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系我們:通過郵件
歡迎光臨 祝您閱讀愉快!
當前位置:黑巖閣 > 修真小說 > 萬古界圣 >

第一千二百七十八章 太玄真經

    “真是想不到,此龜甲竟然是玄武王卸下的龜甲,玄武族原本就是防御力強悍,對方當初又是大成歸元境強者,足以證明了這一個龜甲的價值。”

    “更何況,龜甲之中還封印著玄武王所修煉的功法,武技,估計隨便一種都可以引起爭搶,也難怪玄武王會如此的小心謹慎,將其放到比較偏僻的灰夷星。”

    “原本以為這一次可以有些機緣,不過既然這是玄武王的龜甲,是留給玄武族少主的,那我就不能搶奪了,要不然的話,估計整個玄武族都會追殺我的。”

    “當然了,能夠見識一番玄武王的龜甲也算是不錯了,要是能夠趁機再得到其中的一兩種功法和武技,也應該不虛此行。”

    羅平的心中盤算起來,對于龜甲的價值他已經非常的清楚了,也知道自己無法明目張膽的搶奪。

    可是,只要他進入陣法之中,他就有機會近距離的接觸玄武王的龜甲,到時候,以他的陣法造詣,他還是有機會窺探龜甲上面封印的功法和武技的。

    想到此處,羅平微微一笑,說道:“想不到這竟然是玄武王的龜甲,今日能夠一見也算是非常的有幸了。”

    “既然我之前答應了各位,就一定會盡力出手的,事不宜遲,我現在就開始嘗試著進入陣法之中。”

    羅平說著就打算出手。

    “什么?進入陣法之中?羅仙友不是要破開陣法?”

    胥瑾大長老有些驚訝的說道。

    她原本覺得,以羅平的實力,應該會選擇強行破開陣法,畢竟依靠時間之力還是有機會的,可是他沒有想到,羅平竟然打算進入陣法之中。

    要是對于初級陣法圣師以上的圣師來說,的確有可能成功的進入陣法之內,畢竟這座陣法就是初級陣法圣師布置的,即便是同等級別的圣師,也很有可能發現陣法的陣眼,從而進入其中,更不要說等級更高的圣師了。

    而對于普通人來說,因為對于陣法根本就不了解,所以根本就不可能在不破開陣法的情況下進入眼前的陣法之中,除非修為非常之高。

    眼下羅平竟然說要進入陣法之中,這讓胥瑾大長老等人都是非常的驚訝,片刻之后,胥瑾大長老似乎想到了什么,臉上更是露出了震撼之色。

    “莫非羅仙友也是一位陣法高人,精通陣道之術?”

    胥瑾大長老開口問道。

    “高人算不上,羅某對于陣法的確有些研究,正好此刻派上了用場。”

    羅平平靜的說道。

    雖然羅平說的是事實,可是聽在玄龜族眾人的耳中,卻認為羅平是謙虛,一個個都是猜測著羅平的陣法水平到底達到了何種程度。

    羅平不理會眾人的神色變化,說完之后,就直接向前游去,剛剛移動了一段距離,就感受到了陣法釋放出來的強大的威壓。

    隨即,羅平再次停了下來,背對著玄龜族的眾人,裝作在研究陣法的樣子,實際上,在剛剛的時間里,他已經借助《陣書》將眼前的陣法了解的很清楚,現在只是做做樣子而已。

    看到羅平認真地在研究著陣法,玄龜族的眾人都是一言不發,耐心的等待著,生怕會打擾了羅平。

    很快,羅平就再次移動起來,直接穿過了陣法威壓所籠罩的區域,腳下不停的變換著方位,小心翼翼的向前走去,雖然是在海洋之中,可是對于他們這個境界來說,如履平地。

    隨著羅平逐漸的靠近陣法的位置,后方的玄龜族眾人都是變得激動起來,畢竟眼下的情況,讓他們有足夠的信心認為羅平可以進入陣法之中。

    與此同時,他們對于羅平的陣道水平更是驚嘆萬分,能夠在這么短的時間內將陣法研究明白,并且輕松地靠近陣法的位置,足以說明的羅平的陣法水平非同一般。

    “看來,羅仙友的陣法造詣至少也是初級陣法圣師級別,咱們這一次真是遇到了貴人了。”

    胥瑾大長老心中暗喜。

    雖然他們根本就看不懂羅平的腳下走位,可是,陣法一直沒有展開攻擊,這就是最為關鍵的地方,因為他們嘗試過,當初差一點命喪于此。

    短短片刻的時間,羅平就已經到了陣法的面前,然后毫不遲疑的繼續腳踏奇步,直接進入了陣法的結界之內。

    望著面前懸浮著的玄武龜甲,羅平背對著眾人的臉上,露出了一絲笑容。

    “雖然這個陣法等級很高,也很復雜,其中囊括了好幾個復合陣法,不過一旦知曉了這些陣法的暗陣點,再依仗我的物換星移之術,想要進入陣法之內還是很輕松的。”

    “現在,就讓我同樣施展物換星移之術,直接讓魂力穿透玄武龜甲的封印,看一看上面究竟封印了多少的功法和武技。”

    羅平想到此處,隨即再一次釋放出魂力,然后施展出來了物換星移之術,很快就輕而易舉的進入了封印之中,查看到了其中封印的功法和武技。

    “竟然有這么多的功法和武技,果然不愧是圣域的封號域王,而且其中很多的功法和武技等級都非常高,估計就算是在圣域之中,也是不多見的。”

    “咦…這是…?”

    羅平對于封印的功法和武技的數量以及等級感覺到非常的驚訝,而就在這個時候,他突然在這些功法之中,發現了一個熟悉的功法,這讓他整個人震撼和激動起來。

    羅平整個人完全陷入了震撼之中,足足過了近十息的時間,他才逐漸的平息下來,不過臉上依舊難掩激動。

    隨即,羅平二話不說的借助魂力將此套功法復制下來,當讀取了其中的信息之后,他一下子恍悟過來。

    “怪不得玄武族能夠成為五行屬性的圣獸之一,原來除了強大無比的防御力之外,還掌握了最為頂尖的推演之道。”

    “堅不可摧的玄武龜甲除了能夠進行防御之外,還可以進行推演,玄武族的推演之術,在各個種族之中都是排在前列的,這也使得他們能夠趨吉避兇,提前感知危險的來臨。”

    “估計當初的玄武王就是推演出來他在各界大戰之中必然隕落,所以才會提前卸下了龜甲吧。”

    羅平從那套功法的信息之中,這才了解了玄武族精通最為頂尖的推演之道的原因,也明白了當初玄武王為什么要提前卸下龜甲。

    “《太玄真經》!”

    “玄武族能夠得到五大天尊之一的‘太玄天尊'的傳承,不愧是一個氣運強大的種族,也注定了他們能夠成為五行屬性的圣獸之一。”

    “這么說來,太玄天尊的太玄真經,乃是開創了推演之道的法門,應該就是現在萬千世界之中,各種推演之道的根本了。”

    “本以為這一次的機緣有點小,可是沒想到竟然讓我遇上了太玄真經,現在,我已經得到了四大天尊的傳承,就差最后一位了…”

    羅平在心中念叨著剛剛得到的功法名稱,依然有些難以置信,因為這套功法正是五大天尊之一的天玄天尊所傳下的太玄真經,開創了推演之道的法門。

    而得到了太玄真經之后,他就已經得到了四位天尊的傳承,這讓羅平自己都有些難以接受這個事實,不過又是非常的期待,能夠得到最后一位天尊的傳承。

    感慨一番之后,羅平不再耽誤時間,而是直接釋放出一股力量將玄武龜甲給包裹起來,然后拉到了面前,隨即被他握在了手中。

    這個時候,羅平才轉過身來,沖著玄龜族的眾人點了點頭,表示已經成功的拿到了玄武龜甲。

    玄龜族的眾人見狀,都是露出了興奮之色,對于羅平剛剛的行為沒有絲毫的懷疑,因為他們都以為羅平是在想辦法收取玄武龜甲。

    羅平握著玄武龜甲,隨即和之前一樣,開始施展物換星移之術離開陣法,就在他剛剛離開陣法,還沒有脫離陣法的威壓籠罩的時候,他的臉色一下子變得凝重起來,然后加快了速度。

    “我感知到海洋之上出現了不少強大的氣息,估計是白虎族的少主趕到這里了,咱們想要從海洋上方離開是不可能了。”

    “為今之計,咱們只能夠從海水之中逃離了,先逃到海洋的另外一邊再說。”

    羅平一邊迅速的離開陣法的威壓籠罩,一邊沖著對面的玄龜族眾人說道。

    “果然有很多強大的氣息,想必他們也應該發現了我們的蹤跡,現在必須要抓緊離開了。”

    胥瑾大長老仔細感知了一番,也是頗為焦急的說道。

    這個時候,羅平已經順利的到達了玄龜族眾人的面前,迅速的將玄武龜甲交給了胥瑾大長老,然后再次轉身,看向了后方的陣法。

    “咱們就算是逃離,也不能逃得那么窩囊,必須要給白虎族的族人一些重創和阻攔。”

    “既然這座陣法的力量來源是整個海洋,那么竟讓這座陣法自爆,相信憑借著整個海洋的力量,足以讓白虎族損失慘重。”

    羅平開口說道。

    “可是那樣一來,咱們豈不是也很危險,畢竟海洋這么大,咱們在短短的時間里,如何能夠逃到海洋的對面?”

    胥瑾大長老擔憂的說道。

    雖然她對于羅平的提議很是滿意,可是一旦陣法自爆,將會連他們也席卷進去。

    “放心吧,我有把握在陣法自爆之前,將大家帶離海洋,到達對岸。”

    羅平信心十足的說道。

    玄龜族的眾人聞言,雖然依然有些懷疑,可是眼下情況緊急,如果不讓陣法自爆來阻攔和重創白虎族族人的話,就算他們逃到了海洋對面,對方依然能夠迅速的追上他們。

    想到此處,玄龜族的眾人都是點頭贊同了羅平的建議,而這個時候,他們上方的海水之中,已經有不少強大的氣息正在靠近。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福彩七乐下期号码预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