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系我們:通過郵件
歡迎光臨 祝您閱讀愉快!
當前位置:黑巖閣 > 都市小說 > 八零重生小萌妻 >

第51章 心中卻一片荒蕪

    這些張國慶也知道,他不能說凌慕澤的媽媽,因為他看的出來穆靜之應該是喜歡凌慕澤的,而凌慕澤……張國慶的手不由自主的放在兜里捏了捏凌慕澤交給他的存折。

    存折上仿佛有燙手的溫度,張國慶碰了一下,趕緊把手拿出來了,然后手捏了捏車閘,說:“走吧,先吃飯,有什么話邊吃邊說,值了一夜班,又和凌慕澤打了一架,我真有點餓了!

    “走吧!

    張國慶等了半天,也沒感覺后座上有人坐上,他回頭看了一眼,穆靜之捏著她的包包的帶子站在原地沒動,于是他疑惑的問:“你發什么呆呢?”

    “前面有個小攤,早飯還不錯,就去那邊吃吧,走著去,不用……”

    沒等她說完,張國慶就明白穆靜之什么意思了,他把車子往旁邊一停,抱著穆靜之就把她放到了前面的橫梁上……

    一直站在拐角處角落里的凌慕澤,看到穆靜之坐到張國慶自行車的前面的橫梁上之后,就黯然的轉身了。

    張國慶突如其來的動作讓穆靜之驚恐不已,之后不自在的看著張國慶,在張國慶就要上車的時候,穆靜之火速的從車前面的橫梁上跳了下來,然后坐到了后座上:“走吧!

    看著穆靜之敏捷的動作,張國慶心中復雜極了。

    良久他說:“走吧!

    昨晚下了大半夜的雨,空氣特別的清新,涼風習習,雖然已經初夏了,但是卻有著春天的愜意,騎著車迎著微風,按說該是愜意的,但是張國慶心中卻一片荒蕪。

    之前他說追求穆靜之,喜歡穆靜之,純粹是因為她長得漂亮,是大多數男人一眼就能看上的那種,加之穆靜之有點凄慘的處境,他想自己要是追上了穆靜之,帶出去有面不說,也算是做了一回好人,幫了她,也好聽。

    然而昨天雖然是因為凌慕澤母親的話打了凌慕澤,但是張國慶自己清楚,他對穆靜之已經不是一開始那么淺顯的追求了,是真的想要對她好。

    甚至他也下定了決定要對穆靜之好,可是凌慕澤存折讓他又在心里嘀咕了起來。

    他明白凌慕澤對穆靜之的感情不比自己淺。

    現在穆靜之自己的態度也再次讓張國慶看清楚了現實!

    心中剛剛萌芽的感情,就因為看的清楚要連根拔除了,好像荒蕪還真是個合適的詞。

    “哎,停下!”穆靜之不知道張國慶想了這么多,看到路邊有個賣飯的小攤,她想著趕緊吃了回家睡覺去,就叫住了張國慶。

    聽到穆靜之的聲音,張國慶回神,瞥了眼穆靜之說的早餐攤,騎著車子沒停,直接越過去了。

    “你……”

    回頭瞥了眼穆靜之,張國慶淡淡的說:“反正你說的早餐攤只是個借口,所以在什么地方吃不是吃啊,跟著我吧,我不會賣了你的!

    被一個喜歡自己的人一次次的揭穿自己的婉拒,穆靜之尷尬這是一定的,但是更多的還有點惱火。

    在她的認知里,既然你知道的這么清楚了,就該有點眼色。

    這是穆靜之上一世活了幾十年為人處世的原則。

    可是想著張國慶對自己的幫助,狠話穆靜之卻也說不出口,有點埋怨的坐在后座上到了張國慶說的地方。

    依然是上一次他們吃飯的一家國營單位對外營業的職工食堂。

    因為他們來的早,人不是很多,穆靜之找了個靠角落的位置坐下,等著。

    等張國慶把飯買完端過來之后,穆靜之猶豫著一定要和張國慶說清楚,然而張國慶卻悶頭吃飯,這讓穆靜之有點無從開口。

    三下五除二的吃完飯之后,張國慶不講究的抹了把嘴,盯著桌子看了許久,然后又去要了一瓶酒拿過來,準備往外倒酒的時候,穆靜之伸出筷子放在了杯口上,問道:“張國慶,有話說話,有事說事,大早上喝什么酒啊,還是白酒!”

    掀起眼皮看了看穆靜之,張國慶把杯子抽走,我行我素的倒了一杯酒,然后仰頭喝下,把自己兜里揣了一路的存折放到穆靜之面前。

    “什么?”穆靜之眨了眨眼問。

    “你看看!

    放下筷子,拿起存折,看到上面名字的瞬間,穆靜之像是被燙到了手一樣,趕緊的放下了,激動的問道:“張國慶,你什么意思?!”

    “你看到這存折什么感覺?”

    穆靜之盯著張國慶看了一會兒,覺得他不像是在耍自己,就壓下了自己的脾氣:“張國慶你……”

    “你是不是也覺得這事很曹丹!”張國慶沒理會穆靜之想說什么,自話自說:“大半夜的,凌慕澤給我送了一存折,說讓我幫幫你,然后還讓我好好照顧你,你說這算什么事?他可是知道我是喜歡你,想追你的!”

    思來想去,張國慶覺得自己可以不說凌慕澤母親的那些話,但是凌慕澤的舉動他還是要告訴穆靜之。

    君子坦蕩蕩,小人常戚戚,他是個人民警察,當然要坦蕩了,所以和穆靜之說了。

    更重要的是,他覺得穆靜之和凌慕澤應該是兩情相悅的,自己不能成了那個破壞他們的小人,說出了事情,他就沒了機會,所以他要先喝酒壓壓驚,緩解一下心中的難受。

    穆靜之目瞪口呆的看著張國慶,端放在膝蓋上的雙手緩緩的抬起放到桌面上,有點哆嗦的又看了一眼存折,的確是凌慕澤的名字,雖然只有幾百塊,但是在這個時代,也算是一筆巨款了。

    她合上之后,微不可查的皺眉問:“他怎么……”剛問了幾個字,穆靜之就停了下來,換了個方法:“昨天你氣沖沖的跑到招待所找他,就是因為他給了你存折?!所以你生氣?”

    “不是,昨晚我打了他之后決定一定要追到你,但是他卻跑來給了我存折……我……靜之,你喜歡他對吧?”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之前先喝了酒的原因,張國慶一直在答非所問。

    穆靜之想起昨天他們倆打完架凌慕澤的態度,問道:“那你昨晚為什么那么生氣的找他打架?”

    “我就納悶了,你說你凌慕澤走就走是吧,何必再來這么一招兒呢,讓我都不能安心追個女人……”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福彩七乐下期号码预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