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系我們:通過郵件
歡迎光臨 祝您閱讀愉快!
當前位置:黑巖閣 > 玄幻小說 > 劍破拂曉 >

0344 神秘敵人現 三響合一鳴

    刑真第一錘落下后,雨水漸漸停歇。晴朗天空泛起赤紅,超出了所有人預料的詭異。

    脫身的刑真,收斂心緒后舉錘便敲。筋脈中的內力與重錘交相呼應,部分運用到鐵錘上,部分運用到沖擊竅穴上。

    刑真感覺相當的完美,一錘落下神器可成竅穴可破。

    當刑真的雙錘距離劍胎和拳套寸許距離,一道微不可查的靈氣襲來。

    雙錘出現些許偏移,經脈內力受契機牽引亦發生傾斜。第二次仍然失敗,反噬之力震蕩的刑真體內劇烈翻涌。

    抬頭遙望,鐵匠鋪子上空一半被海水淹沒,一半被大伙填滿。

    水火當中,遲暮垂老的馬不火和老當益壯的錢觀潮戰至一起。

    馬不火每一次掃把揮出,虛空中火焰炸裂。

    錢觀潮靈氣流轉,浪潮憑空出現熄滅火焰。

    遲暮的馬不火明顯力所不及,被磨掉棱角的火焰,無法與來勢洶洶的浪潮抗衡。

    邊戰邊退,幾個回合下來,被震蕩的嘴角溢血。

    多處戰場開花,四方陸續有人參戰。

    隨著新的聲音加入,鐵匠鋪子波瀾再起。

    “矛家前來助金家一臂之力。”聲音落罷,矛家家主矛華容和供奉張搭加入戰局。

    “齊家前來助唐家一臂之力。”與此同時,齊家家主齊明人和齊明禮先后出現。

    似提前商量好一般,齊家和矛家不約而同殺向一起。

    這兩撥人的出現在意料之中,當日齊治帶領齊明禮來鐵匠鋪子。

    以防侍衛當中有金家眼線,齊明禮才做出各種怪異舉動。先是揮退齊家護衛,而后安靜坐下來商討李漢白之事。

    齊治頭腦發熱,信誓旦旦的來找刑真麻煩。他的二叔齊明禮就要冷靜的多,退去護衛后直言并非刑真所為。

    到不是齊明禮和素未相識的刑真,有著說不清道不明的心意相通。也不是看長相,就斷定一個人的心地。

    漢白樓是齊家的產業,自然有齊家人暗中盯梢。李漢白出事當晚,齊家人有記錄刑真的出現和離開。

    也發現了金陽的當晚的出入,同樣記錄的時間。

    發現李漢白是清晨,尸體尚有余溫。若是刑真所為,一夜過后早就涼的透透。

    從推算上,金陽離開的時間和李漢白自盡的時間完全吻合。

    齊明禮才會相信刑真,進而猜測到了是金陽的謀劃。

    既然金家可以利用齊家當殺人的刀,齊家自然要給予還擊。

    為了掩人耳目,不讓摻雜在護衛當中的金甲諜子懷疑。鐵匠鋪子院落當中的人,上演了一出刑真和齊治的公平決斗。

    決斗結果顯而易見,打了個半斤八兩。刑真滿身是傷,齊治也好不到哪去。

    既然定下約定,共同對付金家。所以,齊家必須要保護唐家的神器劍胎順利出爐。

    也就有了今日的一幕,金家的爪牙矛家出現。一直暗中觀察的齊家,適時表現出了對唐家的善意。

    齊家矛家為南濱城第三第四大家族,實力上相差無幾。家主和供奉之間的拼殺,一時間難以分出勝負。

    作為可統領一個大家族的族長,沒有誰是傻子。矛家為了生存,屈身聽命金家。

    齊家也是為了生存,選擇和唐家合作。為了利益,相互利用而已。

    金家和唐家有直接的利益沖突,打的是真刀真槍無所保留。

    齊家和矛家,說白了就是來幫忙鎮場子的。雙方廝殺,難免有些出工不出力。

    看似打的花里胡哨,靈氣亂飛刀劍亂舞。實際上,沒有真正拼命的意思。

    當中必然有兩家各自的算計,金家和唐家無論誰做大。剩余的兩家,無非是出了龍潭,在入虎穴。

    即使他們所支持的陣營落敗,大不了多出些銀兩來個花錢消災。他們兩家沒有威脅到金家和唐家的實力,花了足夠的銀子,自然不會招來滅族大禍。

    眼下南濱城最大的金家和第二的唐家,打生打死殺的不亦樂乎。正和了齊矛兩家的心意,做那得利的漁翁。

    而金唐兩家,最為兇險和至關重要的兩處戰場。無疑是劉順和唐明耀對戰的金鼎虛。以及馬不火和錢觀潮的水火不容。

    他們兩處任何一方勝出,都將決定此次拼殺的成敗。

    前者還好,劉順和唐明耀兩位十境武者和神修的聯手,暫時可以和半神器加身的金鼎虛殺的難解難分。

    馬不火這邊,最為的危險。若是馬不火落敗,空出一個神丹境的錢觀潮隨意出手。當真是大殺四方,無人可以阻攔。

    明眼人都看出馬不火的不敵,繼續下去,唐家將岌岌可危。

    柳塘橋看了眼正抽搐的刑真,苦笑一聲:“唐嬌,披甲上陣躲避落山。唐琴、蒲公齡和小狗崽兒,你們各自小心掉落的大山。”

    “有金陽和金鳳在,金鼎虛不會趕盡殺絕連自己兒女一起轟殺,你們注意躲避即可。”

    “危險的是唐嬌和刑真,你們二人一定要小心。天品劍胎如若無緣,萬萬不可強求。”

    唐嬌不忍:“柳師傅,您的境界不夠。一定要多加小心,唐家不能沒有您。”

    “有小姐這句話,老朽欣慰。”微笑過后,柳塘橋拔地而起。銀色甲胄銀芒綻放,一吞一吐閃爍不定。披甲戰將手持銀劍,殺入兇猛無盡的浪潮當中。

    唐嬌的神甬量身甲紅綠相間,綠葉襯托紅花的鮮艷。身披甲胄的女子英姿勃發,人比花嬌。

    她抱起倒底不起的刑真,在大山中閃避。鐵匠鋪子頃刻間被夷為平地,唯有鍛造天品劍胎的鍛造臺,特殊金屬打造,混亂中安然無恙。

    唐嬌沒有柳塘橋的八境修為,銀劍舉起頂住墜落的大山。雖被劉順拳罡砸過,柳塘橋可以輕易擊碎,唐嬌卻是不行。

    銀劍被壓得彎曲,唐嬌雙腳沒入地面。眼看著大山繼續墜落,少女甩動手臂。

    銀劍滑動,帶著大山傾斜。唐嬌抱著刑真,于空隙當中翻滾出來。大山轟然砸落塵土飛揚,地面隨之抖動不停。

    唐嬌被嗆的不輕,干咳兩聲后拍了拍刑真腦門:“咳咳咳,你沒事吧?”

    見少年默不作聲沒有回答,唐嬌自嘲:“上輩子欠了你的!”

    少女剛做停息,一左一右兩座大山相繼砸來。眼見黑影越來越大,唐嬌閉口不言拼了命的奔跑。

    剛剛跑出大山的陰影,一座漆黑如墨的大山迎面而來。前后有山,少女避無可避。

    “啊!”驚恐下大叫后,閉上眼睛胡亂劈出銀劍。

    自己有多少斤兩在清楚不過,這一劍根本無法劈開大山。所幸閉上眼睛等死,別無他法。

    意外的是,“當”的一聲脆響后,自己并沒有被砸成肉泥。只覺得身子一輕,少了一些負擔。

    睜開水汪汪的靈動眼眸,看到一負劍少年連續揮拳轟擊大山。一拳下去,大山不為所動,便第二拳第三拳繼續遞出。

    少年拳頭鮮紅一片血肉模糊,仍是在不斷出拳。

    唐嬌震撼,小聲問道:“你、你的拳頭沒事吧?”

    “還不過來幫忙,傻站著干嘛?”刑真沒好氣兒的命令。

    恍然大悟的唐嬌,這才意識到現在不是發呆的時候。

    刑真止住了大山的下墜勢頭,唐嬌借勢揮劍將大山劈開。逃過一命暫時安全的少女,拍著胸脯后怕萬分。

    "我以為你被反噬受傷嚴重呢,嚇死我了。"

    隨即唐嬌咬了咬牙,下定決心道:“不行的話就算了,這次打造不出天品劍胎不打緊。還有下次,下下次。”

    刑真咧嘴一笑問道:“唐家的敵人就這些嗎?還有沒有其他人了。”

    唐嬌疑惑不解:“都殺到一起了,沒有其他了。”

    刑真道出了實情:“剛剛破壞我下錘的靈氣,和這些正在打斗的人都有所不同。此人的靈氣當中,有一股陰物的陰寒氣息。”

    話未說完,刑真突然將唐嬌撲倒。抱著唐嬌翻滾時,隨手跑出三張符箓。

    刑真剛剛離開的地方,轟隆一聲煙塵彌漫,立時出現一口方圓兩丈有余的大坑。三張銅甲力士剛一出現,便怦然炸開支離破碎。

    “呵呵,反應不錯。可惜了,一顆挺好的苗子。”一盲眼道人出現在煙塵當中,立身大坑上方。

    遙望天空朗聲道:“錢道友,這次多謝。大盧王朝感恩不盡,他日定當厚報。”

    “徐平道友客氣了,舉手之勞而已。”天空中錢觀潮淡淡的回應。

    “徐前輩,您答應過的,殺了刑真后,就幫我們出手滅了唐家。” 與蒲公齡激戰的金陽,此時相當的興奮,笑著出言提醒。

    和金鳳激戰的唐琴如遭雷擊,顧不得實力差距和地位懸殊,破口大罵:“你個老不死的,和金家合作陷害我。”

    盲眼道人對金陽緩緩點頭,唐琴被他無視,而后冷冷的看向刑真。

    刑真也認出此人,鎮西郡外算卦的道士是他。鎮西郡內假扮厲鬼的人,也是他。

    從對話中也聽得出來,是大盧王朝迫害自己。少年納悶了,雖說和大盧王朝有些過節,但也沒到必須斬草除根的地步。

    此時沒時間多想,一腳踢開唐嬌,冷聲叮囑:“他的目標是我,你走遠點兒。”

    三張五雷正法符箓同時拋出,三朵雷霆煙花絢爛炸開。

    只見徐平渾不在意,隨意的抬手虛按。剛剛炸開的雷霆,瞬間消失的一干二凈。

    將一切看在眼里的刑真咋舌,本就沒打算五雷正法符箓能碰到徐平。只是想著,稍微干擾下視線而已。

    然而低估了上五境的實力,徐平還沒全力出手,一切計劃被輕松破掉。

    隨意拍掉三張符箓的徐平,看到刑真給自己貼上追光符,跑到了鍛造臺旁邊。

    譏諷道:“鍛造出天品劍胎又如何,照樣難逃一死。”

    刑真心如止水,無視前方上五境修士的狂暴靈力。此時此刻,他雙目微閉。周遭自身方圓一丈內通透明亮,其余地方黑暗一片。

    身旁如有大日懸浮頭頂,僅僅給這一域的光明。

    刑真雙手拿起鍛造錘,灌輸如內力后輕輕拋起。兩柄鍛造錘盤旋至頭頂一丈高,失去力道后重新落回。

    經脈中的內力一心多用,再一次發起沖擊,一百零八座竅穴同時震蕩。

    拋出鍛造錘,刑真空無一物的雙手交叉舉過頭頂,手握劍柄緩緩拔出。打開封印的刑罰鋒芒畢露。

    “當,”“咚、”“叮。” 鍛造錘敲擊劍胎和拳套的聲音,經脈中內力沖破竅穴的聲音,刑罰出竅的聲音。

    三響齊鳴,三聲合一。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福彩七乐下期号码预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