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系我們:通過郵件
歡迎光臨 祝您閱讀愉快!
當前位置:黑巖閣 > 都市小說 > 全職國醫 >

第四百五十六章 半路急救車

    彭金科攙扶著妻子進了診所,扶著妻子在就診桌前面的凳子上坐下,回頭打量著方家診所。

    真要算起來,彭金科還真有些不敢見到方老爺子。

    他的婚事其實就是方老爺子給說成的,他妻子父親,也就是他的老岳父是在方老爺子的診所瞧病的時候認識的,方老爺子知道對方有個女兒,說和了這門親事,去年他成親的時候還邀請了方老爺子,婚宴上一切都好好的,奈何方老爺子回家的時候因為喝多了,不小心砸了人家的車,豪車,勞斯萊斯。

    當時彭金科和父親彭大亮那都嚇的不輕,甚至有些不敢接方老爺子的電話,后來知道,車竟然是人家方寒朋友的車,根本就沒讓方老爺子賠。

    剛才進門的時候彭金科就看到了方家門口停著的勞斯萊斯。

    原本好好的好事,自己家倒是枉做小人了。

    “這位醫生,今天方爺爺家是不是有什么事,我聽著院子挺熱鬧。”彭金科和李小飛套著近乎。

    “你叫我李醫生就行。”李小飛一邊洗著手,一邊道:“今天方老爺子過七十大壽。”

    “呀。”彭金科一愣:“這事我們竟然不知道,你瞧著事鬧的。”

    “沒事。”李小飛洗了手,在就診桌后面坐下,一邊示意對方把手放上來診脈,一邊問:“什么情況?”

    “煩躁,惡心嘔吐,沒什么食欲。”

    “還有嗎?”李小飛一邊聽著脈繼續問。

    “還有就是我妻子已經停經三個月了。”彭金科道。

    “停經三個月了?”李小飛一愣,示意患者換了一只手,又問:“沒去醫院檢查?”

    “去醫院檢查了,有的說是婦科病,有的說是精神性緊張,有的說是月經不調,吃了一些藥,就是沒什么效果。”彭金科答道。

    “最初的時候只是出汗,煩躁,最近還開始嘔吐,吃不下飯。”

    李小飛松開手腕,沉吟了一下道:“應該是脾胃不和,正氣不足,這樣,我開個方子回去調理一下。”

    說著李小飛刷刷刷寫了一個方子,然后又交給邊上的林廣才:“林醫生,你要不要也看看?”

    林廣才接過方子笑著道:“李醫生你看了就行,我負責抓藥。”

    林廣才主動跟著李小飛過來,目的其實只是為了在方寒面前表現,小診所看病,能有什么大病,以他和李小飛的水平,那絕對是綽綽有余了。

    按照方子抓了藥,林廣才把藥遞給彭金科,目送著彭金科一家三口離去,這才重新回到了院子。

    這會兒方寒等人已經開吃了,看到李小飛兩人回來,方寒隨意的問:“什么情況?”

    “正氣虛,脾胃不和,我給開了桃仁承氣湯。”李小飛簡單的說了一下。

    老爺子插嘴問:“是彭家的小子?”

    “患者的妻子姓范。”李小飛沒問彭金科的名字,不過患者的姓名那是必問的。

    “那就是彭金科的妻子了,之前我也給看過一次,開的小柴胡湯。”老爺子道。

    脾胃不和,正氣不足,小柴胡湯倒也對癥,小柴胡湯是專治各種不和的,什么脾胃不和,陰陽不和都可以用,桃仁承氣湯則是攻下補氣的。

    老爺子說過,方寒倒也沒怎么在意。

    看病開方本就是因時制宜,同樣的病癥,不同的時期開的藥方也是不相同的

    吃過午飯,一群人又喝了一會兒茶,閑聊了一陣,林欣彤和趙曼妮幫著田玲女士打掃了屋子,也就起身告辭了。

    林欣彤走后,張小權和龍雅馨也走了,方寒走的稍微晚一點,三點多才出門,車上拉著方甜和她的幾個同學。

    在家里的時候,幾個女孩子可能是因為人多,并不怎么說話,上了車倒是放飛了自我,一個個都爭著和方寒說話,這個一句方寒哥哥,那個一句方寒哥哥。

    方寒一邊開車一邊笑著應付,一路上車子開的很穩。

    進入二環,距離方甜的學校在剩下五公里的時候,就開始堵車,五菱好半天才往前面挪一點,幾個女孩子更是不著急,她們巴不得和方寒多待一會兒呢。

    五菱才前進了五百米不到,后面就傳來一陣急救車的鳴笛聲,方寒從車窗探出頭去,只見距離五菱大概四五百米的距離,一輛急救車鳴著笛在擁堵的道路上緩緩而行。

    這會兒道路早就擁堵不堪了,哪怕急救車使勁鳴笛,前面的車也是讓無可讓,甚至因為前面的個別車變道讓車,有的車卻找機會穿插,導致交通更為擁堵。

    救護車的司機急的大喊:“都讓一讓,車上有危重患者,人命關天。”

    方寒的五菱在邊道上,這會兒也被賭的一動不動,遠遠的聽著急救車司機的喊聲,方寒急忙開了雙閃,對方甜交代了一聲,打開車門下了車,向后面急救車走去。

    救護車的司機這會兒已經著急的滿頭大汗,奈何前面的車子就是一動不動。

    方寒走上前詢問:“患者什么情況?”

    司機看了一眼方寒,雖然不清楚方寒是干什么的,還是道:“現在還說不準,有可能是腦溢血,也有可能是腦梗死,患者這會兒已經人事不省了,小伙子,幫忙給前面車喊兩聲,開開道。”

    “前面已經堵死了,你這邊打一下交警電話,看看附近有沒有交警,讓警察過來幫幫忙,我也是醫生,我去后面看看患者。”

    方寒說了一聲就向急救車后面走去,司機還打算再說兩句,奈何方寒已經不見人了,氣的司機臉色鐵青,他這就是急救車,車上能沒醫生?

    要是來的是一位專家倒也好說,可問題方寒看上去二十來歲,即便是醫生,也不見得就比他車上的醫生厲害吧?

    雖然生氣,司機也知道情況緊急,急忙拿出手機撥打電話,先打了交警隊的,然后打了急救中心的,請求急救中心協調調度。

    急救車好半天不動,后面的醫生和護士也急的不行,急救車的后門也打開了一條縫,護士透過縫隙朝外面看著。

    方寒走上前伸手拉開車門,開門見山:“我是江中院急診科的醫生,不知道有沒有需要幫忙的地方?”

    跟車的護士年齡并不大,二十四五歲,當方寒打開車門的時候,護士就愣了一下,眼睛直勾勾的看向方寒,聽到方寒的自我介紹,護士就是一愣,急忙問:“您是不是方寒方醫生?”

    對于江州省各大醫院的護士來說,江中院急診科的方寒方醫生那絕對是男神中的男神,一般遇到帥氣的不像話又是江中院的,那八成就是方醫生本人了。

    “我是方寒。”

    聽到方寒承認,跟車的醫生也是一愣,急忙道:“原來是方醫生,有方醫生幫忙,自然是再好不過。”

    方寒現在的名氣在江州省醫療圈子里也算是不小了,特別是經過上一次的搶救事件之后,方寒的名氣哪怕是在省醫院亦或者醫附院一類的醫院也都有人知道,在急救中心知道的人也并不少。

    今天這一輛急救車是市中心醫院的急救車,跟車的醫生那也是聽說過方寒的。

    一般來說,跟急救車的大都是住院醫之流,主治醫跟急救車的都比較少,除非情況特殊,要不然一般情況下,住院醫也足夠了。

    方寒也不客氣,直接跳上了車,車上一位四十來歲的患者確實已經人事不省,方寒檢查了一下,還有呼吸,他湊在患者的胸前聽了聽,還能聽到咽喉有聲。

    患者這會兒還掛著吊瓶,不過是常用的消炎藥和葡萄糖,方寒看向邊上的醫生:“吊瓶可以暫時拔掉嗎?”

    “可以。”醫生點了點頭,他也知道方寒是中醫,掛著吊瓶的話,中醫大夫是摸不準脈的。

    方寒伸手拔了吊瓶,稍微緩了緩,這才伸手診脈,同時問:“患者是怎么回事,怎么突然昏迷不醒?”

    車上還跟著患者家屬,一位二十來歲的年輕人,應該是患者的兒子,聽到方寒問話,就急忙道:“我爸是從梯子上摔下來的。”

    方寒摸了脈,又問了幾個問題,這才道:“不用太擔心,患者這是中風,暫時沒有生命危險。”

    “中風?”跟車的醫生聞言也松了口氣,要是中風的話,暫時確實沒有什么生命危險。

    跟車的醫生松了口氣,患者的兒子這會兒卻急了:“中風,怎么會是中風呢,這可怎么辦啊?”

    大多數人對中風都是有些許了解的,一般來說一旦中風,那可就是半身不遂,雖說暫時沒有生命危險,可這也不是一般家庭接受的了的。

    “怎么辦,自然是治療了,還能怎么辦”“跟車的醫生回了一句,瞧這問題問的,還怎么辦?

    “我爸是不是以后就不能下床了?”患者的兒子滿臉擔憂。

    “這個不好說,還要看治療情況,要是恢復好,還是能下床走動的。”跟車的醫生這會兒也淡定了,只要暫時沒有生命危險,治療的話那也只能等到了醫院再說了。

    說著,跟車醫生又看向方寒:“方醫生,您有什么建議沒有?”

    方寒很是認真的考慮了一下,然后提筆寫了一個方子遞給跟車的醫生:“這個方子可以試一試,看看效果。”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福彩七乐下期号码预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