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系我們:通過郵件
歡迎光臨 祝您閱讀愉快!
當前位置:黑巖閣 > 都市小說 > 冒充大魔頭 >

第四百一十五章 刷新格局(二十七)

    “免談!對不起她的事情,我是不會做的。你的想法最好打消,否則朋友就到頭了。”柳無晨斬釘截鐵說道。

    南宮鈺沒有想到,柳無晨會如此的果斷。

    他不想失去這個朋友,當下不在提敏感話題,與柳無晨聊起了當下的局勢。

    倆人一直聊到天亮,幾乎將整個東皇大陸的情況都聊了一遍。

    東皇大陸有五座城,云海城赤焰城懸空城地裂城楓葉城。

    五座城池位居東南西北中五個方向。

    云海城居中赤焰城居東懸空城居南地裂城居西楓葉城居北。

    而眼下的局勢是乾坤圣教在赤焰城瑤池圣院在懸空城天誅門在五座城池皆有掌控。

    從納蘭天風反饋的情報來看,乾坤圣教瑤池圣院似乎都在打城池的主意,但是又沒有十足的把握攻下城池,因為原本掌控五大城池的五大家族,現在只剩下納蘭世家了,其余四家縱然沒有完全滅絕,也沒有知道核心秘密的人物存在。

    也就是說,局勢而言,在不久的將來,納蘭天風將變的十分搶手。

    倆人是在分析局勢,同時南宮鈺也是在向柳無晨發出提醒信號。

    柳無晨明白南宮鈺的意思,但是天要下雨娘要嫁人,他管不了。

    如果他付出了足夠的真心,換回的卻是象蜂一族那樣的盟友,他會毫不猶豫解決這個盟友。

    倆人的談話,在如何拉攏納蘭世家的問題卡住了。

    恰縫這個時候,納蘭世家的管家來報,聲稱天誅門主教坤教主瑤池圣院院主的拜貼已經送到了門亭處,莊主請二人前去鎮場。

    南宮鈺和柳無晨都沒有想到,云海山的禁忌剛解,三大勢力就來了。

    同時柳無晨的心里也很激動。

    他終于可以見到神秘的乾坤教主瑤池圣院院主以及天誅門主了。

    倆人無奈苦笑一番,前往云海堂。

    此時此刻云海堂內,納蘭天風坐了首座,左下首坐了一名年輕人,右下首坐了倆名老者。

    三人并非乾坤教主瑤池圣院院主天誅門主,而是三位大爺派來的特使,而且目的都是一樣的,乾坤圣教的特使瑤池圣院的特使是來為他們的主上提親,天誅門主的特使的帶足了聘禮,前來迎取納蘭云宵。

    面對這樣的局面,納蘭天風在底蘊不足的情況下,實在是難以招架。

    眼見南宮鈺和柳無晨先后邁進大堂,納蘭天風懸在空中的心總算是落地了,看著三人惋惜說道“乾坤特使瑤池特池,二們的好心在下心領了,在下也很想多幾個女兒,能與二派結下姻親之下,可是在下只有一個女人,而且已經有了婚約。”

    說罷又看著天誅門使者說道“在下從來沒有答應過你家門主的提婚,也不可能讓一個仇人做在下的女婿,以前不會現在不會,將來也不會。”

    “納蘭天風,你的膽子見漲啊!”天誅門使者是一個看似七十開外的老者,身形較矮微胖,腦袋圓咚咚的,面對納蘭天風的反悔,直接威脅說道。

    瑤池圣院的特使正是青龍使,眼見天誅門特使發飆,隨即說道“天誅門也不是傳說中那么厲害,只是神秘而已,如果誰敢這般戲耍我家主上,我等勢必讓此人付出十倍的代價。”

    乾坤特使笑了笑不參和,又見柳無晨走進堂內,當下先是起身面朝柳無晨行了一禮,恭敬說道“屬下人王殿主沈括,見過常務教主!教主閣下在這里,屬下的差事就好辦多了。”

    納蘭天風聞言微愣。

    他怎么都沒有想到,柳無晨竟然是乾坤圣教的常務教主。

    沈括行了禮,隨即看著納蘭天風說道“納蘭莊主,敢問令千金許配給誰了?”

    納蘭天風本來是準備說柳無晨的,可是眼下情況突變,他實在說不出口,吱唔了一陣不知該如何回答。

    天誅門的特使也在此時兇巴巴的看著納蘭天風,那眼神仿佛在說,后果自負,你可要想清楚了。

    天誅門特使的眼神,以及納蘭天風的神態,南宮鈺看在眼里,當即說道“天誅門特使,眼光殺不了人,柳先生稍作手段,你們就熊了,還有什么資格在這里威脅他人。”

    “你…。”天誅門特使氣的瞪眼。

    南宮鈺不屑說道“不服啊,殿外夠寬暢,要出去打一架嗎?”

    天誅門特使霎時氣焰全無。

    單挑南宮鈺,他還沒有那個本事。

    南宮鈺見狀,笑道“眼下而言納蘭莊主是我和柳先生的朋友,你前來生事總該有個說法,你不選我,不如換一個。柳兄,你跟他打一場,朋友被欺,我們的臉上也沒光啊!”

    柳無晨無奈聳肩,指了指殿外的場地。

    天誅門特使瞬間慫了。

    如果說單挑南宮鈺,他是找死,那么單挑柳無晨,他就是白癡。

    柳無晨是誰啊,地獄泉眼,所有的鬼道修士,在他眼里就是一群混捏的,都不帶出手,直接瞪你一眼,無上的威壓就會讓你像只軟腳蝦。

    天誅門主從來沒有受過這樣的調侃,氣的吹胡子瞪子,恨了南宮鈺一眼氣呼呼的離開。

    南宮鈺見狀調侃柳無晨說道“喲喝,還敢瞪我!你就這么眼睜睜看著?太不夠朋友了!”

    柳無晨無奈,又不想出手,索性不說話,免的多說多錯。

    最重要的原因是,他有種已經走到陷井邊上的感覺,挖陷井的人就是南宮鈺。

    天誅門特使走了,殿里的氣氛緩和了許多,至少huǒ yào味沒有了。

    青龍使隨即話入正題,威脅利誘施壓說道“納蘭莊主,我家主上乃三界正統,有道是一人得道雞犬升天,你們這些人名義上是人,可是一旦離開了這里…你可要想清楚了!”

    沈括乍一聽,立刻不高興了,反駁說道“你家主上星主只是昔日的三界之主,往后的三界之主是誰尚且是個未知數,你怎么就提前預支了,見過不要臉的,沒見過你這種往臉上貼金的。”

    說罷話入正題說道“納蘭莊主,令千金如果真的已經許配他人,在下絕不相逼,但是如果只是莊主的權誼之計,在下也替我家常務教主提個親!我家常務教主那是一表人才啊,在人界要錢有錢,要勢力有勢力,不出手則已,一出手驚人,納蘭莊主不防考慮一下。”。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福彩七乐下期号码预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