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系我們:通過郵件
歡迎光臨 祝您閱讀愉快!
當前位置:黑巖閣 > 都市小說 > 金童記 >

第四百五十九章 玉女離京走天涯 太后思女尋寄托

    慕慧郡主離京了,留下了封書信,說想去外頭看看,她長這么大,同齡人都去外頭走過了,就她還是個井底之蛙,她十幾歲事就想逃離這座宮廷,因為種種原因,在這里多耗了這么多年,如今她已經二十七歲了,也算不上年輕,這京里除了一個老母親讓她不舍,實在沒什么再能讓她留戀的,她前些年一直渾渾噩噩的,必須遵從自己心里的想法走一次。

    太后看了女兒留下的書信,急忙把金童召來,讓他快把玉女找回來,玉女出生至今沒離開過父母家人,她一個人能去哪兒啊?

    金童不大想攬這事兒,玉女又不是小孩子了,有手有腳有錢,想去哪里想做什么豈是旁人能左右的,她心里不知在想什么,一直都離經叛道的,金童也不欲了解她在想什么,別給他惹麻煩就成。

    “母后稍安勿躁,我這便發密旨,讓各州縣都留意城關處進出人口,有可疑人士便注意著,若發現了玉女的蹤跡,一定要將她送回來。”

    他猜玉女是去找凌星了,她若能找到,他要謝謝她,陳國余孽逃竄了這么久,他一定要剿干凈的。

    沒了女兒在身邊讓她照顧,太后閑著沒事干,每日不是追著金童問有玉女的消息沒有,便是折騰后妃公主們,一會兒說皇后不來請安不敬重她,一會兒說公主們規矩不好,尤其是頑劣的朝陽最受她關注,但她有時候看多了,眼里會浮現另一個孩子的影子。

    朝陽覺著這個外祖母真奇怪,有時候對她很兇,說她這不好那不好,有時候又對她很和藹,給她塞許多吃食,還會摸摸她的頭,她不喜歡這個外祖母,但又覺得老太太有點可憐,舅舅說外祖母唯一的女兒走了,老太太一個人太孤單了,想讓大家都來陪她,又不愿拉下臉面說軟話,只能用這些法子吸引人家注意,讓壽康宮每日都熱熱鬧鬧的,就不會讓她有這么多閑心思念叨女兒了。

    朝陽聽了之后覺得這個外祖母是真的很可憐呢,那個大姨母真沒良心,竟然拋下老母親一個人走了,她娘也只有她一個女兒,她無論如何也不會拋下母親不管的。

    大概真是讀了書就明理了,朝陽在學堂讀了一年,性子雖還是沒變,一如既往的頑皮,但已經有善惡是非觀了,知道對父母要孝順,對弟妹要友愛,對兄姐要敬重,但也只限于她喜歡的兄弟姐妹,像二公主那些不討她只管的,她還是沒有好臉。

    因為太后要求皇后每天早晚帶著嬪妃和皇子公主們來給她請安,壽康宮早晚便很熱鬧,朝陽在宮里上學,去壽康宮請安的時候也不少,她一邊和太后斗智斗勇,一邊樂在其中,她不想去上學,還巴不得太后早上多留她一會兒呢。

    太后也是年紀越大越孩子氣了,希望眾人都捧著她,朝陽偏偏喜歡和她對著干,她對朝陽關注頗多,時常叫她來壽康宮受教,教的多了,看到朝陽學業上有點起色,還會有些成就感,覺著是她教的好,又說朝陽:“你母親小時候可是很聰明的,你到底是不是她親生的,怎么這個樣子?”

    朝陽道:“可能是撿的吧,我娘常說我是她撿來的,一點兒沒繼承到她和我爹的聰慧懂事。”

    太后又會問她的生辰,她說是四月十九呀,太后便會掰著手指頭算日子,朝陽問她在算什么,她又不說,朝陽后來聽身邊人說了,說太后可能是在算慕慧郡主當年夭折的那個孩子,都說朝陽像慕慧郡主小時候,太后估計琢磨著朝陽是那個孩子的投胎轉世呢。

    婧兒很不喜歡這樣的言論,朝陽怎么可能是玉女的孩子投胎轉世,玉女那個孩子是不該存活的,與這時間無緣,和曉嵐被奸人所害不一樣,朝陽就算不是曉嵐,也絕不可能是玉女。婧兒讓朝陽沒事少去壽康宮轉悠,朝陽說她也不想去呀,但是太后會喊她去,要是看到別人都去了,就她沒去,又要念叨她不懂禮數,還會說母親沒教好。

    婧兒對朝陽看的很緊,想到太后當年打過燁哥兒的主意,她這心里就發虛,太后該不會又打上了朝陽的主意,想把朝陽過繼給玉女吧?想都別想,她就朝陽這一根獨苗。

    婧兒想防著這些,但朝陽在宮里讀書,和太后接觸的時候不少,她怎么防的住,便同哥哥說了這事,金童讓她放寬心,朝陽都這么大了,怎么可能輕易認別人為母,太后就算心里有想法,也只能想想,再說太后疼愛朝陽總比討厭朝陽好吧,要真是想搓磨朝陽,可有的是法子,到時她才要心疼了。

    太后絕對不肯承認她喜歡朝陽這個討人嫌的孩子,她只是太寂寞了,需要一個鬧騰的孩子來活絡氣氛,在這死水般沉寂的宮廷里激起些水花來,后妃都太死板了,聊天也是死氣沉沉的,皇子公主們也都規矩到無趣,只有朝陽這個異類才能和她說上幾句話,有時又會自嘲,她榮貴了一輩子,什么時候身邊不是圍著一堆人奉承,怎么如今淪落到無人說話,要等一個孩子放學來她宮里串門解悶呢?

    宮人建議她養個孩子在身邊吧,這些皇子公主不行,可以從周家挑一個小姑娘來養著,陪著她解悶,她想到金童兄妹倆養成仇,還是算了,她大概是不會教養孩子,親生女兒成了那樣,養子女足夠優秀,但和她生隙,她是一個失敗的母親,又怎么敢再去教養別人的孩子,萬一又教成了玉女那樣,她可沒有那么長的命再庇佑這個孩子半生無憂了。

    就這么平平淡淡的過了兩年,一直到先帝要除服的時候,慕慧郡主才回來了,太后老淚縱橫,抱著女兒痛罵她沒良心,怎么能忍心把母親留在宮里孤苦伶仃呢?

    慕慧郡主也很自責,她舊話重提,讓母后跟著她離京吧,出去走走,外面的世界很大,她們不該一輩子困在這宮廷里仰望這四方的天空,她這兩年在外頭行走,見識了很多,再不想過那樣壓抑的日子了。

    太后說她老了,走不動了,看到女兒神采奕奕的模樣,她也不忍再困住她,但女兒在外頭走動,京里還是要有個家,要不然她走久了,累了,想回家歇會兒,母親不在,她還能指望那沒有血緣的哥嫂給她留地方住嗎?

    慕慧郡主心里沉重,她不知該如何抉擇這些,一邊是愛了她一輩子的母親,一邊是向往的自由生活,或許她可以留下來陪伴母親幾年,待母親闔然長逝,她再去追尋自己的生活。7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福彩七乐下期号码预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