    他以為黑色玫瑰終于結束對他頻繁的試探,改為真正下殺手的時候,暗殺者卻退縮了。

    斯維因并不清楚這是為何,但他猜到刺客一定和黑色玫瑰出了矛盾。他覺得其中大有文章可作,或許他和刺客還有商量的余地,這也是他讓崔法利軍團秘密搜捕,而不是公開搜捕的原因。

    他這樣做就是想避開黑色玫瑰的眼線聯系刺客,但不知為何,那刺客總是能洞悉他的行動,先一步逃離……這讓他有些頭疼,頭發都愁掉了幾根。

    在這樣下去,他覺得自己可能要抽空去親自見一見了,畢竟不朽堡壘經過數百年的擴建,面積還是很大的,藏幾個人并不難。就好比黑色玫瑰,從帝國誕生之初就潛藏其中了。

    視角再回到杰諾這一邊,她在監視卡西奧佩婭的時候,發生一件令他非常意外的事情。

    某天夜里,黑色玫瑰的接頭人為卡西奧佩婭帶來了一份情報——說是他們發現卡西奧佩婭在恕瑞瑪盜墓尋找遠古力量時,結下的仇敵希維爾來找不朽堡壘找她報仇了,并且已經查到了她的住處,隨時可能找上她。

    黑色玫瑰要卡西奧佩婭把希維爾解決了,并且將她手中的神器上交給組織。

    杰諾看得眼皮直跳,差點就控制著卡西奧佩婭一口劇毒噴死接頭人。

    瞧瞧!樂芙蘭這種要求是人說得出來的?

    你的仇敵自己解決,戰利品歸我,這種究極打工的要求怎么說得出口?

    而且希維爾好歹算是杰諾一個交情匪淺的朋友,還差點成為了夫妻,杰諾怎么可能讓希維爾就這么死掉。

    所以無論是站在卡西奧佩婭或希維爾的角度上去思考,他都覺得這個要求就尼瑪離譜,讓他想把樂芙蘭的臉摁在地上反復摩擦,給她點顏色看看,讓她的臉變得不那么蒼白。

    不過仔細一想,這事還是挺難處理的。

    他這前腳剛剛控制了卡西奧佩婭準備搞事情,后腳希維爾就要來搞死他的棋子。

    這到底要幫誰呢?7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福彩七乐下期号码预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