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系我們:通過郵件
歡迎光臨 祝您閱讀愉快!
當前位置:黑巖閣 > 都市小說 > 帝冠天下 >

第四百七十章 誕生

    “快,快去請穩婆大夫!琥珀,你還有功夫攙著她,趕緊用軟轎送煙兒回房間!”面對千軍萬馬亦不改臉色的秦世龍一聽見閨女臨盆,慌得手足無措,忙不迭下著命令。

    整個宅邸從上到下忙亂成一團,七手八腳將嚇呆了的緋煙送回了臥房。

    “琥珀……我怕!”緋煙的一只手始終緊緊攥著琥珀,比起腹部傳來的陣痛感,此時她更害怕的是即將到來的事情。

    琥珀一直柔聲安慰她,搜刮肚腸說些煙兒不怕的話,但是緋煙此刻驚慌失措,根本就聽不進去。

    接生的穩婆見臥房里擠滿了人,便要將無關人等趕出去,接著又勸琥珀去外間等著。

    緋煙死死拉住他不肯放手,哭鬧著說要是琥珀不再她就不生了!

    端著熱水進來的青袖見穩婆一臉為難,便湊到緋煙身旁“姑爺在這里反倒礙手,你也施展不開,不是嗎?還是你想讓琥珀看見你拼命掙扎的樣子?”

    緋煙聽見這話,下意識地手一松。

    可是琥珀自己卻不肯離開,說要守在媳婦身邊。

    穩婆急得直跺腳“大小姐見了你反倒分心,快出去吧!”

    琥珀看著緋煙惶恐不舍的樣子,知道穩婆說得有道理,只得硬下心來,溫柔哄道“煙兒別怕,我和岳父大人就在外面守著你!”

    外間,秦世龍端坐在椅子上,表情凝重,雙手指節不斷敲擊著扶手,顯得心緒不寧。

    琥珀則焦躁地來回踱步,要不是秦世龍輕喝一聲“你還不把腰上的東西拿下來?”他都忘記了腰上還綁著兩個沉甸甸的沙袋。

    也不知過了多久,臥房里開始傳出緋煙因為疼痛而發出的哭喊聲,而且聲音越來越大,似乎遭受著極大的痛苦。

    琥珀聽得心都揪了起來,拳頭攥得指甲都嵌入了肉里。

    接著就聽見里面傳來緋煙斷斷續續,咬牙切齒的咒罵聲“琥珀!你這個混蛋!大騙子!生孩子這么疼,你都不告訴我!我要找你算賬!”

    琥珀一頭撞在了柱子上,發出巨大的聲響,可是絲毫沒有感覺到疼痛。

    房間里的人覺得好笑卻又不敢笑出來,趕緊低下頭去。

    秦世龍的臉色越發陰沉,右手緊緊地攥著扶手,直到指印深深嵌在了木頭里。

    時間一刻一刻地過去,外面的天光逐漸變暗,開始有下人點亮了燭火。

    琥珀只覺得地磚都快被自己磨平了,可是還沒有孩子出生的跡象,他這時才真正體會到了等待妻子分娩的煎熬。

    耳聽著房間里的哭喊聲逐漸微弱,琥珀擔心緋煙的狀況,再顧不得許多,就要沖進臥房查看緋煙的狀況,然而就在此時,從房里傳出第一聲微弱的啼哭。

    琥珀只覺得膝蓋發軟,差點跪了下去,秦世龍也松開了右手,不自覺地站了起來。

    片刻之后,一個嬤嬤掀開簾子走了出來,臉上喜氣洋洋,將懷中的襁褓遞到了秦世龍面前“恭喜大人,是位公子哥兒!”

    秦世龍大喜,小心翼翼地將嬰孩接到了懷中,琥珀也趕忙湊過去看,只看見一張皺巴巴的小臉,臉紅紅地就跟猴子屁股一樣,長著小嘴嚶嚶哭泣著。

    還沒來的及將孩子細看,臥房內傳出第二聲啼哭,卻比老大的聲音嘹亮了許多。

    秦世龍喜上眉梢“看來又是一個胖小子!”

    哪知嬤嬤探出頭來“恭喜大人,恭喜姑爺,再添一位千金小姐,兒女雙全!”

    琥珀搶先接過第二個襁褓,看見手中的丫頭還沒睜開眼睛,手腳卻在不住地亂蹬,哭聲也是中氣十足,這番蠻力,估計將來跟她娘親一個模樣。

    琥珀見過兩個孩子,將女兒也送到岳父手中,趕忙進入臥房去看緋煙的狀況。

    只見她渾身上下都汗濕了,臉上分不清是淚水還是汗水,臉色有些病態地潮紅,頭發散亂一團,胡亂粘在額頭上。

    見到琥珀進來,緋煙就想揮拳揍他,但是生孩子已經耗盡了她所有的力氣,此時胳膊怎么也記不起來,還沒張口,眼淚率先奪目而出。

    琥珀輕輕握住她的手,替她擦去汗水淚珠,柔聲道“以后我讓你揍一輩子,也不急于這一時。”

    緋煙倚在他的懷里,用沙啞的聲音勉強開口“孩子呢?長得好不好看?”

    琥珀心道,你怎么最關心這個啊?

    他在腦海中組織了語言“跟你長得很像!”

    說話間,只聽見外間秦世龍對著庭院中等待消息的眾人朗聲道“老夫今日終于當上了外祖父!這便是老夫的親孫子!親孫女!”

    伴隨著嬰孩兒的啼哭聲,院子里歡聲雷動,呼喝聲不止。

    琥珀笑道“看樣子,岳父大人今夜要大宴賓客!”

    嬤嬤很快將一對兒龍鳳胎抱了回來,一左一右放在大小姐的面前。

    緋煙此時才有機會真正見到自己懷胎十月,辛辛苦苦誕下的一對兒兒女。

    她低頭看了一眼,差點哭了出來“怎么這么丑?”

    琥珀哭笑不得,沒想到還真有嫌棄自己孩兒長得丑的娘親。

    卻見緋煙露出便秘一般的表情,糾結了片刻,在兩個孩子的臉上各自親了一下“寶寶別哭,娘還是愛你們的!要怪也是你們的爹爹,誰讓他長得丑。”

    琥珀無奈地符合“對對對,你說得對,都是我的錯!”

    嬤嬤笑著勸道“大小姐別傷心,新生的嬰孩兒都是如此,過一日就漂漂亮亮的了!”

    緋煙這才松了口氣“我就說嘛!娘親這么漂亮,孩子怎么會丑?對不對啊,小核桃,小櫻桃?”

    “真給他們起這兩個名字了?”琥珀做著最后的努力。

    緋煙認真地點頭“你看他們揮著小手,肯定很喜歡!”

    你開心就好,琥珀終于放棄了掙扎。

    次日,數只訓練純熟的信鴿從城主宅邸飛了出去,帶著初為人父的琥珀的親筆書信。

    其中的一只信鴿落在了灑金城鏡花館的窗格前,被一直素白如玉的手接了進去。

    香玉看著字條上兩個大人牽著兩個小孩的涂鴉,露出一抹少有地慈藹笑容。

    另一支信鴿花了更久的時間,跨越南北來到了南芳國的宮城之中,落在皇帝陛下的書案前,輕聲咕咕叫著。

    ————————

    〔本文首發女生網,請支持正版閱讀,小酒謝過啦!〕。

    2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福彩七乐下期号码预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