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系我們:通過郵件
歡迎光臨 祝您閱讀愉快!
當前位置:黑巖閣 > 女生頻道 > 千金重生:心機總裁套路深 >

第1340章 奶糖掉了一地(3)

    白茶松一口氣,正要收回手,門突然被人從里拉開,她錯愕地抬起眸,人就被一只強有力的手給攥了進去,她跌撞進去,一頭撞進葉樺渙散的瞳仁中。

    他怎么真的在這里?

    白茶難以置信地看著他,葉樺伸手就抱住她,把頭埋到她的肩上,嗓音喑啞痛苦,“白茶,你真的來了……我好難受……”“白茶!”

    周純熙看著白茶被拖進去,嚇得大叫起來,急忙撲進去就見葉樺將白茶死死地抱著。

    周純熙沖過去就要去推人,白茶站在那里,一雙黑白分明的眼看向她,朝她搖了搖頭。

    “……”周純熙怔怔地看著她。

    白茶示意她站在那里別動,然后抬起手輕輕地拍了兩下葉樺,努力柔聲道,“難受是嗎?

    我扶你先坐下來,我幫你去倒水好嗎?”

    “唔……”葉樺的聲線啞得不行,身體緊緊繃著。

    白茶一點點松開他的手臂,扶著他在一旁慢慢坐下來,葉樺起初還算配合,可在白茶掙開他手的一瞬,那種燥熱感瞬間吞沒了他。

    他眼睛通紅地盯著她,一把將她攥回懷里,有些惱怒地道,“你跑什么?

    不準跑!”

    一將她扯過來,葉樺只覺得渾身的燥熱都得到了緩角,他突然知道停下這一切的渠道是什么,他低下頭就去扯她的衣服。

    “……”周純熙沒想到自己會看到這一幕,震驚地瞪大了眼睛,用手拼命捂住嘴,差點失聲尖叫起來。

    白茶來不及多想,就拿起電擊棒按下開關。

    葉樺慘叫一聲,松開了手。

    白茶見狀站起來就跑,拉著周純熙往外沖,“快跑!”

    她不知道葉樺中了什么藥,但顯然已經神志不輕了,只想禽獸。

    “白茶!”

    葉樺在后面歇斯底里地喊起來,聲音夾著痛苦。

    他坐在那里,電擊只讓他有片刻的疼痛,換上來的是排山倒海的熱,他拼命地扯著衣領,不行,這樣不夠,真的不夠……“白茶,怎么會這樣?”

    周純熙驚恐地跟著白茶跑。

    “先出去再說!”

    白茶現在哪還有心思說這些,夢里葉樺壓制周純熙的那種絕對力量讓她心驚膽戰。

    她們兩個很難在力量上對付這會失了神志的葉樺,只能逃跑。

    她攥著周純熙一路跑到樓下,卻見大門是關著的,奶茶吧里早已經一個人都沒有。

    這個小西,不是讓她別關門的嗎?

    周純熙有些茫然地看向白茶。

    “跟我上去,去頂樓,門窗都落鎖了,我那房間老板的電腦可以控制,走!上去再報警!”

    白茶當機立斷地拉著周純熙往回跑。

    這一樓除了經理室和桌游室沒什么可躲的地方,而這兩個地方,桌游室是共用的,為了防止一些客戶惡意關門是不上鎖的,而經理室的門又是直接鎖住的,也就是一樓沒地方可躲。

    現在去頂樓是最好的辦法。

    周純熙從來沒碰上過這樣的情況,出不上主意,只能跟著白茶往上跑。

    “你的防狼棒呢?”

    白茶邊跑邊問。

    她要周純熙一直帶著的。

    聞言,周純熙有些窘迫,“我嫌重沒放包里好久了。”

    “……”白茶無奈地看她一眼,然后將手中的電擊棒交到她手里,“拿著。”

    周純熙咬唇接過。

    兩人剛跑到樓上,就碰上從走廊里跌跌撞撞走過來的葉樺,一見到葉樺。

    此刻的葉樺,在兩個少女的眼中就是一顆可怕的不定時zhà dàn。

    白茶重重地撞開葉樺,拼命拉著周純熙往上跑,她一腳踩上去,手下卻是一沉。

    白茶驚呆地看過去,只見周純熙腳下崴了下,直接跌坐在下拐的樓梯上,手和她松了開來。

    電擊棒也隨著這一摔,從周純熙的手中落下,在樓梯臺階彈跳著,掉落到最下面。

    “白茶……”周純熙嚇得臉色慘白,害怕地看向葉樺,葉樺站在那里,敲了敲自己疼痛的頭,一步步走向周純熙,有些分不清眼前的人,怒道,“白茶,你跑什么?”

    知不知道他有多難受。

    為什么不幫他?

    為什么……“我不是白茶,我不是……”周純熙驚恐地連連搖頭,樓道里的燈光昏黃,照著葉樺靠近過來的陰影,大片大片地籠罩著她。

    葉樺靠過去蹲下來,伸手去握她的肩膀,女孩身上獨有的馨香傳進他的鼻尖,葉樺深吸一口氣,猶如鴉片患者。

    想……太想了。

    葉樺目光迷離地看著她,視線落在她的唇上,低頭要去捕捉她的唇。

    周純熙嚇得直縮身體,“白茶救我……”白茶舉著手里的包站在葉樺的身后,想直接砸過去,又怕因此連腿腳不便的周純熙一并傷到。

    兩人坐在樓梯的最高處,一個不好,可能都會摔下去。

    冷汗從頭上冒出。

    白茶深吸一口氣,道,“葉樺,我才是白茶,你喜歡的人不是我嗎?

    我在這里。”

    聽到她的聲音,葉樺的頭更痛了,有些迷惘地回頭看她。

    白茶站在休息平臺上,一直縮到角落里,用盡力氣擠出一抹笑容來,“我在這里,你過來啊。”

    “白茶。”

    葉樺蹙眉看她,從地上慢慢站起來,低語喃喃著,“幫幫我,你幫幫我,我真的很難受。”

    “好,你過來,你過來我就幫你。”

    白茶笑著道。

    葉樺看著她的笑容,跟著了魔一樣,一步步朝她走去。

    下一秒,白茶被葉樺抱住,葉樺瘋狂一般地抱住她,炙燙的掌心隔著衣服在她背上摩挲,低下頭去吻她的發。

    “走啊!”

    白茶瞪向周純熙。

    周純熙這才如夢初醒,忙站起來一瘸一拐地往上走去。

    白茶捏著房卡朝她扔過去,“頂樓,開門!”

    “好,好。”

    周純熙腳下痛得厲害,撿起房卡忍住痛往上爬樓,一級一級,爬得極其痛苦。

    “白茶,幫幫我……”葉樺感覺自己快死了,痛苦地哀求著白茶,嘴上求著,手卻蠻橫地扯她的衣服,沒有章法地將她肩上的衣服往外拉。

    他的力量很大。

    白茶聽到布料被撕破的聲音,她不敢激怒他,她在夢里看到周純熙的抗拒換來的是葉樺的一陣陣毒打。

    恐怕連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福彩七乐下期号码预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