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系我們:通過郵件
歡迎光臨 祝您閱讀愉快!
當前位置:黑巖閣 > 穿越小說 > 武靈戰國 >

第七十章 慘勝而歸

    林肖看著滿身鮮血的凌辰,雙眉一凜問道:“你們是朋友?”

    凌辰道:“我們是有一個共同敵人的朋友!

    “那你的朋友可能會很多!绷中さ。

    雨溪擦了擦嘴角的溢血道:“不愧是北橫世首領,天罡武氣名不虛傳!

    林肖轉身面對雨溪抬高左手的布包道:“這個東西,我想你一定會很喜歡!闭f著一甩手,把那布包扔給雨溪。

    雨溪以為是暗器,見布包飛來,警覺的快速閃身躲開。那布包碰到巖壁彈落在地上,滾到了她的面前。

    “這是什么?”

    林肖道:“你打開一看便知!

    雨溪奇怪上前,輕手拿起布包看了看,那滲出的鮮血已經干涸,幾縷黑發露出在外,很顯然是一個人頭。

    帶著奇怪,雨溪玉手輕扯布包繩結,麻布下落一個人頭赫然呈現在她的手中。

    看到人頭那一刻,雨溪大驚失色,險些暈了過去,“咕咚”一聲跪在了地上,細聲道:“主公!迸踔祟^,跪在地上已經泣不成聲。

    凌辰這才知道,原來雨溪就是忠于太子姜平的暗衛。不過,林肖把這人頭拿出來,這不是給凌辰增加了一個勁敵。這林肖太陰險了。

    果然就聽雨溪說道:“是誰,是誰殺了他。告訴我是誰?”

    林肖冷笑道:“就是把你稱為朋友的眼前人!

    雨溪兇狠轉頭看著凌辰惡狠狠道:“是你!边@一眼神中充滿了憤怒,面目猙獰非常嚇人。

    凌辰無言以對,只能點頭道:“他必須死。只有他死了,這炎國才能太平!

    雨溪大怒雙眼圓睜,一聲狂吼化身玉夜貂閃電一般沖向凌辰。盡管凌辰早有準備,可是他已身受重傷,那玉夜貂速度又是極快,他根本無法躲開。

    忽然只感覺一股勁風襲來,不知何時林肖已到他的身旁,抬起一腳踢在玉夜貂的身上,緊接著一柄長劍追進,“噗”長劍竟然把那玉夜貂死死的釘在了山壁上。

    玉夜貂化成人形,那柄長劍早已經貫穿了雨溪的胸膛。

    林肖道:“你把她當朋友,她卻要殺你。這是不是叫做一廂情愿?”說著,就看著凌辰。

    此時此刻,凌辰不知道暗罵了多少林肖的壞話,要不是他出現拿出姜平人頭,雨溪怎能把自己視為仇敵。眼下林肖給他說話,他罵道:“去你媽的!

    林肖也沒有生氣,哈哈大笑道:“我幫了你,你竟然還罵我。真是好心沒好報!

    凌辰走到重傷的雨溪面前,說道:“他是為了炎國自殺的,我敬重他,佩服他。但是我不得不把他人頭帶走,因為只有這樣,才能結束這場戰爭!

    雨溪前胸鮮血不止,望著凌辰呵呵哭笑,“我和你只見了五次面。五次!闭f完,口吐鮮血續道:“你到底是什么人?為什么要害我。為什么?”

    凌辰百感交集,“我沒有想害你,真的沒有想害你!

    雨溪虛弱的望著凌辰,那雙眼中已經沒了仇恨,有的只是坦然,她對凌辰道:“我死之前能不能告訴我,你到底是誰?你的靈到底是什么?”

    凌辰道:“我是來自地獄的使者!

    雨溪聽后哈哈狂笑,忽然臉色一變,腦袋沉了下去。

    凌辰不知道雨溪為什么發笑,但是他能感覺到,這個姑娘最后一刻沒有那么恨自己。又或許是因為,這個一直為主公勞心勞力的暗衛,終于可以真正休息了,永遠的休息。

    他對著雨溪的尸體淡淡道:“我說的都是真的,我沒騙你!

    雨溪死后,凌辰非常難過,他和這個女人只見了五次面。不過這五次面,自己都會機緣巧合的害了這女人。他不是有意要害他的,真的是巧合,可是他說給誰聽,又有誰會相信呢。

    凌辰惡狠狠的瞪著林肖道:“去你媽的,你為什么這么做?”

    林肖道:“她死了你很傷心?”

    “任何一個好人死了,我都傷心!

    “哼,好人?什么樣的算是好人?你要是知道她殺了多少人之后,就不會以為她是好人了!绷中ね艘谎蹜阎械南,問道:“我來問你,這女娃是怎么回事?”

    凌辰此刻很憤怒,對眼前強大的林肖絲毫不懼,冷笑道:“枉你身為北橫世首領。胡德忠殺良冒功,你知道殺了多少無辜百姓。汐月就是胡德忠手下屠戮村子剩下的唯一血脈。你要是有點良心,我們死了之后,就把汐月交到一個好的家庭撫養長大。否則,我會在地府等你!

    林肖聽后沉默了,他看看熟睡的汐月,又看看胡德忠及其手下的尸體,伸手在懷里掏出一顆紅色藥丸。捏開汐月的小嘴巴,把藥丸放在碾碎給她喂下。

    凌辰大怒,“住手,你給汐月喂了什么?”

    林肖道:“這女娃得病了,我的藥只能維持她的生命,你要是不想她死,就盡快找個傷醫給她看病!闭f著,又看著胡德忠的尸體繼續道:“胡德忠縱有不對,畢竟是我的手下。你們留下死掉的尸體快離開吧。記住,是炎國暗衛殺了胡德忠!

    凌辰吃驚道:“你要放過我們?”

    林肖把汐月輕輕的放在地上,起身道:“你該謝謝這個女娃!闭f完,縱身一躍,踩著巖壁飛奔而上,消失在了谷頂。

    見林肖離開,所有人都松了口氣。趙雙等人抓緊救治重傷勇士。

    凌辰看著周圍的一具具血淋淋的尸體,目光最后落到了釘在山巖上的雨溪身上。他悵嘆一聲,自言自語道:

    “這就是戰爭!

    五十名涼國勇士兩人輕傷,十三人重傷。賀琦在崖頂被林肖打昏,賀武也身受重傷。

    他們來時是五十四人,回去時卻只有十八人?蓱z那些重傷的涼國勇士,在途中又有三人傷重不治,可謂損失慘重。

    不過他們的損失是值得的,他們先是燒了田軍輜重營牽制了田軍攻城力量,然后破壞了大橋阻止運糧隊伍。最后甚至策反了太子余部,使得市被反撲匡章,直接拿下了炎國濟城。

    他們的一連串的行動,使得整個戰局發生了巨大的變化?镎職獾闹倍迥_,但是眼下形勢他只能放棄安城,乖乖撤退回歷城修整。

    安城中的軍民得到的消息一個比一個重大,一個比一個震撼。他們驚呼,炎國是有神助。

    涼國勇士回到安城時,十多米的城墻已經被鮮血染紅了。殘破的攻城器械,數不清的gōng nǔ箭矢,血流成河可謂人間地獄。

    孟秦,岳池等人早就已經接到消息,在將軍府門口等候迎接歸來的勇士們。這些歸來的勇士受到了最高禮遇的接待。

    孟秦高興的合不攏嘴,看到凌辰左臂上的大片血跡和那下垂無力的左手,又是熱淚滾滾說道:“凌辰是天賜神兵,來救我炎國于危難!

    凌辰說道:“王后過獎了,凌辰能力有限使得五十名涼國精銳損失慘重,我沒有臉面對涼國眾將士,更沒有臉來領功。這次之所以取得這么重大的勝利,全部都是這些勇士舍生忘死的戰斗換來的!

    樂乘微笑道:“少俠過謙了,如果沒有你的奇謀,這場戰斗或許還在繼續,軍士死傷會更多。將士們理應感謝你才對!

    三人正說著話,就聽“哇!钡囊宦,賀琦懷中的汐月大哭了起來。

    眾人奇怪,這里怎么會有嬰兒的哭聲?凌辰一揮手,賀琦抱著汐月上前來到眾人面前。

    孟秦看著大哭的汐月,心生奇怪問道:“這是怎么回事?怎么會有襁褓嬰孩!

    凌辰就把遇見馬匪襲擊村子,嬰兒母親如何死亡的事情對大家說了一遍。

    聽的孟秦掩面拭淚,哭紅了眼,她把汐月接在懷里說道:“交給我吧,她生于炎國,是炎國的女兒,就是我的女兒。我要讓她以公主之身長大成人!

    凌辰非常高興,說道:“多謝王后,我想汐月的父母在天有靈,也會感念王后大德!

    孟秦道:“國人新生,炎國新生!

    眾人高喊:“國人新生,炎國新生!

    涼國勇士的目光同時落到了汐月身上。這是一群鐵血軍人,他們用一腔熱血救下了這個女嬰,又用一身熱血養活了這個女嬰。雖然幾天時間并不長,但是他們和汐月卻有了深厚的感情。這一段難忘經歷,又怎能讓他們忘記。

    孟秦非常喜歡汐月,安排太醫為她治病,又安排奶媽悉心照顧。而那些重傷勇士,也得到了最好的治療。

    安城開起了慶功宴。

    唯獨凌辰沒有去參加,他獨自一人提著包裹,來到孟秦的住所。

    此時孟秦正在和兩個侍女逗汐月開心,聽到凌辰到了,把汐月交給侍女傳他入堂覲見。

    凌辰表情凝重,見到孟秦后說道:“夫人,我有重要事要說!

    孟秦見凌辰這么嚴肅,微微點頭對旁邊侍從說道:“你們全部下去,任何人不得靠近!

    “是!笔膛虖目觳酱掖彝顺龇块g。

    等到所有人退去,孟秦問道:“說吧,什么事這么重要!

    凌辰在懷中掏出姜平的書信遞到孟秦面前。

    孟秦沒有多問,熟練的接過銅管抽出書信,放在手中展開。當她看到書信第一眼時,臉色忽然大變,“你見到姜平了?”

    凌辰指著地上的麻布包說道:“這就是姜平的人頭!

    孟秦更吃驚了,然后繼續往下看信上內容。

    族奶在上,姜平頓首

    父王聽信讒言,禪讓王位于子通,炎國王室垂危,不肖子孫姜平為復姜王室,錯請田軍入炎,不料鑄成大錯,今炎國覆滅垂危,平已無回天之力,自知無顏面對列祖列宗,自裁以謝國人,死后不入王室宗廟,請族奶扶姜職為王或可平定炎國之亂。

    不肖孫,姜平再拜頓首。

    孟秦看完信后,站在那里久久沒有說話。

    “王后,王后,你沒事吧!绷璩捷p呼。

    孟秦緩過神搖頭道:“額,我沒事!

    凌辰不知道書信上寫了什么,也不便過問,只是說道:“王后,我們接下來該怎么辦?”

    孟秦面無表情,鄭重說道:“厚葬姜平,扶姜職為王!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福彩七乐下期号码预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