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系我們:通過郵件
歡迎光臨 祝您閱讀愉快!
當前位置:黑巖閣 > 都市小說 > 八零重生小萌妻 >

第118章 絕地反擊

    聽著穆靜之的話,大家都有點心疼她,不管她做事的方式方法,總歸是個可憐的孩子,她的要求也不算是過分。

    慕老爺子聽得也有點動容,他看了看梁家的人,他想著穆靜之估計把事情鬧這么大也是為了讓自己監督梁家的人。

    這丫頭真是謹慎啊。

    不過想想也是,梁家和慕家其實也沒什么大不了的事情,但是小輩人之間卻鬧了這么些年,如果趁著這個機會化解也算不錯。

    沉默了一下,慕老爺子沖著自己的兒子點了點頭,讓他給慕茵打電話。

    張瑜已經回到了招待所,見到了慕茵,慕茵也大概知道了這邊發生的事情。

    當初她之所以報警讓人把楊明亮給抓起來,那是因為楊明亮本來就罪有應得,她以為在那樣的情況下,穆靜之肯定就會被梁玉娟給重新弄回到清水鎮了。

    沒想到不僅沒弄回去,還讓她打了完美的一翻身仗。

    現在……又絕地反擊?!

    拋開她身世的關系,慕茵不喜歡自己的兒媳婦這么聰明的,雖然她是知識分子,但是也有點媳婦熬成婆婆的那種心態,想找一個安分聽話的兒媳婦。

    而顯然穆靜之不是這一類型的。

    更讓她意外的是自己離開家幾十年了,竟然能回來了!

    還是因為穆靜之,這讓慕茵心里更加不舒服了。

    慕茵雖然有點近鄉情怯,在干休所門口就鼻子酸了,但是到了慕家,看到自己蒼老的父親的那一刻,她還是表現出了自己的驕傲,依然沒有任何的軟化,客氣而疏離的打了招呼之后,她看向了郝瑩。

    “行了,人都到齊了,說你想說的話吧!”慕老爺子對穆靜之說。

    “希望能知道自己的身世,然后希望我高考不會出現人為的干擾因素!”

    慕茵聽到穆靜之的話一愣,這丫頭這么聰明,她輾轉知道穆靜之想要參加高考的時候,她的確給清水鎮高中的校長打了招呼的,她不希望穆靜之能順利的參加考試。

    清水鎮就一所高中,是慕茵所在那家國營工廠的子弟學校,她是工程師,給校長打招呼很容易。

    她認為穆靜之不高考,那和凌慕澤之間的差距就會越來越明顯,既然明的阻止不了自己的兒子,就這么慢慢的拉開他們之間的距離。

    看著慕茵的失神,慕老爺子有點恨鐵不成鋼,她還真是做了什么!作孽啊。

    梁老爺子之前一直沉浸在穆靜之和梁若言的身世這樣巨大的震驚中沒怎么回過味來,慢慢的緩了點之后注意到慕茵的神態,他說:“慕茵啊,你和世杰的事情都過去那么多年了,你怎么就還放不下呢,怎么能這么為難一個孩子呢?!”

    慕茵冷笑了一聲,眼角不由自主的滑落一滴淚,她抬手擦掉:“梁叔叔,我早就放下了,看清楚梁世杰三心二意的真面目之后,我就當自己當年瞎了眼了,可是慕澤的父親做錯了什么,無外乎是因為無意間聽到了郝瑩的陰狠的算計,即便是聽到了,他也沒想做什么,可郝瑩竟然利用梁世杰整死了慕澤的父親,難道我不該恨嗎?!竟然污蔑慕澤的父親和穆靜之的養母有不正當的關系!多么惡毒!父債子償難道不對嗎?”

    梁老爺子和慕老爺子都不知道當年還有這事,兩人不約而同的看向梁世杰和郝瑩夫婦。

    梁世杰是真不知道,而郝瑩卻心虛的不敢去看大家。

    穆靜之冷笑,看向梁老爺子,“有這樣的兒子和兒媳婦您也是辛苦了,孰是孰非你自己想必心里有個大概的判斷,希望今后你能好好的約束您的兒子和兒媳婦,特別是兒媳婦,要是約束不了的話……我可是……”

    梁老爺子意味深長而且眼神復雜的看了眼穆靜之:“我也不問你我要是約束不了你會怎么做,因為我大概明白了,你是想為你媽媽抱不平是吧?”

    穆靜之眨了眨眼說:“當年的事情到底怎么樣我并不知道,我要是說我一開始并沒有想著抱不平,可能顯得我冷血和不孝了點,可是事實卻是我的確對我親生母親沒有任何的印象,如果一開始她們沒有招惹我的話,我肯定想著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但是既然已經惹到我了,我就坐以待斃等著被人滅?!”

    “你說的那些事情郝瑩不是也沒做嗎?!”

    穆靜之冷笑:“郝瑩那么心虛是為了什么?!”

    “她……”

    雖然梁老爺子是長輩,可是穆靜之卻沒等他把話說完,“還有梁若言,之前我被壞人渾身綁滿了zhà dàn,梁若言可是想我死呢,面對這樣惡毒的一個人,難道我不該做些什么防范一些嗎?!”

    梁若言只想安靜的務求保持低調,可是沒想到還是被穆靜之點名了,她歇斯底里的說:“穆靜之你少血口噴人!”

    “是不是血口噴人,你自己心里有數,我還是那句話,一開始我是用了些心思的,但也的確沒想鬧這么大,既然鬧開了,你們也知道了什么事,就約束一下該約束的人,不然我光腳不怕穿鞋的!”

    穆靜之覺得現在這氣氛有點壓抑,雖然自己表現還不錯,一個人面對這么些,可是看著梁世杰滿眼的愧疚,以及梁老爺子努力的表現出想討好自己的意思,她就很想要逃離這里。

    “慕爺爺,今天是您生日,再次祝您生日快樂,當然這生日……抱歉,但是希望您快樂的心情是真誠的,就像我教鸚鵡說的那樣,希望您天天開心!

    慕老爺子一直沒怎么說話,看著穆靜之眼眶含淚的樣子,就順著她的話說了:“可是鸚鵡說的不是這句話,是一句問話,問凌慕澤是不是喜歡穆靜之!

    “?”穆靜之聽到慕老爺子調侃的話,她驚呆的四處找了眼鸚鵡,不過沒看到,窘迫的笑了笑:“怎么可能?”

    話這么說,可是心里卻想起了什么,當時自己叫鸚鵡說天天開心的間隙,自己好像的確自言自語的說過什么。

    “哈哈,看來你也不知道啊,要是你都不知道,這鸚鵡竟然也學到的話,那還真是一只機靈的鸚鵡啊!

    這話穆靜之不好接,笑了笑,若無其事的掃了眼其余的人,見大家似乎對這氣氛都感到了不同程度的尷尬,因為即便是在笑,也有點皮笑肉不笑的。

    穆靜之知道,自己的存在和出現讓氣氛變成這樣的,那么就離開吧,雖然她不屑討好,但是成為尷尬氣氛的始作俑者,也很郁悶和煩躁的。

    然而她剛一轉身,還沒邁出慕家大門的時候,梁若言又開始有幺蛾子了,“穆靜之,你就這么走了嗎?慕爺爺好好的生日被你攪和了,你輕飄飄的幾句話就輕描淡寫的過去了?”

    她的話音一落,先是慕茵冷笑的瞅了眼郝瑩,再然后幾乎是郝瑩和梁世杰異口同聲的呵斥聲。

    穆靜之緩緩的轉身,看著腦子進水的梁若言,又瞥了眼郝瑩和梁世杰,本不想說話的,可是梁老爺子卻開口了,“靜之啊,若言這孩子被寵壞了,說話有點不過腦子,你不要介意!

    忍不住在心里冷笑,這哪是被寵壞了啊,都快成傻缺了吧。

    雖然穆靜之心里有那么一丟丟的嫉妒,嫉妒梁老爺子對梁若言的寵溺,可是她也不想在這里多留。

    然而梁若言好像依然沒get到大家的意思,即便是被郝瑩死命的拉著,一個勁的瞪她,她也沒想收斂一下,在穆靜之再次轉身離開的時候,又開口了:“你賣了慘就想走?說的好像自己多可憐,可是明明是你的出現讓我們原本幸福的家出現裂痕的,我爸爸媽媽本來感情不錯,可是要不是你……”

    凌慕澤看不下去了,忍不住嘲諷:“感情好?!連我這幾乎不怎么來干休所的人都知道你爸爸和你母親之間的關系多么冷漠和疏離,你現在把一切都讓靜之背,不覺得這轉化話題的路數太拙劣了嗎?!”

    聽著凌慕澤的話,梁若言立刻由憤怒變為泫然欲泣:“凌大哥你……”

    慕茵適時冷肅的叫住了想要再說點什么的凌慕澤。

    雖然有人替自己出頭很好,可是穆靜之卻不想給梁若言和凌慕澤對話的機會。

    她不能想象梁若言怎么到這個時候都不知道凌慕澤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唯一能解釋的是梁若言想裝成柔弱的人,博得同情,穆靜之是堅決不給她這個機會。

    她拉住雖然被母親叫住了,但是依然想要為自己出頭的凌慕澤,“賣慘?我還沒賣慘呢?你就說我賣慘,既然你都已經這么說了,我要是不賣慘的話是不是有點對不起你的指責啊!

    “靜之啊……”

    穆靜之聽到蒼老而無奈的聲音,倏地看向梁老爺子:“不想我繼續說話?既然不想,一開始就要看好梁若言的,既然沒看好她,讓她胡亂的噴人,我難道還要受著嗎?抱歉,我沒那么大的肚量,我理解你,梁若言即便不是您的孫女,也是您看著長大的,所以本能的護著她,我沒意見,但是我現在回應她,不是嫉妒梁家對她的維護,純粹是看不慣她像是林黛玉一樣的看凌慕澤的眼神!

    “……”梁老爺子對穆靜之幾乎是一無所知,他想象不到靜之竟然這么能說,一時間有點不知道該怎么回應,默了下,才說了這么一句:“可是據說你和凌慕澤不是已經分手了嗎?!”

    慕茵還不知道這事,她聽到梁老爺子這么說的時候,眼睛微微一亮的看向凌慕澤。

    接收到母親的目光,凌慕澤閃了閃神,拉住穆靜之的手,準備自己和梁老爺子解釋,可是穆靜之卻不想她幫忙,“哦,所以您的意思是希望梁若言和凌慕澤能在一起了,先不說雙方的家長怎么想,難道您還想亂點鴛鴦譜,讓慕茵阿姨和梁世杰的悲劇重新再演繹一遍嗎?”

    慕茵沒想到穆靜之把自己給捎上了,她憤怒而且不屑的說:“穆靜之,說你自己的事情呢,不要捎帶上我!

    對于慕茵的態度穆靜之也不在意,她冷靜的看著被自己堵的啞口無言的梁老爺子,“難道被我說中了?!”

    “誰和你說我有這么意思了!绷豪蠣斪友杆俚姆裾J。

    穆靜之淡然的說:“既然沒這意思,那你為什么要打斷我反駁梁若言,允許她污蔑我,我還不能反擊了?!”

    說是不介意,可是這話說出來之后,穆靜之知道自己還是多少有點嫉妒梁若言的,因為從目前看,自己百分之八十是梁世杰的女兒,那么這梁老爺子就是自己的親爺爺。

    她不是神仙,做不到無動于衷。

    梁老爺子從來沒有被一個丫頭片子的話給堵的這么被動過,一開始他的確有想要維護梁若言的意思,因為梁若言是他看著長大的。

    可是現在穆靜之的態度讓他十分的不喜:“不管怎么說,你現在也長了這么大了,聽說你也賺了些錢,生活也好了,人啊要學會感恩,有的時候年輕人吃點苦不見得就是……”

    “感恩?我會感恩,但是對您說的話真是不敢茍同!我是賺了些錢,可是你知道我的錢是怎么賺的嗎?您想必不知道吧,我每天早上不到四點就要起床,然后匆匆趕去早上四點的早市,希望自己的衣服都能賣個好價錢,為了一毛錢兩毛錢我要和人爭的口干舌燥!生意好了,還好,生意要是不好了,我就該愁了,我倉庫里的那么多的衣服該怎么辦,工廠替我加工衣服,要給錢,布料錢要給,租的倉庫也要付錢,所以我不敢有一點的怠慢,雖然早上十點關門休息了,但是因為我要考試,必須要復習,這也只是空閑的時候,因為更多的時候是要選布料的,要選擇衣服的款式等等……”

    穆靜之一氣呵成的說完自己的辛苦,然后冷笑的問:“你覺得我這樣不該賺錢嗎?不是說天道酬勤嗎?”

    梁老爺子想過辛苦,但是沒想到這樣,他有點不好意思。

    可是穆靜之想著,既然說了那就好好說說吧:“這一切還都是一切順利的情況,您知道我為什么要和郝娟阿姨一起做生意嗎?因為阿姨人好,對我也好,可是還有一條,她還郝瑩的親姐姐,我想郝瑩即便是算計我,也會想想她的姐姐的,一開始我并知道她們的關系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福彩七乐下期号码预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