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系我們:通過郵件
歡迎光臨 祝您閱讀愉快!
當前位置:黑巖閣 > 都市小說 > 丑妃虐渣不從良 >

第五百七十一章 一份“大禮”

    “沈,沈公子……”

    看到沈墨的標志性面具,這個宮女臉上的表情有了一瞬間的驚慌。

    雖然沈墨很少出現在朱雀國皇宮,但他的鼎鼎大名,在朱雀國皇宮內部還是很響亮的。

    畢竟,他可是連國主都要禮讓三分的存在。

    沈墨淡淡地掃了她一眼,問道:

    “有事?”

    宮女咽了咽口水,說道:“那,那個……淑妃有請。”

    沈墨眉毛一挑。

    “淑妃?請本座?”

    宮女連忙擺手。

    “不,不是,是請沈姑娘……”

    沈墨眼里劃過了一抹精光。

    “好的,本座知道了,本座會轉告她了的,你回去吧。”沈墨打發她道。

    宮女著急了。

    “沈公子,淑妃吩咐奴婢,要奴婢親自把沈姑娘帶過去她那邊,請您行個方便可以嗎?”

    沈墨正要再說些什么,營帳的帳簾忽然打開了,沈芷幽從里面走了出來。

    沈墨所有的話語就這樣消失在了這一剎那。

    前來傳話的宮女也愣了一愣,隨即,倒吸了一口冷氣——這是誰?這也實在太漂亮了!

    此時此刻,沈芷幽展現在眾人面前的,依舊是那張偽裝過后的臉蛋。

    清秀有余,艷麗不足。

    然而,也正是這張臉蛋,配上沈墨送給她的那套衣服以后,瞬間就把它的魅力釋放到了極致。

    猶如一朵在寂靜深夜里緩緩綻放的蓮花,出淤泥而不染,濯青蓮而不妖,淡淡地散發出它獨特的幽香。

    “找我有事?”

    沈芷幽徑直向前來傳話的宮女問道。

    剛剛在帳篷里的時候,她也聽到了沈墨和這名宮女的交談聲。

    “你,你是……”

    “你不是說,淑妃找我嗎?”

    這名宮女驚詫地瞪大了眼睛。

    她的確聽說沈芷幽是被沈墨帶到這里來了,但她完全沒想到,眼前的這個女人,便是眾人口中所說的,長相平凡,毫無特色的一個人。

    “如果淑妃找的人是‘陌幽',那你要找的人,便是我了。”

    沈芷幽語氣平靜地說道。

    宮女迅速地回過了神來。

    “那請您跟我去一趟吧。”

    “可以,走吧。”

    沈芷幽和宮女正要離開,在一旁沉默了半晌的沈墨忽然之間瞇了瞇眼睛,向前兩步,一把抓住了沈芷幽的手臂。

    “等一下。”

    宮女心里一個咯噔,心里暗忖道,難道是沈公子發現什么了?

    結果,沈墨只是對沈芷幽說道:“換一件衣服再走。”

    沈芷幽對他無語了:“還換?”

    “換吧,這件不適合你。”沈墨盯著沈芷幽說道。

    “不會呀,這件衣服挺適合沈姑娘的呀,奴婢瞧著好看極了。”

    宮女這句話算是真心實意地說出來的。

    沈墨冷冷地掃了她一眼,她打了個寒顫,低下頭,不敢說話了。

    沈芷幽嘆了口氣,說道:“我又不是來約會的,衣服怎么樣還真不在我的考慮范圍之內,就這件吧,我不想換了。”

    換來換去多麻煩呀,還得欠沈墨人情債。

    說實話,要不是沈墨堅持,她連這件都不想換上,免得欠債欠太多,難還!

    沈墨知道,沈芷幽這次是真不想換了。

    如果他再堅持下去的話,可能會引來對方的不快。

    沈墨緊了緊手指,最后,還是放開了沈芷幽的手臂。

    “小心淑妃,你殺了她的親舅舅,她派人追殺過你。”沈墨對沈芷幽傳音道。

    沈芷幽眼底眸光一閃。

    “好的,我知道了。”

    隨即,她笑了笑,“原來,你讓我回去換衣服,為的就是這件事哪?放心吧,我沒那么好對付,淑妃想要害我,還得掂量一下她自己的能力呢。”

    沈墨噎了噎。

    事實上,他是真的想要讓沈芷幽換衣服。

    因為,沈芷幽穿上這件衣服以后,實在是太惹眼了。

    狩獵場里有著那么多的青年才俊,皇親貴族,要是他們被這樣子的沈芷幽給吸引了,這對于沈墨來說,是很不美妙的一件事情。

    一個墨子軒就夠了,他不需要再多出個“張子軒”、“朱子軒”來跟他搶沈芷幽。

    不過,既然沈芷幽實在是不想換,他也不會勉強對方。

    最多是多費點心思來趕蒼蠅而已。

    “去完淑妃那里后,回來找我。”

    沈墨再次吩咐道。

    “行了,別擔心,我沒事的。”

    沈芷幽擺了擺手,跟著那名宮女離開了。

    宮女帶著沈芷幽,來到了淑妃的營帳外。

    “進來吧。”

    營帳里面,響起了一道柔若無骨般的聲音,十分地嬌媚酥耳。

    沈芷幽走了進去,放眼過去,一眼就看到了半倚靠在榻上的美人身影。

    “你就是陌幽?”

    美人薄唇輕啟,斜挑著眉眼掃了掃沈芷幽。

    “回淑妃,是的。”

    沈芷幽平靜地答道,態度不卑不亢,十分地尋常。

    “不錯,比本宮想象中要漂亮多了。”淑妃點了點頭,微笑道,“坐吧,吃些點心。”

    為了展現出自己的誠意,淑妃率先拿起了一塊點心,吃了兩口。

    沈芷幽也大大方方地拿起點心,吃了起來。

    看著表現得“毫無防備之心”的沈芷幽,淑妃的唇角隱晦地翹了翹,眼底里閃過了一抹厲色和精光。

    “不知淑妃找我來有什么事嗎?”

    吃完一塊點心后,沈芷幽拍拍雙手,問道。

    “聽說陌姑娘是這次朱雀國丹修大賽初賽的第一名?”

    淑妃狀似很友好一般地問道。

    “可能是吧,我沒有太過于關注名次。”

    沈芷幽說的是真話,對于她來說,復賽才是最重要的。

    “陌姑娘還真是年輕有為,陛下和本宮都很喜歡像陌姑娘這種有才而又謙虛的人,所以,當本宮聽說陌姑娘拿了第一名以后,就想著要和陌姑娘認識一下了。”

    沈芷幽回以一笑,表面上沒有任何的破綻。

    事實上,淑妃所說的話也沒有什么破綻,煉丹師在神魔大陸是一個很重要的存在,特別是高級煉丹師,會受到眾人的尊敬和推崇。

    所以,倘若淑妃真的有心,她想要來結交一下沈芷幽這個未來的“大煉丹師”,也是很有可能的。

    只不過,沈芷幽早就清楚了淑妃的真正目的,因此,淑妃說的這些話,她也就是聽一聽就好,重要的,是關注一下淑妃到底想要怎么報復她。

    “綠荷,把本宮提前準備好的東西拿出來。”

    “是!”

    淑妃的貼身婢女走進了里間,不一會兒后,拿著一個盒子走了出來。

    “本宮想著,陌姑娘的煉丹水平那么高,要是還給陌姑娘賞賜丹藥的話,就顯得本宮太沒誠意了。所以,本宮決定給陌姑娘一些別的東西。”

    淑妃說著,把盒子打了開來。

    在盒子里躺著一沓四四方方的紙張。

    沈芷幽輕挑了一下眉毛。

    “這是……靈符?”

    “是呢,陌姑娘的煉丹水平的確很高,不過,對靈符卻未必有所了解。有時候遇到緊急情況的時候,丹藥往往沒有靈符好用。這些靈符的作用,本宮都已經貼在盒子里了,陌姑娘可以自行研究一下,到時候遇到了緊急情況時,也可以用得上。”

    沈芷幽接過盒子,捻起一張靈符,在手指上摩挲一下后,玩味地笑了。

    她抬起頭,對淑妃說道:“那就謝娘娘的賞賜了。”

    “不必客氣,以后有什么事情的話,恐怕本宮也有求到陌姑娘的時候呢。”

    淑妃表現出了一副萬分愛才的樣子。

    要不是沈芷幽察覺出了她的真實想法,恐怕都得被她的表象忽悠過去。

    這時,一名宮女忽然走了進來,對淑妃說道:“娘娘,陛下讓您過去一趟。”

    “這……”

    淑妃看了看沈芷幽,表現出了幾分為難。

    “沒關系,既然陛下有事要找娘娘,那我也就先行離開好了。”

    沈芷幽說著,把盒子帶在了身上。

    “娘娘,我先告辭了。”

    “嗯,好的,去吧。”

    看著沈芷幽轉身打算離開的背影,淑妃眼底里的惡意這才泄露了出來。

    ——呵,待會兒真的遇到危險時,你一定會好好“感謝”本宮的!

    淑妃唇角陰狠地勾了起來。

    “對了,淑妃娘娘。”

    沈芷幽忽然轉過了頭,讓淑妃呼吸一亂,差點沒能及時收回她臉上的表情。

    “什,什么事?”

    淑妃僵著表情問道,老半晌才調整好了自己的呼吸和心跳。

    希望這個陌幽沒有看出些什么,淑妃在心里暗忖道。

    殊不知,以沈芷幽強悍的精神力,早就發現了她的這些小舉動。

    淑妃這種欲蓋彌彰的行為,在沈芷幽看來,也就是像跳梁小丑般可笑而已。

    沈芷幽裝作什么都沒有發現的樣子,笑了笑,開口問道:“我想好奇多問一句,淑妃娘娘是靈符師?”

    淑妃對自己的靈符水平還是很有自信的,她也享受別人崇拜欽羨的目光。

    “不才,剛好到達了靈符師十級而已。”

    靈符師十級,在神魔大陸已經算是很高的級別了。

    十級靈符師所畫出來的靈符,在神魔大陸也已經能到達千金難買的地步。

    沈芷幽勾了勾唇角,說道:“淑妃娘娘還真厲害,我也祝愿淑妃娘娘能夠一直這樣厲害下去。”

    淑妃愣了愣,沒等她反應過來,沈芷幽便離開了營帳。

    “娘娘,剛剛那個陌幽,是不是話里有話哪?”

    綠荷悄悄在淑妃旁邊說道。

    淑妃擰了擰眉毛。

    她也覺得沈芷幽最后一句話,似乎語義有點不太對勁。

    淑妃思忖半晌后,眉毛一松,冷笑道:“管它呢,本宮就不信,本宮做了那么多的布置,她還能翻得出天去!”

    從淑妃的營帳里出來,沈芷幽拿出淑妃“賞賜”的那一盒靈符,顛了顛,唇角勾起了一抹玩味的微笑。

    這個淑妃的確有兩把刷子,懂得用這種靈符來對付她。

    這種靈符乍一看上去,和普通的高級靈符并沒有什么不同之處,因為,它上面的符文是正常的。

    然而,如果有對靈符不夠精通的人,把這種靈符當做正常靈符來使用了的話,后果就不堪設想了。

    因為,它的作用和普通靈符是恰恰相反的。

    淑妃在制符的過程之中,添加了幾種比較特別的成分,讓靈符最后的效用剛好呈現出了相反的結果。

    本該用于驅逐蟲蟻的靈符,會變成吸引蟲蟻;

    本該用于瞬間轉移的靈符,會變成原地僵化;

    本該用于增強防御的靈符,會變成削弱保護……

    最重要的是,即便沈芷幽在使用的過程中,僥幸逃過一命,回來想要找淑妃算賬,她也會因為缺乏足夠的證據,被淑妃倒打一耙。

    因為,淑妃所添加的那幾樣成分會在一個時辰之內徹底揮發完畢,根本不會留下一丁點的痕跡。

    “呵,好一個淑妃,居然使出這種計謀來對付我。”

    沈芷幽冷笑道,眼底里毫無笑意。

    她從來都不是一個善良的人,信奉的不是以德報怨,而是以牙還牙!

    “既然淑妃給了我這么一份‘大禮',我不還一下禮的話,豈不是很對不起她的辛苦付出?”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福彩七乐下期号码预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