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系我們:通過郵件
歡迎光臨 祝您閱讀愉快!
當前位置:黑巖閣 > 科幻小說 > 鎖龍人 >

第二十四章兩敗俱傷

    【書接上文,上回書說到木家小院里的鎖龍人們,在抓緊時間做著最后的準備。遠在跑馬山上的木青冥收了匿跡咒現身,也展開了結界困住了蛇怪。隨之四怪都已現身之后,木青冥率先動手,以落月寶刀迎頭一刀劈向了樹上蛇怪。在蛇怪也使出神兵,架住落月刀時,讓木青冥觸及了自己的心神。引出來木青冥從蛇怪的心神中,看到了一些秘密而大為震驚。正要重新思考對策之時,四怪齊齊動手攻向他來。木青冥迫不得已與四怪鏖戰,最終雙方落得個兩敗俱傷。】

    結界之中狂風不息。

    木青冥繼而發力,手中落月繼續向下。只是沒了之前速度,緩慢得很。片刻過后也才下落了一分一毫而已。

    而這一瞬間,木青冥觸及了蛇怪的心神。他們當年的作惡多端之舉,怎么逃離了鎖龍人的圍剿,還有如今的計劃都一股腦的映入了木青冥的腦海之中。

    這些記憶和回憶太多,一時間令木青冥頭疼欲裂。

    強忍著痛感的木青冥,把痛感化為力量,繼續把落月刀向下壓去。

    刀下的蛇怪壓力更大,雙手比之前顫抖得更是劇烈。就連手中的峨眉刺上,與落月相抵之處,也有細小的裂紋橫生而出。

    木青冥在一瞬過后,快速捋了捋從蛇怪心神里偷來的記憶,忽然一驚。一起都和他之前推測的完全不一樣,今日所見的一切顛覆了木青冥之前所有的認識,一愣過后,木青冥已經考慮是否改變計劃?

    可就在他這一驚之下猛然愣住之時,蛇怪張口對著他口吐一口氣。

    那團有些土黃的有色氣體才出口,便有腥味相隨而來。木青冥一見便知這口氣之中,尚有蛇毒,暗叫不叫之時的木青冥連忙抽刀,借力向后一躍,來了個空翻之后落在了枯木下三尺開外,避開了毒氣卻還有些心驚膽戰。

    他看到毒氣所過之處的枯木枝條,在轉眼間就成了齏粉散落在地上,又隨風揚起一陣塵埃,圍著枯木附近旋轉許久,才落了地。

    不少塵埃已悄無聲息的,被樹下還在裝犢子,用匿跡咒藏身著的兩個邪人口鼻之中。

    就在木青冥落地之際,蛇怪吐出的口氣散去,而蛇怪也站起了身來,雙手還在滴血。而手中的峨眉刺已經遍布裂紋無數。

    蛇怪五指微微一松,手中峨眉刺就碎成了無數的碎片。

    那蛇怪在此時喉嚨一甜,一口妖血噴吐而出,在她身前潑灑出一片殷紅血污。

    血污落地,散落在土石間立刻彌散開了刺鼻的血腥味兒。

    那對峨眉刺是蛇怪用她的蛇鱗和毒牙煉制而成的寶物,有用了數百里,早已與她心脈相連。

    峨眉刺一碎,蛇怪自然心脈受損。

    好在她道行不淺,也只不過吐了幾口翻涌倒行上涌的妖血,大礙是沒有的。

    但道行必定會因此有所折損,在所難免。

    而對面的木青冥,舉目看向蛇怪時,眼中閃過了一絲狐疑和費解。

    他的雙眉,也不由自主的皺了起來。

    他看到蛇怪的心神里所有的記憶,而費解的正是這些記憶。

    這些記憶讓木青冥迷茫又困惑,一時間沒了殺心,也猶豫著要不要改變一下計劃。

    木青冥這么想著,落地后就愣在原地,不由地分了神。

    與此同時,除了蛇怪之外的三怪已動了起來,一個閃身就沖到了木青冥身邊。

    近在咫尺,三怪齊齊動手,紛紛祭出自己的神兵攻向木青冥。

    妖風呼嘯,鼠怪手中長滿了長毛,毛茸茸的長鞭晃動黑影,殘影閃爍間已把木青冥纏住,捆了個結結實實。手腳動彈不得,只能抓緊手中落月刀柄。

    而蟲怪手中神兵甚是古怪,像極了分杈不少的樹枝一樣。但細看之下又不難發現,那不過是一柄多有分枝的長劍,并非樹枝。

    至于蟻怪的手中神兵,倒是正常的多了。不過是一柄彎曲成月牙的長刀。

    鼠怪止住了木青冥時,蟲怪和蟻怪也手持神兵,朝著木青冥劈砍而來,均是對準了他的臂膀。

    那些神兵上妖氣涌動,暗紅光芒彌散。

    眼看著四怪就要得手,手中利刃離木青冥的臂膀越來越近,而木青冥的雙臂也就快要被卸下時,木青冥不再費解呆愣,眼中兇光一閃,手中落月刀身上青芒暴漲。

    不遠處還趴在地上的兩個邪人見勁風已停,好不容易站起身來,卻又聽到一聲撼天動地的巨響從不遠處傳來。隨之而來的,是地動山搖,和一陣陣強勁有力的大風。

    兩個邪人又是一陣搖晃,踉蹌幾下摔倒在了地上,再次摔了個狗吃屎,滿嘴都塞滿了泥沙,牙齒間也啃下了野草草葉。

    不遠處的木青冥真炁爆發,硬生生震碎了鼠怪手中長鞭之時,長刀架在頭頂,擋住了蟲怪和蟻怪的手中兵刃。

    蛇怪也從樹上飄落下來,扶住了神兵被毀后搖搖欲墜的鼠怪。

    “這小子能攝我心神。”蛇怪扶住了嘴角流出血絲的鼠怪時,也在他耳邊用只有鼠怪才聽得到的聲音,悄聲說到:“他應該已經知道了我們的計劃,所以按原計劃繼續行事。”。

    聽著蛇怪的話,瞪圓小眼睛的鼠怪眼中驚愕一閃而逝后,恢復了平靜。

    他把頭一點后看向了被木青冥擊退到他們身邊的蟲怪和蟻怪,在黑暗中給他們都遞了個眼神后,四怪繼續朝著木青冥攻了過去。

    他們這次不再是輪番上陣,而是一擁而上也打得木青冥一時間措手不及。

    四周再起勁風,依舊是強勁有力。枯木也才東倒西歪,地上兩個邪教徒也索性不再起身,干脆就趴在地上透過東倒西歪的野草,觀看著四怪和木青冥斗個昏天暗地。

    結界外寧靜得很,結界里跟世界末日了一樣。

    風火雷電在結界里迸射。烈風吹得結界里的一切都東倒西歪的,枯木也折了腰。那雷電把結界照亮又把地面劈開,擊碎了土石草木,帶起的烈焰讓四周熱氣翻滾,地面焦黑。

    青光連連閃爍,木青冥揮刀在四怪間周旋游走,游刃自如,神氣淋漓。

    起初還有些吃力,但沒多會木青冥這一刀一勢就已經勇猛快速。一進一退之間氣勢逼人,剛勁有力。

    鎖龍人的刀術自成一派,講究一個快如疾風和狠如九天玄雷。剛硬又威猛,乃是真正的屠龍技。

    再加上木青冥手中落月絕非平凡鋼鐵打造,千錘百煉的神兵,又加持純陽符咒無數,專克鬼邪妖魔和惡龍的水陰。而四怪中有兩怪又折損了兵器,木青冥顯然是占了上風。

    幾個回合下來,木青冥是越打越順手,四怪招式已經摸了個一清二楚,應付四怪游刃有余,體內真炁也沒后續無力之象。倒是那四怪,漸漸的已是乏力。

    木青冥的刀輝得越來越猛越來越急,剛硬兇猛,如下山猛虎,攜勁風呼嘯連連,刀光連閃下把那四怪逼得都不能近身。

    但看似占了上風的木青冥,也不能繼續這樣長久僵持下去。否則的話,他有再多的真炁也有枯竭的時候。

    他虛晃一刀逼開三怪時,一個利落的轉身,帶起疾風道道時借疾風之力橫斬落月,砍向了被刀光籠罩的蛇怪。一人一妖在此瞬間隔著刀光對視,都看到了彼此眼中的深邃。

    蛇怪高深莫測的輕輕一笑,身形微微一頓之時,木青冥落月緊隨而來的刀氣,已經近在咫尺。

    蛇怪收起了視死如歸的神色之際,刀氣已經把欣然接受這致命一擊的蛇怪懶腰截斷,成了兩段。

    上半身隨著疾風拋飛彈射,連連翻轉。那妖血潑灑出一道道血霧,從天而降。

    其中不少妖血,就灑在了還趴在地上的那兩個邪人的身上頭上,順著他們的發梢滴下,落在了他的嘴角上后,兩人都本能的伸舌舔了舔。

    一股苦澀立刻在他們嘴里滋生,弄得這兩個邪人連連皺眉,紛紛連吐吐沫,把妖血從口中吐出。

    與此同時,木青冥身后的鼠怪看準了時機撲了上去,趴在了木青冥的背上張口就咬向了木青冥的肩頭。

    落了地的蛇怪上半身,躺在地上抽搐著大口吐出血沫子,而木青冥也痛得悶哼一聲,痛叫起來。

    他把真炁幾乎都注入了落月,肩頭和身上沒有真炁護體,鼠怪獠牙又尖又硬,似彎刀利刺,一口下去木青冥肩頭頓時鮮血噴濺而起。

    再一拉一扯,木青冥肩頭被鼠怪連皮帶肉扯下了一大塊。木青冥那特殊的玄黑肩胛骨,露了出來。上面還留有鼠怪的幾個牙印,打出來的洞,觸目驚心。

    劇痛很快傳遍全身,疼得木青冥呲牙咧嘴,額上冷汗直冒之際,憤然轉身舉刀就朝著鼠怪迎頭劈砍下去。

    刀身上青光暴漲,刀氣凜冽,那落刀速度更是快如奔雷,恰似疾風,轉眼寒光閃爍的刀刃就落在了鼠怪的眉宇間。

    鼠怪只是看了木青冥一眼,在于其四目相對之時落月刀已毫不停歇的落下。那鼠怪揚起嘴角,笑容定格在臉頰之上時已被木青冥一刀劈成了兩掰。

    裂開的血口,從鼠怪頭頂上隨著落下的寒光一起,把鼠怪整個從中間一分為二。

    血濺之時,鼠怪肚里腸子肚子和內臟,一股腦的流了出來,撒了一地。

    木青冥看著鼠怪倒在地上的尸體,臉上和前襟布滿了殘肢碎肉和妖血,五官之間滿是猙獰。

    可他還未從被咬的憤怒中緩過神來時,身后一熱,那蟻怪已經朝著他口吐酸液而來。

    劃過一道弧線的綠色酸液上熱浪滾滾,一股腦的潑灑在了木青冥后背上時,把那木青冥打得向前一個踉蹌,險些摔倒在了地上。

    “我 日 你個仙人板板!”木青冥被這忽然來的一擊,打得他脫口而出的盡然是家鄉話。可話才說完,后背就陣陣火辣辣的痛。

    蟻怪口吐的酸液迅速融化了他后背的衣衫,還把他背上的皮肉也給燎了不少,疼得木青冥大罵之后,連連倒吸冷氣。

    木青冥會怎么樣?欲知后事如何,且聽下回分解。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福彩七乐下期号码预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