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系我們:通過郵件
歡迎光臨 祝您閱讀愉快!
當前位置:黑巖閣 > 都市小說 > 一夜回到改開前 >

第四百一十四章 真是看走眼了

    沈大梅想通了很多,她已經記不清是從什么時候,沈鐵軍就變成了自己不再熟悉的小四,只隱約記得是從當初沈大亮喜歡陳曉云的時候,他跟著大哥上工后找人家說了復習的事兒,還指明了是要魔都版的數理化叢書,直到后來進了大學才有傳言說當年的高考,便是使用這套叢書當做了題庫,無論是哪里的出題者都是在這里面找的題,最多是變了下類型——拿著這套叢書復習沒幾個月,國家便恢復了高考!

    如果只憑這點,沈大梅還無法確定沈鐵軍的安排是早有深意,那么后面語文的作文題《難忘的一天》,如果說這也是他猜出來的,那也可能是真的猜的,可后面的提前體檢,劉大剛的自留地,以及他仿佛彗星般考上了研究生、博士生、乃至于到了現在的部委副主任,只是這些還不足以讓沈大梅心神崩潰到后悔不已的淚流滿面,真正讓她變成這樣的原因,還是沈鐵軍承認了!

    “我一直也想給你你想要的——只是你想的太多!”

    當因為后悔的沈大梅抱著吳寧寧痛哭的時候,坐在摩托上的沈鐵軍也是在后悔,只是和沈大梅的后悔不同,他是在后悔剛才怎么特么的就承認了,還說出了那句近似于承認的話!

    “x了,這是教訓!”

    坐在摩托座上的沈鐵軍飛快的搖了搖頭,從剛才出了門他就感覺自己應對的有問題,便抽出根煙點上吸了一大口,這還是他為去看祿教授碰到其他人準備的,沒想到這會兒派上了用場,倒是沒抽幾口也就找出了應對失措的主要原因:沈大梅是自己的親人!

    而面對外人的時候,沈鐵軍的警惕性就不會這么低,也就更不會說出我一直也給你想要的這種近乎承認的屁話,不過很快他也就在這里面找出了利好的一面,他以前給沈大梅建議過很多東西,然而這個姐姐都沒當回事,現在有了這次的溝通,想必以后再給她建議的時候,她是不會拒絕了?

    啪的將手中剩下的大半截煙頭彈飛,眼瞅著凌空翻出好幾個三百六十度掉進水里,沈鐵軍才轉頭擰開鑰匙,就聽旁邊傳來了個聲音:“亂扔煙頭,罰款五塊!”

    “——”

    無語的看了眼旁邊戴著紅袖章的老太以及她手中的牌子,沈鐵軍飛快的從口袋里摸出夾子抽出張五塊的外匯券,便發現老太手中的牌子上赫然用日文寫著:“亂扔煙頭,罰款五塊人民幣!”

    “你不是小鬼子啊——”

    帶著紅袖章的老太接過外匯券后看了沈鐵軍一眼,便從懷里摸出了個手帕包卷了進去塞回懷里,抬起頭后一雙渾濁的眼睛滿是好奇:“沒看出來你還挺有錢?”

    “沒罰單?”

    沈鐵軍眨了眨眼,他在看到日文小牌子就知道碰到了什么,上輩子里許多鍵盤俠在吐槽國人的素質,說那些出國隨地吐痰隨地刻畫的行為是多么的丟國人的臉,卻不知在這個時候能被全世界吐槽不文明的就是小鬼子。

    過上幾年更是滿世界的《海外著名景點所見的無常識的日本人》、《日本人的國際意識亮起紅燈》、《素質低下的日本游客激增》等負面報道,批評聲最大的時候,梵蒂岡更是針對“給教堂正在祈禱的信徒拍照”而chū tái了針對小鬼子的《靜肅令》,可謂是人見人喊的地步。

    “罰單?”

    滿臉褶子的老太抿著嘴上下打量過沈鐵軍,便從口袋里摸出了個小本本:“哦,小伙子你是哪個單位的?到時給你寄過去——”

    “那算了——”

    沈鐵軍再次無語,寄到單位里啊,便感覺這老太也是真的惹不起,便加起油門一溜煙的走了,留下的老太滿臉好奇望著他的背影:“真是看走眼了,竟然不是小鬼子!可國內哪個單位里能有穿成這樣的工人?”

    差點被人當成小鬼子,沈鐵軍也沒有太多的想法,他原本就是想趁著小鬼子還沒開啟買遍全球的時候撈一把,到時候真正的能讓小鬼子當成自己人才好,那樣公司便會在京都暢通無阻,當然這是有點想當然,現在能夠下手的地方,除了京都的都市圈以外都沒有機會。

    從沈大梅家回來,沈鐵軍這個年也就算過去了,自早上起來上了飛機到馬不停蹄的竄了兩家的門,他回到家里后便噸噸噸的灌了一杯的水,楚大招看他喝完了,拿了個本子放在了他面前:“這是接待處這次報的帳,兩百零一萬七千五百塊,大頭是煙花和清理費,今年觀看的人數比去年多了十倍還多,幸虧提前聯絡了區里的公安們維持秩序,就這還差點造成踩踏行為——”

    “明年擴大四倍,設置四個燃放點,以慶祝國泰民安!”

    沈鐵軍拿筆在文件批示人上簽過字合上,交給楚大招后又從她手里拿過個文件夾,便見她將個筆記本放到了文件夾上面,開口道:“咱們走后給你來電話的,齊磊接了后都做了記錄——”

    薄薄的演草紙不知道是從哪個本子上扯下來的,上面記的十幾個電話中第一個標注的日期是1月20號,陳曉云說劉麗和**兩口子私下領了證,也沒擺酒就成了家,誰都沒請只有陳曉云和陳健知道。

    第二個是陶青打來的電話,留言就掛了,沈鐵軍知道她是去找了沈大梅。

    第三個竟然是宣雯的,留下的記錄是聯系的方式以及新年快樂的祝福。

    第四個是毛利民的,得知南下過年后便掛了。

    第五個是劉大剛的,說是有事兒找他。

    第六個是無名氏的,聽到他沒在家也就掛了。

    第七個是李華聯的,得知人沒在家,也沒留聯系方式,而是留了個新年快的祝福。

    第八個竟然是麥片哥zhū dé勝,說分配到了教育部人教司,留下了聯系方式說是以后常聯絡,順便祝他新年快樂。

    再往后竟然還有出租車公司關于春節期間用車的提示——

    “董事長,剛接到魔方有限發給魔方實業與魔方傳媒以及魔方安全的公告,魔方有限的董事長由王盛奇先生更換為楚大招小姐,王盛奇先生將出任魔方實業東京分公司總經理,原證券部負責人郭寬亞將出任魔方實業東京分公司副總經理兼魔方有限公司證券部部長,可見傳言還是有幾分可信的——”

    裝修金光閃閃的辦公室內,程青背對著寬大的辦公桌坐在舒適的老板椅上,望著巨大玻璃窗外躍出海面的朝陽,聽到身后的心腹說到這里便停住,當即搖頭道:“不是幾分可信,是十分可信,憑借著小小的交易員一躍而成為魔方有限的部長,郭寬亞這是抱上了大粗腿,魔方有限的部長從來不對外招聘,里面各個部門的職員工也是從下面各個分公司選拔,這就杜絕了招到心懷不軌的人——嗯,距離開市還有兩個小時,咱們下去吃飯吧。”

    “您不是說郭寬亞不一定會今天來?”

    心腹飛快的到了旁邊找出隨身文件包,又幫程青取來大衣后看著他穿上,便聽他開了口道:“你以為我是去看他?我是去看那些拋售股票的人——”

    “拋售股票?那咱們的股票要到什么價位才回購?”

    心腹眨了眨眼睛,這是個他早就想問的問題,因為這個問題的答案涉及到無數的金錢,程青從他手里接過了文件包,一雙眼睛掃過他貪婪的臉便笑了起來:“嗯,該回收的時候,我會告訴你的——”

    目光落在程青接下的公文包上,心腹滿臉諂媚的開了口:“董事長英明神武~”

    “我就當你是真心稱贊我了。”

    程青不悅的看了眼手下,也許以前從白手起家到置辦下偌大家業是他英明神武的遠見,那這次能夠逢兇化吉的躲過一劫就和這個詞扯不上任何的關系了,這個功勞要記在那位已經抱上大粗腿的郭寬亞身上,否則他這會兒怕是和其他老板那樣求爺爺告奶奶的去找銀行和財團公司尋求現金支持——然而在國家的博弈中一方表明了態度,另一方卻毫無動靜的大勢下,怕是沒什么銀行和財團敢踏足其中,要知道現在擔憂收不回來房企貸款的銀行,要比買了股票的多到不知道多少。

    “他們還沒來,看樣子今天是不會來了,也對,讓股票跌上幾天見了底兒,才是出手收拾的好時候——”

    從十八層的進門大廈電梯坐到八層,這一層原來是魔方實業的地盤,只是站在電梯口望著里面被扯的零碎的鐵將軍,以及玻璃門上扔滿的爛雞蛋和爛白菜葉子,鼻尖飄過了陣惡臭的程青用手帕捂著鼻子轉身進了電梯,只是當他下到負一樓停車場時,隨著電梯的兩扇門打開,便感覺眼前站了堵墻,望著漆黑考究的西裝一路往上看去,程青不禁后退一步才看清面前足有兩米多的大漢,目光在這個大漢西裝的插花眼上掃過,小巧的精致徽章內用鮮紅的字體刻著個m字母,頓時腦海中蹦出了個詞,面色也就一變:“魔方安全的?”

    “尊敬的先生,請您稍等一分鐘,謝謝配合!”

    兩米一的大漢嘴巴張合間,一個帶著濃重口音的英語傳進了電梯里面,這時隨著遠處一聲口哨響起,壯漢側了側身子讓開了電梯口,被寬大墨鏡蓋住的半個臉明顯是笑了笑,程青看了眼旁邊的心腹,便發現他的臉都白了,心中暗罵了聲沒用的東西,便拎著公文包走出了電梯口,然而下一刻也就愣住了,接著便倒抽了一口涼氣:“嘶——”

    寬曠地下停車場足足有幾百個平米,以前程青見過的最大場面也就是大群警察出現查抄一家涉案的企業,可那時人數也就是三四十人而以,然而此刻他的目力所及之處,都是密密麻麻的黑色西裝大漢三五成群的四下張望著,最矮的那個也要比自己高上大半頭,簡單數下便有七八十人——只是這些人穿的手工西裝,也是筆巨大的開支吧?

    “去八層,把那邊打掃干凈,郭生還有十分鐘就到了,你們只有十分鐘的時間,大家速度快點!”

    隨著一群大廈的保潔人員低眉順眼的出現,強制鎮定才想走的程青也就停下了腳步,望著旁邊先前開口的女人才想靠近,便發現她身后的一男一女便走了過來,當即站住腳步開口道:“你好,請問是貴公司有限的郭寬亞,郭生要來?”

    “你是什么人?”

    林芝娥拍了拍先前開口的秘書,一雙眼睛在程青臉上掃過,接著恍然道:“哦,原來是程董事長,不知打聽郭生的行蹤有何事?”

    “您是——”

    程青目光掃過突然插嘴的女人面龐,這是個他從未見過的年輕女人,不過目光在她身邊的黑衣人身上掃過,便感覺這應該是個魔方的重要人物,便飛快的開了口道:“說實話,我對于郭生沒有任何的好感,因為他之前讓我損失巨大,即便是現在也是損失慘重,但是我知道他是身不由己,我這人就是這樣,恩——我是一個愛好交朋友的人,郭生降低了我這次的損失,我也不會恩將仇報。”

    “但是我可以聽出你對魔方的怨氣——”

    林芝娥一雙眼睛盯在程青的臉上,只是想想郭寬亞和這位見面的報告,點了點頭道:“郭生還有二十分鐘就會過來,您用實際行動證明了您是一個可以考慮合作的潛在伙伴,我是魔方安全的林芝娥,很高興見到您。”

    “林~林小姐您好,請原諒我有眼不識泰山,我,我真是太驚訝了,您是如此的年輕——”

    程青神情一愣,滿臉震驚的上下打量過眼前的女人,飛快的將手中公文包交給了旁邊的心腹,雙手和她握住后一觸即松,然后搓著雙手滿臉是笑,熱情的笑容差點讓旁邊的心腹有點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只是沒想到面前的年輕女人嘴巴一張,說出的話是差點沒讓他閉過氣去:“程董事長,我最討厭人家說我年輕,希望您以后不要再這樣夸我!”

    熱臉貼了個冷屁股的程青有些尷尬,然而能從一無所有的摸爬滾打到了現在坐擁所謂的“百億”集團,他也不是沒有遇到過類似的場景,心中暗自念叨著好男不與女斗的開了口:“是是是,是我的錯,請林小姐原諒我這次的冒昧——”

    “那好,我還有事,咱們后會有期。”

    林芝娥挑著眉毛將眼鏡戴上,左右一看帶著身后的人上了電梯,程青這才發現她身后的幾個穿著同樣黑西裝的竟然是金發碧眼的女人,不由為魔方的大手筆而感到驚訝,只是眼前這百十號正宗的歐美大漢便超出了他的想象,這么多人不說別的,單是月薪都是要按照美元英鎊來算的,乘以匯率是一個便趕得上自家公司七八個——

    胡思亂想的程青正心中暗暗的數著人數,旁邊陡然傳來了個英語聲:“總部總部,G先生將在五分鐘后到達,G先生將在五分鐘后到達,over!”

    “總部收到,總部收到,一切正常,一切正常,over!”

    遠處響起的聲音傳來,程青努力壓著好奇心望向對面,他是生怕惹出了什么誤會,心中開始胡思亂想的想著郭寬亞這次來的目的,然而還沒等他想出來,一個英語聲又響了起來:“3號目標進入停車場,3號目標進入停車場,目測沒有武裝人員跟隨——”

    “武裝人員?!”

    程青陡然起了層雞皮疙瘩,轉頭向著停車場的入口處望去,沒多大會一輛勞斯萊斯開了進來,看清車上的牌子嘴巴也就大張開,這時車里的人顯然沒想到停車場里有這么多的西裝大漢,更讓他吃驚的是兩組三人的大漢圍住了車子,一陣急促的交談后打了個手勢,車里面的人便鉆了出來,面色焦黃的強制鎮定著左右望了,也就看到了他,蒼老的面皮上一陣抽搐開了口:“嚯,這不是程董事長么——”

    “翟叔您說笑了,我也是自身難保啊——”

    看清來人,程青不管三七二十一的先把自己打造成了個受害者,先前還隱含好奇的臉上,這時隨著他的話成了苦瓜臉:“那郭生馬上就來——”

    “郭生?他郭寬亞是個屁的先生?簡直就是個小人!養不熟的白眼狼!我當年是怎么對他的?他畢業后找了半年的工作都沒找到,還是我看他可憐,哀求的我呀,這心吶,軟了,嗨,小人!早知如此——”

    老人手中的金色拐杖不住的戳著地面,哆哆哆的就和敲小鼓似的,然而程青不是來聽他廢話的,正想著怎么再套出來點消息,便聽旁邊又傳來了個聲音:“5號目標進入停車場,5號目標進入停車場,目測沒有武裝人員跟隨——”

    連串的英語將老人嚇的一愣,轉頭四下看看的望著入口處看了過去,沒想到又是一輛勞斯萊斯緩緩開進來,旁邊六個黑衣大漢便打著手勢圍了過去,接著就聽一聲怒吼:“你們,你們想做什么?我的車上有律師的,有大狀在的——”

    “尊敬的5號目標,我們是美利堅艾維斯律師所和巴爾夫律師事務所以及英聯邦錢普尼斯律師事務所組成的魔方有限法務部的法務顧問團,我作為顧問團主席向您保證,現在我們做的一切都是符合國際法以及美利堅和英聯邦憲法的準則,這邊還有港島法務部門的公正人員,以及在他們的公正下,由魔方傳媒亞太公司的合作伙伴nHK技術人員進行全程影視錄像,以避免將來你我他三方出現不必要的誤會,請問您還有什么疑問嗎?!”

    一連串的英語噴薄而出灌入耳朵里,程青算得上是再次被震驚了下,只是回過神后他有些搞不懂這兩位怎么會出現在這里,接著又想到郭寬亞還有幾分鐘就要來了,魔方安全的人這么多就不怕雙方起了沖突?

    3號目標!

    5號目標!

    腦海中翻江倒海的折騰了會,程青陡然冒出了個不敢想象的念頭,這倆公司分別是被郭寬亞狙擊的兩大藍籌股,按照這個編號來看,那么很有可能這次被狙擊的五大藍籌股都會出現!

    這個郭寬亞,到底在搞什么鬼?!

    他就不怕這五家恨不得啃了他的人把他給撕了?

    腦海中這個念頭閃過,程青就被眼前的一排黑衣大漢給帶走了注意力,按照他這個推測來說,這群人以及如此龐大的律師顧問團隊到了這里,那肯定是雙方要做交易的!

    “總部,總部,G先生進入停車場,G先生進入停車場,over!”

    “總部收到,總部收到,一切正常,一切正常,over!”

    “G先生?相對于s先生來說的吧?”

    程青拎著個包好似白領人員似的望向了入口處,很快一輛體型迥異,顏色漆黑的車子開了進來,車子還沒停穩旁邊的黑衣大漢們就動了,飛快的跑到車子旁邊,這時一個嗓門響了起來:“郭寬亞,郭寬亞,你是來嘲笑我們的嗎?啊,把我們的錢都摟走了不說,還要吃干抹凈的砸掉桌子,你就不怕遭報應嗎?”

    “翟老,您言重了,郭寬亞只是一個棋子,我已經在信里說明了,這次也是本人冒著風險建議雙方到此為止,以后江湖事江湖了,只是此次為了避免你們的損失,本人才說服老板釋放善意,如果翟老感覺到了委屈,那在下悉聽尊便。

    如果您決定要離開,那么本人也可以直言相告,您手中的地置股份不足百分之十五,目前來說為了保證享受要約收購線的資格,需要增持最少百分之十五的股份,才能保證貴集團不會被他人奪去。

    而要保證安全控制線的話,就需要增持百分之十九的股份,使之達到百分之三十四的安全控制線,才能擁有股東大會上的一票否決權,那么我完全可以坐等您回購股票時再動手——”

    郭寬亞嘴上不停的說著繞過眾多的黑衣大漢到了翟老面前,面上露出了憐憫之色的聳了聳肩膀道:“除非你們五家能夠同心協力推高股價,這樣才能讓我無法收購到足夠的股票還給融券商,但是您認為這可能嗎?三天以來外邊的中介所掛滿了降價出售的房子,就在此刻你們的售樓處外,已經排起了要求退房的隊伍!我沒說錯吧?”

    頂點7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福彩七乐下期号码预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