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系我們:通過郵件
歡迎光臨 祝您閱讀愉快!
當前位置:黑巖閣 > 女生頻道 > 穿越斗破之咸魚人生 >

一百五十四章 紊亂,凝重,計較。

    “你是什么屬性的斗者?”

    音醬暗嘆一聲,她不是個好人,卻也不是無情之人,誰對她好,誰對她壞都心中有數。

    徐世杰是難得一見的“好人”,雖說有著商人的“勢利”,但若是作為一個商人卻不重利的話,音醬反而得為對方擔心了。

    所以她打算幫一下徐世杰。

    “最沒用的木屬性··”

    徐世杰并沒有去想音醬為何有此一問,也不隱瞞,回答的很是干脆。

    就是語氣有點無奈。

    木屬性的斗氣,單一來說殺傷力確實有點小,但那是基于斗者的“等級”說話的。

    存在及合理,沒有什么屬性會比其他屬性弱了,到了一定階別就不存在什么強弱之分了。

    除非對方的gōng fǎ斗技比你的高級很多。

    “啊?木屬性怎么沒用了?”

    音醬覺得有些奇怪,她覺得吧,五行大多相生相克,雖然用在這里并不合適,但他肯定也有著自己的長處啊。

    “殺傷力太弱··真要斗起來,剛剛那支傭兵里的好幾個斗者我都不一定打得過。”

    徐世杰的語氣有些幽怨,像是在埋怨自己怎么就是這種屬性。

    “不能吧?”

    音醬很少見到木系斗者,妖精之森的木精靈族她覺得不能算在里面,人家那是天生并且已經擁有了一套屬于自己的戰斗體系了。

    所以音醬真不知道對于“人”來說斗氣也有“強弱”之分的,嚴格意義上來說,精靈族并不能算是“人”,但廣義上卻沒什么區分。

    “是這樣的,打一個普通的二階魔獸都挺吃力的··”

    徐世杰每每開口之時,便會止不住的嘆氣,就連音醬都被感染到了那無奈的情緒。

    “這樣··”

    音醬沒有再說話,一縷靈魂之力侵入納戒,她認可了徐世杰的“木系太弱說”,所以就想找找看有沒有級別稍高的gōng fǎ或者斗技,讓他用“條件”來與占據“優勢”的人形成戰力上的持平。

    音醬搶的次數并不多,但殺的人也不少,一貫來的“劫·財”習慣讓她下意識的會扒掉對方的納戒,雖然“納戒”多數都丟了或者轉手就送人了,但納戒里的東西她是進入囊中的。

    難免就不會有什么高級一些的gōng fǎ或者斗技。

    搜尋了半天,也只找到一卷玄階低級的“青木掩天決”,至于適合木系的斗技她也是什么沒有找到。

    雖說大多斗技都沒有“屬性”之分,但如果考慮到“木系太弱說”的話,就有了。

    gōng fǎ級別與xiū liàn等級一樣的話,你跟人用同樣的斗技對剛,然后你拼不過,那這差距就顯現出來了,故此音醬覺得可能需要“量身定做”,也就是木系大能者專門為木系創造的斗技才能“別有一番風味”。

    “呃,你現在xiū liàn的gōng fǎ是什么級別的?”

    感受著納戒里那本玄階低級的“青木掩天”,音醬還真有些不好意思拿得出手,干脆就先問問對方的等級,萬一要是黃階的話,她就好意思送出去了。

    “黃階中級。”

    徐世杰遲疑了一下,還是沒有隱瞞,他雖然有些疑惑音醬為何會“查戶口”,但也不覺得隨手就能送出百萬金幣的人會圖謀他那點小財產。

    “原來如此。”

    音醬心中松了一口氣,還好對方這xiū liàn的gōng fǎ等級確實有點“磕磣”,伸手進群兜里取出了那卷玄階低級的“青木掩天決”擺放在桌面上。

    “送你了。”

    小手一揮,很是闊氣。

    “這是?”

    徐世杰還沒反應過來,有些“木訥”的拿起卷軸一看,一抹喜色頓時就涌上了眉梢。

    “竟然是玄階的gōng fǎ!”

    “我做夢都沒想到過我居然會擁有玄階的gōng fǎ!!”

    一下子就像是得了失心瘋的徐世杰“狂歡”過后,將卷軸抱在懷中,看著音醬小心翼翼的道:“那個··大人,這真是送給我的?”

    “當然。”

    音醬哭笑不得,這人有點有趣哈。

    嘛,身處高位的她自然無法理解底層的快樂為何會這么簡單。

    簡單點說就是,月入五千的你肯定不知道月入五百的人看到一百塊的感覺。

    “感謝。”

    徐世杰忽然深吸了一口氣,正色道謝后,又道:“今后,若有用得上小的之處,請盡管開口,絕無二話!”

    先是送了自己價值起碼一百萬金幣的赤須火龍果,而后又送了三十萬金幣起步的玄階gōng fǎ,這已經不能用“厚愛”來形容了!

    商人,唯利是圖。

    徐世杰是一個合格的商人,當然會覺得音醬日后肯定會有用得上他的地方才會如此“厚愛”。

    “得了吧你,你給我好好的活到死就行了。”

    音醬想也沒想的就揶揄道,一個斗師而已,我會用得著你?

    “這種事說不準的嘛。”

    徐世杰嘿嘿一笑,也不覺羞恥。

    音醬起身走到床邊,看了一眼下方街道上猶如流水般不絕的人群,忽的的嘆了一口氣。

    “大人?”

    徐世杰不知音醬為何會突然嘆氣,姑且還是很“貼心”的詢問了一聲。

    “沒啥,想到了一些事情。”

    音醬想著芬里爾給她的情報,就有一種心態要崩的感覺。

    芬里爾的實力已經不弱于她了,同樣都是斗帝了,然后李雪戀也是,空空也很有可能是,也就是說她要一個打三個。

    不借助外力的話,她是不可能打的贏的。

    她準備趕回清幽域將七彩琉璃塔還有從雨帶在身邊了。

    琉璃塔用的好的話直接就把三個全鎮壓了,再不濟也能壓一個。

    當然要是對方都沒有固有能力的話,那就更簡單了,直接開著固有能力等對方入甕,然后甕中捉鱉。

    相反,如果對方有固有能力的話,是不會輕易進入音醬的“領域”范圍的,流音姐妹是有恃無恐,而古元則是真的不知道才會都被音醬得手。

    徐世杰在一旁靜靜的站立著,他也不敢開口。

    “行了,我回去了,你好好活著吧。”

    計較已定,音醬揮了揮手就準備離開。

    芬里爾都親自來見她了,就足以證明李雪戀的行動已經迫在眉睫了。

    音醬雖然笨,但卻不蠢,強者的“記憶”是很強的,絕不會貿然的出現“熟悉感”,她在看到與自己實力相仿的芬里爾之后就肯定了對方不可能沒有察覺到自己的兩次探查。

    沒有理由察覺不到,而出來見自己的是芬里爾卻不是其他人也足以證明他認出了那探查的氣息來源于自己。

    “…”

    徐世杰沒有說話。21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福彩七乐下期号码预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