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系我們:通過郵件
歡迎光臨 祝您閱讀愉快!
當前位置:黑巖閣 > 穿越小說 > 縱橫圖 >

第二百四十五章 如火如荼

    昏暗促狹的密室內,劉行遠卻感到極為尷尬,原因是不等陸佐介紹,霍瑨竟兀自找位置坐下了。陸佐和霍瑨也并不是特別要好,也不好說甚,只是笑答道:“這是陸某朋友,就是這個耿直的稟性,還望大公子海涵。”

    劉行遠微微一笑,看了看霍瑨,他似乎并沒有在聽他們說什么,于是也滿不在乎地搖搖頭,“陸先生客氣了,沒什么要緊。”說著眼神又放到霍瑨身上,表現得極為贊賞的模樣,故意扯大嗓門道,“想來這位兄弟一定是位能人異士,否則也不會受到陸先生您如此青睞。”

    霍瑨依然裝作沒聽到,自顧自的東張西望。

    陸佐趕緊圓場,“不錯,這就是陸某要向您引薦的人才。”

    劉行遠眼光一亮,“哦!敢問名諱?”

    “他叫霍瑨。”陸佐道,“是鳳跡山的頭領,當初退番兵也有他的一份功勞。”

    劉行遠大為詫異,連忙向霍瑨拱手作揖,“原來是國之功臣,是在下失禮了。”

    霍瑨此時才抬眼打量了一番劉行遠,見他行禮十分誠懇,這才拱手回禮,“這位大少爺有禮了。”

    劉行遠見他語帶嘲諷,依然如此傲慢,尷尬地收回笑容,繼續問陸佐,“這么晚,不知陸先生找在下所謂何事?”

    陸佐故意臉色一沉,雙眼緊緊的注視著劉行遠,“來救你。”

    “救我?”劉行遠不解的看著陸佐,緊接著冷笑道,“我有何可救之說,陸先生怕是危言聳聽。”

    “大公子難道還被蒙在鼓里?”陸佐詫異道,“劉行之已經準備對你下手了,今夜我來,就是要你明天跟我一起走。”

    劉行遠淡然一笑,劉行之居心不良這已不是什么新聞,“劉行之虎狼之心,你我早已知之,他想害我,也不是一兩天的事了。陸先生既然答應過我,要讓我父王立我為世子,怎么現在不幫我實現也就算了,反倒勸我逃跑?”

    “你以為劉行之會和你公平競爭?”陸佐反問道,“你覺得你和劉行之相比,你的權勢有他大嗎?你的親信有他多嗎?而且最關鍵的,你是王爺的嫡子嗎?”

    劉行遠聽罷,默默地垂下頭,許久才答道:“可是即使離開,我又何去何從呢?”

    “跟我回鄯州。”陸佐早已經想好了說辭,“如今寧王和太子正斗的如火如荼,劉行之暫時也騰不出手對付您,我們大可離開京城這個是非之地靜觀其變,一旦有什么風吹草動,我們進退自如。”

    劉行遠將信將疑道:“進退自如?我若真的離開京城,那劉行之一家獨大,陸先生難道還有辦法拿下他?”

    陸佐冷然笑道:“劉行之想一家獨大可沒那么簡單,如果寧王真的順位成為太子,只怕寧王鐘意的繼承者可不是他!眼下大公子要做的就是先保全好自己。”

    “好!”劉行遠突然爽快答應道,“我可以跟你去。”

    今夜,注定無眠。

    陸府的大院內,也已經有了早春的氣息。陸佐聞著襲人的陣陣芳香,心頭卻涌現出無限的哀傷來,母親仙逝,弟弟又離心離德,眼前的局勢又愈加模糊,這些事想來,真是讓人頭痛欲裂。

    “老爺……”

    管家老潘忽然出現在石階前,著實嚇陸佐一跳,“這么晚了,何事啊?”

    老潘恭敬的一躬身,陪著笑道:“二爺又來了,在廳堂等著呢!”

    “哦……”陸佐先是一驚,不自禁地嘀咕了一句,“仁襄怎么又來了?”

    老潘耳尖,聽罷忙接話道:“說是見個面。”

    陸佐心里不是滋味,“請二爺來院兒里吧,我在這兒等他。”

    “小的明白。”

    老潘正轉身走了兩步,便被陸佐叫住。陸佐臉陰沉沉的,囑咐他道:“我這倆日,也有可能明日,就會回老家一趟,沒那么快回京,家里的事情,就交由你操持了。”

    老潘點點頭,“小的不會讓老爺您失望的。”

    此時,再抬頭細看屋頂上的天空時,缺月當空,月光冰冷的映在院子內的石板路上,腳底下也漸漸的感覺一陣陣寒涼。院內盞盞的燈光下,影影約約能看到幾朵血紅的梅花隨風零落,看著情形,不由得讓陸佐感到幾分悲痛。陸佐信步來到樹下,冰冷而有慘白的右手輕輕拾起花瓣,然后仔細在光下觀瞧,那花瓣竟還蕩著一股清香。

    “哥,好閑情好雅致。”

    陸佐笑著臉轉頭看向仁襄,見弟弟一臉嚴肅,便問:“仁襄啊,這么晚了,有何要事?”

    陸仁襄正色上前一步,抿著嘴低著頭,不知該從何說起,咽了幾下口水之后,才壯著膽道:“明天我就不和你們回去了。”

    “什么?”陸佐像是沒聽清,再次確認道。

    “明天我就不回去了。”陸仁襄眼圈泛紅,“母親的喪失就交哥您全權料理了。”

    陸佐即詫異又不解的問:“為何?”

    “您也知道,我新接戶部,前任留下許多爛攤子要收拾,再加上這陣子又回了一趟老家,部里的差事積壓了許多事還未完成,所以……”陸仁襄有些為難道,“我就不回去了。”

    陸佐臉色漸漸陰沉下來,“難道你不想送送老人家最后一程嗎?”

    陸仁襄見哥哥語氣有些不悅,自己也有些情緒起來,欲說還休的咽口水。

    陸佐見弟弟不說話,于是干脆替他做主道:“這是咱們家頭等大事,明日圣上若有回復,我們便一起還鄉。至于守孝三一事,為兄自然會盡人子之孝。”

    陸仁襄壓抑著道:“現在知道守孝,知道這是頭等大事了?那母親臨終之際,如何不見你回去探望?”

    “你……”陸佐緊皺眉眉頭,強壓怒火,“你還不是為了我們陸家。”

    “陸家陸家!”陸仁襄怒不可遏道,“陸家早就沒了,根本就沒有陸家。”說罷陸仁襄眼圈泛紅,“現在我們母親已經沒了,已經沒了,我們還有家嗎?還有嗎?”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福彩七乐下期号码预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