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系我們:通過郵件
歡迎光臨 祝您閱讀愉快!
當前位置:黑巖閣 > 都市小說 > 卿如春風來 >

第五百二十三章 再出意外

    “為何?”皇帝輕笑,“你從出生起就擁有一切高高在上,自然不會知道我想要什么。”

    皇帝撫了撫自己的衣袖,金黃的底上繡著精細的騰龍。

    曾幾何時起,自己竟也如此在意這些了嗎?

    辰王心中咯噔一下,他似乎也明白了什么一般。

    皇帝最常與他說起,自己登上帝位之后,唯一的好處,便是終于可以名正言順地娶到自己心愛的人。

    盡管慕容賢妃是出于自己的原因,但也是心甘情愿和親。

    成了賢妃之后,更是為皇帝生下了一子。

    就此看來,皇帝確實也是心滿意足了。

    可是賢妃之死,亦是她自找的。

    辰王凝了凝神,低聲道“她持心不正,出爾反爾,最終的結果也是她報應所致,你又何必……”

    “我何必?”皇帝獰笑了一聲,看著辰王的眼神中充滿了嘲諷。

    辰王走到皇帝的面前,看著皇帝。

    皇帝有氣無力地干笑了幾聲,嘆了口氣道“倒頭來,我終究是什么都沒有,連她……”

    說到這兒,皇帝頓住了,他看了一眼祁佑,低聲道“你要的結果我給你了,你滿意了嗎?”

    見著皇帝的樣子,祁佑也是心疼。

    畢竟是親生父親,祁佑又何嘗想讓皇帝這個樣子。

    他垂下頭去,沒有說話。

    “朕倦了,眾愛卿都散了吧。”皇帝抬了抬胳膊,對著下面眾人說了句。

    底下的眾人如釋重負,面面相覷之后,一個個都悄悄走了。

    沈言玨遙遙看了一眼沈清婉,見自己女兒對自己點了點頭,便也帶著沈夫人一道離開瓊華宮了。

    “你們也都回去吧,”皇帝抬手對著身邊的皇后皇子與嬪妃擺了擺手,“朕想與兄長說說話。”

    又想了想,皇帝吩咐道“佑兒,你也留下吧。”

    五皇子看了一眼皇后,母子兩人都在彼此的眼中看到了一絲不安。

    原以為最大的對手是祁佑,可是卻未曾想到,竟然會出現這樣的變化。

    可是現在皇帝開口,他們母子倆也沒有辦法。

    就在眾人打算散去的時候,殿中卻有一人,突然雙目一凝,手中蓄力,直沖上座的皇帝而去。

    “父皇小心!”五皇子眼尖手快,一個箭步沖到了皇帝身前。

    因為五皇子知道文坤手中的扇子是他的武器,更是在聽完了文坤的控訴后,心中一直防備著。

    所以當所有人都放松警惕之時,文坤突然出手,五皇子便是第一個反應過來的人。

    文坤見五皇子出現眼前,冷笑一聲,絲毫沒有減速,手下亦未留情。

    瞬間,一陣利刃劃過血肉的聲音響起,眾人都是大驚失色。

    待眾人定神一看,竟然是祁佑一手抓住了文坤的扇子。

    “你讓開。”文坤低聲說道。

    祁佑眼神堅定,死死盯著文坤。

    鮮血沿著他的掌心淌下,他卻沒有一絲后退的意思。

    文坤咽了咽唾沫,心中微微有些動搖。

    “你這樣殺了皇帝,只會給自己留下一個罵名,”祁佑冷靜地與他說道,“你會死,你妹妹也會死,更重要的,這樣一來,趙家依舊是原來的樣子。”

    文坤一滯,手下一松。

    祁佑趁機一把拿過扇子,從掌心拔出利刃,文坤也被趕來的侍衛摁住。

    沈清婉再也坐不住,跌跌撞撞向前跑去。

    祁佑轉身托住了她,沈清婉卻是淚流滿面,小心翼翼捧過他的手。

    “太醫!快叫太醫!”辰王回身吼道。

    “我沒事,”祁佑沖沈清婉一笑,“包扎一下就好了。”

    沈清婉心亂如麻,一直覺得今日不會順利,但卻沒有想到,祁佑還能受這個傷。

    太醫很快便到了。

    好在文坤扇子上的刀刃并不長,只是劃破了祁佑掌側,并沒有貫穿傷。

    確實撒些止血藥粉,包扎一下便無事了。

    五皇子也是尷尬,他明明是第一個沖到皇帝面前的,可是卻什么都沒做成。

    反倒是祁佑,當他看見文坤出手的時候,就直躍文坤面前而去,甚至還受了傷。

    五皇子咬了咬牙,原本自己若為皇帝擋下一刀,今日即便皇帝深信文坤是自己的手下,也能將功抵過。

    可是自己如今卻如一個戲子一般,站在皇帝面前,所有人都在關心祁佑手上那一點小傷如何。

    五皇子暗暗退到了一邊,沒有說話隱匿在人群之中。

    就在大家伙兒都關心祁佑傷口如何的時候,皇帝卻是瞥了一眼默默退開的五皇子。

    辰王見祁佑確實無恙,便招呼著其他皇子嬪妃先走了。

    沈清婉眼中還凝著淚水,饒是祁佑好聲好氣安慰了半日,這才跟著貴妃一道走了。

    偌大的宮殿中,很快便只剩下了四個人。

    皇帝與辰王,祁佑與祁歸恒。

    皇帝面上冷沉,垂著眼眸的樣子,像是老了數十歲。

    “人都走了,你想說什么就說吧。”辰王自顧自在一旁坐下。

    祁佑與祁歸恒對視了一眼,到底沒有動。

    皇帝沒有抬眼,只是揮了揮手道“你們也坐。”

    隨后他撐起身來,給自己倒了一杯酒,揚首便一飲而盡。

    “我不是一個好皇帝,”皇帝苦笑了一聲,“為帝王者,應是沒有一顆人心的。”

    皇帝的聲音越來越輕。

    其他人都不曾開口,只聽著皇帝輕輕說著。

    “我曾經殺了這么多人,是怕他們泄露秘密,”皇帝垂著頭,“無論于天下,于言官,我和你做的事,終究是欺君罔上。即便有理可辯,即便有情可循。”

    辰王垂眸擰眉,沒有說話。

    皇帝殺了那么多人的時候,辰王留過一個心眼。

    但畢竟說好了天下是他的,辰王也確實沒有與他去爭。

    “我原本,是想把這天下,還給你的。”皇帝嘴角扯出一個笑來,轉頭去看辰王。

    “如果,安兒沒有告訴我,”皇帝的苦笑漸深,“她一心記掛的,都是你。”

    皇帝的這句話聲音不大,可話音一落,在場三人卻皆是一驚。

    安兒?

    是……賢妃嗎?

    祁佑更是愣神,看向皇帝。

    他最了解自己的母親,從小到大,賢妃除了告訴他北章才是他的根以外,不曾在兒女私情上,與祁佑置喙過半句。

    若是自己的母親真的心有所屬,那也是北章,而不是任何一個男人……6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福彩七乐下期号码预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