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系我們:通過郵件
歡迎光臨 祝您閱讀愉快!
當前位置:黑巖閣 > 玄幻小說 > 我的娘子可是絕世高手 >

第519章 這混合著甜蜜的死亡。。。

    皇宮正殿之中,空氣里依然彌漫著桐油的味道。〖∈八〖∈八〖∈讀〖∈書,.2∞3.↓o這是木材防腐的基本措施,尤其是在亞楠這么潮濕的環境之中,木材防腐一直都是個難題,高溫桐油碳化是個好東西。缺點就是,稍微有些味道,不過也不算太難聞就是了,至少比霉味兒好聞就對了。

    這些親王們結伴而來,大大小小一共十七個,有些權勢大一些,有些權勢小一些,可這些人都有同樣的問題。

    心中忐忑。

    亞楠已經太久沒有過皇帝了,久到這些親王一度把自己當做皇帝。他們在這里的地盤上為所欲為,頒布自己的法律,不上繳半分錢的稅收,小日子逍遙自在。

    可現在,皇帝竟然要收回自己的權力。

    沒人畏懼皇帝,沒人畏懼阮維武、何猜和杜妙,可所有人都畏懼高黎。

    因為就在不久之前,高黎用一場單方面碾壓的戰爭將他們制得服服帖帖。這些一度以為自己有了順天軍團協助就無敵的親王們一下子冷靜下來,讓他們親身體會到,什么叫做碾壓式的力量。

    巨大的精神落差讓他們都老實下來,開始認真考慮高黎的存在對亞楠的意義,開始認真考慮,重拾皇權的皇帝,對他們的影響。

    亞楠一直都是帝制,這些親王們雖然感覺上自己已經是土皇帝,可實際上他們名義上依然遵從著一個皇帝的統治。因為皇帝的權威太過于微弱,所以根本沒人考慮過廢掉皇帝的事情。畢竟廢掉一個皇帝,那幾乎等于昭告天下他自己想當皇帝,這可是會惹來dà má煩的。與其這樣,還不如大家都不稱帝,口頭上奉一個皇帝為主,然后各過個的,多么美妙?然而現在,當皇帝打算重拾皇權的時候,有些人心中開始隱隱后悔,怎么當年就沒廢了這個皇帝!

    不管怎么說,這些親王各有各的心思,齊聚在這大殿之中,嗅著空氣之中的桐油味道,莫名焦急。

    而在這所有人之中呢,沃林親王是最焦急的一個。

    沃林親王在其行省內實施的是全民皆兵的政策,任何人都必須參軍,輪番訓練。這讓沃林親王的行省成為在所有親王之中戰斗力最強的一個行省。一直以來,憑借其全民皆兵的政策以及血狼團的強大戰斗力。→+?八→.?八**讀??書,.↓.o≥沃林在所有親王之中最具有威懾力。可現在,因為一場戰斗,血狼團精銳損失數百人,而這還是他們逃得快,否則說不定都會被高黎給全殲了。如此損失,不能就這么算了。本來沃林沒打算與高黎進行正面沖突,此時此刻,不少親王都在盯著他的動向。如何才能用最合理的方式,既不能刺激到高黎,又要聽出彌補損失的要求呢?

    這太難了。

    過了一陣,阮維武、何猜,與杜妙三人走來,看到眾位親王,這三位親王臉上洋溢著和善的笑容。誰都知道阮維武是第一個加入高黎陣營的人,這里有很多人都看阮維武不順眼,認為他沒有半點骨氣,竟然借助一個中原人的力量狐假虎威。阮維武自然也聽過類似的傳聞,只不過他毫不在意,畢竟態度歸態度,而銀子,可是真的銀子。

    遠遠地,沃林便看到阮維武,他正想著要如何開口,阮維武便已經過來,道:“沃林親王,您能來真的是太好了,女皇陛下說,天下人之驍勇善戰,無人能出沃林親王之右。今日您能親自前來,想必今日的商談,也會非常順利吧。”

    沃林看了看其他親王,不少人都將視線投向他們。

    “順利?我看未必吧。”沃林低聲道。

    阮維武親王哈哈一笑,道:“我知道諸位親王們還有顧慮,沒關系,咱們今天暢所欲言,想說什么就說什么。把所有事情都說明白,說透徹,保證不讓任何一個親王帶著疑惑離開這里。”

    聽阮維武這么說,一個聲音冷笑道:“原來你們還打算讓我們離開這里?”

    阮維武笑道:“您這話說的,諸位又不是我們抓來的,豈能有不讓離開的道理啊?今日暢所欲言,想來就來,想走便走,絕無阻礙。這是女皇陛下的保證,這同樣,也是我們的保證。”

    那個聲音說道:“你們的保證,包含燕南王高黎嗎?”

    阮維武道:“那自然也是包含的,咱們明人不說暗話,這話本就是高王爺說的。”

    眾人竊竊私語,心中雖然還有疑惑,可至少能隨便走,應該也代表了某種態度。

    “只怕到時候,就沒那么好說話嘍!”還是那個聲音說道。

    阮維武嘆了一口氣,道:“陳德富親王,咱能別躲在別人身后說話嗎?您有什么問題,光明正大地說出來便是。女皇陛下請你們是來議事的,不是來下命令,也不是來殺人的,沒有必要如此陰陽怪氣地說話。”

    躲在人身后的陳德富滿臉通紅,他大聲叫嚷著:“我什么時候躲在別人身后了!我矮!”

    阮維武道:“德富親王,我可以實話告訴你,同樣也告訴在座的每一個親王。今天僅僅只是議事而已,諸位在任何時候都可以直接離去,不用擔心會有任何生命危險,更加不用擔心燕南王會對你們不利。說句難聽的話,你們還不夠資格讓他對你們動手。”

    聽阮維武這么一說,陳德富親王吼道:“你放屁!阮維武你究竟還是不是個亞楠人?怎么幫著一個中原人說話?你是不是腦袋壞了?再說那個高黎有錢有本事,你也不至于這樣吧!”

    阮維武呵呵一笑,道:“話我說到這份上,你們信便信,不信就不信。想要留下來的人,我們自當招待,若是想要走的人,此時離開便是。不過,我也有言在先,此時你們若是走了,將來在這里發生的任何事情,也都與你們無關,懂了嗎?”

    廢話,這誰能不懂?此時若是走了,豈不是會被人將地盤瓜分干凈?誰又不傻,怎么可能走!

    可是,女皇陛下什么時候來?那位燕南王,又什么時候到呢?

    那么,此時高黎在哪呢?

    此時的他,正在那座巨大的骸骨神殿上,在那道滿是紫光的裂縫前方。凌瓏與諾諾卡一左一右守在他身邊,艾爾若站在他面前。

    艾爾若說道:“我已經都安排好,等一下,我會帶你進入裂縫。這道裂縫直通海底,母親的藏身之處。你將會親眼看到母親的樣子,然后你也就明白,為什么母親想要死去。不過,我的姐姐們不想死,她們可能會使用一些手段來對付你。我會盡量拖延她們,不過也需要兩位王妃的保護。”

    凌瓏點點頭,道:“沒人能在我面前傷到他。”

    諾諾卡想了想,微笑道:“沒人能在凌瓏姐面前傷到他!”

    艾爾若說:“既然如此,那我們走吧!”

    高黎跟隨艾爾若來到那裂縫前,艾爾若告訴高黎,只要直接走進去就好了。

    眾人走入裂縫,感覺仿佛有什么東西刮著皮膚滑過一樣,隨后便是一股濃郁的海水腥味。

    眾人站在一處平臺之上,平臺在一枚氣泡之中。氣泡漂浮,周圍的一切無比明亮。

    “看吧,這就是母親現在的樣子。”艾爾若說。

    高黎曾經聽阮維武說過,裂縫后方的邪異母親就是光,是偉岸的光,那個時候高黎還不懂究竟是什么意思,不過現在他懂了。眼前,那被稱作是邪異母親的巨大形體看上去就是一片海底平原,平原上還有山脈,平原山脈之中仿佛還有動物與植物,只不過這些動物植物全都是變化出來的。它們全都發出光芒,點亮整個海底世界。

    而在遠方,矗立著幾個巨大的光球,中央一個最大的光球,周圍環繞著十三個小一些的光球。

    “那就是母親,和她的十三個女兒的腦。每當母親分裂出一個新的意志,就會有一個新的腦誕生。這些腦無法被摧毀,會如同她的身軀一樣,永遠不停再生。”艾爾若低聲道。

    四人靠近這些腦,從遠處看的時候,其實還不覺得有什么特別之處。可隨著距離越來越近,高黎發現,這些腦竟然如此龐大,人在旁邊就好像站在摩天大樓面前一樣渺小。

    也許是感應道高黎他們的存在,一個腦發出不同尋常的光芒,隨后一些生物從那腦中鉆出,沖來,它們在水中變化著,竟然變成了一個個艾爾囂。

    “高黎!你終于來了!準備好受死了嗎!”艾爾囂們狂笑道。

    這些艾爾囂比起之前的艾爾囂外形更加猙獰恐怖,而且修為竟然全都是武極!

    “小心,她們在母親周圍,可以隨時汲取母親的力量!”艾爾若說道。

    “沒用!”凌瓏持劍連斬,雖然隔著海水,竟還是將沖的最近的幾個艾爾囂攔腰斬斷!

    而這邊,高黎則掏出早已準備多時的巧克力,遞給艾爾若。

    艾爾若一口吞下,剎那間,那些兇神惡煞的艾爾囂們突然一個個魂游天外!

    “艾爾若,你做了什么?”艾爾囂們喊道。

    “沒什么,只是讓讓你們嘗嘗,這混合著死亡的甜美,是何種滋味。”艾爾若如同夢囈。11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福彩七乐下期号码预测