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系我們:通過郵件
歡迎光臨 祝您閱讀愉快!
當前位置:黑巖閣 > 穿越小說 > 寒門狀元 >

第十五章 男女授受不親

    “人不大,鬼主意挺多……這東西看起來確實不錯……”

    看了沈溪的操作,劉管家眼前一亮,笑著夸獎兩句,但隨即想起什么,問道:“這東西該如何放置?總不能擱在灶口吧,怎么添加柴禾呢?”

    沈溪回答道:“若是修灶臺的時候,在旁邊開好放置風箱的位置,然后把周圍封好,如此不就派上用場了嗎?”

    劉管家剛開始臉上還帶著一絲不以為意,但聽完沈溪的話后,他臉上的神色變得凝重起來,眉頭微皺,也不知在思考什么。

    周氏以為劉管家惱怒沈溪多嘴多舌,趕緊解釋:“劉管家,小娃子不懂事,您大人有大量,別跟他計較!

    劉管家似乎想通了,看著周氏笑了笑,點頭道:“我倒是覺得,這小娃娃的話不無道理。要說咱們這些做下人的,平日里最愁的就是輪到廚房當值燒火做飯,要是能加上這……叫什么來著,哦對了,是風箱,就這么推拉幾下,火就能燒得很旺,那不是省時省力多了嗎?”

    沈明鈞可不知道什么省力不省力,他在府里做長工,主要負責搬搬抬抬修修補補的力氣活,很少做飯,就算讓他燒火,他一個大老爺們兒也不在乎煙熏火燎。

    劉管家道:“這樣吧,明鈞,你帶著你兒子,把這東西送到府里后院,我把孫木匠他們叫來讓你兒子指導一下,順帶看看有什么可以改進的地方,把這風箱安在廚房里試試。弟妹請放心,如果這東西真好用,我會派人給院子也安上一個!

    周氏聽得有些糊涂。

    她剛知道兒子制作了這個叫風箱的東西,沒覺得有什么了不起,卻沒想到管著丈夫的劉管家居然很欣賞,還讓他兒子去指導那些手藝活很好的木匠……誰會聽一個小屁娃娃的主意?

    沈明鈞卻很高興,畢竟劉管家在府里地位超然,除了主子,就屬這位劉管家有話語權,甚至后院的那些小少爺也都不敢得罪劉管家。

    沈明鈞興沖沖地把風箱舉起扛在肩上,牽著兒子往主家后院走去。

    林黛原本跟周氏告狀,是想制止沈溪搗亂?墒聦嵶C明沈溪做出來的東西得到了大人的認可,林黛感到非常驚訝,想跟上看個究竟,周氏一把扯住她,道:“你個小女娃,別跟著去湊熱鬧。你餓了的話先進去吃點兒東西墊墊肚子!

    其實周氏也很想跟去看看,但她知道一個婦道人家是沒資格摻和這種事情的,只能先靜下心等候消息。

    此時沈溪卻覺得很別捏,他雖然是孩子的外表,但卻不想被人當成什么都不懂的頑童,可沈明鈞一直牽著他的手,好像怕他跟著走也能走丟一般。

    王家不愧是寧化屈指可數的大地主家庭,宅院比起沈家在桃花村的老宅要大許多,出了花園進入一片回廊,回廊過后又是一排騎樓,院子一個接著一個,彎彎折折,幾乎把沈溪的腦袋都給繞暈了。

    好不容易來到后院,劉管家對幾個正在收拾地上破碎瓦片的人道:“你們去把孫木匠、老何他們叫過來,我有話說!

    很快一個四十多歲圓臉的漢子帶著個十多歲的少年過來,沈溪揣測眼前的漢子就是劉管家口中的孫木匠,少年估計是他徒弟。后面又來了幾個人,全是府里的長工,跟沈明鈞的地位差不多。

    劉管家讓幾個人靠近風箱,親自演示一番,饒是做慣了木工活,自以為手藝高超的孫木匠等人看了也不免瞠目結舌。

    孫木匠好奇地問道:“劉管家,你這是作什么?”

    劉管家瞅了他一眼:“你人不小了,怎的做事還不如小娃娃?既然我把這東西弄來讓你們看,自然是讓你們依樣畫葫蘆做出來。你們有什么不懂的地方就問這位……沈家小郎,由他跟你們解釋!

    孫木匠原本以為這風箱有何不俗的來歷,等沈溪聽從劉管家指示站出來,不由驚訝地問道:“木頭箱子是這小家伙造出來的?”

    劉管家道:“有志不在年高,你可不能小瞧人!

    隨后在劉管家的督導下,一干人開始搗鼓風箱。有了這些手藝人的加入,風箱不再是用破箱子和一堆爛材料勉強拼湊,而是用上好的木料精心打造。沈溪雖然年小,卻有劉管家的授意,他倒是成為了這些手藝人的老師。

    一個風箱很快做了出來,因為密閉嚴實,效果比之前好了不知多少。

    劉管家親自驗收,笑著點頭:“好,走,先去把灶臺鑿開,老何你是泥瓦匠,這砌灶臺的事就交給你了!

    三十多歲瘦高的老何在旁邊看了半晌,正無所事事,聽到這話嘿嘿笑道:“好嘞,劉管家和沈家小郎就等著瞧吧!

    老何興高采烈地去鑿灶臺,幾下便把風箱裝了上去,再把灶臺重新砌好。

    等組裝完畢,眾人都累得夠嗆。

    劉管家見那些打雜的丫鬟和后院的家丁都跑過來看熱鬧,板起臉喝斥道:“都傻著干什么?還不趕緊生火,看看好不好使?”

    劉管家畢竟是一府管事,他的話就是命令,馬上有人搬來柴火生火做飯。等火生起來,隨著風箱拉動,火苗迅速竄升,旁邊的人看得睜大眼睛,隨即臉上都涌上笑容。

    劉管家笑道:“以前你們總不想到廚房來做事,等把所有灶臺都加上風箱,看誰還敢找借口偷懶!

    旁邊馬上有人恭維:“還是劉管家體恤我們這些當下人的!

    沈溪功成身退,雖然他才是大功臣,但這件事的重點已不在他身上。其實孫木匠等人都知道風箱的原理,畢竟這東西早在春秋時期就發明了,唐宋時已經有了雙塞式活動風箱,不過只是用在冶煉業上,根本沒有人想到家用,沈溪所做的不過是捅破這層窗戶紙罷了。

    等回到院子見到周氏,周氏馬上拉著沈溪問東問西,沈溪只能攤攤手:“他們是大人,做風箱的時候都問我,等做好了我就被晾到了一邊!

    周氏有些不滿:“沒想到那些人竟然過河拆橋……對了,你爹呢?”

    “爹跟著劉管家去見員外老爺了,劉管家說這件事做得不錯,準備給爹請賞,多漲點兒月錢也有可能!

    周氏剛才的不滿頓時煙消云散,笑呵呵道:“那就好,看來不是沒好處!

    一直到夜色降臨,也沒見到沈明鈞和劉管家的人。油燈亮起,昏黃的燈光籠罩四壁,周氏不由擔心起丈夫來,倚在門口等著。

    沈溪撇了撇嘴:“娘,你不用擔心,難道爹還會把我們娘兒倆遺棄了不成?”

    周氏過來一指頭按在沈溪的腦袋上,罵道:“臭小子就不知道說點兒好話,我看劉管家說得對,你這家伙人小鬼大,就是欠揍!

    等了半晌,終于聽到側院門打開的聲音。周氏急忙迎出去,不多時沈明鈞神采奕奕地走了進來,手上提著二斤豬肉,進門便高興地招呼:“這是主家賞的,上午鄭屠戶派人送來,還很新鮮,趕緊做了……”

    周氏有些失望:“憨娃子弄了那么個好東西出來,主家就給了這么點兒賞?”

    沈明鈞道:“娘子,怎么說主家也是咱的衣食父母,不能忘恩負義不是?員外爺說了,既然你們母子從鄉下來,就讓你們在城里多住一段時間……這小院暫時歸咱家使用,不挺好的嗎?”

    周氏這才將眉頭舒展開,臉上有了笑容。

    周氏道:“那我這就去把豬肉給燉了,好好打一回牙祭!

    沈明鈞笑道:“就按你說的辦!

    周氏高興地拿著豬肉去了廚房,沈明鈞過來拍拍沈溪的頭,夸獎道:“你個小娃子挺有本事,一來就讓你老爹我大大露了把臉,員外爺夸你聰明伶俐,將來準有出息。哦,對了,以后你有什么鬼點子給我說說,說不定主家一高興還能賞點兒好東西!

    沈溪只是笑笑,心里卻沒有多高興。

    明擺著的事,制作風箱最大的功勞記在了劉管家身上,好在劉管家沒把所有功勞獨攬,但這也換不得實際的好處,最多是換了二斤豬肉回來開開葷。

    一家人在一起吃過晚飯,喜氣洋洋。原本一家三口,突然成了一家四口,而且周氏和沈明鈞久別重逢,正所謂小別勝新婚,周氏臉上多了幾分女人的溫柔,一顰一笑都帶著縷縷柔情蜜意。

    吃過晚飯,周氏把碗筷收拾好,對沈溪道:“天黑很長時間了,燈油要省著用,桐油可金貴著呢。你們兩個小家伙,就睡在旁邊的房里,已經給你們收拾好了,晚上可別隨便出來!

    林黛眼巴巴望著周氏,顯然想跟這個剛認識的娘一起睡,她對周氏的眷戀比沈溪要重得多。

    而沈溪卻是明白“事理”的人,周氏老遠到縣城來探望丈夫,這夫妻相見總要干柴烈火一番,怎會留他們兩個小的在里面搗亂?

    沈明鈞也多了幾分父親的威儀:“你娘說的是,快帶黛兒到旁邊屋子。外面有木盆,先到水缸里打水洗過臉再睡!

    林黛看了看沈溪,小嘴嘟了起來,顯然不怎么愿意跟沈溪一起睡。

    等沈溪和林黛到了隔壁東廂房,才發現房間雖大但床卻小得可憐,長寬都不到一米五的木板上簡單地鋪了一層草席,一個五大三粗的漢子睡在上面很難伸開腿腳,看來分明是臨時從其他地方拉來湊數的。

    周氏跟著進來把床收拾好,鋪上被褥,拿著油燈出門,到了門口回頭叮囑:“我從外面把門鎖上,晚上起夜的話床下有尿壺!

    沈溪道:“要是大解呢?”

    周氏罵道:“就你小子屎尿多……好了,門不給你們鎖了,你們自己從里面插上門栓吧,不過晚上不許隨便開門,茅房那邊很黑,走路的時候小心些!

    之后周氏便把門關上,隨著外面油燈的光亮遠去,屋子里黯淡無光,過了好一會兒沈溪的眼睛才適應,依稀能看到些東西。

    林黛把門栓合上,回來站在床邊,看著小床有些不想上去。

    沈溪看得有趣,調侃道:“不想睡床上的話,可以把被褥搬到地上打地鋪,前提是你不怕娘明天責罰你!

    林黛有些著急地分辨:“應該是你睡地上才對,我們……我們不能睡在同一張床上的!

    沈溪無奈地搖搖頭,沒想到這小妮子才九歲已有男女授受不親的概念?蓡栴}是,就算他有那心,以他不到七歲的小身板,能作出什么僭越和無禮的事?

    沈溪爬上床,一個滾身到了里側,頭朝著墻壁便閉上眼,嘴里嘟囔道:“愛睡不睡,除非你自己到椅子上去,看明天著涼的是誰!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福彩七乐下期号码预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