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系我們:通過郵件
歡迎光臨 祝您閱讀愉快!
當前位置:黑巖閣 > 修真小說 > 橫掃大千 >

第三百零六章 上好的獵物

    在馬車上之時,陳銘便一直在觀察著。

    從深淵這個名字出現之后,周圍人的反應來看,在這個世界之中,深淵這種東西,多半極為恐怖,甚至對此界天意而言也是如此,不然不至于有如此反應。

    不過,這又如何呢?

    此界的妖物的確強悍,但那是相對于普通人而言。

    在事實上,此界的妖物,一般不過是尋常后天武者的實力,其中的精英,或許可以媲美先天。

    尋常大妖,實力在歸源乃至宗師之間。

    對普通人,乃至于這個世界的除妖師而言,這等實力,的確算是強大了,但對于陳銘而言,這又算得了什么?

    不過彈指可滅的螻蟻罷了。

    對這個世界的人而言不可戰勝的大妖,不過是如此實力,那么更強的深淵,就算能夠更加強大,又能強大到哪里去?

    一念至此,陳銘臉色平靜,靜靜望著眼前的人群,開口說道:“你的委托,我答應了。”

    話音落下,原地頓時陷入了死寂之中。

    “大人,不可啊!”

    過了片刻后,鄒憂才反應過來,臉色焦急的望著他。

    而在對面,聽著陳銘的回復,那青年也直接僵住,望著陳銘,有些不敢置信的開口說道:“銘王大人,您真的答應了?”

    他說話顯得有些結結巴巴,顯然也是沒有想到事情竟然如此輕易。

    在事實上,他根本沒想過陳銘會答應此事,只是硬著頭皮上來試一試罷了。

    卻沒想到,陳銘竟然真的答應了。

    “我既然答應了,難道還有假的不成。”

    在對面,陳銘臉色平靜,淡淡開口說道。

    在暗地里,他的天人之勢已經滲透而出,仔細感受著周圍的變化。

    伴隨著他答應討伐深淵,他明顯感受到,四周的天意有了些變化。

    磅礴的天意之力瘋狂涌入他的體內,在一瞬間,眼前的世界仿佛變了個模樣。

    像是模糊的世界突然變得清晰,整個世界的奧秘似乎都在此地展示而出,整個世界的變化盡數站展露于眼前,給他帶來一種獨特的感悟。

    身處于這種狀態下悟道,效果無疑會好上許多。

    “只是剛剛答應下來,便有這種效果么?”

    感受著周圍世界的變化,陳銘臉色平靜,心中閃過這個念頭。

    從陳銘身上的變化可以看出,這所謂的深淵,對于這個世界的天意而言應當是一個很大的問題,不然,也不至于有著如此明顯的表現。

    靜靜在原地佇立,陳銘臉色平靜,輕輕伸了伸手。

    浩瀚的天人之力爆發而出,這一刻,時間仿佛靜止了。

    在在場諸人的視線注視下,一股龐大的牽引力突然爆發,隨后在眼前諸人的身上,一道道黑色的氣息被直接抽取而出,落入陳銘的手中,最終凝聚成一塊黑色的晶體。

    這黑色的氣息深邃,透著邪惡,只要看其一眼,心中便有成百上千個邪惡的念頭升起,讓人驚駭與色變。

    而這黑氣,正是從身前的青年等人身上抽取而出。

    “這是什么?”

    望著陳銘剛剛抽取出的黑氣,還有陳銘手上凝聚出的黑色結晶,鄒憂臉色驚駭,忍不住開口問道。

    “這是寄宿在他們身上的一點妖氣,十分頑固與隱秘,想必就是那位深淵所留下的。”

    握著手中這塊深邃水晶,陳銘淡淡開口說道:“這東西若是在人身上留久了,會有各種問題,甚至一個不好,就直接妖化了。”

    “妖化!”

    在場諸人臉色頓時再次一變。

    無聲無息之間,已經有不少人望向前方,望著那些東萊人,視線逐漸變得不友善起來。

    沒有等在場諸人的反應,陳銘直接回身,走上了馬車。

    “帶上那人,直接走吧。”

    他淡淡開口,如此說道。

    次日。

    “所謂的深淵,究竟是什么?”

    夜色朦朧,一座寬敞的莊子里,陳銘臉色平靜,靜靜佇立在此,望著身前的鄒憂幾人,皺眉問道。

    “大人不清楚?”

    望著眼前的陳銘,鄒憂一愣,這時候心情莫名的有些復雜。

    感情你連自己要對付的對象究竟是什么,就這么接下委托了?

    不過當著陳銘的面,他也不好說什么,只是嘴角微微一抽,開口說道:“所謂的深淵,便是妖中之妖,也被稱之為妖的根源”

    “根源?”

    陳銘有些意外,也有些好奇。

    “不錯。”

    當著陳銘的面,鄒憂點了點頭,開口說道:“就是根源。”

    “在傳說中,這個世界本來是沒有妖的,只是后面,一些深淵之妖的出現,改變了一切。”

    “傳說中,深淵之妖,有一種獨特的特性,那便是使人妖化。”

    “任何靠近深淵的生命,最后都會被深淵所同化,最終成為深淵的一部分。”

    “哪怕是一滴血,一塊血肉,若是流露在外,都足以造成一片大洲都直接被污染掉。”

    他臉色凝重,望著陳銘開口說道:“在過去,不是沒有人試圖去討伐深淵。”

    “曾經有數個國度一起出力,集結了三十萬的軍隊,數百位強大的著名除妖師,一起出發去討伐一位深淵,但結果,卻是直接失敗了。”

    “深淵的周圍集結了太多的妖物,三十萬大軍,還沒有走到對方面前便已經損失過半,等到了深淵腳下之后,更是直接被妖化,淪落為妖物,反過來攻擊己方的除妖師,整個過程根本沒造成任何戰果。”

    “那一次還是二十年前,直接導致了數個國度的毀滅,而這一次,深淵再度出現,只怕會更加恐怖。”

    他臉色凝重的開口說道,臉上隱隱能看出恐懼,顯然對這深淵,有著深深的恐懼。

    “原來如此么”

    在鄒憂身前,聽著他的講述,陳銘緩緩點了點頭,看上去十分平靜:“強大的感染力,還有數量恐怖的妖物一同隨行,這聽上去還真是令人期待啊。”

    他如此說道,聽著鄒憂的話,不僅未曾畏懼,反而心中越發期待。

    強大的感染性,意味著深淵這種妖物的特殊,數量恐怖的妖物,意味著數量同樣恐怖的妖丹。

    對陳銘而言,有比這更好的獵物么?

    :。:<script&gt;chaptererror;</script&gt;5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福彩七乐下期号码预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