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系我們:通過郵件
歡迎光臨 祝您閱讀愉快!
當前位置:黑巖閣 > 科幻小說 > 快穿,主神,請愛我 >

第566章 葉薛(6)

    “怎么不說話!老夫我雖然不能活動,但要取你們兩個的小命還是輕而易舉的!”

    葉霜漓感覺他的聲音有些熟悉,仔細的朝對方看去,無奈他披散凌亂的長發擋住了他的臉,讓人無法看清。

    “前輩莫生氣,我們是無意中進到這間密室里的。”

    “無意中……你當老夫傻嗎?!尹霸天把這里弄得這么隱秘,你們能隨便進來?”此rén dà發雷霆,聲音里帶著內力向著兩人而來。

    “哈哈哈……小娃娃,你們的內力不錯,居然能在我的壓制下絲毫不受影響。”程嘯風大笑道。

    葉霜漓面容平靜,努力平緩被內力沖擊后體內狂躁的內力,恭敬地說道,“前輩過獎了!”

    薛墨瑾看到葉霜漓的態度心里微微訝異,這還是他首次見到霜兒這么恭敬的跟別人說話。

    “前輩是何人?為何會被關在這里?”薛墨瑾開口問道。

    “沒禮貌!不自報家門,上來就問我是誰。哼,老夫當年揚名江湖的時候你還沒出生呢!”

    “那不知前輩是何人?不若說出來看晚輩是否聽說過?”

    程嘯風聞言,突然看向葉霜漓,沉默了一瞬,大笑出聲,“這小女娃娃,想套我的話,還嫩了一點。不過……你長得真像我一個故人。”

    葉霜漓身體震了一下,緩緩開口,“不知前輩所說的故人是誰?”

    此話一出,程嘯風輕嘆了口氣,沉默了片刻,“不說也罷!我問你們,你們是不是和尹霸天那個老東西有仇?”

    “算是吧!”薛墨瑾回道。

    “……是就是,不是就不是,算是吧是什么意思!你們若是真的跟尹霸天有仇,我可以幫你們。”

    薛墨瑾負手走了兩步,臉上帶笑,“前輩是想讓我們救你出去?可萬一前輩反悔了,對付我們可怎么辦?”

    “老夫一生光明磊落,怎會做如此宵小行徑。你這小子說話拐彎抹角的,有什么條件就直說。”

    “前輩果然爽快。前輩還是先告訴我們您的名號,我們才能決定要不要救你。”

    薛墨瑾說出這話后,葉霜漓產生一絲緊張,被薛墨瑾察覺到,輕輕將她摟進懷里。

    “臭小子,你這么抱人家小姑娘,你們什么關系,不會是耍流氓吧!”程嘯風莫名不爽的看著薛墨瑾抱著葉霜漓的樣子。

    薛墨瑾聽出對方語氣里的不滿,警惕的摟緊了葉霜漓,看向程嘯風的眼神帶著懷疑。

    先前從霜兒的反應和前輩的話里,他察覺到兩人之間應該有某種關系,只是沒有確認。

    但看這前輩的語氣,好像很不待見自己。

    這要是他真的和霜兒有關系,是霜兒的長輩,自己豈不是追妻路又多了一個阻礙?

    突然不想救他了怎么辦(⊙o⊙)!

    “這是我媳婦兒,才不是耍流氓!”薛墨瑾說完,有些緊張的注意著葉霜漓,害怕她會反駁自己。

    直到察覺到她沒有要解釋的意思,心里突然樂開了花。

    以前他要是這么說了,霜兒不是立刻反駁,就是暗地里掐他一下警告自己,這次居然默認了!!

    嘴角的笑意繃都繃不住,就差沒有仰頭大笑了!

    “臭小子,當著老夫的面,你就不能收斂一點,居然欺負長輩。”

    薛墨瑾嘴角滿是得意,語氣好了許多,“前輩,晚輩已經很收斂了。主要是您現在一個人,沒有辦法體會我這種媳婦兒在身邊的幸福感。”

    程嘯風:“……”臭小子簡直厚顏無恥、目無尊長!

    要是我見了這小女娃娃的父母,必須好好說叨說叨,怎么能把女兒嫁給這么不靠譜的人呢!

    “前輩,您莫氣,您還沒有告訴我們您的名字呢!”葉霜漓向前走了兩步,態度很好。

    果然還是這個小女娃娃好,怎么就眼神不好看上那個臭小子了呢!

    可惜了!

    程嘯風惋惜的搖搖頭,“小女娃,告訴你也沒問題。不過這么多年過去了,估計你們也都沒有聽說過我了!”

    “怎么會呢!如今江湖上魚龍混雜,二十年前的英雄豪杰依然在江湖中威名赫赫。”

    “哈哈,小女娃果然會說話。老夫名叫程嘯風,人稱毒手血刀。小女娃有沒有聽說過老夫啊?”程嘯風爽朗的笑了笑。

    “……自然是聽過的!程叔叔,好久不見了!”葉霜漓聲音里有些哽咽。

    沒想到十五年過去了,她還能見到程叔叔。

    程嘯風被這聲程叔叔叫得有些恍惚,上一次聽到這句話已經不知道多久了……

    程叔叔,你快看,這是我新學的武功招式……

    程叔叔,這個冰糖葫蘆好好吃啊,你下次再買給小漓吃好不好……

    程叔叔……

    “小、小漓?”程嘯風不可置信地瞪大眼睛,看著葉霜漓。

    “是我,程叔叔。”

    “哈哈哈~老天開眼,沒想到我程嘯風被困了這么些年,還能有再見到小漓的一天。”程嘯風笑著笑著,不覺得眼眶就濕了。

    “小漓,你受苦了!”

    “我很好,程叔叔,我先救您出去。”葉霜漓說道。

    “沒用的,這鐵鏈不知是什么材料制成的,堅韌無比,除非有鑰匙,不然……”程嘯風嘆了口氣。

    “我會想辦法的。墨瑾,你能弄開嗎?”

    突然被葉霜漓問道,原本看著兩人敘舊的郁悶瞬間消失。

    看吧!關鍵時候霜兒還是想到自己,得意的瞥了程嘯風一眼。

    “我試試!”

    薛墨瑾走上前去,拿著鐵鏈鼓搗半天,略有些尷尬的看著葉霜漓,“我也沒辦法。”

    “沒用的臭小子!”程嘯風不屑的斜睨了他一眼。

    薛墨瑾:“……”他是毒醫,醫術精湛,但又不是開鎖的!

    知道了眼前的小女娃是葉霜漓,程嘯風是怎么看薛墨瑾都覺得不順眼。

    先前還諷刺他沒有媳婦兒,現在……哼哼,有他在,堅決要阻止這個臭小子接近他的寶貝女兒!

    沒錯,就是寶貝女兒。

    他在小漓小時候那就是把她當女兒寵的,反正他也沒有孩子,一直都把她當自己的孩子一樣。

    現在她的父母不在了,他更要好好保護好小漓。

    這個不知道從哪里竄出來的臭小子,哪里配得上他家的小漓!

    “霜兒,要不然我們先離開,然后先去找到鑰匙,再來救前、程叔叔。”薛墨瑾暗zhōng zhāo程嘯風得意的勾了勾唇。

    該死的臭小子!

    “嘭──”

    “啊!通了通了!!”

    “噓……輕點,別被人發現了!”

    “哦哦,我小聲點。萬一被人發現就慘了!”

    葉霜漓:“……”她絕對不承認這是她的手下!

    薛墨瑾:“……”呃,哪里來的蠢蛋……

    程嘯風:“……”你們的聲音還敢更小一點嘛!他們聽得一清二楚。

    “小蘭、小黑,出來!”葉霜漓嘴角抽了抽,厲聲呵道。

    “啊啊啊……少主,我終于又見到你了!”小蘭從地洞里冒出一顆灰頭土臉的腦袋,激動的說道。

    葉霜漓皺了皺眉,說道,“你先出來!”

    “是!”

    隨著小蘭從地洞里鉆出來,另一個高大一些的男子也隨后出來。

    “少主!”小黑畢恭畢敬行禮,便在一旁沉默著等待命令。

    小蘭臉上笑容燦爛,就是那一片黑一片白的臉讓她的笑容有些詭異。

    “少主,你都離開巫月閣好久了!你什么時候回去啊!”小蘭說著就朝著葉霜漓跑過來。

    就在她快要抱住葉霜漓的那一刻,薛墨瑾眼疾手快的摟住葉霜漓的腰閃開了……

    小蘭撲了個空,愣了一下,有些尷尬的撓了撓頭,幽怨的看著被薛墨瑾抱著的葉霜漓。

    “少主,你要拋棄小蘭了嗎?”

    薛墨瑾滿臉黑線:……

    這是什么情況!!

    居然有人想要和他搶媳婦!!

    還是個女人!!!

    葉霜漓也是無語的看著小蘭在那里裝委屈,“好了,小蘭,你看看你能不能將鐵鏈打開。”

    “哦哦。”小蘭立刻正色道。

    拿著鐵鏈在那里擺弄了半晌,小蘭扭頭對著小黑說道,“把你的bǐ shǒu給我。”

    小黑迅速遞給小蘭,小蘭接過,又從頭上取下一根很細的發簪。

    過了不到一刻鐘,只聽──

    “咔噠”一聲。

    鐵鏈被打開了……

    程嘯風沒有了鐵鏈的束縛,活動了一下手腳,走過去一把將葉霜漓從薛墨瑾的懷里拉出來。

    “小漓啊,我們先離開這里,我再將事情慢慢講給你。”

    “好。”

    葉霜漓應聲,視線瞥向一旁正氣憤不已的薛墨瑾,朝他笑了笑。

    看在霜兒如此輕松開心的樣子,他暫時就不跟這為老不尊的毒手血刀程嘯風一般見識了!

    “少主,怎么樣,我的能力是不是又長進了?嘿嘿嘿……”小蘭一臉邀功的樣子,笑嘻嘻的說道。

    “是啊!小蘭溜門撬鎖的能力越來越厲害了!”葉霜漓眉眼彎彎,顯示出此刻的好心情。

    哇……她還是第一次見到少主笑得這么開心,好美哇!!

    小蘭平時性格開朗活潑,沒心沒肺的,讓葉霜漓有些羨慕,也就對她多了幾分寬容。

    所以在整個巫月閣,能跟葉霜漓開玩笑嬉鬧的也就只有小蘭一個。

    薛墨瑾忽然皺了皺眉頭,警惕的說道,“霜兒,你有沒有聞到什么味道?”

    不是mí yào或者毒藥的味道,倒像是……煙!

    “著火了?”程嘯風突然開口。

    “不是!是尹霸天,估計知道我們進來,想要燒死我們!”葉霜漓冷沉的說道。

    程嘯風笑了兩聲,輕輕拍了拍葉霜漓的肩膀,“放心,他不敢燒死我們。估計就是想要逼我們出去。”

    “少主,幸好你有先見之明,下午傳信讓我們打地洞。現在正好,我們就從這里先出去。”小蘭興奮的說道。

    先見之明?

    她可不是因為提前猜到會有危險才讓她們挖地洞過來的。

    她可是為了尹霸天那好幾十箱子的金銀珠寶才讓她們來的。

    估計是尹霸天在殺掉那些江湖中人后,把人家家里的好東西都搜刮過來了。

    與其在這里留著,她就勉為其難的拿走去南方救濟災民好了。

    也算是替尹霸天圓了這表面上心慈仁義的名聲。

    “咳咳,那個,我讓他們來其實是為了把那個屋子里的好東西都帶走。”

    程嘯風立刻補充道,“確實,都帶走。那些可都是程嘯風從別人家里搶走的,可不能便宜了他。”

    “可是外面已經著火了,那些東西估計也都被燒了吧?”小蘭說道。

    “不會!”程嘯風冷冷地笑了一聲,“尹霸天可不會真的放火,一旦火勢控制不住,我若是死了,他也別想活。”

    “那估計他是想把我們熏暈或者等我們受不了自己出去自投羅網。”薛墨瑾補充。

    “那少主,你們先走,我們去拿東西。外面還有人在接應。”小黑聞著煙味越來越濃,呼吸有些粗重的說道。

    葉霜漓剛想說“一起離開”,就見薛墨瑾遞給小黑兩顆藥丸,“這顆藥可以讓你們在一個時辰內不受濃煙的影響。”

    “多謝!”小黑接過,便帶著小蘭朝著門走去。

    “我們先離開,程叔叔,你慢點。”葉霜漓扶著程嘯風,說道。

    程嘯風瀟灑的笑了笑,“你程叔叔是什么人,你不要擔心我。”

    三人順著地洞下去,底下黑咕隆咚,伸手不見五指……

    順著狹窄的地洞慢慢的走了許久,終于看到了一絲亮光。

    地洞外面守候著巫月閣的許多人。

    “少主!”小紅看到葉霜漓的那一刻叫出聲。

    “嗯。”

    從地洞里出來,薛墨瑾立刻走上前,替葉霜漓拍了拍身上沾著的泥土,擦了擦臉上的灰煙……

    程嘯風將薛墨瑾做的一切都看在眼里,心里對他的成見倒是少了那么幾分。

    但這并不代表他就會把小漓許配給這個臭小子!

    “小紅,立刻帶人下去接應小蘭和小黑她們,注意安全!”葉霜漓對著小紅等人吩咐道。

    “是!”

    ******

    盟主府,書房門外。

    “敘杰,讓人加大火,一定要把人給我熏出來。”尹霸天面容陰沉的盯著書房的門。

    尹敘杰猶豫不定,開口說道,“師父,一旦再加大火,火勢太大將很難控制。萬一把書房燒了……”

    要是程嘯風那個老不死的被葉霜漓那個妖女發現,這件事就麻煩了!

    一旦他暗中謀害武林中德高望重之人的事情被抖出去……

    不行!

    哪怕他以后每個月都要承受毒性發作的痛苦,也絕對不能讓他們逃出去。

    “加大火!直接燒書房,里面的人一個都休想逃走!”尹霸天陰狠的說道。

    尹敘杰嘴巴蠕動幾下,想要勸尹霸天,但一看到他瘋狂的表情,又默默地閉上了嘴巴。

    扭頭對著旁邊的手下吩咐幾句,便在一旁站著,也沒有再說話。

    火越燒越旺,書房整個已經淹沒在火海里……

    “你們干什么?!快救火!!尹盟主,你怎么能放火燒呢!我們約定好了的!”

    被火勢吸引跑來的林月柔看到尹霸天正放火燒書房,直接跑出來質問道。

    尹霸天此時已顧不得掩飾他臉上的狠辣,冷聲說道,“林姑娘,這里是武林盟主府,不是你飛旋門。說話最好注意一點!”

    “尹霸天,你什么意思!你想要反悔?快點讓人救火!要是我瑾哥哥出了事,我就把你暗害武林同道的消息告訴所有人!到時候,你這武林盟主的位置還坐的穩嗎?!”

    聽了林月柔的話,尹霸天不怒反笑,“林姑娘這是在威脅我?”

    “我……我我,我不管,你必須把瑾哥哥救出來!不然……不然,呃──”

    林月柔支支吾吾的說著,脖子突然被人掐住,難以呼吸。

    “我尹霸天還從來沒有被人威脅過,你個黃毛丫頭居然大言不慚,就該讓你知道知道什么叫禍從口出!”

    掐著林月柔脖子的手漸漸收緊,林月柔掙扎的動作越來越小……

    “師父,要是林月柔死了,那林辭那邊不好交代……”尹敘杰出言提醒。

    猛地將林月柔甩向一邊,尹霸天看向尹敘杰,“敘杰,讓她閉嘴,該怎么做你應該知道吧?”

    “是,弟子明白。”尹敘杰應聲。

    看著尹敘杰將林月柔帶走,尹霸天才再次轉頭看向書房熊熊燃燒的火焰……

    ******

    某處府邸。

    “程叔叔,到底是怎么回事?為什么你會被尹霸天關這么長時間,他到底要做什么?”

    程嘯風看著有些急切的葉霜漓,安撫道,“小漓,別急!你父母的仇我們一定會報的!你聽我慢慢跟你說。”

    葉霜漓點點頭,“程叔叔,是我太著急了!”

    “我知道,我跟你的心情是一樣的。”

    薛墨瑾在一旁看出葉霜漓情緒激動,走到她身邊將她攬入懷中……

    葉霜漓順勢倚靠在薛墨瑾懷里,心情有些沉重。

    程嘯風看著薛墨瑾摟著葉霜漓,心里難得的沒有不爽,眼神飄忽,似是想到了以前的事……

    “當年,我向來獨來獨往,唯與葉兄交好,意氣相投。因此我時不時就會到葉府住上一段時間……”

    “記得那天晚上,小漓的母親去哄小漓和她弟弟入睡,我與葉兄正在對弈,有人進來稟報,說是新任武林盟主前來拜訪。”

    “尹霸天進來沒多久,葉兄突然就倒了下去,我沒事,這時尹霸天突然就動手了……他的gōng fǎ詭異的很,每次與他對掌,都感覺自己的內力在消失……”

    “然后又加進來一個同樣gōng fǎ詭異的女人,在兩個人的合力之下,我輸了!……之后我便被他們打暈了過去。”

    薛墨瑾聽著似乎發現了一些不對勁,“為何霜兒的父親昏了過去,您卻沒有事呢?”

    “就知道你會這么問,來小子,你不是號稱毒醫嗎?給我把把脈,看看你是不是名不符實。”程嘯風從回憶里醒過來,撫著胡子說道。

    薛墨瑾挑眉笑了笑,將手放到程嘯風的手腕上把了把脈……忽然有些訝異的看向程嘯風……

    他居然是──

    “小子,你想得沒錯!哈哈……”程嘯風爽朗的笑了兩聲,說道。

    ━━━━━━━━━━━━

    舞泯時:( ̄ー ̄)ノ~~マ☆’.?.?:★嗯哼。

    余白:(*^^)~~~~~~~~~~◎。

    年歸:乀(ˉεˉ乀)去去去。

    余白:……

    醉總::D(((((((w??\(?ω?)/皮皮蝦我們走。

    舞泯時:晚安咯!

    醉總:晚安吧!21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福彩七乐下期号码预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