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系我們:通過郵件
歡迎光臨 祝您閱讀愉快!
當前位置:黑巖閣 > 玄幻小說 > 武道神途路 >

第四章 搭檔

    當林牧聽說他在體育館被踢時,他非常吃驚。他一開始橫掃了學校所有的武術俱樂部。他當了一年多的前教練,沒人敢在體育館踢球。今天真是一個接一個一團糟。

    沒等凌牧回答,王玉龍繼續說道,“蔻馳·凌雅,我知道你今天可能有考試,但是請快點來。對方不是學校的學生,而是外部社會的一員。他想直呼你的名字,F在有幾個學生被打倒了,沒有付出任何努力,所以暫時沒有人受重傷,但是他們都摔得很重。你看到外面有沒有敵人或類似的東西來找你?”

    凌牧覺得很奇怪。他從哪里來?他有什么敵人?通常他要么自己練習,要么和他的主人和哥哥們分開雙臂練習。他唯一一次和外人打架是因為好奇。他去過一次哥哥開的地下黑拳競技場。但是師兄處理得很干凈,連師父都藏了起來,因為葉天智不允許弟子們自己打黑拳。黑拳擊場上的人通常為了錢而賭上自己的生命。簽署一個生死狀就是把他們的生命押在一對拳頭上。他們死時沒有什么可抱怨的。

    玲木皺了皺眉頭,問道:“是外國人嗎?”

    王玉龍用奇怪的語氣回答:“不,他們都是中國人?偣灿腥齻。一個年輕人看起來像2034年。他開qiāng打了我們。一個戴眼鏡的中年男子看起來不像功夫專家。還有一個道士打扮起來,看不出他有沒有功夫!

    凌牧覺得更奇怪了,你從哪里認識這么幾個人?尤其是道士裝扮,現在道士也練武術,基本上只有武當山。凌木昌已經很長時間沒出過省了,更不用說邀請武當山專家,讓人們大老遠來到學校尋找自己了。

    當凌牧還在想的時候,聶靈兒先開口了:“走,走,走,走,走,走,走,走,走,走,走,走,走,走,走!彪m然她在電話開始時只模糊地聽到了幾個字,但她激動得足以聽到“有人踢了體育館”。她不能向凌牧學習功夫?纯纯偛。

    凌牧莫名其妙地看了聶靈兒一眼,轉身對電話那頭說:“好的,我馬上就到!碑斔麙鞌嚯娫捄,他的腿抬起來了,沒有影子。聶靈兒第一次知道功夫大師真的能跑得比汽車快。她也伸開雙腿匆匆走向跆拳道館,但不要來不及趕上表演。

    凌穆然來到道觀門口,在一百米外停下來。兩分鐘后,他冷靜下來,一步一步地走到道觀門口。當時,跆拳道館門口已經有200或300名好學生。凌牧走到門口時,連針線活都沒有。他假裝咳嗽得很厲害,對前面的人說:“請讓開!

    最后,一些同學在人群外發現了凌牧的到來。一些認識他的人立刻喊道:“玲木來了!玲木來了!”從一個詞到另一個詞,從一個詞到另一個詞,一條狹窄的路在瞬間穿過人群。當靈木走過時,他覺得數百人都在看著他,好像他要剝光他的衣服。畢竟,仍有許多人聽說過他的名字,但沒見過他。

    在到達道觀門口之前,焦急等待著凌牧的王玉龍沖上去抓住了他。當他走進來時,他說,“對方功夫太好了。我看不出它有多強。如果你能贏,就玩吧。否則,我會打電話給協會,看看能否派人來幫忙!

    凌牧好奇的看了王玉龍一眼,雖然他還不知道門外踢的這些人到底是什么位置,但是對方顯然是沖著他一個人來的,自己平時對社區其實沒有做出任何貢獻,此時的王玉龍也可以為自己想想,這個人有一顆善良的心。

    走進道觀,我看到一個年輕人站在空蕩蕩的訓練場中間,氣勢傲慢,盛氣凌人。這時,年輕人已經聽到了騷動,正朝道觀的大門望去。這兩個人對視了一眼,覺得對方的眼睛很銳利。他們忍不住互相“哼”了一聲。王玉龍也向凌木指出了另外兩個人,但是凌木此時已經沒有心思去看了,就算對方還有什么高手,也要先把那個青年帶走再說。

    靈木走到年輕人面前,停了幾步。他停在自己的腳邊,面面相覷了一會兒。他說,“我是靈木。你叫我什么?”

    “謝溫韜,”青年說。

    凌牧轉身在田里巡邏,看見一個微笑的中年男人和一個閉著眼睛好像睜著一樣的道士。他問,“你怎么稱呼這兩個朋友?我見過你們誰嗎?”

    那個中年人展顏微笑,但沒有說話。他用眼睛示意謝溫韜。道士看起來像個夢想家,也沒有回答。因此,謝溫韜仍然說,“他們都是和我一起來的朋友,所以我不需要介紹他們的名字。至于我,我剛聽說你們學校藏著一個碩士學生。當我好奇的時候,我會來看他們!

    凌牧對此類言論完全不以為然,但他點點頭說:“既然我們沒見過面,就不會有不公正或敵意,也不會有打架的眼光。最好遵守舊規則!

    謝溫韜猶豫了一下,他剛從凌木那幾步走過來,看到這個20歲的年輕人真的是高手,真的動手要么一時分不清,要么肯定有嚴重的傷勢,他今天沒來搗亂,否則之前玩那些艷麗的也不會留下一只手,所以他點點頭,經過考慮同意了。

    這兩個人同時走了幾步,同時伸出了手。

    志!當兩人相遇時,大廳里的每個人都感到地面像地震一樣顫抖。與此同時,訓練場上厚厚的地毯從兩個人的腳上裂開,發出刺耳的撕扯聲。

    兩人一見面,凌牧就鐵青著臉說:“我同意了!

    謝溫韜低聲說道,“我們走吧!鞭D身迅速離開了道觀。中年人和道士一路上沒有跟他停下來,跟著他出去了。

    靈木看著幾個人離開,然后他倒在地上坐下,渾身冒汗,仿佛他做了一次極其劇烈的運動。他只是提議帶頭,原本想有自己的計算。他從進入道觀的那一刻起,就試圖觀察這個謝溫韜。在走向謝溫韜的過程中,他偷偷改變了幾個步法和姿勢。普通人現在看不到,但謝溫韜也是大師,他看到凌牧的動作不可避免地需要動動他的四肢才能做出反應。靈木看到它在這十步之間,另一邊也到達了金銘的頂峰。黑暗津應該還在摸索。這種對手如果實戰經驗豐富,真的玩起來,自己就算有暗勁,也未必會贏。如果是搭檔,凌牧認為只要黑暗力量釋放出來,就可以讓對手撤退。

    但是他太天真了,沒想到對方只是意識到黑暗力量的功夫,瞬間就出手了,謝溫韜黑暗力量洶涌澎湃,雖然用心和力量的運用遠遠不夠,還是讓粗心的凌牧吃了一大虧。幸運的是,凌牧對黑暗力量的控制遠遠高于對手。當他輸了,他立即反擊。黑暗力量起伏之間,就像毒蛇吐信一樣,他一路沖過謝溫韜的手,直直地進入臟腑。凌牧毫無保留地受傷了。謝溫韜的傷勢比凌牧重得多。走出道觀真的很難養活自己。

    但是凌牧的悲劇性勝利卻不敢放松。另一方還有一個道士,他可能是一個不采取任何行動的大師。甚至他也無法應付受傷。幸好道士帶著謝溫韜離開了,凌牧緊緊地盯著道士的背影,直到從他的視線中消失,這才長出了一口氣。他看不出對方是否會功夫。道士走得很輕,不如普通武者穩健,甚至不如普通人穩健。他的身體更奇怪。凌牧總是覺得盯著自己的背很難集中注意力。似乎有點心不在焉的眼睛會滑向他旁邊的其他東西。他的頭發和袈裟走路時看起來也很輕,給人一種隨風飄動的感覺。這位道士不是真的不懂功夫,就是怕功夫高得連爺天智都比不上。

    謝溫韜一行離開,王玉龍和聶靈兒就從道觀門口沖了上來。聶靈兒沒有林牧跑得快,但她的身體素質也很好。當她跑到跆拳道館門口的時候,她正好看見凌牧和謝溫韜在打手。他們不了解凌木會議的具體情況,只看到凌木這次撞跑對手的同時也傷得不輕,不敢隨意移動自己的身體,只是急切的詢問著凌木的情況。

    凌牧坐在地上喘了很久氣,然后對王玉龍說:“請給我叫輛車,找個地方療養!蓖nD了一會兒,他對聶靈兒說,“對不起,恐怕我不能去旅游了。還有其他事情困擾著你。今天下午我有一個選修考試。請為我想想辦法!

    聶靈兒急忙點頭:“沒關系,沒關系?荚嚳赡軙苈闊。我會盡力找到出路。如果我做不到,我可以請顧問站出來。你通常會取得好成績。這樣的事情是可以容納的!

    凌牧點了點頭表示感謝,然后深呼吸了幾口氣,盡可能平靜氣血,掙扎著站起來。聶靈兒等人伸出手來幫了他一把,但靈木輕輕揮手讓他下來。這時,王玉龍已經跑出去開車了。他有自己的車,停在跆拳道館旁邊。幾乎一分鐘后,公共汽車停在道觀門口。靈木上車后,王玉龍問:“你要去哪里?醫院?”

    凌牧猶豫了一會兒。他原本想直接去拳擊館找師父和師兄。但是如果王玉龍和我們一起去,現在想這個就不方便了。所以他拿出手機說,“先打開學校的南門,我去打個電話!

    撥通了大師兄劉一水的電話,凌牧在第一句話中說道:“哥哥,我在學校和別人一起工作的時候受傷了。你有合適的地方幫我看傷口嗎?”

    劉一水盯著電話的另一端,發現最適合受傷的地方是拳擊館。然后他做出反應,低聲問道:“你周圍還有其他人嗎?”

    凌牧用余光看了一眼王玉龍,簡單的“嗯”。

    劉一水考慮了一會兒,說道,“你怎么受傷了?否則,你直接回家,我開車去找你。我不能把它帶回拳擊館給師父看!

    凌牧若有所思地回答,“不重。這是我的粗心大意。對手剛剛意識到黑暗能量,無法控制它。我們只是手拉手玩。他的傷比我的重得多!

    劉一水有些疑惑,但恐怕不方便知道凌牧的話,于是他說:“好吧,你先回家,我去你家!比缓笏麙炝穗娫。

    放下手機,凌牧猶豫了一下,對王玉龍說:“我到南門的時候讓我下去。我自己打車!

    王玉龍也是一個精明的人。他想說自己開車很方便,但他很快意識到林牧不方便讓自己知道太多情況,所以他欣然說“好”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福彩七乐下期号码预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