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系我們:通過郵件
歡迎光臨 祝您閱讀愉快!
當前位置:黑巖閣 > 都市小說 > 八零重生小萌妻 >

第68章 他們不是夫妻嗎?

    凌慕澤微挑著眉,“你在這邊等著,一會兒我給你信息!

    雖然沒說是不是在意,但是凌慕澤的回答讓穆靜之放心了,點了點頭:“嗯!

    凌慕澤看了眼穆靜之,特別是她穿的衣服,有點不放心,“你站到路燈下面,不讓楊雪他們看到你,你至少自己要保證你自己的安全吧,不要往黑燈瞎火的地方站!

    “真是個啰嗦夫斯基!”穆靜之笑著調侃了他一句,推著他讓他趕緊的進去。

    這個年代當兵是一件特別光榮的事情,而且之前凌慕澤還是和公安局的人走的特別近,招待所的人就認為凌慕澤應該是公干的,和警察一起聯合辦案的,所以對他特別的客氣,他問什么就回答什么。

    “楊雪??你是說剛才和那個被警察叫走過一次的那個男同志一起的女同志吧?!”

    凌慕澤面無表情的點頭。

    招待所的服務員看不出凌慕澤到底是什么意思,她說:“他們不是夫妻嗎?我聽那個男同志說,你這么著急做什么,小心動了胎氣什么的,我就沒問他們,因為畢竟被公安局的同志叫走過,現在又回來了,我想著應該沒事!

    凌慕澤依然沒過多的表情,只是淡淡的說:“我知道了!

    他回到自己的房間之后,開了窗戶,然后沖著穆靜之站得方向微不可查的點了點頭。

    接收到凌慕澤的信息,穆靜之特別的激動,感覺是在諜戰戲一樣,接頭完了之后自己就要趕緊行動了。

    穆靜之到旁邊的小賣店,找了個有電話的地方,給警察打了個電話,說是要報警。

    接到電話的警察一聽就是之前他們出過一次隊的那個招待所,也沒耽擱,總怕再發生點什么。

    警察開車警車浩浩蕩蕩到了招待所的時候,楊雪正被李鐵軍給推著休息呢,生怕她這么長途跋涉的動了胎氣。

    雖然楊雪擔心楊明亮,但是這么晚了她也知道自己沒地方打聽,不如休息好了再說,于是就聽從了李鐵軍的話。

    外面的警鈴聲她聽到了,但是卻沒當回事,而李鐵軍因為被帶走過一次,所以有點緊張,下意識的覺得只要自己睡著了,就沒事了,于是也趕緊的睡覺了。

    誰知道警察來了直接敲了他們房間的門。

    雖然并不知道警察是為什么而來,但是楊雪和李鐵軍卻已經開始害怕了,因為他們不是夫妻,這么住在一起那就是“搞破鞋”!

    本就事事不順的他們更加怕雪上加霜!

    然而警察已經在敲門了,他們也無處可逃,李鐵軍硬著頭皮去開門了。

    警察一進門,掃了眼衣衫不整的李鐵軍,又瞥了眼床上的楊雪,直接問:“身份證,結婚證?”

    “啊……身份證帶了,結婚證吧……忘了!

    拿著本子準備記錄的警察抬眸瞥了眼結巴的李鐵軍,漠然的說:“身份證!

    李鐵軍和楊雪兩人齊齊索索的遞上身份證,警察登記了一下之后說:“穿上衣服,跟我走!

    “那個警察同志,你看都這么晚了,她還有懷著孕……”

    “懷孕?!”警察驚訝的再次看了他們兩個一眼,“沒結婚不說都已經懷孕了,你們到底什么關系?”

    “準備結婚來著的,這次來a市,不就是置辦結婚的東西的嗎?”李鐵軍找到煙往警察手里遞,警察躲著沒接。

    “置辦結婚的家當?可是前天吧你不是被帶走了一次嗎?涉嫌和人一起教唆強……”

    “誤會,誤會!”

    警察可不管是不是誤會,覺得這李鐵局很可疑,而且打電話報警的那個人很信誓旦旦,已經出過一次事的招待所,他們可不想再出第二次事情了。

    所以對李鐵軍的求饒一點也沒手軟,“行了,少啰嗦了,趕緊的穿上衣服跟我們走!

    “警察同志,警察同志……”

    沒理會李鐵軍的叫喊聲,警察大聲呵斥:“快點!少啰嗦!”

    李鐵軍哆嗦了一聲,裹著被子在床上的楊雪也戰戰兢兢的,不得已只能跟著警察走了。

    梁玉娟聽到動靜也出來看熱鬧了,見警察被李鐵軍把楊雪都給弄走了,她大概能猜到為什么的,雖然自己沒事,可還是有點擔心。

    忐忑不安的回房間的時候,柱子看到了站在角落處的穆靜之,大聲的叫著。

    梁玉娟聽到聲音,也跟著轉身,也看到遠處的穆靜之,雖然隔的遠,但是梁玉娟仿佛看到了穆靜之臉上的得意。

    她突然間咯噔了一下,難道是穆靜之報警的,她真狠得下心?那楊雪再齷齪也是她表姐啊。

    穆靜之想著反正被梁玉娟看到了,她就大方的出來了,“是我報的警!

    “你……”

    穆靜之冷笑:“實不相瞞,下午那會兒你和李鐵軍的對話我聽到了,我要是不這么做的話,難道任由你們算計我嗎?!”

    “可是那是你表姐!”

    “表姐?”穆靜之不屑的說:“是表姐,雖然不是親的,可是我還叫楊明亮那么多年的舅舅呢,可是他怎么對待我的,讓我和李鐵軍一起來這里,你們心里存了什么心思,別人不清楚,你不清楚嗎?你現在就祈禱楊明亮沒有和警察說你,不然的話,你以為你能置身事外?”

    “我可是什么也沒做!”梁玉娟心虛。

    “是沒做,那是因為你來的晚了,楊明亮的案子可是這省城a市的警察辦的案子,你熟悉的鎮長估計幫不了你了吧,你要是進去了,你兒子怎么辦呢?!所以我要是你,就老老實實的,堅決的不再嚼舌根了,哪怕是為自己的兒子積德呢?”

    穆靜之緩緩的逼近梁玉娟,似笑非笑的說:“你說是不是呢,梁阿姨?”

    穆靜之雖然說的客氣且禮貌,而且還帶著微笑,可是梁玉娟卻感覺到背脊發涼,她就納悶了,之前看起來唯唯諾諾,大氣不敢出一聲的穆靜之好像一夜之間變了似的。

    難道說她是扮豬吃老虎的主兒?!

    要是這樣的話,梁玉娟要掂量一下了,可是即便如此,卻也不甘心啊。

    眼看著到手的兒媳婦就這么飛了?還搭進去那么多錢!

    梁玉娟怎么也想垂死掙扎一下。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福彩七乐下期号码预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