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系我們:通過郵件
歡迎光臨 祝您閱讀愉快!
當前位置:黑巖閣 > 都市小說 > 反叛的大魔王 >

第二九七章 鮮血盛開王座之路(28)

    也許是女媧的垃圾話激怒了布雷維克和他的“奧丁之怒”,也許是布雷維克本來也就不是那么在乎和忌憚星門,在他的率領下,擎天柱一馬當先撞開了路障,完全無視前面整齊排列著的米軍戰車,七八十輛鬼怪般的改裝車一窩蜂的沖進了停放滿車輛的機械化部隊營地。

    冒著黑煙的大火,被破壞的軍營,飛揚的雪霧,粗大的輪胎,各種各樣詭異造型的車輛,還有站在車頂上的蒸汽朋克風半機械人

    這一幕幕電影中才會出現的場景將末日戰爭的感覺營造到了極致。

    在喧囂的引擎聲中,巴博斯在兩列米軍戰車中間預留的四車道上開始加速。

    付遠卓抓著椅背探頭看著中控上的顯示器莫名的覺得熱血沸騰,在呼噪的冷風中他大聲問道:“靠!這都是些什么人?怎么一個個都奇奇怪怪的”

    “都是‘奧丁之怒’的潛行者。”沒有門導致風噪聲實在太大,成默也不得不提著嗓門大聲回答道。

    “你故意把他們引過來的?”

    “嗯!”

    兩人說話的時候,揮舞著八只手,體型巨大如變形金剛的布雷維克跳上了一輛L-atV全地形車,瞬間看上去堅固無比的戰爭機器就被布雷維克踩的變了形,他伸出帶著鎖鏈的機械手,將停在旁邊的一輛悍馬舉了起來,然后扔向了巴博斯行進的軌跡上。

    付遠卓看著一輛差不多三頓重的悍馬在風雪中劃出了一道拋物線,向著巴博斯飛了過來,驚慌失措的喊道:“這這是什么妖怪?”

    付遠卓驚恐的聲音在猛烈灌進車廂的寒風里打著顫,應和著巴博斯的剎車發出的急促嘯叫,車尾猛的一甩,沒有系好安全帶的付遠卓立刻因為慣性倒向了另一側,而巴博斯在雪地里拉起一蓬雪霧,瀟灑的走了個直角,躲過了隕石般落在正前方的悍馬。但卻躲不過亂飛的零件和輪胎,那些七零八碎的螺絲和鐵片飛濺在車身和玻璃上,砸的乒乒乓乓的亂響。

    迅速直起身子的付遠卓下意識的閉上了眼睛,成默卻淡定的看著碎片劈頭蓋臉的砸在擋風玻璃上,接著彈射出去,點頭說道:“是挺猛的!”

    這時布雷維克又更加變態的舉起了一輛裝甲車,這一次不是“扔”了,而是砸,龐大的車身穿越風雪,像導彈一樣直奔巴博斯,速度快的嚇人。

    “無法規避!無法規避!”女媧警告道。

    女媧開口的同時,成默已經毫不猶豫使出了“七罪宗”,半透明的金光閃過,甘瓜切菜般把裝甲車一分為二,去勢不減的兩半車身,分別砸在兩旁的車輛上,瞬間就將幾輛車給砸的變了形。

    不過一分鐘不到就險象環生,微微顫抖的付遠卓抱著座椅苦笑道:“靠!果然是挺危險的這怪物追了你多久?”

    “如果說是‘奧丁之怒’早上就遇到了,如果說是布雷維克,大概是中午的時候遇到的。”

    “布雷維克!?”付遠卓倒吸了一口涼氣,“你說這貨是天榜排名一百多的那個惡魔門徒布雷維克?”

    成默輕描淡寫的“嗯”了一聲。

    “哥!你是怎么活到現在的?”付遠卓不可置信的問。

    “你得問布雷維克是怎么活到現在的才對。”女媧插嘴道,“成默學員已經擊殺過布雷維克一次了。”

    付遠卓震驚的半晌都說不出話來。

    成默連忙解釋道:“不是我一個人,是我和謝旻韞一起擊殺的布雷維克。”

    “要這樣說的話,那么你和謝旻韞可是橫掃了整個‘奧丁之怒’”女媧立刻又說。

    “成默你過分了啊!在我面前還演!”付遠卓一臉幽怨的大聲說,“在阿斯加德擊殺達尼爾·金的絕對是你!”成默沒有否認,只是看著顯示器轉移了話題說:“現在不是聊這個時間我們得想辦法通知謝旻韞,讓她做好準備女媧能聯系上謝旻韞嗎?”

    “當然可以!”女媧回答道。

    隨后整個營地上空響起了一段漫長的電波噪音,就像是老舊的磁帶式錄音機按下播放鍵的嘈雜音調,接著營地間那些嘈雜的喧囂全都被成默的聲音所覆蓋:“謝小進,我不會把你一個人丟在在這種糟糕的地方的!現在,我回來了!”

    “謝小進,我不會把你一個人丟在在這種糟糕的地方的!現在,我回來了!”

    “謝小進,我不會把你一個人丟在在這種糟糕的地方的!現在,我回來了!”

    “馬油!成默,這是你說的話嗎?要不要這么甜啊!!!??老夫的一顆少女心呀”在布雷維克驚濤駭浪般的攻擊中付遠卓高聲喊道。

    成默無奈的撫了下額頭,這根本就不是他說的原話,是女媧根據他說的話剪輯的,可他也沒辦法辯解,只能接受自己女媧這個人工智能比自己會撩妹這個事實。

    而布雷維克仿佛被這接連不斷的中文廣播給激怒了,他又一次趴了下來,揮舞著八只手像蜘蛛一樣在兩側的車頂上飛快的跳躍,他不在抓起一整輛車,而是扯掉車上的零件,也許是一扇車門,也許是架在車上的機qiāng,也許是輪胎,像機關炮一樣將這些東西射向巴博斯。

    巨響和bào zhà聲沒有間斷,巴博斯不得不做出極限的動作以規避這些“炮彈”的襲擊,而布雷維克也越追越近。

    —————————————————————————

    伴隨著廣播的是布雷維克和奧丁之怒瘋狂的攻擊,此時奧丁之怒的車隊已經分成了三股,一股跟著布雷維克追在巴博斯的屁股后面,另外兩股撞開了兩側的車輛,穿到了旁邊一左一右展開了對巴博斯的包抄。

    其中一股正靠著章鴻鈞、谷士寧、杜冷和顧非凡他們率領的一群學員那側,因為他們都處在本體狀態,又趴在雪地里,盡管太極龍特戰服已經因為電磁脈沖炮失去了作用,無法屏蔽紅外線探測,但因為大雪的掩護,導致了一群“奧丁之怒”的半機械人并沒有發現他們。

    一群人趴在車底看著改裝車疾馳而過。

    緘默過后,章鴻鈞喊道:“可以起來了!”

    營地上空回蕩著成默的甜言蜜語,極大的削減了緊張的氣氛,太極龍的學員們情緒也放松了一些,變得沒有那么緊張了,有些膽子的大的還能調侃兩句。

    “哇!沒想到成默看上去是個不近人情的木魚腦袋,實際上這么會說話啊!酸死我了!”湯小勺撫著臉頰一臉檸檬精的模樣。

    “難怪成默能追到謝旻韞的!”何牧賢嘖嘖有聲的說,“我要是謝旻韞在這種情況下聽到這樣的告白,不得感動死?”

    顧非凡也從車底爬了出來,起身一邊拍落聲上的雪,一邊打著冷顫說:“這兩口子還真是情深意濃啊!”

    剛才特戰服還能保溫,現在電子元件被破壞,失去了溫度調節功能,薄薄的特戰服就完全無法抵擋寒冷的天氣。

    金子涵的嘴唇也冷的有些發紫,她哆嗦著說:“那我遇到了危險,你會不會像成默一樣不顧一切的來救我!”

    “當然!”顧非凡連忙抱緊了金子涵,朝著遠處火勢洶涌的油庫望去,有些遺憾的說,“剛才應該走那邊的,起碼還能暖和點。”

    “沒多大影響!趕緊走吧!等下搶到車就好了!”

    顧非凡四下望了望,撫著金子涵的背說,“我先幫你找看看有沒有什么可以保暖的東西”

    金子涵連忙搖頭:“不用,等下跑起來就好了。”見旁邊的人都在看他們,金子涵有些難為情的推開顧非凡,扯著他向前走,然而卻沒有扯的動,她回頭看向了顧非凡,發現他正盯著不知道誰卸下來的外骨骼發呆,便問道,“怎么了?這么重的外骨骼沒辦法穿吧?”

    “這么多半機械人,根本不是qiāng能對付的了的,我們應該把外骨骼上的電池拆下來做成zhà dàn!”

    ————————————————————————

    布雷維克又一次距離巴博斯近在咫尺,就連付遠卓都能清楚的看見布雷維克銀色的做舊骷髏頭,這讓他想起了《魔獸世界》里的骷髏王,一樣的孔武有力,一樣的霸氣四射,尤其是那雙發紅的電子眼,閃爍著死亡和貪婪,讓人不寒而栗。看到布雷維克朝著車尾射出了兩只鋼鐵大手,付遠卓面色發白,緊張的什么話都說不出來。

    成默則無動于衷,他已經看見了謝旻韞的身影,還有她背后滾動著履帶的雷霆戰車,數不清的“金屬風暴”已經對準了他們,這其中也包括布雷維克。

    就在布雷維克的雙手觸碰到巴博斯的剎那,“金屬風暴”矩陣后面的電磁脈沖炮kǒu bào發出奪目的藍光,成默立刻喊道:“趴下!”

    蜂群掠過耳邊的聲音再度在暴風雪中炸響,接著是肉眼難以捕捉的藍色光波切斷了雪幕。

    與此同時,“金屬風暴”矩陣噴射出子彈雨,覆蓋了龐大的一片區域。

    遭受了電磁脈沖炮襲擊的布雷維克的身形一滯,像是中了控制技能一般跌倒在雪地之中。

    可惜巴博斯車上的顯示器也被電磁脈沖炮摧毀直接黑了屏,成默并不知道此刻布雷維克的狀況,因此并沒有來得及射出“七罪宗”。

    而謝旻韞則為了救成默和付遠卓不得不掩護在巴博斯的前面,掄起“三星堆權杖”,將鋪天蓋地的鎢心彈全部擋出去。

    猝不及防的布雷維克先是被電磁脈沖炮給禁錮了片刻,接著便遭遇了密密麻麻的子彈雨,假設是一般的子彈,他根本都不需要抵擋,但這是專門針對天選者的鎢心彈,還是“金屬風暴”這種變態的武器發射的,布雷維克不得不開啟“正極限之盾”。

    即便祭出了半機械人最強大的防御技能,布雷維克在洪流般的子彈中也被推的連連后退。至于跟在后面來不及剎車的改裝車和一些不夠警覺的“奧丁之怒”的半機械人,瞬間就被打成了篩子。

    成默拔下了儲存有女媧分身的設備,在炒豆子一般的子彈聲中回頭對付遠卓說道:“我們得下車!”

    “不要命了嗎?”抱著腦袋的付遠卓大喊。

    “留在這里才是不要命了。”成默弓著身子從沒有門的副駕駛座滾到了車輪旁,數不清的鎢心彈在冰冷的空氣中拉出無數道肉眼可見的細細火線,其密集程度看的叫人頭皮發麻。

    付遠卓也推開了后面的車門,幾乎就在推開的剎那,防彈級別的鋼鐵車門就被打成了馬蜂窩。付遠卓連忙縮回了車里,顫聲罵道:“艸!你果然沒有騙我!這tm的不是一般的危險,簡直是在玩命”

    “別廢話,要活命就趕緊下來。”成默趴在雪地里慢慢的朝著前面爬。

    付遠卓探著身子從車上慢慢的爬了下來,因為巴博斯離地間隙太高,摔的“撲通”一聲響。

    成默回頭看了一眼,就繼續的爬到了謝旻韞的腳下,抬頭看著謝旻韞說道:“瞬移。”

    謝旻韞沒有低頭去看成默,她甚至沒有回應成默的話,而是冷聲說道:“成默,你是不是瘋了?你覺得這樣我會感動嗎?我知道不知道我很討厭你這樣自以為是的做法!”

    “我不在乎你感動不感動,我只是想知道我爸說的是不是真的。”成默在連綿不息的bào zhà聲中大聲回答。“成叔”頓了一下謝旻韞低聲問,“爸爸說了什么?”

    “什么?”成默裝聾作啞。

    “爸爸跟你說了什么!”謝旻韞又問。

    “還是沒聽清楚”

    “成!小!默!”百忙之中謝旻韞撩起大長腿踢了一蓬雪,精準的射在了成默的臉上。

    成默用殘留的雪擦拭了一下有些發燙的臉頰,說:“他說真實純正的愛能產生紓解對死亡的恐懼,讓一個自私怯懦的人都能夠直面死神”

    謝旻韞輕聲道:“爸爸說的沒有錯呢!”

    “我說你們兩個可不可以等會在打情罵俏,都什么時候了?”付遠卓也爬到了前面,一臉幽怨的說。

    成默和謝旻韞不約而同的說:“誰要你跟上來的?”

    “靠要知道這種情況下我還能當電燈泡,我打死都不來”付遠卓趴在雪地里心驚膽戰的說,他都不敢抬頭看催命的子彈雨。

    看到雷霆戰車后面的裝甲車準備發射“黑曼巴激光制導導彈”,已經摸清楚“金屬風暴”射擊節奏的謝旻韞知道“金屬風暴”矩陣的射擊馬上就會停下來,進行裝彈,她沉聲說:“準備走!”

    傾盆的子彈雨停歇的毫無征兆,嗖、嗖、嗖的導彈發射聲劃破了長空,能夠實施群體打擊的“黑曼巴”拖著閃亮的尾焰筆直的朝著謝旻韞以及布雷維克還有“奧丁之怒”的半機械人激射。

    早有準備的謝旻韞彎腰抓起成默和付遠卓的特戰服,使用了“瞬移”,到達了陣地的另一側。

    “這邊!這邊!”章鴻鈞坐在一輛坑坑洼洼的改裝車上大喊,在他的后面還有五輛改裝車和幾輛雪地摩托。

    謝旻韞幾個起落,就提著成默和付遠卓到了車隊旁邊,然后將成默和付遠卓放了下來。

    “你們上顧非凡那輛!”章鴻鈞指著前面的一輛改裝路虎衛士說。

    這個時候誰也沒有心情多說什么,成默和付遠卓連忙從雪地里爬了起來,和謝旻韞一起飛快的跑到了路虎衛士旁,打開車門后座已經坐著湯小勺和何牧賢了。

    湯小勺挪了下位置說:“擠一擠。”

    付遠卓先上了車,接著是成默最后是謝旻韞,在隆隆的bào zhà聲中,車隊朝著營地的wài wéi疾馳。

    成默轉頭對謝旻韞說:“你得激活載體去幫白教官他們!”

    謝旻韞點了點頭,隨后靠在了成默的懷里激活了載體。8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福彩七乐下期号码预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