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系我們:通過郵件
歡迎光臨 祝您閱讀愉快!
當前位置:黑巖閣 > 修真小說 > 殺了那個男主 >

第330章 海瓊要報仇

    郁青瑤剛摸到他的大腿,楚公子就如觸電一般抖了一下。

    楚公子害羞,忙拍開她的手,斥道:“不要亂摸,說了沒事了。”

    郁青瑤暗中吐槽:真當本姑娘想摸啊,我還怕摸得你起邪念呢。

    她委屈的哦了一聲,乖乖的縮回了手。

    楚長老本很期待看美女捏孫子的大腿,見孫子拒絕了,很不爽的傳音說:“蠢貨,你拒絕她干嗎?”

    楚公子翻了個白眼,心說:還不是因為你?你要沒在邊上偷看,本公子會舍得拒絕嗎?

    郁青瑤重新坐好,只是身體略向楚公子傾斜。這個身體語言是暗示我跟你很親近。

    郁青瑤在撩男子時,從不放過任何一個細節,用種種細節,精心營造出我喜歡你的曖昧氣氛。

    不知過了多久,天色漸明,旭日東升,朝霞滿天。

    三只巨大的妖寵,毫不停留的向著背向太陽的方向飛去。

    楚老祖心知天龍觀不會眼睜睜看著自己離開吳國,路上必然會有圍追堵截。他只想憑借自己的妖寵的速度和先行的優勢,避開與景老祖戰斗。

    至于其他道士,他還真沒放在眼里。

    低頭看著飛速離去的山河大地,郁青瑤在盤算一件事。

    她想到在偷看許觀主聽到的情報,知道天龍觀正全力發動追殺自己五人。

    如果天龍觀來的人只是小兵兵,那無所謂,繼續跟著楚家人跑就是了。他們也不會放我離開,想也沒用。

    如果天龍觀的追兵太多太強,自己怎么辦?要陪著楚家一起死戰嗎?

    不行,本姑娘大好青春,花容月貌,怎么能就這樣死掉?

    可是,我要不出手,楚家老祖不敵,怎么辦?

    那樣的話,我只怕會跟楚家人一起被殺掉,那就太慘了。

    我要是出手,詛咒術不一定對老祖級的高手有用。要是沒起什么作用,反被他們察覺了,那就更糟糕。可是不用詛咒術,我其他的寶物對老祖們更沒用。

    唔,如果老祖和他們都被敵人纏住了,我是不是有機會逃跑?

    不好吧?這樣似乎不合白蓮圣母的為人?

    管他,真跟著楚家人回去,那就馬上要嫁人了,再做不成白蓮花了。

    有機會的話,先跑了再說,以后再想辦法跟人解釋。任我的聰明,總能找到借口的。

    不對,如果他們都被纏住了,誰來保護我?我一個人跑,不會被大群敵人圍攻而死吧?

    郁青瑤反來復去的想,一時拿不定主意。

    她暗中嘆息,沒辦法了,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龍海瓊與丈夫正在往建業的路上。

    她是聽到吳國皇帝要結婚的消息,喜滋滋趕來參加兒子的婚禮的。

    吳皇駕崩的第二天早上,她跟丈夫各騎著一匹海馬逍遙的往建業城走。

    海馬其實是一種馬形的妖怪,通體艷紅如火,能踏波飛奔,入水不溺,是龍王養的馬。

    距離婚禮還有幾天,而她離建業只有百里。她并不是很急。

    但走了一會,她就覺得路上的人有點古怪,個個神情悲痛,跟死了爹娘似的。

    好些人頭上還戴著孝。

    龍海瓊暗自奇怪,心想:這是哪里發了瘟疫嗎?死了很多人嗎?

    她卻不知是她兒子死了,喜愛吳皇的百姓們,正自發的為皇帝戴孝。

    過了一會,龍海瓊看到一隊青年戴著白帽子,邊哭邊往建業打馬飛奔,口里還喊:“我的皇上,您怎么就歸天了啊!您死了,我們怎么辦啊?”

    龍海瓊聽了大吃一驚,急飛過去,抓住一個青年喝道:“你剛說什么?”

    那青年嚇了一跳,見是個美貌婦人,生氣的說:“松開,我急著趕去建業呢。”

    龍海瓊慌張的問:“你剛是不是說皇帝死了?他不是正要結婚嗎?怎么會死了?”

    那青年見她恐慌的樣子,不由覺得她是同路人,便傷心的說:“你不知道,昨晚有一伙歹徒偽裝進了吳宮,當眾殺了我們的皇帝陛下。”

    龍海瓊聽得眼淚就流了下來,叫道:“我不相信!”

    她再顧不得其他,騰身到了空中,化為一條蛟龍,霹靂一聲就飛向了吳宮。

    路上的行人都嚇得跌坐在地上。

    江向真嘆了口氣,急追了上去。

    龍海瓊疾飛到吳宮上空,高叫道:“我兒何在?”

    叫了一聲,沒聽到回應,她往下一看,宮中盡是白色的布幔,人人戴孝,哭聲震天。

    龍海瓊不由心生恐懼,竟不敢用神識往下查看,她都不敢飛下去了。

    一個保護皇帝的道士見到空中蛟龍,聽到喊聲,猜到是龍海瓊來了。

    他飛上來,含淚道:“可是龍海瓊龍前輩?”

    龍海瓊顫聲問:“宮中誰死了?”

    那道士嘆息道:“皇上不幸駕崩了。”

    龍海瓊痛叫一聲,跌落到地上,砸壞了一間宮殿。

    那道士看了,不免又落下淚來。

    江向真趕到,看到宮中異樣,立即用神識一掃,發現暈倒的妻子,也發現了金棺中的皇帝。

    江向真搖搖頭,也有點傷感。

    他飛下去,救醒了妻子。

    龍海瓊奔到金棺前,看著兒子的尸體,不由大哭起來。

    江向真嘆口氣,問邊上守靈的道士:“皇帝是怎么死的?”

    道士們嘆著氣,你一言我一語,憂郁的將昨晚發生的事講了一遍。

    江向真聽得有點糊涂,想了想,說:“你們的意思是,楚家的老祖逼未來皇后殺皇帝,皇帝自動送死在那皇后劍下,然后楚家帶走了那位皇后?”

    為首的道士點頭說:“就是這樣!”

    龍海瓊立即不哭了,過來央求道:“夫君,我兒死了,你要幫我報仇啊!”

    江向真的點頭痛,但看妻子可憐的樣子,又不忍心,嘆道:“好吧,我們追上去看看。”

    龍海瓊咬牙道:“好!敢殺我兒,我必報仇雪恨。此仇不共戴天!”

    江向真并無龍海瓊這樣報仇心切,只是礙著新婚妻子的面,只得答應下來。

    說實在的,吳清德跟他關系并不深。他并不喜歡吳清德。

    為首的道士巴不得他們幫忙,忙說:“我們景老祖正帶人追殺楚家,我幫你們聯絡上怎么樣?”

    龍海瓊忙點頭。

    不一會,聯絡上了景老祖,龍海瓊就帶著丈夫去追景老祖。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福彩七乐下期号码预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