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系我們:通過郵件
歡迎光臨 祝您閱讀愉快!
當前位置:黑巖閣 > 穿越小說 > 武靈戰國 >

一百二十九章 地牢一

    想罷,綁好麻繩,緊了緊身后黑石劍,然后走到井口,雙腳蹬著井壁,慢慢下滑。

    他很小心,生怕制造出聲響,可是事與愿違,他剛下井兩三米,忽然“啪”身子一沉,手中的麻繩罷工了。

    凌辰跌落井中,“噗”的一聲,身子落進了的井底淤泥中。淤泥并不深,身體下陷不到半米就已經停止。

    井底漆黑一片,伸手不見五指,只有頭頂井口亮著些許星空?锤叨,也有十多米深。

    他試探著伸手去摸周圍,發現這口井的底部非常開闊。井口直徑有一米半,而井底直徑竟然有五六米。

    而且井底布滿淤泥,粘性很大,每走一步都是一個深深的腳窩,腳上的鞋子都已經陷進了淤泥之中無法拔出。

    大約過了十多分鐘,凌辰繞著井底井壁走了一圈,這里全是潮濕的泥土,根本沒有什么暗門。

    他抬頭望著頭頂井口,心道,自己清清楚楚的看著他在這里消失的。周圍也沒有房子可以藏身,不下到井里那又何處?

    抬腳邁出,光著的腳再次滑入淤泥中,他似乎感覺在淤泥中踩到一堅硬的東西,猛的抬起腳,伸手深入淤泥腳窩,果然有一個光滑的棍狀物。抓住那棍狀物,用力帶著淤泥提了上來。

    他不知道是什么東西,因為他根本看不見。只能用手摸,這根棍狀物不足半米,中間細兩頭粗,忽然大驚心道:“人的腿骨。這里有死人!

    他又仔細摸了摸,這根腿骨并不光滑,還帶著一些腐肉,說明這具尸體不是死的很久遠。

    他又試著用腳摸索淤泥中的東西,果然,在腿骨附近還有其他骨架和頭骨。而且,這里面的尸體不止一具,約有三具尸體。

    而且尸體的位置不在井口正對的井底,而是在井底邊緣。說明,他們被拋下井中的時候并沒有死亡,才爬到了井底邊緣。

    就在這時,他忽然感覺有一冰涼滑物,在淤泥中貼著自己的腳踝劃過。他大驚失色,急忙抬腳跳到一旁,心道:“不好,這泥里有東西!

    想罷,他雙手快速取劍,緊握在手?墒,在這伸手不見五指的井底,什么都看不見,更發現不了目標。

    凌辰的心跳的厲害,面對著未知的生物和無盡的黑暗,他害怕了。心道:“此地不宜久留,快走!毕肓T,快步來到進口下,縱身一躍,想要跳出井底。

    可是雙腳陷入淤泥中,根本用不上力氣!昂簟彼@用力一跳,只跳出了不足兩米高度。

    “糟了。這是個陷阱!绷璩竭@時才想到,自己只想如何下井,卻沒有想過如何上到地面。莫非這三人,也是不慎落入井中,才無法離開的?

    剛想到這里,凌辰忽感腦后生風,大驚快速轉身,手中黑石劍猛地揮出“砰”一聲悶響,好似打到了什么東西。那東西“噗”的一下,落在了淤泥中,隨后又是一片安靜。

    凌辰心道,“果然有東西!

    繼續靜聽著周圍的動靜,心跳的更厲害了,握住黑石劍的手緊了緊,頭上流下了細汗。

    要說是在光天化日之下,就算是獅子老虎,他也不會害怕。但是眼下這狹小的黑暗空間里,竟然有一只懂得偷襲的不明生物,沒有人不會害怕。

    “呲呲”一聲響,凌辰大步上前不管是何物,縱劍便劈!昂簟钡囊宦,黑石劍帶風,劈了一個空。

    就在這時,緊接著一口鋒利的牙齒重重的咬在了他的手背上,凌辰吃痛險些叫出聲來,手一松黑石劍“噗”的一下,落在了淤泥中。

    沒等凌辰吃驚,一條繩子一般的東西,快速的纏在了他的身上。那冰涼的蛇鱗片劃過他的肌膚,絲毫感覺不到溫度,涼冰冰,滑膩膩。

    “啊,是蛇!绷璩酱篌@。這條蛇比想象的還粗,越收越緊,把自己捆的死死的。

    人蛇大戰,凌辰失去了武器,只能用手猛錘纏在身上的粗大蛇身。每一拳都力道十足,但是這條蟒蛇似乎根本不在意他的攻擊,依然慢慢的緊縮。

    他已經趕到呼吸困難,如果在這樣下去,自己肯定必死不已。忽然,他覺得陰風撲面,本能的伸出雙手去抓。那雙大手如兩把大鉗子,死死的鉗住了什么東西。

    “滋滋”直響,確定是蛇頭無異。凌辰罵道:“你這個冷血畜生,殺了你煲湯!

    他心中默念《鋼御》法門,“呼”的一下,武氣迸發,只把自己手中的蛇頭猛地彈飛出去,但是蟒蛇的身子,依然緊緊的捆住自己。

    他這才想起,自己的《鋼御》雖然防御很強,但是對貼身的東西卻沒有什么作用。忽然,他感覺到肩頭劇痛難忍,蛇頭已經死死的咬住了自己的右肩。

    凌辰大喝一聲,雙手抓住蛇頭用力往外扯,可是那蛇頭的利齒已經深入自己的肩骨,根本無法拔出。

    “完了!绷璩揭呀浗^望,在這種極端環境下,自己面對這條蟒蛇,根本沒有任何勝算。

    這時,他似乎感覺到蟒蛇的身子開始松了很多。漸漸地,蛇身開始變化,手中的蛇頭也慢慢的長出了頭發,很快,一個昏迷的光體女人趴在了自己身上。

    原來,這并不是蟒蛇,而是一個擁有蛇靈的人類。

    他扶起那個女子,忽然一驚,馬上用手摸著那女子的身體,肩胛骨外漏,胸前一道道肋骨硬邦邦,手臂骨節巨大,根本沒有女人應該有的順滑柔軟,瘦的皮包骨頭,就連原本應該凸起的那里都癟著不成樣子,沒有任何柔軟。

    整個身子輕的不到五十斤,仿佛他一用力蛇靈女就會散架一般。

    很難想象,這女人在這里經歷了什么。

    面對這樣的女人,凌辰這一刻只有同情,敵意全消。他把蛇靈女抱在懷里,輕聲呼喊道:“姑娘,姑娘,醒醒!

    蛇靈女暈倒并不是凌辰所致,而是因為她長時間沒有吃東西,導致體力不支。這才靈力耗盡,昏死過去。在經過凌辰輕聲呼喊后,蛇靈女終于醒了。

    她沒有說話,也沒有逃離,或許她根本沒有力氣翻身逃離,她費力的抬手捂住了凌辰的嘴巴。凌辰沒有躲,只是伸手輕輕的握住了她的手。

    “啊啊,啊”蛇靈女嘴中發出虛弱的啊啊聲,卻依然沒有說話。

    凌辰小聲道:“你怎么會在這里?你是誰?”

    蛇靈女依然“啊,啊”直叫。

    凌辰奇怪問道:“你不能說話嗎?”

    蛇靈女那如柴的手抓住了凌辰的手,讓后放進了自己嘴中。剛一接觸她的嘴,凌辰猛的收回道:“不行,你不能吃我!

    蛇靈女的頭微微一搖,依然“啊啊!”叫喚。

    凌辰奇怪,摸著黑,把手落在了蛇靈女的臉上,那骨感強烈的臉摸著都讓人可憐。他的手被蛇靈女再次抓住,把手指放進了她自己的嘴中。

    兩排整齊的牙齒張著,而嘴里卻少了一物,她沒有舌頭。

    她并不是天生沒有舌頭,而是被人用刀把舌頭割掉了,嘴里面還有舌根。這一刻,凌辰終于明白,她為什么不能說話了。

    蛇靈女又抓住了凌辰的手,然后放在了自己的眼睛上。一雙眼瞼無力的閉合著,根本摸不到眼球。這個女人的眼睛也早已經被人挖了去。

    這樣的女人能喚起任何人的憐憫之心。凌辰道:“是誰把你害成這樣!

    蛇靈女摸著凌辰粗壯的手臂,然后用手指不停的寫著兩個字,“羋,,衛!

    “羋衛,”凌辰驚道。

    蛇靈女點點頭,繼續用手指顫巍巍在凌辰手上寫道:“殺,,了,,我!

    寫完,她就把凌辰的手拿到了自己纖瘦的脖子上。想要讓他把自己掐死。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福彩七乐下期号码预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